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地狱电影 > 第1680章 梦的自救

第1680章 梦的自救

  随着千江月逐渐讲述梦境的内容,侧耳倾听的四人脸色逐渐变得严肃。

  “你当时的感觉怎么样?”陶默轻声问。

  “感觉……”千江月微微皱眉,“……感觉很怪,又有点害怕,但又不算是噩梦,至少和之前做的梦比,不算很恐怖,嗯……我也说不太清楚。”他摇摇头,努力回想之前的梦境。

  “你之前的梦不都是作为演员参演电影吗?虽然遇到的危险都是鬼之类的,但是,那时候梦里面的你,比你刚才说的故事里面,要强很多。我记得你说你的艺名叫做千江月来着。”常远面容忧愁,似乎想将话题转移到之前的梦境上。

  “是。”千江月点头,脑海中似乎想到了什么,好像,他现在应该马上去做一件事情,如果不去做,可能再过不久就会忘记,但,他一时半会又想不起来,这种感觉就像是醒来很久之后再会议梦的内容。

  梦的内容。

  千江月在心里说了一句,他仿佛明白了什么,现在只差最后一点线索就能够回想起来。为了追寻这种奇特的预感,他紧闭双眼,低头努力思考。他此时的模样被其他人看在眼里。

  餐桌上其余四人的眉头越来越深,这时候,江星楼开口打断千江月的思绪:“我说,小龄,早餐也吃了,出去逛逛怎么样,今天天气挺不错的。”说着,他右手指了指窗外。

  千江月感觉前额传来轻微的阵痛感,这是用脑过度带来的少许副作用,不过他还是没有想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他叹了口气,睁开眼看了一眼窗外。一片翠绿的景象顿时让他的心情好了不少,他点点头,回道:“好,我先把碗筷收拾一下。”

  “你们去吧,我来收拾。”田荣伸手抓住了千江月的手腕,接着对江星楼递了个眼色,然后将手松开。

  “没错,这里就交给田荣,我们先出去走走。”江星楼双手操作轮椅,开始向餐厅外移动。常远跟在他的身后。

  “我就不去了。”陶默指了指自己的耳朵,“我耳朵有点不舒服。”

  “你们……”千江月站在一旁,看着熟悉的几人,“……今天怎么怪怪的?”

  “快走快走,你又在瞎想了。”常远催促一句。

  千江月叹了口气,歪了歪嘴,脸上一副“我才不信”的表情,不过他也没有再问,而是走出餐厅。

  等到三人离开,田荣放下手中堆叠在一起的碗筷,走到餐厅门口,检查并无人偷听之后,才开口对陶默说道:

  “又来了,为什么就不能让我们安心在这座岛上度过余生?”

  他的声音中带着少许愤怒与怨恨。

  陶默沉默不语,田荣的话他有听到,但并没有附和其中的情绪,他等了两秒,才缓缓开口,不过语气还是像往常一样平静:

  “我们当初真的成功了吗?利用终焉之地的力量,用我们的灵魂碎片拼凑一个全新的、不受地狱电影控制的灵魂,易寸龄他相当于我们八个的孩子,结果……”

  他停顿一下,轻叹一声,将原本想说的话吞回腹中。

  “……结果还是和我们一样。”荣田将陶默想说的话说完,“我以为可以等到18岁,时间过得好快啊。”

  “归根结底,还是因为我们会有取巧的想法,我们轻视了地狱电影,它一直都知道,但它没有阻止,只是暗中安排好一切,它就像一个控偶师,而我们就是它手下的木偶,它操控我们的线,叫做命运。”陶默越说,语气越发悲伤,似乎想起了往事。

  “我不这样认为。”荣田微微摇头,“从始至终,我对地狱电影的实力都是保持谨慎态度,我们对它的实力一无所知,曾经我以为它无所不能,后来又感觉它是只纸老虎,没什么好怕的,现在,我对它更多的是恐惧和害怕,这种恐惧来自于无法理解,来自于未知。我不知道它究竟想做什么,如果只是让我们为它卖命,完全可以直接了当,即使什么奖励都没有,也无所谓,我们就是工具人,可它似乎总是在有意无意引导我们去追求一个目标,但只是让我们接近这个目标,却永远都无法达到。”

  “折磨。”陶默说出自己的看法,“它是为了折磨,不是把人绑起来再慢慢锯开身体这种低级的折磨方式,而是精神上、心灵上的折磨,例如相爱的恋人为了两人的幸福而自相残杀,你能想象这种情景吗?这对恋人从始至终都是为了同一个目的,结果却是这样的结局。”

  荣田似乎深有感触,说道:“易寸龄的梦里也有这样的情节,故事的主人公似乎叫江蓠和普洱?”

  “我们想苟且偷生,想以这种方式安稳度过余生,现在你也看到了,兜兜转转,代替我们生活的人,或者说我们的孩子又回到了地狱电影里。”陶默右手肘撑在桌子上,右手撑住下巴。

  荣田没有马上回答,他双唇紧抿,接着,两秒后,他喃喃自语道:“也许未必,只要我们维持这个梦境,不让易寸龄识破,一切就不会改变。”

  陶默听到荣田的话,深吸一口气,仔细思考起话中的含义,“可能吗?”他问。

  “不试试怎么会知道?”荣田反问?

  ……

  另一边,唐红豆与林臣正赶往办公楼。

  “号码你记下来了?”林臣神情严肃。

  “记下来了。”唐红豆点头,“这个号码肯定就是扳机,只要易寸龄打通这个号码,他就会想起从开始到现在的一切,就会从梦境中醒来。”

  “我们快点,先打过去看看对面是谁。”林臣按了下喇叭,办公楼前的铁门应声而开,他连忙踩下油门,驾驶黑色吉普车朝办公楼门口驶去。

  吉普车停下后,两人打开车门下车,跑向办公楼。两人来到前台,林臣拿起红色固话递给唐红豆,唐红豆马上按下千江月记在笔记本上的号码,号码盘下方的指示灯一颗颗亮起,然而,电话却无法打通。

  “这是外线。”前台的工作人员看了一眼,“只有院长室和卫队长的办公室能够打外线。”

  “可,梦里的易寸龄是直接打的前台的电话。”唐红豆对林臣说。

  “先去院长室看看。”林臣带头走向楼梯。唐红豆跟在他身后。

看过《地狱电影》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