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民国之热血风云 > 第三十章 没有实力的悲哀

第三十章 没有实力的悲哀

  一个个面目狰狞的面孔印入眼帘,又被陈煊的棍子砸的鲜血飞溅。

  “嘭!”一个抓着徐若涵手臂的汉子被陈煊一棍击倒,陈煊抓住徐若涵,侧身把还在无意识尖叫的徐若涵背到背上。

  “别叫了!”

  陈煊快速将徐若涵抓了过来,将徐若涵的双手拉来搂住自己的脖子,徐若涵一下子有些蒙了,接着反应过来,紧紧的抱住陈煊的脖子。

  “快走!他们有枪!”

  赵学初惶急的声音传来,接着一阵枪声传来。

  “往左冲!拿这些王八蛋做肉盾!”

  陈煊背着徐若涵,不断避开后面的枪声,往左边的人堆里扎去,赵学初和孙志恒也有样学样,不断的往人群中躲,手中的棍子也四面出击。

  “快!这里,快往这里跑!”

  一艘小船出现在江边,白勋健站在上面大喊大叫,气喘吁吁的陈煊大喜,带着两人往江边赶去,冲到江边,带着尖叫的徐若涵一头往浑浊的江水里扎去,赵学初和孙志恒随后跟进。

  在入水的瞬间,陈煊的小腿一麻,接着使不上劲了,陈煊知道自己中枪了,徐若涵死死的抱住陈煊,两人眼前一黑,直接往江水里沉了下去,无论怎么挣扎,江水不断的往陈煊的鼻子嘴巴里灌,几大口水喝下去后,整个人的脑子昏昏沉沉起来。

  “完了,老子要归位了。”陈煊也没想到在这个时候,脑海里竟然冒出这么一句话。

  “嗯!”一声艰难的**传出,全身的剧痛猛烈的冲击陈煊的神经,慢慢睁开眼睛,一张雨带梨花的面孔印入眼帘,看到陈煊苏醒,又失声痛哭了起来。

  “水!”陈煊喉咙里干燥的能喷出灰来,虚弱的声音连自己都分辨不出自己究竟在说什么。

  “水,水马上来。”

  徐若涵像是上了发条一样跳了起来,赶紧起身倒了一杯水,细心的测试了一下温度,小心翼翼的端过来,陈煊想要伸手去接,剧烈的疼痛让自己手连稍微抬一下都艰难,忍不住闷哼一声,冷汗一下子就下来了。

  “你别动,你别动!我来喂你。”

  徐若涵急忙按住陈煊想要抬起的手,又找了一把精致的汤勺,鲜红嘴唇撅起,轻轻的吹了几下,笨拙地往陈煊的嘴边送来。

  “有你的口水的,我不喝!”

  陈煊见他可爱的样子,忍不住调笑。

  “你别闹,你别闹,不闹了好吗?”

  徐若涵哀求道,陈煊见她急的泪水都出来了,也不好再闹,见喂水不方便,徐若涵无师自通用左手轻轻围在陈煊的脖子上,把陈煊扶坐起来,轻微的动作也让陈煊疼的嘴角一抽,徐若涵左手固定住陈煊,右手举着汤勺,慢慢的往陈煊的嘴里喂去。

  ————————————————————————————————————————————————————————————————————————————————————————————————————————————

  “你别动,不要动,求你了!”

  徐若涵看到陈煊呼吸也变了,以为他又疼得厉害,急忙慌乱的抱住他,不让他的活动幅度变大。

  陈煊微微抬眼,看着徐若涵漂亮的脸蛋,心里一荡,瞬间口干舌燥起来,和听荷的那种雍容华贵的没不同,如果说听荷就好像深夜中的一缕月华,那么徐若涵就就像一团炽热的花火,不管是从衣着还是气质,突然陈煊一愣,似乎明白第一次见到徐若涵时为什么会有熟悉的感觉了,因为徐若涵的很多方面都和后世的那些女孩很像,衣着气质性格,都很像。

  “哟!我说怎么睡了三天也不愿醒来不愿醒来,原来是陷入温柔乡了。”

  一个突兀的声音打断了稍显暧昧的气氛,却是杜馨推门走了进来,陈煊身后一松,往后倒去,徐若涵惊呼一声,赶忙又伸手环住陈煊,只是整个人都囧得快要哭出来。

  “表姐,你就行行好,不要取笑他了,没见到别人都快哭了!”

  “呵呵,她还不是你媳妇呢,现在就这么护着她,之前是谁相看两相厌的啊!”

  徐若涵再受不了杜馨的泼辣作风,找了两只鸭绒枕头垫住自己的后背,狠狠的瞪了杜馨一眼,逃也是的跑了出去。

  从杜馨的描述中,陈煊这才知道了从他昏迷以后发生的事情,原来杜月笙正带人跟林桂生(黄金荣的老婆)在松江接一批货,听闻神枪会要对振华不利,在无法脱身的杜月笙快要急疯了的时候,碰到回老家松江的徐若涵,于是请徐若涵帮忙通知陈煊,徐若涵不知道是不是担心自己的好闺蜜杜馨,二话不说就往上海赶,谁知道好死不死的,竟然和神枪会一道抵达了了振华,也就落入神枪会手里。

  陈煊昏迷以后,赵学初孙志恒和白勋健潜入水里将二人救了起来,神枪会追之不及。

  原来白勋健等人将工人们疏散以后,让白勋健又回来接应陈煊等人,陈煊知道以自己的能力无法冲进正在砍杀的人群,灵机一动就解了一艘江边的渔船,驾船运河边上长大的白勋健,于是就往陈煊所在的方向赶,总算将四人接上了船。

  这一场拼杀中,陈煊和赵学初都身受重伤,反倒是大家经验丰富功夫又比二人好的孙志恒没受多大的伤,于是把赵学初和陈煊送到英租界,凭徐若涵的关系找了最好的英国大夫,将陈煊和赵学初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

  而振华这次也算得上是元气大伤,工人被砍死了五人,孙志恒的兄弟也有三人倒在神枪会的刀下,工厂更是在搬光物资之后付之一炬,之前付过定金的商家也找到了杜馨等人,要求退还定金,好在振华的资金都是存在银行,这次避免了现金的损失。

  “没有报官吗?”

  “怎么没有?我们第一时间就报官了,前前后后花了上千大洋,可是屁用没有!”

  可能是出于满清县衙的不满,杜馨忍不住爆出了脏话。

  “后来小雨的父亲说,在上海滩,官府根本没什么作用,就凭那些衙役,还不够人家杀呢,哪敢去管神枪会的事,路叔父告诉我们,牵扯到帮会,其他商行要么是有深厚的背景,不然都是破财免灾的,路叔父还说,如果需要帮助,他可以托关系牵线,只要我们斟茶道歉,以后每月缴纳相应的钱,就可以再重新建厂开张了。”

  “呵呵,先不说这个,景云他们呢,他们现在怎么样?”

  陈煊闭上眼,努力压制住自己的怒火,杀了自己的人,烧了自己的厂,就连自己都差点命丧黄泉,居然还要自己去斟茶道歉!经过这次的事件,陈煊算是看出来了,自己没实力,靠谁都不行,亏得自己还是一个革命组织的领头人,竟然被一群地痞流氓逼到这份上。

  “景云和鲁庆都在安抚咱们的工人,小雨被吓坏了,路叔父已经把她接回家养病了,不过刚回去一天她又跑了回来,跟景云他们在一起,杜月笙也在竭力斡旋,想要求黄金荣出面解决这件事,不过他说按江湖规矩,即便是黄金荣出面,我们的损失也无法挽回了,顶多能让神枪会不再骚扰我们,而且我们还得付出不菲的代价。”

  “告诉坏鬼,叫他不要忙活了,我自己的事情,我会用我的方法处理,别人欠我的,我一定会让他加倍还回来!”

  “你。。。。。。”

  “先听我说完,你去找景云他们,让他们尽量安抚工人,即便没有上班,工钱也照发,死去的员工按每人200大洋发放抚恤,对了,家里知道吗?”

  “只有赵管家知道,学初大哥醒过来后已经叮嘱了赵大叔,让他不要告诉家里,赵大叔也是知道轻重的,断不会说出去。”

  “孙志恒呢,那小子在干什么?”

  想起孙志恒,陈煊就一肚子火,既然神枪会已经几次找上门了,自己这个一把手居然不知道,如果早些知道,也不至于让振华蒙受这么大的损失。

  “他在外面守着,一直不敢进来看你。”

  杜馨低声说道。

  “叫他滚进来!”

  陈煊暴吼。

  “大哥,外面对不起你,我对不起大家!”

  孙志恒噗通一声跪倒在陈煊的床前,嗷嗷大哭,陈煊更是愤怒。

  “我还没死呢,你鬼叫什么,赶紧滚起来!长出息了,学会做磕头虫了,你是谁家的奴才!!!”

  :。:

看过《民国之热血风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