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民国之热血风云 > 第二十七章 营销成功

第二十七章 营销成功

  看着顾维钧的乘坐的英国远洋客轮渐渐消失在视线里,陈煊等人才回过头,和杜月笙等人告别后,难得休息,陈煊漫步走在租界的大街上,看着这人力车汽车有轨电车混杂的街头,大辫子短头发的各式马褂洋装的中华人,陈煊突然间感觉很魔幻。

  “陈,陈,是你吗?”

  远远的一个发音蹩脚的声音传来,陈煊回过头,一个金发碧眼的西方人跑了过来,后面跟着几个拎着行礼的东方仆人,气喘吁吁的在后面追。

  “陈,真的是你,哈哈哈,没想到能在这里碰到你,真是太令人高兴了!”

  “安德烈,是你?我的朋友,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陈煊反应过来了,这是这一世陈煊在法国圣西尔的同学,是陈煊在法国的好朋友之一。

  “我的朋友,你什么时候来中国的,为什么不去找我呢?”

  “哈哈,以外吧,陈,我被国内派到中国领事馆来做见习武官,今天刚到上海,天!路程也太远了,我在海上漂泊了一个多月,陈你一定要补偿我!不然我不放过你!”

  “当然,安德烈,走,我请你喝中国最好的酒,吃中国最有特色的菜,吃过以后,安德烈,你一定会以前都是白活了,说真的,中国的餐饮文化可以做法国人的祖宗!”

  “陈,你又在骂脏话了,吃是一定要吃的,不过现在不行,我今天刚到上海,在码头上看到你,追了你一路跑这里来,但是今天我还得去上海领事馆报道,之后还要去你们北京的总领事馆接受任务,好几个同事等着我呢,陈,我可能要下个月才能回来,但是你可不能抵赖,下个月我回来一定要找你的。”

  “啊!这样啊,那可真是太遗憾了,不过还好,你以后是在上海领事馆,我们可以经常见面的。”

  “谁说不是呢,陈,我先走了,瞧,我的同事们在呼喊我呢!”

  安德烈指着一群招手呼喊的西方人道,接着陈煊把自己的联系方式给了安德烈,安德烈还没有稳定下来,所以给不了自己的,只是承诺下个月回上海一定去寻陈煊,这才匆匆忙忙的走了。

  陈煊也没有了游玩的兴致,往回走去,继续开始忙碌又充实的生活。

  8月15日,这是上海市第一次学生运动会举办的日子,可能也是全中国第一次举办这种盛事的日子吧,陈煊起了一大早,早早的来到同济,第一场赛事是安排在同济。

  作为举办这次赛事的主理人张景云还是很得力的,经过前期的选拔和预赛,挑选出来的运动员已经集结,比赛场地也安排的有条不紊,大操场上还搭建了一个观礼台,四周各种颜色旗帜飘扬。

  当然也少不了振华公司的宣传帐篷,振华当然不会说自己是来宣传自己的产品的,而是说赞助,为观看比赛的同学提供茶水供应,至于几个帐篷上画有敏捷有力的手握羽毛球拍作扣杀状的宣传图片贴得到处都是,优雅而不失美观,另外就是产品的展示,各种颜色的球拍挂的琳琅满目。

  振华的球拍分两种,一种是造价比较低的木框球拍,一种是薄铁皮管做成造价较高的金属球拍,这还是赵学初的徒弟卢志华的建议才让陈煊反应过来,自己的童年确实见过这种球拍,而且工艺简单造价也低了很多,卢志华也第一个获得了振华公司的创新奖励——20个大洋外加奖杯一座。

  在培训的过程中,大家发现球拍的网线很容易因为潮湿而变得松软,以至于球拍不能使用,于是又给球拍加了一个丝绸做的防护套,上面用缝纫机打出一只羽毛球的样子。

  陈煊也提出了给运动员制作比赛服装——就是背心大短裤,可是一经提出来就招到大家极力的反对,在这个时代,别说是中国,即便在西方国家,一样还存在保守思维,陈煊拗不过大家,只好将赛服改成比较宽大的丝质服装。

  不成想球拍套子和赛服的制作又给振华提供了一条财源,因为路小雨家里是做丝绸买卖的,大家自然想到去他家采购原料,路小雨的父亲也是个精明的商人,知道要用丝绸做什么之后,马上要求和振华合作,路小雨的父亲路鑫培负责制作,振华负责推广和销售,盈利五五分,这也让路小雨生了好久的气,觉得父亲不仗义,占了振华的便宜。

  陈煊却不这样看,以振华的实力,如今根本没有能力去制作精美的拍套和服装,而陆少谦的加入可不一样了,首先场地工人原料等等不需要付一分钱,以路家的实力和经验制作出的产品就不是振华能比的,那精美的羽毛球LOGO和赛服上栩栩如生昂首长啼的浴火凤凰就不是振华可以做的,而且路家的销售渠道也是振华可以借助的,原则上讲,是振华占了大便宜了。

  振华公司选出来的清秀机灵的销售人员穿上比赛服,精神抖擞的站在帐篷前面,简直就是一个活广告,还不停的对早早来到赛场的其它同学介绍公司的产品,教导大家如何使用和保护羽毛球拍,如果同学们心动了想要购买,抱歉了,这里只是展示用的,要买的话只能到振华唯一的店,静安寺旁边陈煊收回家里商铺装修出来的店里去买了。

  早上九点,同济的操场里已经是人山人海,一声礼炮鸣响,张景云和同济的一名女同学作为主持人登上观礼台,喧嚣的操场上逐渐静了下来,张景云一身洋装,同济的女同学一身旗袍,得体的服装衬托下,有如一对金童玉女。

  “真丑!”

  杜馨在旁边嘟囔道,一脸的不屑。

  赵学初陈煊等人一愣,接着哈哈大笑。

  张景云自然不知道自己的心上人吃醋了,一段开场白之后,将各个高校的代表引到观礼台上入座,除了复旦校长非要把马相伯推为代表以外,实际上各高校的代表基本上也都是各校校长,于是马相伯袁希涛等人推辞一番后一一入座,马相伯在大家的推举下进行了一番勉励和发言,也不知道张景云他们在哪里找了一套高音喇叭,声音虽然失真很多,但是也能让在场的人听得清清楚楚。

  一番热烈的掌声过后,在张景云和那名女同学的主持下,比赛正式开始。

  经过一番激烈的角逐,其他耗时较少的比赛项目,如跳高跳远跑步等项目一一拿到比赛结果,获奖选手一一登上观礼台,在震耳欲聋的欢呼声中抬头挺胸,对于不管那个时代的年轻人来说,这样出风头的机会都是无法拒绝的。

  几个统一身着旗袍作为司仪的女同学,给获奖选手带上大红花,一脸崇拜的看着这些获奖队员,获奖同学们赶紧挺胸收腹,头抬得更高了。

  陈煊作为颁奖嘉宾也来到台上(作为本次赛事唯一的赞助商,不安排一个振华代表露脸的机会肯定是不适合的,至少陈煊是这么认为),穿上公司赛服的且在军校毕业的陈煊更显得英气勃勃,又博得一阵呼喊和欢呼。

  冠军的颁奖自然是轮不到陈煊的,由各校校长轮流上前给冠亚军颁奖,陈煊则是给季军颁奖,按事前的约定,冠军五个大洋,亚军三个大洋,季军两个大洋,另外就是各一本红彤彤的荣誉证书,其间自然也少不了一番勉励,获奖同学也在阵阵掌声中憋红了脸,用陈煊的话说就是这时代的年轻人还是连皮太薄,要是后世的人,怕已经开始向司仪妹妹要微信了。

  最后剩下的就是羽毛球赛了,由于羽毛球赛耗时比较长,自然成了压轴了,而其他项目比赛已经完毕,意犹未尽的选手和观众们自然不会选择现在就离开,于是几乎所有的人都跑向羽毛球赛场观战,不时出来欢呼声和遗憾的唏嘘。

  今天的比赛总共准备了四场,总共八只球队分别代表了八家学校角逐半决赛的资格,各家的球拍自然有各家的同学加油打气,当然自家球队每输一个球,喝倒彩的唏嘘声也不少。

  “逸阳!”

  一脸激动的赵学初挤身过来,抓住陈煊的手,压低声音兴奋的说:

  “我爹刚才派人来了,说是我们的店铺那边已经排成长队了,截止刚才的统计,我们的出货已经达到800副了,以这个速度,我们今天卖出两千副球拍是绝对没问题的,还有很多商行老板也在打听,想要从我们这里进货,你再不出现只怕要找到这里来了。”

  “真的,卖了这么多?哈哈,我们的名声算是打响了,振华应该可以活下去了,学初大哥,我们成功了!”

  陈煊紧紧抓住赵学初的手说道,虽然之前也猜到有很大可能会成功,但是成功真真正正的到来的时候,还是忍不住的激动,本来按陈煊设想,今天不过是市场预热,之后再去找各个商行合作,也许是这个时代还缺少像振华这样的宣传手段,效果真真是好得吓人。

  “是的,我们成功了!”

  :。:

看过《民国之热血风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