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民国之热血风云 > 第十六章 巡视厂房

第十六章 巡视厂房

  从制铁车间出来就是喷涂车间,半成品球拍做完后在喷涂车间进行打磨,上油,晾干之后进行上漆,虽然产品还是依靠手工刷漆,张景云他们不了解为什么一定要叫‘喷涂’车间,但是陈煊还是坚持叫这个名字。

  同样,喷涂车间还是一名老漆匠带领五个人进行上漆工作,两个人打磨,一个人调漆,剩下的两个人刷漆。

  本来陈煊还担心这个年代没有好的工业油漆,但是看到喷涂车间做出的成品后,陈煊不得不佩服老祖宗们的智慧了,做出的产品丝毫不亚于后世的工艺,还没有那么多的异味和那么大的毒性——这可是天然植物漆。

  检了几件成品,和刷漆师傅们探讨了一下,又勉励了几句,再叮嘱了一下车间主管该注意的一些问题,陈煊来到了制线车间。

  相对来说,制线车间和接下来要看得部分制球车间是现阶段条件最艰苦的,因为厂区虽然不小了,但是对一个工厂来说还场地是远远不够的,于是制线车间和制球车间只是搭建了一个露天的棚子来进行工作,可以避雨,但是四面漏风,好在现在还是夏季,天气还挺炎热,没有那么让人不能接受。

  制线技术是从一个老手艺人的手里买过来的,因为技术拥有者年龄已经太大且要回乡,在教会了陈煊他们后就离开了上海,所以制线车间同时也没有了技术顾问,只能让赵学初的另一个徒弟彭建元担任车间主管兼技术顾问,有解决不了的问题就报给赵学初,大家来协商处理,陈煊巡视了一圈,改进了一些小问题以后又去了制球车间。

  羽毛球的的羽毛很简单,到屠宰场采购白色鹅毛就行,成本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拿回来使用专门的药水处理过后,由几个心灵手巧的女孩子按照生产标准剪成成品,另外底座使用软木制作,赵学初征询了好多老木匠,试用了许多木头,最后拍板使用水杉的木头制作,成本也不高,最后一道工序就是将剪好的羽毛插上木底座,用强力胶水固定好,按严格要求缠绕细线加固羽毛,最后套上采购来的胶头,一个简单的羽毛球就做好了。

  至于生产出的产品是否符合人体工程学,球拍的重心设计等等,这些暂时就不在考虑的范围了。

  过了制线和制球两个车间就是以及木柄制作车间,就是组装车间了,所有的零部件来到这里,由仅有的一条生产线组装成成品,陈煊大致估计了一下,以现在的产能,大概能够每天生产100副羽毛球,以预计好的售价出售,预估在亏损之中,如果期间再有什么问题的话,振华就麻烦大了,但是陈煊并不着急,因为随着工人们的逐渐熟悉生产流程,技能逐渐熟练,产能翻番是预想中的事情,而且前期主要是培养人才,当一切步入正轨之后就可以扩充人手,扩大生产规模了。

  这段时间,最主要的是质量一定要保证,确保能够摸索出一套形式有效的生产模式,如果不能保证质量,名声一倒,振华也就全完了,所以这段时间由心思缜密的事情又没那么多的张景云来主抓质保,尽量快速培养出替人才。

  陈煊随机抽选了两副羽毛球拍,抓了几只几只球来到后院,叫上正在训练安保人员的孙志恒试打,几个回合下来,除了几个小瑕疵以外,总体还能够让人接受,当然,陈煊不会傻到把自己的产品和后世相比。

  “逸阳,我们忙得要死要活,你和阿恒倒是在这边玩起来了。”

  “就是,我可算是知道了,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做老板,活脱脱就是老板一句嘴,员工跑断腿啊!”

  却是张景云白勋健路小雨他们走了过来。

  “哈哈,大家来试试,这是厂里刚生产出来的产品,总体还可以,就是一些小毛病需要整改,不过问题不大,你们也都试试然后再提提建议。”

  “我们早试过了,一些问题景云和学初大哥已经在整改了,你这个大老板现在才想到这些?”

  路小雨撇了撇嘴。

  “逸阳,你答应过帮忙为学校的体育活动做顾问的,再有大半个月就要开始举办了,可我们这段时间都在忙公司的事情,连个具体的框架也没有,学校同学已经催了几次了,再不准备就来不及了。”

  张景云接口说道。

  “嗯,”陈煊沉吟了一下,“是该着手了,好公司大致已经走上正轨,生产的事情有学初大哥盯着应该不会出什么大问题,趁今天没事,我们商量一个细则出来吧!”

  张景云具体介绍了一下,已经确认同意参加今年体育赛事的学校有南洋公学、复旦公学、同济德文医学堂以及圣约翰大学等八所高等学府,参加学生预计有300人,并获得了各个高校的鼎力支持,已经确定的项目有长跑、短跑、跳高以及跳远,在张景云路小雨与各校艰难沟通之后,同意增设羽毛球比赛。

  “跳高跳远跑步我们先不提,各校已经有了确定的比赛流程设计,我们现在需要做的就是羽毛球比赛的规则制定和推广,现如今别说比赛规则流程,绝大部分的人连羽毛球是什么都不知道,故,我们任重而道远。”

  “首先是推广,景云说得对,我们可以在各所高校中选拔各30人作为预备队员,公司免费赞助400副羽毛球拍,2000只羽毛球,并帮组培训队员,在这里,我们就需要先制定出比赛规则。”

  “我的想法是这样,我们现在玩羽毛球只要保证球不落地,这样太简单而且公平性太模糊,我的建议是在学校找一块平整的空地,画出一块标准的长方形,在长方形的中央的正中央树立一块渔网作为拦截,比赛分为三战两胜,即获胜方赢得三局之后视为胜利。。。。。。”

  陈煊在上一世虽然玩过羽毛球,但是却没参加过什么比赛,对于比赛规则更是一知半解,只能靠他那可怜的记忆外加联想来完善比赛的规则,即便这样,也听得众人两眼放光,于是决定先玩几局,在玩的过程中来继续完善比赛规则。

  “不行不行!”

  才玩了几局,大学路小雨就开始抗议了,男生的力气通常比女生大,球被击飞的过程就比女生短,同理球的飞行速速就快了许多,特别是像陈煊和孙志恒这种身体健壮灵敏练过武术的人,更是真正的虐杀血洗众人,没有能撑得住两个回合了,于是在众人的强烈要求下,两人被迫下岗——只能站在一边看了。

  “可以分成女子组和男子组,这样就可以避开女生的劣势了。”

  白勋健脑子比较活,一下子就想出解决办法。

  “那发球问题怎么解决,如果一开始就抛高然后大力击杀,有几人挡得住?”

  路小雨也发现了问题,陈煊微笑不语,这些问题陈煊是知道的,而且怎么解决陈煊也知道,但是他不想说,而是想要激发众人的想象力和培养解决问题的能力,而他的同伴也没让他失望,你一言我一语的就把这些发现的问题一一解决。

  “累死我了。”

  杜馨瘫倒在草地上,大家也就意犹未尽的停了下来,一场激烈的讨论下来,定出比赛规则,陈煊看了一下,惊奇的发现居然和上一世他所知道的比赛规则相差不大了,使得陈煊可再不敢小视这个时代的智慧了。

  于是规则如下:

  1、比赛采用积分制,三局两胜共五局,谁先胜三局即为胜利。

  2、每局21个球,没打完11个球休息一分钟。

  3、球网高1.5米,长5.5米。

  4、首局比赛抽签决定场地,每打完一局互换场地。

  5、发球时两脚不能移动,球拍击打球托时球的高度不能超过腰部。

  制定好大致的规则,派人将厂库里试做出的羽毛球拍分别送到各校,陈煊孙志恒张景云等人到各校充当临时教练,在提出球员要求后,由各校推荐球员。

  最后分下来,杜馨回自己的母校上海龙门师范,白勋健去南洋公学,李鲁庆去同济医工学堂,孙志恒是教会学校出来的,所以去圣约翰,路小雨去中西书院,陈煊因为只和相老他们熟悉所以去了复旦,另外在孙志恒训练的安保人员中挑了一个识字且机灵的去格致书院。

  赵学初因为要主理公司的常务,产品的研发,所以就不能去学校了。

  比赛规则以及培训计划拿出来,当然也就不能把公司的推广业务给耽误了,这才是陈煊心目中的核心,至于其他,一切都是浮云。

  众人又开始讨论产品推广,陈煊还是很少说话,尽量锻炼众人的能力,一番讨论下来,陈煊悲哀的发现,自己的这一群变态合伙人,如果没有后世记忆的积累的话,恐怕早就被这一群能力出众的合伙人甩开了,虽然陈煊提出的各种营销计划让众人眼前一亮,但是在众人钦佩的目光中陈煊还是忍不住的发虚。

  暗自提醒自己应该发力学习充实自己——看来这一世的陈煊从欧洲带回来的各类书籍终于有用了。

  :。:

看过《民国之热血风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