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民国之热血风云 > 第一百五十七章 启程归国

第一百五十七章 启程归国

  原以为第二天可以好好的陪一陪妻儿,没想到因为要回国,很多事情需要安排。  

  一整天,陈煊家的访客就没有断过,夏芸茹的电报处也跟着滴滴响了一天,不断的接受请示,发出指令,直到深夜都没有停息。  

  “大帅,归国的军队已经集结!”  

  “大帅,海军方面今天晚上就可以抵达凤凰港!”  

  “报告大帅,张教育长(张謇)来电,随时可以出发!”  

  “大帅,各地的政务安排计划已经发出,各地也给了回复!”  

  “大帅,上海来电,北洋官府派了使者过来,已经抵达上海,顾外务长(顾维钧)请示是否接触?”  

  “大帅,安南萧大帅来电,询问大帅的行止?”  

  “大帅,后勤部陈部长(陈其采)来电,军火武器以及粮草已经备齐,并装船完毕!”  

  。。。。。  

  陈煊感觉自己像是前一世搬家的时候,平时觉得家里什么也没有,到搬家了,却是一收一大堆,关键也不知道有没有用。  

  率领海军到南洋的是海军部部长严复,话说自陈煊第一次和严复在清荷苑见面之后,就再也没见过这个学习海军,做的文官,后来又跑到陈煊这边来做海军统领的老人了。  

  看到严复,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剪了辫子,船上军装的原因,给陈煊的第一感觉竟然是变得年轻了,五十七八岁的老人整个看上去精神抖擞,收拾的利索干练,正在和留在南洋的马相伯说话。  

  “又陵公,我们又见面了!”  

  陈煊笑吟吟的上前打招呼。  

  “大帅好,南洋水师统领严复,率领战舰25艘,前来护航,其中7000吨战列舰3艘,护卫舰9艘,驱逐舰13艘,请大帅示下!”  

  陈煊怎么也没想到,许久不见得严复严又陵一见面就给自己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结结实实的执下属礼,唬得陈煊一愣一愣的,好一会才开口说道:  

  “又陵公,何必如此,您是我老师的挚友,晚辈哪敢受您老人家的礼?”  

  “大帅自言差异,军中无人情,承蒙大帅不弃,委复为南洋水师统领一职,复万万不敢乱了军中规矩!”  

  严复的话掷地有声,陈煊不敢再推迟,正了正自己的军帽,老老实实的回了一礼。  

  “严统领,水师目前状况如何?”  

  “回答帅,水师收编了不少前清船只,然大部分已年老破旧不堪大用,只能用于内陆以及长江航道,目前由水师王学辅,另外巴厘岛水师基地还有同等数量的新舰,主要负责南洋三岛的巡航和护航工作,副统领统筹,卑职此次前来所领25艘皆是从欧洲购买的新舰和我们自制的驱逐舰。”  

  “我们的船厂能造什么样的舰只了?”  

  “回大帅,目前浦东、南洋造船厂主要造民用舰和军舰零配件,这两个厂最大已经可以生产8000吨级商船客船,万吨巨轮也在筹备试建之中,福建造船厂主要装配军舰,如今已经可以顺利生产2000余顿的驱逐舰,正在试生产3-4500顿的护卫舰,战列舰还处于研发阶段!”  

  “好!不骄不躁,一步一个脚印,海军做得很好,严统领,你去忙自己的吧,我们船上再聊!”  

  “是!”  

  严复敬礼,陈煊也回礼。  

  “逸阳,又陵这是在提醒你啊,如今你军中大多是之前的护卫队出身,所以上下级观念并不明晰,这不是一支精锐之师所体现出来的样子,交情归交情,规矩就是规矩,你万万不可大意了。”  

  马相伯意味深长的对陈煊说道,陈煊身后的几个军官面红耳赤,他们几个就是护卫队出身的高级将领,平时打闹也就算了,有些正式场合也是没大没小的。  

  “老师的教诲,学生不敢或望,此次归国,不知道何时能返,往老师注意身子,学生还等着老师的教诲呢。”  

  “你如今的能力和学识,我已经没有多少东西可以教你了,只愿你不要忘记创办复兴党的初衷,尽量为我们苦难的百姓缓一口气吧,对了,我给你介绍一个人。”  

  马相伯说着将身边的一个30余岁的年轻人拉过来,高兴的对陈煊说道:  

  “他叫马君武,字厚山,曾今在震旦学院学习过几个月,曾经留学过日本京都大学和柏林工业大学,并于前年(1911)年底归国,一直都是学工业的,是同盟会的创始人之一,因为和国民党的一些理念有些冲突,又听说我在南洋,所以南下来探望我,这几个月跑遍了南洋三岛。”  

  马君武,大才啊,国内第一个留德的工学博士,陈煊也不知道国民.党是什么毛病,如此专业大才,竟然让别人去做外交,枉费了一身才华,得想办法留住他。  

  “原来是师兄当前,小弟失礼了,请师兄恕罪!”  

  陈煊大喜着跟马君武施礼。  

  “大帅的礼,君武如何受得起!早就听说老师门下有一大才,只是一直未曾相见,不曾想今天见到了,果然是闻名不如见面!”  

  “师兄哪的话,你年岁比陈煊长,入门又比我早,自然是师兄了,且师兄又不是军中人,有什么受不受得起的,以后师兄就和鹤卿(蔡元培)师兄他们一样称呼我为逸阳吧!”  

  “好!那我就不推迟了。”  

  师兄弟两人又重新见礼,都十分高兴。  

  “逸阳,我见过鹤卿师兄和伯循师兄了,他们对南北和谈时的自己的决定都很自责,因为害怕见到你,所以明知道老师在南洋,也不敢过来请安问好,自己师兄弟,有什么过不去的坎呢?”  

  马君武将陈煊拖到一边,轻声说道。  

  “厚山师兄,其实这件事小弟后来也考虑过,做为一个华夏人和复兴党的创始人之一,两位师兄的决定没有丝毫错处,但是,但是他们是我的师兄啊,我们是兄弟啊,在我最需要他们的时候,他们却走到我的对立面,使得复兴党差点万劫不复,我们后来同意将江西和浙江以及江苏部分让给北洋,不是我们大方,我们是无奈之举啊!”  

  “逸阳,其实师兄说句不好听的,你不适合做一个政治领袖,你太注重情义,而作为一个政治领袖,你需要绝对的理智,任何想当然的念头都有可能置你和你的事业于万劫不复,你既然准备北伐,就应该和大家沟通,而不是你自己认为别人会怎么想!”  

  “厚山师兄,受教了,但是我陈煊走到今天,就是因为我够情义,你可能不知道,复兴党的前身复兴社就是我的几个兄弟硬把我抬上来的,我压根就没想过要抛头颅洒热血参加什么革命党,如果有一天,我需要在情义和政治之间取舍,我会自己离去,鹤卿师兄和伯循师兄还好吧,这次我会安排人北上,邀请他们回来,南洋的事太多了,不是我们这些人可以支撑的。”  

  “对了,厚山师兄,听老师说你到南洋已经两三个月了,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你对南洋有什么看法?”  

  “说实话,南北和谈以后,我去了两广和安南,那时候我觉得萧大帅的制度计划就是全世界最好的,但是我到了南洋之后,才发现我目光短浅了,中山先生称你和萧大帅为民国双璧,地方治理各有千秋,但是萧大帅麾下同盟会的老顽固不少,做事的效率远远及不上南洋,逸阳真是大才,不光军事一流,治理地方也不让于人!”  

  马君武赞叹道。  

  “厚山师兄过誉了,陈某有什么大才,南洋的局面都是依赖一群志同道合的人在支撑和努力,和陈煊有什么关系,对了师兄,你是工业大才,怎么想到去做外交了?”  

  马君武苦笑着摇头。  

  “南京临时政.府成立之后,一群大佬只知道争权夺利,压根就没有发展工业的心思,愚兄还算是有几分学识,不知怎么就被安排了一个外交职务,惭愧啊!”  

  “那师兄今后有什么打算?”  

  “怎么?你想招揽我?”  

  马君武笑着说道。  

  “不是招揽,是邀请,南洋不是陈煊的私产,是我们这群志同道合的人一起奋斗的结果,我们这一群人,仅仅是想为国家缓一口气,为苦难的人民拓展生存空间,所以师兄,我希望你也加入这个事业,不要因为你是国民.党员就有所顾虑,如今遁初大哥(宋教仁)也在南洋,也在为这份事业出力!”  

  “什么?遁初在南洋?真是太好了,遁初在上海遇刺之后就无影无踪了,想必是你的手笔吧,他在哪里,我想去见见他。”  

  “师兄,您还没答应是不是留在我们这边呢?”  

  “嘿嘿,你小子,连考虑的时间都不给我,说吧,你想要我做什么?”  

  “南洋实业部部长,管理和规划南洋的工业发展,同时领导南洋机械研究院,研究开发新型机械,我们的人手太少,条件也差,如果师兄答应了,以后只怕要吃苦头了。”  

  “嘿嘿,还以为你小子是老实人呢,现在就用话来堵我了,要是我不答应,那就是我害怕受苦了,对了,忘了告诉你,我虽然是同盟会的创始人之一,但是还没有加入革命.党。”

  :。:

看过《民国之热血风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