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西凉兵王 > 第551章 长弓、大黄弩的威力【谢谢朋友们的一路支持和陪伴】

第551章 长弓、大黄弩的威力【谢谢朋友们的一路支持和陪伴】

  “你……”

  “行了!”

  张超还要与刘胜恼怒,袁绍顿时冷哼打断,他听说过山字营扔石头,却从未在意过这件事情,就如刘胜所说,再会扔石头又如何?难道还能有弓弩厉害?可若是能扔一百五十步外,他就不得不认真了。

  一万羌骑散开, 围着庞大军阵乱射乱扔,不是箭矢就是石头,也不管准头如何,反正就是乱射乱扔,军阵正面宽五里,纵深三里, 纵然骑兵射箭、扔石头再牛,那也威胁不到两百米外的人, 刘胜对此极为自信,可这些嗷嗷叫的家伙在外围这么转悠,军阵里的兵卒就始终绷着精神,靠近马车、塔盾内的兵卒也要举盾躲避箭矢、石头。

  看着自己的军阵变得乱糟糟的,袁绍、曹操也不理会什么石头不石头了。

  “传令各军,给本将军放箭,射死他们!”

  袁绍特别恼火,不仅是他恼火,曹操、孙坚等人更加恼火,箭矢更是不要钱的乱射,只是他们的弓弩差了些,比不过长弓、十石大黄弩的射程。

  董罴、董放又没打算拼命,只是为了骚扰十万大军,或三五轻骑聚在一起,或三五百一伙,不时还有人跳下战马,为大黄弩更换箭矢,忽近忽远, 射了箭,扔了石头就跑,十万大军虽多,箭矢射程又不足,想要有效射伤乱窜轻骑很是困难。

  就算偶尔有人弓箭很好,避开就是了,长五里、宽三里的军阵哪里不能奔射一下?

  太散了,一万骑这里三五百跑来射一下,那里又跑来十骑八骑的,忽近忽远,刚刚进入百十步范围,下一刻就又转身跑出两百步外,如同让人烦躁的蚊子,想要拍死却总是不能。

  或许是袁绍急眼了。

  “传令文丑、曹仁,传令武安国,把他们赶走!”

  “赶走——”

  袁绍恼怒,大阵打开,五千骑奔出,数百辆战车冲出, 见到这一幕……

  “嘀嘀……嘀嘀……”

  一阵尖锐哨音响起, 原本还如蚊虫乱飞的无数轻骑一哄而散,全向外奔逃,看到这一幕,袁绍终于松了口气,可还没过片刻呢,神经瞬间紧张,无数“蚊虫”纷纷聚在一起。

  “哈哈……”

  董罴仰天大笑。

  “兄弟们,硬菜上桌喽——”

  “开抢——”

  “哈哈……”

  无数汉子大笑,纷纷端着大黄弩狂踢战马,手拿着长弓的则更换成射速更快、更为精准的骑弓。

  “吃大席喽——”

  董罴照着一辆战车上兵卒就是一箭,随着他的吼叫,无数箭矢射出,仅片刻,袁绍、曹操大惊失色。

  “快!”

  “快鸣锣——”

  曹操一把提起传令兵怒吼,仅片刻,无论车兵还是骑兵,惨叫栽落战马者无数,大将文丑、曹仁怒吼连连,狂踢战马冲杀,可他们的马匹比不过凉州大马,追杀了将近一里地,等到自己发现危险时却是晚了。

  无数羌骑伴随在左右两翼,一支支致命箭矢射出,骑兵惨叫跌落战马,战车失控轰然砸在地上,惨叫声此起彼伏……

  “懦夫——”

  “无胆懦夫——”

  文丑、曹仁暴吼连连,无数左右两翼羌骑就是不与他们刀剑厮杀,在两侧不断射出一支支致命箭矢,不是射人就是射马匹,连“骑战左翼准则”也不顾了,战车失控重重砸在地上,一辆接着一辆马车翻滚,一人又一人惨叫跌落战马,无数人看到惨烈一幕,全面色苍白……

  “当当——”

  “当当——”

  撤退铜锣声一波又一波,身中数箭的文丑、曹仁拼命狂踢战马,时不时就挥舞几下短剑拨打箭矢,至于马槊……早扔了,拨打箭矢还不如短剑轻便呢。

  “呜呜……”

  一阵号角,无数弓弩手突然冲出军阵,不要命的拉弓射箭,阻止羌骑继续欺负人。

  “嘀嘀……嘀嘀……”

  尖锐哨音再次响起,无数铁骑再次一哄而散。

  “混蛋——”

  “给老子杀上去——”

  文丑猛然勒住战马,他也不管是谁指挥数千弓弩手,见那群欺负人的混蛋畏惧步兵箭矢,转身就要带着无数弓弩兵追杀。

  “将军不可啊……”

  “滚蛋——”

  文丑是什么性子?一脚将披甲将领踹了个跟头。

  “与老子杀上去——”

  “杀——”

  那边鸣锣撤退,这边文丑暴怒要为兄弟们报仇,或许是打出火了,一两千骑调转马头就要与两百步外的混蛋们拼命。

  “给老子杀上去——”

  文丑暴吼,就要驱赶着无数弓弩兵射死那群懦夫,太憋屈了,那群混蛋根本不正面刀剑拼杀,只是不断射冷箭。

  袁绍手里的五千骑不是汉军骑,他们都是各大家族贡献出来的骑兵,大汉朝原有的精锐骑都在董卓手里,是当年皇甫嵩带入的美阳大营,自中平元年冬凉州造反后,雒阳的精锐兵马就一直没有回返雒阳,而各路诸侯凑起来的骑兵都是没有经过系统骑战训练的,所使用的战术、打法很简单直接,就是一股脑冲上去,用马槊将敌人戳死,用刀剑把人砍死,至于骑射……能在马背上激烈挥舞刀剑就不错了,哪里能高速奔射?

  大汉朝能奔射的骑军要么在隶属于边军的护羌校尉、护乌桓校尉、度辽将军、护匈奴中郎将手里,要么在北军五营手里,是原西汉时的屯骑营、越骑营、长水营、胡骑营,至于各路诸侯组建的杂兵……他们还没有这个资格与羌骑在骑射上一较高下,至少这个时候他们还没有这个资格。

  各路诸侯造反的时间太过仓促,可以招募到了二三十万兵马,但兵卒却与当年的黄巾军没有太大差别,若一定说有些差别,那也是统兵将领多多少少是懂兵法的,不似黄巾军将领都是些泥腿子,可他们的兵马都是一样的没有经过系统训练。

  骑兵素质不行,战马比不过,即便算上数百辆战车,骑战兵力也不占优,再加上战术太过生硬,只知道冲上去砍杀,遇到老油条的羌骑,可不就吃了大亏吗?

  仅仅只是一刻钟,五千骑折损了一千多,数百辆战车,一辆都没能逃回来,十石大黄弩射死拖拉战车的战马还不是跟玩似的?

  袁绍本想着骑马兵卒不善射,用战车拖拉弩兵,射死那帮混蛋总可以了吧?可他也不想想,奔走在坑坑洼洼的泥土上,如此颠簸的道路,战车上兵卒如何能有效射杀他人?

  羌骑弓射远比战车的弓弩手更为精准,战马奔动也颠簸,但战马奔动的频率是稳定的,骑兵只要做到了人马合一,与平地上箭射也差不了多少,可马车能一样吗?

  战车的功能从来都不是奔驰射箭,而是利用强大的冲击力破阵,是进攻时的威慑力,是防御时能够提供一个防御堡垒……

  这下好了,讨厌的蚊子没赶走,自己却折损了一千多骑兵,几百辆战车一辆都没跑回来,气的文丑要用无数弓弩手与那些混蛋对射,可下一刻……

  “下马——”

  董放怒吼,后骑营数千骑纷纷跳下战马,再次更换长弓、大黄弩,另有不少人提着投石杆。

  仅二三十息就组成了一个同样的密集弓弩手、投石手军阵,竟与步兵军阵那样,在一声又一声节奏哨音下缓缓前进……

  “射箭——”

  一声令下,无数人猛然拉开长弓,一声撕裂空气嗡鸣炸裂,数千重箭如同乌云。

  “噗噗噗……”

  ……

  “预备——”

  ……

  “射箭——”

  ……

  撕心裂肺绝望惨叫同时炸响,崩溃几乎就在一瞬间,仅两轮覆盖射击,杀伤力、射程更大些的长弓、大黄弩让文丑转身就逃。

  ……

  硝烟散尽,除了些受伤战马哀鸣,临死战士的绝望,振奋士气的战鼓声,一一阵阵催战号角声,尖锐刺耳哨音,撤退铜锣声……全都一瞬间消失不见……

  “收治伤兵。”

  董罴很平静说了声,数千骑兵卒纷纷上前,当着无数敌军的面开始检查还活着的伤兵,被箭矢射中胸腹,伤势太大的,毫不留情一刀刺入胸口,替他们解决了痛苦,只是伤及了四肢的伤兵,折断剑杆,拔掉箭矢,用着布巾扎住伤口拖到一边。

  “不想死就老实待着。”

  将伤兵扔出战场,能不能活下来,那就看他们自己的命够不够硬,箭矢伤害远比刀剑伤害更为严重,死亡率高达七成以上。

  十万人看着羌骑收拢伤兵,没有人开口,也没人上前阻止……

  “刘晟!”

  “那些大弓能射多远?”

  袁绍猛然回头,眼神严厉的让刘胜忍不住后退,曹操也一脸郑重,他没想到那种看着与一根棍子差不多的大弓竟然有如此巨大的威力,比他们所用的弓箭射程还要远些。

  刘胜摇头道:“末将也不知道长弓能射多远,只因临洮人穷,无法得到上好的材料,虎娃才弄了些跟个棍子似的长弓,但他军中并无多少,说是这种长弓容易伤到人的腰骨,年老后容易腰疼。”

  袁绍、曹操眉头紧皱,腰疼?兵卒腰疼与他们这些大人物又有何关系?

  看到长弓的射程后,不仅各路诸侯皱眉,一群大将同样忧虑不已,在那些混蛋骑马用长弓箭射时还不显眼,可当他们一个个跳下战马拉满弓后,射程比十石大黄弩的射程还要恐怖,也由不得他们不重视。

  长弓的最大射程在两百到三百米,而十石大黄弩可以射两百米。

  弓与弩是不同的,能拉开一石弓的人可以拉开九石弩,主要原因是弩弓可以使用双脚踩着弓臂,用双手、腰腹、腿部力量拉开弓弦。

  两者的射程也有一些差别,弓箭射出后,箭杆是呈现蛇形向前,箭矢与弓臂几乎很少有摩擦力,但弩箭不同,弩箭有卡槽,虽然可以更易于标准射击,但射出时箭杆与卡槽有摩擦力,就会影响到相应的射程,同等级别的弓比弩的威力更强,只是人的双臂无法承受更大拉力的弓箭。

  弩箭从一石到四十石不等,超过十石就可以称作弩炮了,最大的射程可以达到四百步,而超过十石大黄弩是大汉朝严禁管控的武器,只有北军五营的射声营才能使用,余者是不准使用的,或许袁绍、曹操会在日后自己打造这样的利器,但现在的他们根本不可能拥有超过七石的弩弓,这样的强弩只能存放在雒阳武库内。

  除了这些外,甚至连后世人津津乐道的“诸葛连弩”也有,“诸葛连弩”在春秋战国时候就存在,只不过是当玩具玩的,威力太小。

看过《三国之西凉兵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