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民国之热血风云 > 第二十六章 复兴社的成立3

第二十六章 复兴社的成立3

  复兴社现目前的工作重点是在人才培养,在陈煊雄心勃勃的计划中,复兴社将会在今后的一年当中开办几所学校(当然这是在复兴社经济实力提升的情况下),涉及到各种专业学科,所以复兴社成员在加强自我学习的过程中也要编订教科书,最后的教科书由全体委员会委员审议确定。

  陈煊最后强调,发展成员一定要慎之又慎,且在发展成员的过程中绝不能泄露其他成员,也就是复兴社需要的是认同复兴社目标纲领且愿意为之牺牲的人,而不是趋炎附势之徒。

  复兴社的初步计划在一群人疲倦欲死中勉强结束时,时间已经是第二天下午六点了。

  “糟了,老师让逸阳今天去老师家听老师授课,逸阳还不赶紧准备去,再不去就要承受老师的怒火了。”

  “什么?你昨晚说老师要我去他家的事情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你的那点国文底子,别说老师,连我都看不下去了,你先去老师家应个卯,咱们明天晚上接着讨论吧。”

  叶仲裕撇嘴说道,他这一天一夜被陈煊层出不穷的观点打击不小,难得有取笑陈煊的机会,当然不会轻易的放过他,赵学初等人也是一脸的幸灾乐祸。

  陈煊可不敢再耽搁了,不要第一天拜师第二天就被赶出师门,那就成了大笑话了,而且如果以后革命成功陈煊如果走向政坛,这件事也会成为无法磨灭的污点。

  忍住疲惫,抓紧时间洗漱,陈煊叫了一辆黄包车急急忙忙的往老师家干,在路上咪了一会,怎么进马相伯家也不知道,只记得马相伯对陈煊的表现很是愤怒,学识差也就罢了,还不肯努力,明知道第二天要来学习,还整个人一身酒味,迷迷瞪瞪的,陈煊整个冤得不行,但是又不能解释,不过好在马老是厚道人,训斥了陈煊一番之后,给了陈煊基本厚厚的中华传统文化书籍,布置了作业就让陈煊回去了。

  接下来的日志陈煊忙疯了,早上要去振华巡视并解决问题,好在振华已经慢慢走上正轨,增招的数十名员工也逐渐走上岗位,在有赵学初张景云等人的照应下,振华的员工数量也超过了200人,产能也从每日100提高到500,公司也没有出现什么**烦,唯一可虑的是,公司的流动资金快要见底了,杜馨虽然心里着急,但是看陈煊这么忙,也就没来纠缠他了。

  下午去复旦培训羽毛球运动员,指导复旦同学的打球技术,熟悉比赛规则,复旦学生也渐入佳境,除了一些小问题需要改正以外,慢慢的也开始有模有样起来。

  晚上是陈煊最痛苦的时候了,不知道是因为陈煊在送别严复的宴会上的那些言论实在是太丢人,还是因为陈煊第一天的学习态度令马相伯不快,总之在学习上,马相伯就没给过陈煊好脸,传统的四书五经必须通读学习,每天还必须交上不下于3000字的学习感悟,再有陈煊的读书底子也让马相伯大为光火,那就是什么都知道一点皮毛,但是没有一样精通的,用马相伯的话说,刚启蒙一年的学生底子都比陈煊扎实。

  陈煊其实很冤,真可真不能怨他,后世他虽然上过大学,可是他是后世那种学校应试工厂流水线上出来的,还是低质量的产品,别看什么这个大学那个大学毕业,真正精通某一学科的人恐怕屈指可数,更别说出多少了不得的专业人才了,但这又怎么向马相伯解释呢?

  8月5日,这一天是送别顾维钧的日子,他父亲的病基本痊愈,陈煊好不容易向马相伯请了一天假,匆匆忙忙赶到公共租界的重庆大饭店,这是一家典型的中餐馆,菜式自不必说,以火锅为主,是杜月笙知道顾维钧去美国之后很难吃上正统中餐了,于是把顾维钧请到这里来,事实上也只能是杜月笙请了,不管是陈煊赵学初还是孙志恒,现在可以说都是穷得响叮当——不对,连叮当的声音也没有了。

  以杜月笙如今的身份,自然也不可能坐在大堂里,重庆大饭店的包房以梅兰竹菊琴棋书画命名,于是要了青竹厅,青竹厅在三楼靠近街道,可以俯瞰租界,陈煊推门进去,发现杜月笙顾维钧赵学初孙志恒几人已经到齐了。

  “假洋鬼子来晚了,罚酒三杯再说话!”

  陈煊没敢推迟,连连致歉,一口气将三杯酒一一喝下这才坐了下来。

  “今晚咱们也不多说,既然是为我组的局,那是不是应该我说了算?”

  顾维钧眼睛斜扫几人。

  “这是自然!”

  “少川说什么就是什么!”

  “我要说不行娘娘腔能答应么?”

  几人一致同意。

  “好!爽快!那我们就每人先来半斤的量打底,之后怎么说,再由大家决定,怎么样?”

  还能怎么样,男人的那种奇怪的毛病又来了,兄弟在一起喝酒,还有什么可说的,就是干呗!想要的结果就是看谁先倒下,一般这种事不能认怂的,不然怕不是要被取笑一辈子。

  于是一片鬼哭狼嚎又开始了,杜月笙又是酒国英雄,各种喝酒游戏层出不穷,几人又都是爽快性子,一杯接一杯的往下灌,赢了的欢呼雀跃,输了的毫不介意,酒到杯干,大有李太白‘将进酒杯莫停’的气概,只是少了李太白的无双才华,不过豪气是不承多让的。

  从下午四点一直闹到十一二点,赵学初不胜酒力,几人也是成了仙界中人,每个人都认为自己是最了不起的,这几兄弟的交情世上无人能及,于是由比较清醒的杜月笙和孙志恒先扶赵学初回家。

  陈煊和顾维钧意犹未尽,决定到江边走走,消消食再继续拼杀,不成想江风一吹,两人就在黄浦江上嗷嗷起来,那叫一个壮观,真是有如周星驰电影里的那句话——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扶着岸边的石头,不知道吐了多久,弄得两人精疲力尽,不过酒到是醒了一些,也不怕脏,两就近找了个大石块坐了下来。

  “对了,少川,你回美国之后不光要收集那边的各种信息,还需要你去找一个人。”

  “找谁?”

  “一个很厉害的人,祖籍是广东的,至于详细地址我记不清了,他叫冯如,是研究飞机制造的,这个人对我们国家太重要了。”

  “冯如,冯鼎三?你怎么知道这个人?”

  “你认识他?”

  陈煊激动了,陈煊怎么可能不知道冯如,中国航空之父啊!1908年也就是今年4月就在简陋的条件下造出中国人独立制造的第一架飞机,虽然没有成功,可是在1909年造出的第二架飞机的飞行性能就超过了莱特兄弟的‘飞行者1号’,当地媒体甚至撰文说中国飞行技术已经超越美国,如此天才人物,可惜英年早逝,陈煊怎么可能会不知道呢!

  “当然认识,他的奥克兰飞机制造厂我还捐助了50大洋呢,4月的时候他的飞行表演我也在,不过飞行失败了,好在冯鼎三没受什么伤。”

  “好!太好了!”

  陈煊拍手笑道。

  “那有什么用?你激动什么,不就是一个工业玩具么?”

  “哈!少川,在国际形势的把控上我不及你,但是在军事上你就不行了,工业玩具?亏你想得出!飞机在军事上的运用将占有极其重要的作用,而且是决定性的作用,不亚于陆军海军!!!”

  “有这么夸张么?”

  “不夸张,一点都不夸张!你能想象飞机对地面部队的侦查作用吗?随着飞机技术的革新,带上机枪**绝不是幻想,你能想象飞机尽情扫射陆军却拿他毫无办法吗?你能想象数千万造价的军舰在造价几百元的的飞机投放**击沉军舰的景象吗?哈哈。。。。。。”

  陈煊搓着手,越想越是兴奋,得意的哈哈大笑,仿佛看到日本的那些军舰在自己飞机集群下哀鸣挣扎,接着沉默的景象。

  “飞机这样的军事装备太适合眼下的中国了,我们的工业底子薄,经济基础也相当薄弱,可以说这是现目前最适合我们的军事利器了,好在西方国家现在对飞机并不重视,这是我们弯道超车的捷径,所以你一定要重视,尽可能提供帮组,并尽量影响冯如,即便不能把他引进我们复兴社,也要把他的助手或者是派人去学习飞机制造技术,少川,你一定要重视,求你了!”

  “你说的什么话?难道我不是复兴社委员之一,我之前是不知道飞机对我们有这么重要,而今知道了,岂能放过冯鼎三?你放心,他和我的关系很好,而且是一个切切实实的爱国者,我有八成把握把他拉进复兴社!”

  “好!我也在国内尽量的挣钱,争取能够给他资金上的援助,不过鸡蛋不能放在一个篮子里,你在美国发展的成员也尽量安排一些人去他那里学习技术,特别是技术资料,得防备被别人销毁,另外还有履带拖拉机技术,能学到就学,学不到你就先询问机器设备和技术资料,这个也是重中之重!”

  :。:

看过《民国之热血风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