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民国之热血风云 > 第八章公司筹备计划

第八章公司筹备计划

  启动资金暂且先不管它够不够,其他事情也不能停摆,陈家在浦东还有一件仓库,赵学初休沐的时候,陈煊带着杜月笙孙志恒赵学初以及他的两个小徒弟去实地考察。

  惊喜的发现这间仓库还挺大,即便好几个月没人看管,主体的损坏也不是很严重,修葺修葺应该可以使用,另外仓库离码头也不远,交通还算便利,也给陈煊省下了大笔的厂房筹建费用。

  现在就差怎么解决羽毛球拍的打孔问题怎么解决了,按赵学初的想法,起码需要一台转机(原谅陈煊不知道打转的机器叫什么玩意),而带动冲压机又需要一台小型蒸汽机,光这两台设备,没有三五千大洋想都别想,陈煊一想到自己877元的启动资金就牙疼。

  “师傅,厂里不说有一些旧设备要处理吗,我们为什么不去那里想办法?”

  “那些设备要整批卖的,已经有上次处理的那一批当废铁卖也足足卖了两千大洋,我们没机会的。”

  “或许可以想想办法,”杜月笙沉吟了一下说道:“你先告诉我,是谁负责处理这一批机器,但是我不敢保证一定能办到。”

  “办法?能有什么办法?”

  陈煊很是不解。

  “你先别管,我明天给你回信。”

  陈煊也没有其他更好的主意只能由得他去了。

  杜月笙从赵学初那里拿到负责主管废旧机器处理的资料后,让陈煊拿了三百大洋就走了。

  陈煊让赵学初带着两个小徒弟回了陈宅,又让孙志恒叫上和他一块做打手的六个小弟,请了三个泥瓦师傅计算修葺厂房所需要的建材原料,一时间买砖石灰料等等,忙的晕头转向,算下来又花掉了30大洋,全公司财产也只剩下了547元。

  第二天一早,三个泥瓦匠来到工地,为了节约钱,陈煊和孙志恒照例每天清晨练了一套拳后带着孙志恒的六个兄弟来打下手,搬砖拌灰涮墙,好在是厂房注重实用,不然几人的那些鬼画符技术实在是让人无语。

  陈煊自己也看不下去了,坚决要求外墙整理和隔出来的办公区一定要让三个师傅来做,即便多花点钱也认了,至于会不会被人笑话绣花枕头陈煊已经不在乎了——反正也不准备邀请别人来参观。

  到了快十点的时候却来了三个不速之客,杜馨、张景云和徐若涵,看着陈煊满身满脸石灰黄泥的狼狈样子,杜馨和张景云哈哈大笑,徐若涵也忍不住咕咕笑出声来。

  看到徐若涵,陈煊那种熟悉的感觉一下子又泛起来,忍不住多看了一眼,徐若涵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白眼。

  “表弟,你玩真的啊,我原以为你只是说笑而已,我倒要看看你能坚持几天,堂堂法国圣西尔军事学院的高材生,居然来做泥瓦匠了。”

  “错!泥瓦匠是师傅们做的,我只是小工,小工知道吗,就是管饭不给钱的那种,三位大少爷大小姐怎么想到跑这儿来了?这可不说你们该待的地啊?”

  “逸阳,看不出你还有这能耐那,这墙刷得还真不比那些大师傅差了。”

  张景云指着厂房的外墙说道。

  “正要让景云兄看看我的手艺呢,来来来,这边还有我的大作。”

  看着张景云三人干净整洁的样子,陈煊不由得玩心大作,上前拉住张景云得手往内走去,还故作客套的往杜馨和徐若涵身上拍了拍。

  “啊!陈逸阳,我要杀了你!”

  杜馨先还没反应过来,待看到张景云一手的泥,然后又看到了自己和徐若涵肩上大大的泥手印,大声尖叫了起来,徐若涵是又气又怒但又不好发作,张景云也是哭笑不得。

  “既然来了,不干点活可怎么成?”

  陈煊把手里的灰桶递给杜馨,杜馨还在犹豫,陈煊可不管这么多,一把抓住杜馨的手将灰桶递到她手里,又拣了一把刷墙的排刷在徐若涵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放到她手里。

  于是杜馨和徐若涵修补陈煊他们之前刷的鬼画符,怕脏是女人的天性,不过看着已经满是泥污的手,二人似乎也豁出去了,开始干了起来,不时传来阵阵惊呼,应该是被灰浆溅到了,张景云也逃不了,拌灰的活就交给他了。

  话说女孩子的耐心确实比男孩子好得多,之前一塌糊涂的墙面在她们的修补后确实舒心了许多,不过速度嘛就呵呵了。

  “表弟啊,什么时候吃饭啊,快饿死了?”

  看到三个泥瓦匠回家吃饭去了,杜馨站起身来,锤了锤酸痛的腰问道。

  “啊!吃饭?”

  “你不会没安排吧!?”

  杜馨脸都绿了。

  陈煊这才记起来压根就没想过这事。

  “不干了,”杜馨不灰桶往地上一扔,溅起的泥又惹得徐若涵一顿惊叫:“没你这么黑心的老板,给地主老财干活还管饭呢!”

  “这就安排,这就安排,蛮牛,蛮牛!你死哪去了?”

  陈煊冲外面叫道。

  “哥,怎么啦!”

  “你馨姐都快饿死了,你怎么就不知道弄点吃的来呢?”

  “你又没说。”

  孙志恒小声的说道。

  “嘿,还知道顶嘴了。。。。。。”

  “我是问你呢陈逸阳,关小恒什么事?”

  “你们别吵了,现在去买不就可以了么?”徐若涵说道。

  “对啊!看人家徐大美女多会想事,哪像有些人,除了大声嚷嚷啥也不会。。。。。。”

  看到旁边嘿嘿笑着又幸灾乐祸样子的张景云,要死不死的头靠的和陈煊贼近,陈煊不爽的劲头一下字上来了,伸手往他脸上一糊。

  “你笑个屁啊!”

  “你怎么到处欺负人?”

  杜馨的手一下子又糊到陈煊的脸上,靠得太近躲都躲不过来,只来得及反击了一下,又惹得杜馨惊叫不止。

  三个人脸上全是泥污,张景云最惨,陈煊下手可是绝不容情得,除了摘掉看不清楚眼镜后脸上得圆印,被泥糊了一脸。

  陈煊和杜馨相视一眼,似乎想到了什么,不约而同往徐若涵一望,徐若涵从震惊中缓了过来,正想逃跑,却哪里来得及,脸上被杜馨抹了一把又被陈煊接着补上。

  张景云也很是不忿,抓住孙志恒抹了一遍又一遍,徐若涵称陈煊不备又在他脸上报复性抹了一把。

  这下好了,五个年轻人,平时基本都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整个就像五个泥猴,众人对视一眼,感觉特别滑稽,忍不住呵呵笑了起来。

  “大家小心些,不要让生石灰沾到眼镜,会灼伤眼镜的。”

  这时候陈煊才记起来似乎干了一件挺危险的事,众人一惊,赶紧小心翼翼的把眼睛旁边的泥擦去,又让孙志恒的兄弟小武他们打来清水洗脸。

  “大少爷,吃饭了。”

  赵管家带着赵学初以及他的两个徒弟食盒端来了几个食盒。

  “哎哟!赵叔,你可救了命了。”

  孙志恒不知道从哪里找了一张破木桌,叫上几个人抬到江边反复洗干净了,这才接过食盒摆到桌上。

  兴许是都饿了,这些大少爷大小姐连这种地方也不会来的,更没可能到这种地方来吃饭,现在却什么都不顾了,操起  碗筷就开干。

  “哥,坏鬼回来了。”

  孙志恒兴奋的跑到陈煊面前说道。

  “嗯?回来了,叫他过来吃饭啊。”

  “来不了,坏鬼身边还有好大一群人呢,码头上还有两只大船,叫咱们过去帮忙。”

  陈煊出去一看,可不是,江边码头上泊了两只吃水很深大木船,一群人正从船上往下卸货,赵学初兴奋的带着两个徒弟在船上指挥,不时叮嘱码头工人小心。

  而杜月笙站在码头上,正一脸得意的看着陈煊,贱贱的样子好像在说:‘来来来,快来夸我吧,爷厉害吧!’

  “坏鬼,这是。。。。。。?”

  陈煊激动的指着工人们正在吃力搬运的各种大物件。

  “如你所想,陈老板,说了这点小事杜某一定给你办的妥妥贴贴。。。。。。”

  杜月笙故作矜持的说道,陈煊哪管正在装逼的杜月笙,伸手一把拨开杜月笙,看着这些笨重的搭铁疙瘩,兴奋得直搓手。

  “哎!小心点,你可小心点那,碰坏了你可赔不起,俺陈逸阳得小店可快要开张,三五个人七八条枪,嘿嘿嘿。。。。。。”

  陈煊在哪里语无伦次的又蹦又跳,嘴里哼哼唧唧的不知道在说什么,看的杜馨和张景云面面发觑,徐若涵忍不住又翻了个白眼。

  :。:

看过《民国之热血风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