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民国之热血风云 > 第七十章 大舅子发飙了

第七十章 大舅子发飙了

  说走就走,陈煊也不管如今正在陈家宅子里的徐若涵了,连夜过了黄浦江往护卫队的驻地赶去,到川沙的时候,天色已经快要亮起来了。

  蒋方震对陈煊这个时候的到来有些吃惊,知道了陈煊只是来营地参加训练后也就放下心来,和陈煊一起吃过早饭,就和护卫队的队员一起训练起来。

  这段时间陈煊的体质确实下降了不少,一向强悍的他居然连和护卫队的新成员相比也有些差距,但是陈煊也不放弃,拼了命的追赶护卫队会员们的进度,每一次都累到爬不起来,不知道原因的队员们对陈煊更加敬佩了,一个身价百万的大老板能和他们这些泥腿子在黄泥浆里摸爬滚打,还能要求什么呢,于是也激起了护卫队的士气,这却是陈煊没有想到的了。

  早上是体能和队列训练,下午是战斗技巧和战术配合训练,陈煊的到来又给护卫队增加了一些训练科目,同时也充当了临时教官,护卫队的人很固执,拥有‘教官’这一称呼的人只有陈煊一人,不管是他们的大队长还是什么人,都会在‘教官’的名称前加上他们的姓氏。

  护卫队如今已经拉上了电灯,所以文化课教育和军事案例教育就放到了晚上,陈煊没有课的时候就跑到护卫队的军械所,和彭建元一起研究各式轻武器,在陈煊超前的设计理念指导下,护卫队军械所的***也慢慢的逐渐成型,样子很像AK47,不过由于技术的原因,这支新武器比它的原型要笨拙许多,性能也差了很多,不过就这样已经相当不容易了。

  还有其他比如手**什么的也逐渐稳定,延时系统也逐渐成熟了,陈煊又按照记忆中的样子设计了迫击炮和***,不过这些东西什么时候才能开发出来就只有天知道了。

  这一天,陈煊正在和彭建元讨论研制武器的一些问题,有手下来报告说有人来访,是和赵学初陈其美一块到来的,虽然心里还对两人还有一些小疙瘩,但是陈煊听了也不敢怠慢,洗漱了一下换了身衣裳就到外面见客。

  刚一进屋,还来不及细细的打量,一个身影出现在陈煊面前,冲陈煊的脸就一拳打过来,陈煊不备,一下子就被打蒙了,那人还一边打一边骂道:

  “王八蛋,你就是这样对我妹子的,这还没结婚呢,你就开始给我妹子摆脸色,我妹子哪里对不住你了?”

  陈煊的眼中出现一个怒气冲冲的青年,正指着陈煊破口大骂,时不时的好像骂的还不解气,又给了陈煊一记,陈煊反应过来了,这应该就是之前听说的徐若涵的哥哥徐敬廷了,不是说徐敬廷斯文儒雅吗,陈煊现在有些想揍处理各方信息的杜月笙了。

  知道了此人是徐敬廷,陈煊防御反击的心思也没了,何况自己确实也没脸,连辩驳的脸都没有,更何况徐敬廷这等文弱书生确实也对陈煊不能造成多大的伤害,等徐敬廷打的累了,他自然也就停下来了。

  徐敬廷家是书香门第,涵养还是不错的,能让一向温文儒雅的徐敬廷如此失态,也足见陈煊做事的不靠谱和徐敬廷对自己妹子的疼爱,一番发泄过后,徐敬廷在陈其美和赵学初的劝解下,陈煊的这个大舅子终于平复了一些,只是对陈煊还是冷目相向。

  “陈煊,陈大老板,我们徐家的家世配不上你们陈家,我妹子蒲柳之姿也配不上你,但你也不能这么欺负人,这么折磨我妹子!我倒是想问问你,我妹子有哪里对不住你了,以至于让你陈煊如此的看不上,你既然看不上又为什么要让人上门提亲!?”

  “如果你实在不愿意这门婚事,可以提出退亲,我们徐家虽然不是什么名门望族,也不至于一定要攀附你们陈家,你这样把我妹子折磨得奄奄一息算是什么意思,欺负我徐家无人么!?”

  大舅子徐敬廷的这话听得让人糟心了,攀附陈家?开什么玩笑,徐家是有名的士绅门第,而陈家算什么?陈煊的父亲陈琛虽然赚了一份小家业,最后还破产了,这和人家徐家有的比吗?人家可是数百年的士绅阶层,说徐若涵蒲柳之姿就更是违心了,谁不知道徐若涵是上海滩响当当才貌双全的大才女?

  “退亲,借他个胆!”

  陈其美接口道:

  “如今我琛叔不在了,姨娘又带孩子去了美国念书,我就是这个家的一家之主,婚姻大事自古讲的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们两家既然已经定下亲事,连婚期都定了,自不会有反悔一说。”

  “陈英士,我当初就是信了你的鬼话才糊里糊涂的答应,如今我妹子被气倒在床上水米不进,没有你们陈家这么欺负人的!”

  “你放心,敬亭兄,这事情交给我,我一会就让这小子去照顾若涵弟妹。”

  “你说了不算,陈英士,我须得听到这小子的承诺,如果不行,我们两家这就退亲,再丢人我徐家也认了,算是我徐家上辈子欠了你们陈家的,从此以后,咱们两家老死不相往来!”

  “敬亭兄,言过了,言过了,不至于这样的。。。。。。你这个混账东西,还不赶紧向敬亭兄道歉,如今若涵弟妹被你气倒了,你还想怎么样?”

  陈其美后面的话是对陈煊说的,陈煊在听到徐若涵被气倒了心里就已经有些不好受,徐若涵本来就是无辜被卷入的,而且说自己对徐若涵一点感觉都没有也是骗人的,自从与徐若涵同生共死一遭之后,徐若涵对自己若有若无的情愫陈煊也是了解的。

  说退婚?已经不可能了,到了那一步,徐陈两家的家声算是毁了,陈家小门小户还好一些,徐家就不同了,数百年来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再说你让徐若涵怎么办?一个大姑娘莫名其妙的被人退了婚,你让人家以后怎么嫁人?如今可不是后世那些为了钱六亲不认的那种风气!

  “你说若涵,她怎么了?”

  “怎么样?她如今还躺在租界自己的公寓里呢,让她回家她也不回,这丫头从小就固执,如果出了什么事,我和你们陈家没完!”

  看到陈煊说话,徐敬廷稍稍控制的情绪又爆发了。

  陈煊再不想待下去了,如果徐若涵真有什么事,只怕这辈子都很难心安,推开门冲了出去,也不管陈其美等人,跳上车就往上海赶。

  陈煊是知道徐若涵的小公寓的,之前和神枪会冲突的时候他就在这里养过一段时间的伤,推开徐若涵卧室的门,徐若涵安静地躺在床上,不再是那个神采飞扬的徐大才女,陈煊才意识到自从认识徐若涵一来,自己似乎对徐若涵没有任何了解。

  西斜的阳光洒在徐若涵的脸上,脸色很差的徐若涵就更显憔悴了,陈煊很难想象才几天功夫不见,徐若涵就变成了这个样子,忍不住鼻子一酸。

  徐若涵似乎感觉到有人在注视自己,漂亮的长睫毛抖动了几下,缓缓的张开眼睛,以前神采奕奕的大眼睛似乎也失去了色彩,有些茫然的看着陈煊,半响之后才意识过来,展颜一笑。

  “你来了,一定还没吃东西吧,你等等,我这就去帮你做。”

  徐若涵努力撑起了身子,已经好几天没吃东西,虚弱的体质不足以支撑她的身子,轻呼一声又向后倒去,陈煊急忙上前扶住了徐若涵,徐若涵软软的倒在陈煊怀里。

  “我是不是很没用。”

  徐若涵轻声说道。

  “你不要动,是我不好,你已经几天没吃东西了,你先坐一会,我马上去做。”

  陈煊不想让徐若涵看到自己发红的眼圈,急忙抽了枕头垫住徐若涵的后背,不让再倒下去。

  “我,我想要你陪陪我!”

  “陪,一定陪,陪多久都行,你先不要说话,先喝点水,然后吃点东西。”

  “你不跑了吗?”

  “不跑了,一直陪着你,但是你要听话。”

  “嗯!”

  徐若涵的眼里有了一些色彩,低着头乖巧的回答道,然后又抬起头看陈煊笨拙又小心翼翼的兑了一杯温水,又把徐若涵扶在怀里小心的喂下,这下徐若涵脸色红得更加明显了,乖巧的喝下陈煊喂下的水。

  饭自然是不需要陈煊自己去做的,一直伺候徐若涵的吴妈早就准备了鸡汤,看到徐若涵肯喝了,更是喜极而泣,陈煊一勺一勺的喂徐若涵,徐若涵乖巧的喝着,扑闪的大眼睛却一直看着陈煊。

  “丫头,你看什么呢?”

  “我,我,我怕你又跑了?”

  “能跑哪里去呢,我不是回来了吗,你几天没吃饭,乖乖的把鸡汤喝完,然后睡一觉再吃饭。”

  徐若涵似乎真的害怕陈煊跑掉,无论陈煊怎么好说歹说,都不愿意闭上眼睛睡觉,陈煊只得耐心的陪着她,知道徐若涵疲倦极了,这才昏昏睡去,手却抓住陈煊的手死死的不放。

  陈煊不知道自己的心里究竟是什么滋味。。。。。。

  :。:

看过《民国之热血风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