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舌尖上的大宋 > 第1596章:大食船队(中)

第1596章:大食船队(中)

  杨怀仁冷静下来想一想,事情不一定都会向坏处发展,但却一定要做好应对的准备。

  一支海上的商队而已,如今是海商最繁忙的季节,在海上遇见一支外国的船队一点都不稀奇,没必要非把人家全往坏处想。

  大食的商人在当时还是很有影响力的,可以说是当时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组成部分。

  而且在大宋商人心中,来自大食的商人一向是诚实守信的,在大宋买东西很豪爽,付钱也痛快,很少闹出什么商业上的纠纷。

  整体来说,大家也都比较喜欢和大食商人做生意,不过水军校尉说的也有道理,商人在不同的时期,也会有不同的风格。

  就比如倭国,原先在海上是没有那么多倭国的海盗的,因为倭国历史的原因,幕府势力兴起,倭国也进入了武士时代。

  这决定了一部分失去势力的武士阶层和原先的海商,以及一部分贫困的渔民纠结在一起,渐渐形成了海盗势力,也就是我们所说的倭寇了。

  大食商人也会因为大食国内的证据变化,随着历史进程的不同和国内状况的不同发生变化。

  大食商人之所以能在整个世界史上占据一定的位置,是因为他们通过商业来往的方式,成为东西方商业和文化交流的使者。

  但在某个时期,比如现在,大食国内局势动荡不安,也会产生一些披着商人外衣的强盗。

  很多原来的国内势力被新来的塞尔柱人势力所取代,为了生存,或者为了重新掌握权力,他们自然而然会通过掠夺其他人的方式来实现目的。

  眼下杨怀仁虽然只有一艘船,而且这艘战船是武德军中的一艘小型的战船,叫做横山号。

  可比起大食人的商船来说,还是大一些,也更坚固的,毕竟战船和商船对比,优势很明显。

  武德军中的战船,一千料的船是按照一千二百料来打造的,而大食船队的商船大多在五百到八百料之间,杨怀仁依然拥有船只上的优势。

  只不过大食船队有大大小小的船只近二十艘,杨怀仁就一艘船,略微显得寡不敌众罢了。

  杨怀仁也没打算和远处的大食船队产生什么交集,本着大道通天各走一边的原则,下令战船继续按照原定计划航行。

  既不用去和大食船队打招呼,也不用仓皇逃走,起码要看看大食船队的反应,之后再做应对,说不定人家就是一支普普通通的商队呢?

  横山号继续正常速度航行,船桅上的岗哨也随时观察大食船队的动作,并立即把情况禀报给杨怀仁知道。

  杨怀仁内心里是不怕的,水军校尉有点过于小心谨慎,也不能怪他,他也是关心大帅的安全而已。

  一刻钟之后,岗哨来报,“大帅,大食船队距离我们越来越近,似乎已经偏离了他们原先的航道,看情况……应该是冲我们来的!”

  杨怀仁的反应很平静,只是微微点了点头,一旁的天霸弟弟惊道,“你说的可是真的?大食船队真的要来打劫我们了?”

  哨兵也不确定,眼下海上没有什么很好的通讯方式,虽然已经产生了旗语这种东西,但不同的国家,甚至不同的商队之间,这种简单的旗语并不是共通的。

  正常情况下,海上的商队相遇了,首先会通过观察对方的船只或大帆样式来判断对方的大致国别和身份。

  如果不是本国人或者认识的商队,大家一般会相互之间友好的保持一个相对的安全的距离,和平的交错而过。

  所以如果对方主动向你靠近的话,这种动作会被认为是具有攻击性的举动。

  在这个年代,这也是正常现象,在茫茫大海上,自古以来就没有适当的监管,是充满了各种凶险的,残忍和恶毒的事情,也是时有发生。

  水军校尉忙道,“大帅,不如咱们加速离开吧,以衡山号的航速,一般的商船根本那就追不上咱们。”

  杨怀仁摇了摇头,“不必。”

  天霸弟弟见状对校尉训斥道,“你个怂货,咱们是什么人你给忘了?咱们是堂堂武德军,哪里有见了一支商队就逃窜的道理?

  若是日后这件事被对方当做笑话一样四处讲,咱们的脸面不光在大宋了,说不定会丢到四海去!”

  水军校尉很为难,在他心里,脸面不脸面的不重要,大帅杨怀仁的安全问题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万一杨怀仁有点什么意外,恐怕都不用朝廷怪罪,武德军上下一怒之下就得把他活撕了。

  所以在他的心里,只要杨怀仁安然无恙,面子问题,那都不算是问题。

  可面对天霸弟弟,他又不敢把心里真实的想法说的太直白,只得跪下来对杨怀仁抱拳道,“大帅,此事万万不可鲁莽行事!”

  接着又转向了天霸弟弟,带着一种质问的口气道,“陈将军,若是大帅不在船上,末将不怕和大食船队打上一仗。

  就算寡不敌众,末将败了,也绝不敢丢了大帅和武德军的颜面!

  但现在的情况不同,大帅的安危才是重中之重,万一大帅有什么闪失,末将怕末将担当不起!”

  天霸弟弟被校尉的态度给吓着了,回头想想,人家说的也是个理,军人打仗是职责,武德军也不是那些草鸡军队,从来就没有人上了战场拉稀的道理。

  可杨怀仁实在太重要了,是整个武德军的灵魂和主心骨,他的安全确实不能有任何的闪失。

  天霸弟弟一想到杨怀仁出事,也担心对不起哥哥和家中的嫂嫂,可是按照他的性格呢,他又不想这么轻易的认怂,只得用求教的眼神望向了杨怀仁。

  杨怀仁淡淡一笑,“本帅自然知道你们都是为了我好,为了咱们武德军好,但是有一点要知道,咱们的船到了海上,代表的不仅仅是咱们自己。

  还代表着咱们的国家,代表着咱们的尊严。

  有句话说得好,战船就是在海上移动的国土,是神圣不容侵犯的!

  如果大食船队对咱们真的不怀好意,咱们就更不应该逃走,要让他们知道,想当海盗是吧?老子是海盗祖宗!”

  :。:

看过《舌尖上的大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