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民国之热血风云 > 第一百八十二章 局势严峻

第一百八十二章 局势严峻

  事实上冯如的空军给陈煊的惊喜远不止全歼鬼子的战机那么简单,逃窜的日军飞机在追击的过程中一一被击落,飞虎队也损失了一架战机。  

  但是日机的逃窜给冯如指引了方向,来不及确定日军战舰的位置,冯如冒险派出一个企鹅中队(轰.炸机胖胖的像企鹅,不知道谁先叫出来,于是轰炸机也就被叫做企鹅了)和一个飞虎大队,顺着日机逃窜的方向搜寻。  

  没想到还真让他找着了,在离上海220里左右,一支小型的日军舰只正停在这里等待自己的飞机返航,没想到却等来了一群死神。  

  数十架飞机像饿虎一般扑向日军的战舰,闪电般的速度让军舰还来不及反应,飞虎大队已经用航空机枪扫射而过了,航空子弹带着强大的势能将夹板上慌乱的海军撕得粉碎,两轮俯冲扫射以后,甲板上已经是残尸遍地了。  

  然而陈煊的空军不给他们任何反应的机会,三轮扫射过后,企鹅中队(轰.炸机)已经扑了过来,冲向正在逃窜的日本军舰,数十斤重振华兵工厂研制的航空炸.弹随着企鹅中队的俯冲砸向慌乱的军舰。  

  军舰像是被无数的大椎砸过,巨大的爆炸声中,平整的甲板上出现了无数丑陋的大洞,撕裂得扭曲的高射机枪以及固定舰只的铁钉四处飞溅,夹板上的设施被一扫而空,一些军舰上甚至引起了殉爆,燃起了熊熊大火,更不要说有人可以生还了。  

  这下成了企鹅中队的表演时间了,胖企鹅们不需要再闪躲敌人的高射机枪,开始精准投放航空炸.弹和鱼.雷,最后击沉了日军的两艘护卫舰,一艘战列舰和三艘巡洋舰一艘护卫舰失去了动力,漂浮在海面上,航空母机也被当场击沉,其余的护卫舰以及炮艇逃进了茫茫的大海中。  

  这完全是冯如没有想到的绝大战绩,若非企鹅中队能带的航空炸.弹实在不多,日军的战舰几乎没有逃走的可能,不过即便如此,战绩也足够辉煌了。  

  两个小时之后,严复率领的海军终于赶到,巨大的战绩令严复狂喜不已,开始登舰俘虏敌人。  

  失去动力的日军战列舰上的指挥官见来不及抢修了,于是下令炸毁战列舰,巨大的爆炸在战列舰的船舷上开了一个大洞,成吨的海水开始倒灌,庞大的舰只已经开始微微倾斜了。  

  然而严复如何舍得让这艘战列舰沉没,下令控制住船上还没有自杀的俘虏以后,命令损管抢修,其他几艘失去动力的舰只也迅速被控制,由随行运送补给的货船牵引回上海,空军则是留下部分战机警戒。  

  当严复将俘虏的日本海军舰只拖回上海的时候,上海沸腾了,东南沸腾了,整个中国都沸腾了,无数的人想起了甲午海战,忍不住失声痛哭,无数的市民学生工人涌上街头欢呼游行,庆祝的鞭炮整整响了一天一夜。  

  各国领事以及军事观察员也被复兴党的空军战绩给震蒙了,各国领事开始向陈煊索要这次海战的经过以及复兴党空军的技术参数。  

  然而陈煊却不是满清政.府,洋人说什么就是什么,要海战经过,可以,但是空军技术参数?抱歉,这是军事机密,概不外泄!  

  德国领事比较务实,没有英法这般自大,第一时间找到了陈煊,并且下了巨量的飞机订单,战机、轰.炸机、运输机、预警机都有,并且用黄金交易。  

  德国人早就料到青岛守不住,早就将青岛的海量财富运送到上海,而今又便宜了陈煊。  

  等英法两国领事反应过来,顾维钧和法国驻上海领事已经签订完订单了,复兴党的工业实力也不足以供应三个大国的订单,于是只能购买或是用复兴党急需的技术交换飞机技术。  

  日本人的反应却是很奇怪,既不做任何评价,也不向中华民国宣战,不知道憋了什么坏?  

  陈煊也不敢大意,第一时间向各个军区司令通报战绩,提醒他们小心谨慎,而陈煊自己则是帮助赵学初和冯如协调扩大飞机厂的产能,并且确定了外贸型的飞机。  

  至于什么是外贸型的飞机,就不必多说了,一句话概括就是常规技术可以卖,核心技术不行,当然别人是看不出来的,他们心里也明白,陈煊肯定是要留一手的。  

  忙完这一切,已经是半个月之后了。  

  “总司令,刚刚接到东京那边过来的线报,日本人有两个舰队下南洋了!”  

  吴起进了陈煊的办公室,如今的吴起已经锻炼出来了,喜怒哀乐都是一副面孔,也不知道这是不是情报头子的通病,但是陈煊却没有心情取笑他了。  

  “有陆军跟着去的迹象吗?”  

  “暂时没有,即便有,也只是日本的海军陆战队。”  

  陈煊最最害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如果战事发生在国内,无论日本人使什么手段陈煊都不担心,但是如果日本人切断夏国和中华大地的贸易,那就是一记重拳打在陈煊的软肋上了,痛彻心扉!  

  夏国由五个大岛无数的小岛组成,互相之间的联系基本上是依赖船运,若是船运被切断,中华和夏国,以及夏国各岛之间等于就失去了联系,更不要说守望相助了,夏国的工业中心是在蓬莱(爪哇)和兰芳岛(婆罗洲),其他几个岛能够生产轻武器就不错了。  

  “祖焘,通知复兴党在上海的高层,另外还有海军司令严复,空军司令冯如,孙宏业以及陈总政委,立即召开党委会议!”  

  “是!”  

  陈煊闭上眼睛,不停的在心里盘算。  

  仔细想了一遍之后,还是找不到应对之法,海军是有了极大的发展,但是没有经历过实战,整体实力和日本人相比还有不小的差距,如果是近海出战,有空军的协助,还可以一战,但是跑到大洋上去,就一切都是未知数了,而且自己海军战败的几率更大。  

  可是中华的海军已经败过太多次了,如果再来一次惨败,对军心民气的打击都是极大的,但是不战,夏国诸岛,特别是瀛洲方丈等将陷入孤立的危险,一切发展计划都将陷入停顿。  

  或许日本人不敢拦截英法美等协约国的船只,但是德国可是与陈煊集团有极大的贸易交往的,若是陷入停顿,将是极大的损失。  

  张謇、顾维钧、韩栩、赵学初、黄侃、陈光甫、严复、冯如、孙宏业、陈其采等人悉数到齐,吴起开始向众人解说目前的局势。  

  “总司令,卑职请命南下,倭寇欺我海军无人,这口气我们海军岂能忍?”  

  吴起的话音刚落,严复已经拍案而起,众人也是群情激愤。  

  “又陵兄,且稍安勿躁,总司令不是在召集众人商讨对策么,且议议再说。”  

  张謇劝解道。  

  “这还有何可议的,敌人都打到家门口来了,夏国如今说是我们复兴党的根基也不为过,国内难民在去向大部分在夏国,我们的粮食来源夏国也占了大部分,若是小鬼子截断我们的海路,则大事去矣。”  

  严复话音刚落,众人又开始议论纷纷,陈煊也不插话,认真的倾听每一个人的意见和众人的争论,从中寻求解决的办法。  

  “诸位,其实时局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坏,”一直沉默的韩栩也开口说话了,“日本人的海军南下,目的不外乎攻打夏国诸岛以及切断我们的海上运输,据吴局长所说,日军的陆军并没有大举南下,而我们在各岛的战略储备也不少,所以对日军的直接进攻也不足为惧,甚至日本人直接攻岛取得胜利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那么我们主要考虑的就是日本军舰切断我们的海上交通了。  

  而我们需要作出的对策也就是,在日本人切断我们的交通之后,评估一下我们的损失,想出应对的对策。”  

  “日军自甲午战争和日俄战争之后,在我国取得了极大的利益,在国际上取得了极大的声望,而日本人的崛起并不符合欧美列强在东亚的利益,我可以拜访各国领事,游说欧美各国给日本人施加压力,让他们不敢轻举妄动。”  

  顾维钧也开口说话了。  

  “据我们估计,日本人的财政一直没有得到缓解,他们是经不起太大的财政损失的,切断海上交通线其实是一把双刃剑,日本人可以做,我们也可以,日本人的贸易依赖远远大于我们,如果双方拼消耗,我们不见得就怕他们了。”  

  说话的是主管复兴党财政的陈光甫,他对国际金融的了解自然远超其他人。  

  “我们还可以以战促和,夏国是我们的软肋,难道日本人就没有吗?日寇一直依赖高丽输血,但是驻扎在高丽的关东军却只有区区数万人,我们可以先发之人,直接攻打旅顺大连,另外派大军驻扎在高丽边境,日寇若要扩大战事,我们就将他们推进大海!”  

  孙宏业掷地有声的说道。  

  陈煊也惊喜的发现,原来自己不是没有反制的方法。

  :。:

看过《民国之热血风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