悠悠书盟 > 戮神绝天 > 第三十六章 悟道千年

第三十六章 悟道千年

  从古殿之中出来,萧云心中无限感慨,以前听绝天他们说他是什么被选中的人,他心中还有些抵触,凭什么要别人选中自己,凭他自己的实力,也一样可以成为这天地间的主角。

  所以这么多年,他修炼起来不要命,每每将自己置于生死之间,为的,就是要超越那位传闻中的存在,站到他的面前,将他击败,问一句“你凭什么选中我?有什么资格主宰我的命运?”

  而今他终于知道了,所谓的选中的人根本不存在,不过是那位存在窥视到了一些天机,看到了一角未来罢了,至于什么选中补选中的,根本没有人知道那位存在到底看到了什么,他提到自己的目的只怕也不是那么单纯,定然有着极为深刻的算计。

  一步一步向着山下走去,萧云目光坚定,心中却是思绪万千,许久才算是微微平复下来。

  “不错,知道这些天地大秘,还能够如此快的镇压心绪,恢复平静,不愧是这场天地大局的主角之一,我很期待你的成长。”

  萧云不知道,古殿之中,那尊存在在他心绪平复后,又一次睁开了目光,口中微微一叹,随即又是闭上了眼眸。

  直下到半山腰,已经是一年以后了,阳首山实在太高,而且上面有大道法则压制,除非至强者,否则即便是绝天那样的存在都无法御空飞行,至于萧云,每走一步都要消耗大量的真元体力,能够用一年时间到达,萧云的肉身强度已经远远超出一般的神皇强者了。

  一座黑漆漆的洞口出现,即便是以萧云圣级初期的神魂境界,都无法看透黑洞中的情形,神识只是进入半丈不到,就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消弭殆尽。

  “西山窟?这里就是历代人皇磨砺自身,修炼武道的地方?”

  萧云微微皱眉,看着这犹如古兽巨口,随时准备择人而噬的恐怖黑洞,他感受不到里面任何情形,也不知道里面会有什么样的布置。

  “不只是武道,西山窟乃是蒙祖融合了仙,神,魔,巫,武,妖等各家所长,炼制的一件至宝,可以让修炼任何道法神通的人磨砺自己,当然,你要有心理准备,这里会让你脱胎换骨,但是想要有大收获,必然要付出一些代价,就看你自己如何选择了。”

  绝天的身影突然出现在萧云身旁,看着黑洞,有些忌惮的说道,让萧云心下不由得有些忐忑,能让绝天露出这样的神色,可见这里面的东西,其可怕程度只怕难以想象。

  “放心,这里面都是根据个人战力进行考验,你所经历的每一道关卡,都需要发挥极限战力,才有可能闯过去,所以,想要真正有所得,还得看你自己能够走到哪一步。”

  似乎是看出了萧云心中的不安,绝天微微一笑继续说道。

  “我明白了,多谢前辈指点,不知道萱儿那边怎么样了,前辈可否告知?”

  萧云点了点头,感激的说道,无论绝天的目的是什么,他的所作所为,都一直对萧云没有任何伤害,都是为了帮助萧云度过劫难,所以对于他,不管将来是敌是友,萧云都会一直心存感激。

  “放心吧,有月神在,不会出什么问题,童萱儿已经开始融合绮梅婧萱的元神,不过童萱儿的修为境界毕竟太低,想要完全融合,只怕还需要不少时间,你就安心修理吧,她不会有事的。”

  绝天看了看萧云,随后才是说道。

  “前辈,萧云很感激你的恩情,无论将来如何,萧云都不希望,和你成为敌人。”

  微微沉吟许久之后,萧云才是极为凝重的看着绝天说道,而后直接走进了黑洞之中。

  “唉,我也不想与你为敌,但是天数如此,将来,谁又说得准呢。”

  绝天苦笑一下,看了一眼阳首山巅,虽然一片迷茫,但是他的目光却仿佛是穿透了一切,看到了王座上的那个男子。

  这里也是一片古地,而且是一个战场,萧云很是怀疑,那位蒙祖大人是不是将当年仙魔神巫天地大战的战场搬到了这里。

  一片茫茫无际的荒原之上,血骨无尽,不少的地方还有一个个巨大的裂缝,深坑,散发着极为凶杀的气息,每一道都让萧云心惊胆战。

  而且进入这里的瞬间,萧云的修为就被完全压制,竟然变成了一个凡人,不仅仅修为不剩下一丝,甚至他的神魂,肉身,都被削去,完完全全成为了一个肉体凡胎的凡人。

  而他的对手,也是凡人,但是却是世俗界那种身经百战,杀戮无尽的战将,不过,让萧云脸色发黑的是,他的对手不只是一两个,第一次只有一个,萧云轻易的将其斩杀,第二次变成了两个,萧云也没有什么压力,他本就是武者起家,近身战,他还从来不会弱于任何人。

  但是很快他的脸色就青了,因为他发现了,每一次的战斗,他的敌人都会成倍增加,当人数达到十六人的时候,萧云就感觉到了巨大的压力,被十六个身经百战的精锐战将围攻,即便是他也付出了极为沉重的代价,才将他们一个个击杀,闯过了这一关。

  他有了一个空隙时间休息,疗养伤势,等到伤势恢复了七八成,他的面前再次出现了不少身影,不过这一次萧云可以说是直接骂娘了,因为出现在他面前的,并不是人,而是野兽,一头头猛虎,黑狼,花豹,将他围的水泄不通,兽群绵延无尽,即便是萧云心境无敌,可是看到这一幕也是头皮发麻。

  那些野兽没有灵智,却出奇的没有出现互相残杀的情况,都是死死地盯着中央的萧云,怒吼一声,大战再起。

  萧云杀到了狂,这些野兽根本是悍不畏死,一头上来,被萧云扭断了脖子,下一头立刻补上,萧云根本连休息的时间都没有,身上很快便是伤痕满布,若非他武道底子极深,只怕早就被撕碎了。

  一次又一次达到极限,一次又一次感觉到连手指都不想动,萧云却是强迫自己硬生生的挺了过来,他感觉到了自己肉身的变化,感觉到了自己近身战之中的不足,在战斗中一次次改正,一次次的让自己通过受伤,来验证他的领悟。

  战胜这些野兽之后,萧云的面前又出现了另外一种生灵,巫道强者,虽然还没有修出巫力,但是他们的肉身和近身战的天赋却是极为恐怖,让萧云浴血而战,艰难通过。

  就这样,每一次通关,都会有不同的生灵出现和他战斗,凡人之后,便是后天境界的武者,蜕凡境界的仙道,神道,魔道修者,还有巫道修者,妖兽等等,一次次的和各个体系的修炼者大战,让萧云见识到了各种修炼者的无数诡异的神通道法,也看出了自己以往没有能够注意到的缺陷,不断弥补,改善自己的功法,《先天无相戮神道》也被他完善的更加奥妙无穷。

  而且,这些强者每一个都应该是以当年那些参与过天地大战的强者为原型塑造的,神通道法诡异强大,战斗经验更是让一般的修炼者望尘莫及,各种手段层出不穷,即便是同阶强者,都让萧云费老大劲才能够战而胜之。

  这和当年在天关之中的经历有些相似,将自己的每一个境界都重新走一遍,找出自己的破绽,从头再来,让修为更加稳固,战力更为恐怖,这也是萧云能够傲视同阶的原因。

  而今,这里的布置,很明显比天关更为精妙,因为在这里萧云面对的敌人各不相同,他们的修炼方向各有侧重,而萧云所走的路,便是海纳百川,融合各家之长,开创自身道路,沟通混沌,直通大道。

  最让萧云震惊的是,当他的修为达到玄天之境的时候,这片天地之中,开始发生了变化,一道道恐怖的天地法则在虚空上闪现,和萧云的神通遥相呼应,每一次施展,他都能从这些法则神链之中发现自己的神通和功法运行过程中的一些瑕疵破绽,进而加以改进,让他的战力以一种极为变态的速度飞速增长着。

  如此反复,萧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多少次受创,多少次恢复,以他那坚韧的神经,都感到了麻木,但是他却是乐此不疲,因为每一次的大战之后,他的一些以往无法注意到的破绽都会被发现,然后一一弥补,让他的破绽越来越少。

  打到后来,萧云甚至将自己当成了神魔,仙人等等,将自己融入那场天地大战之中,在一个个小世界里面驰骋纵横,厮杀征战。

  而且他的功法《先天无相戮神道》也被他完善到了入微的精妙境地,蕴含天地大道,逐渐达到了开天巅峰的级别,萧云自信,他的这套功法比大多数开天功法都要强悍数倍,不过到了这一步,萧云就发现,他想要再进一步,却是无论如何也难以做到了。

  另外的进步,就是他的修为,也达到了踏天境界的圆满之境,神魂也达到了圣级中期境界,一身实力比之前强横了不知道多少倍。

  “帝级,天帝,到底是怎样一个境界?”

  荒原之中,萧云盘膝而坐,身上的气息已经完全收敛,而且还有一种超脱一切的意境隐隐散出。

  《先天无相戮神道》也被完善到了一个极高的境地,被他融入了各家所长,已经完全完善,达到了一个极限,想要再进一步,就只能等萧云的修为达到帝级,能够接触到帝境的奥妙,才可以了。

  这些年他每时每刻都在战斗,修为一日千里,比之在混沌之中丝毫不让,几乎就等于他在那场席卷整个三千世界的大战中,从头打到尾,以各种身份,各种立场参与了整个大战,这样的提升不只是在修为上,还有在气势气质上,让他的气度远超从前。

  一个人的成就高低,单看武力,智慧是不行的,还需要气度,有多大的胸襟气度,便能够做多大的事情,这不是单靠努力就能够做到的,还需要经历,需要真正见识过大场面,一个人若是有了极高的地位,而没有相应的气度胸襟,那他在那个位子上,就不可能做得长久。

  而萧云,在这些年来,参与天地大战,曾经亲自统领无数大军,指点江山,甚至还主宰数个小世界,争霸天地,还曾经占领三界,统领人族征伐万族,这一切早已经让他的胸襟气度超脱三千世界之上,让他似乎明白了,天帝,到底意味着什么。

  “天地,诸天之主,天道之子,唯有心境超脱世界宇宙之上,方可成就帝位,达成无上大道,拥有角逐天道之上的那一丝机缘的资格。”

  骤然间,萧云仿佛明白了什么,双目睁开,一种微弱的威严从他的身上腾起,让这荒芜的世界都是狂风席卷,万道轰鸣。

  “不错,竟然在这个境界,就领悟了天帝之道,开创了自己的大道,无形无相,无影无踪,你的道,包罗一切,让你的战力远远超越同阶,甚至即便是达到天帝境界,也依然能够越阶而战,但也意味着,以后你想要超脱宇宙,成就鸿蒙,比别人会艰难千万倍。”

  古殿之中,王座上的身影突然苏醒,似乎是感应到了萧云此时的状态,开口低声自语。

  遥远的远方,九座山峦中央,一座覆盖十万里的大阵之中,正在不停地施展法印的绝天和月神也同时有感,看向了阳首山的方向。

  “小小年纪就领悟到了帝的真谛,这个年轻人,不愧是那位存在预言过的人。”

  月神面色凝重,微微摇头叹道。

  “他本来就是为了创造奇迹而生,从当年把他送到生命界之时我就知道,他的未来,不可想象,也许将来,我们的路,还需要他来接续,只是,他的修为还是太低,不知道能不能在那位存在归来之前成道,否则,无论他如何惊采绝艳,那都是徒劳。”

  绝天亦是叹了口气,有些无奈的说道。

看过《戮神绝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