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瓦罗兰传说 > 第二章 劳伦特心眼刀

第二章 劳伦特心眼刀

  和煦的春风吹拂过红枫林,阵阵暖流涌入心扉,一切都是那么得祥和美好。

  瓦罗兰大陆的枫树分为两个品种:两头红、四季红。而其中尤以四季红为贵,最为稀少。红枫林的枫树则是四季红,春夏秋为枫红色,冬季彻底凋零。

  叶风听着锐雯讲解着为何红枫林的枫叶一直是红色的,越听越觉得枯燥无聊。他悄悄地拍了几下菲奥娜,眼神不断暗示着菲奥娜等会一起偷懒去玩。

  菲奥娜偷偷瞟了几眼叶风,她第一次来哪知道叶风心中的小九九,自然看不懂叶风的暗示。菲奥娜疑惑地小声道:“什么事?”

  这时,锐雯已经注意到了叶风和菲奥娜的动作。她斜视着叶风,嘴里哼哼道:“小风,菲奥娜,你们两个在干什么?”

  菲奥娜在家族里都是认真听老师讲课,这次突然被锐雯点名,不免有些胆怯。她神情为难地看向叶风,在向他求助。

  叶风见菲奥娜这个表情,想死的心都有了。真是坏事!叶风对着锐雯傻笑了两声,道:“没啥,姐姐,你听错了。”

  锐雯哪不知道自己这个贪玩的弟弟的想法,只是懒得揭穿他。锐雯严肃地盯着叶风:“上课的时候不许分心!”

  “是,姐姐!”叶风坐在小板凳上敬礼道。

  就这样,一上午过去了。叶风痛苦地听着锐雯讲着一些他不懂的东西。而菲奥娜则是聚精会神地听着锐雯的讲课,着实一副小学霸的神采。

  “好了,你们两个也去休息会吧,我去准备午饭。”锐雯看着叶风痛苦不堪的表情,表面毫无变化,心底却是早已笑翻。

  看着锐雯走进屋子后,叶风如释重负地喘了口气,也不管地上是否脏,直接躺下休息。菲奥娜一双明亮的大眼睛盯着叶风,扑闪扑闪的,煞是可爱。今天还是第一次和叶风一起听课,可叶风的奇怪表现却令她很是好奇。

  叶风见菲奥娜一直盯着自己,躺在地上,打了个哈欠,道:“菲奥娜,你怎么一直在看我?”

  被叶风这么一问,菲奥娜也是疑惑了,自己怎么一直在看叶风?想不出理由,她随便胡扯了句:“叶风,你之前在锐雯姐姐讲课的时候,一直对着我眨眼睛,是什么意思呀?”

  叶风侧过身子,嘴里含着空气,懒散地说道:“你真笨,菲奥娜,我是在暗示你找个借口一起偷懒。”

  偷懒?菲奥娜捂着嘴,一脸难以置信。在她的字典里只有努力努力再努力,因为有个人她必须打败。菲奥娜小脸皱着眉头,摇头道:“怎么能偷懒呢,叶风,你难道不想变得很强吗?就像锐雯姐姐那样强!”

  叶风挠挠头,稚嫩的脸颊似在思索着什么。片刻,他憨笑道:“当然想了,不过适当的偷懒也是必要的嘛,这叫劳逸结合!”

  “叶风,听我的,和我一起努力才是正途!”菲奥娜拍了拍胸脯,鼓着气说道。

  “小风,菲奥娜,饭好了,快来吃吧!”菲奥娜还想继续说什么,却听到了锐雯的喊声。

  叶风见此,推着菲奥娜,一起小跑向锐雯的屋子。他边跑边打着哈哈道:“先吃饭再说其他的事吧,饿死我了,菲奥娜!”

  菲奥娜被叶风推着走感觉很别扭,小脸蛋两靥绯红,呼吸也有些许急促。一时间,菲奥娜也是忘了之前要和叶风说的事,随着叶风一起进屋子吃饭。

  饭后,叶风和菲奥娜则被锐雯带到红枫林的林子中练习剑法。叶风一脸颓然的表情令锐雯很是感觉不争气,而菲奥娜一脸期待的表情却是令她的有了些好转。

  菲奥娜见锐雯盯着自己看,神情更是期待。她踮起脚尖,难掩心中的兴奋,鼓足勇气问道:“锐雯姐姐,你要教我们什么剑法呀?”

  锐雯摸了摸菲奥娜的小脑袋,笑道:“我不会教给你剑法,我只教叶风剑法,你只需温习你们劳伦特家族的剑法即可。”

  菲奥娜一听,心情顿时跌到了低谷,脸上不免流露出失望的表情。

  菲奥娜的表情变化,自然被锐雯捕捉到了。她轻抚菲奥娜的额头,温声安慰道:“不是我不愿教你,菲奥娜,你要知道你已经是有了自己的剑道了,如果强行学习我的剑法,你以前的所学都将抛弃,而且劳伦特家族的剑法修炼到最后,并不输于我的风之剑道,你要相信自己,相信自己的剑道才是最强的,这样你才会成长。”

  锐雯顿了顿,看着菲奥娜委屈地表情,爱恋地轻抚菲奥娜的脸颊,继续道:“姐姐我说的,你可懂?”

  菲奥娜虽然对锐雯的话半知半解,但是她却是明白她不能放弃劳伦特家族的剑法。既然学习锐雯的剑法要放弃之前的剑法,那就不学好了。

  菲奥娜明亮的眼睛噙住泪水,面色坚定地说道:“嗯!”

  叶风本想求姐姐教菲奥娜剑法的,现在见菲奥娜突然不想学了,也就不再多想。他对学习什么剑法并不在意,反正他到现在都没悟出剑道。只要能和姐姐在一起,其他的都无所谓。

  锐雯来到叶风身边,中指弹了下叶风的额头,直教叶风喊疼。

  “要是你有菲奥娜一半努力就好了,到现在都没领悟剑道,更何况是风之剑意。”锐雯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

  不过这多少也有些她自己的责任,每次叶风偷懒她都放任。看来以后对叶风是得严厉点才行,毕竟孩子总要长大的,瓦罗兰大陆并不缺天才,叶风如果就这么出去,她多少有点不放心。

  想罢,锐雯不顾叶风哭喊,提着叶风到一边。然后她看向菲奥娜说道:“你就在这练习劳伦特剑法,我则在旁边教我这个不成器的弟弟,相信你不会偷懒吧?”

  “嗯!”菲奥娜握紧小手,一脸坚定地神情。

  “小风,之前一直在教你挥剑的姿势,今天姐姐就开始正式教你折翼之舞。”锐雯不再看向菲奥娜,她面色肃然地盯着叶风说道。

  叶风挠了挠头,不好意思地问道:“姐姐,这么快就教真正的剑技不太好吧?小风觉得之前挥剑的姿势还没练好,要不我再练几天?”叶风心底早已尴尬到了极点,他可还没做好准备现在就学剑技,他还想再多玩几天呢!

  锐雯面色顿时阴沉了下来,既然自己已经决定了要对叶风严厉点,就绝不该刚开始就让叶风偷懒。她早就看出来叶风又想在练挥剑的姿势时偷懒睡觉。

  锐雯用余光瞟了眼在一旁认真练习剑法的菲奥娜,或许菲奥娜可以激起这小子的好胜心。有了决定后,锐雯有意无意地看向菲奥娜,脸上尽是赞赏之色。

  “劳伦特心眼刀,菲奥娜,没想到你仅仅六岁就学会了劳伦特家族的绝学劳伦特心眼刀,叶风那小子根本没法跟你比呀。”

  “哪有,我只是侥幸而已。”菲奥娜见锐雯如此赞叹自己,心头虽然欣喜,却还是有些羞涩。

  “你不用谦虚了,菲奥娜,据我所知,劳伦特家族历史上领悟劳伦特心眼刀最早的也是在四十岁的时候,而资质平庸者穷其一生也无法领悟出劳伦特心眼刀,你绝对是你们家族历史上的第一天才!”锐雯故意语气夸张地说道。说话的同时,锐雯还有意无意地看了几眼叶风。

  “姐姐,那个劳伦特心眼刀真有那么厉害吗?”叶风小声地问道。

  “当然!”叶风这小子总算上钩了,锐雯心里很是得意,不过没有表露出来。

  “姐姐,怎样才能追上菲奥娜?”叶风嘴里鼓着气道。

  “这个嘛,有点难呀,不过……”锐雯假装十分苦恼,其实心底早已笑翻。

  “不过什么呀,姐姐?”叶风着急的拉着锐雯一角,问道。

  “如果你练成了我的折翼之舞,想追上菲奥娜也不是不可能,就是折翼之舞太难学了,我怕你要学很久。”锐雯面色为难地说道。

  “我要学,我要学,我要学!姐姐,你教我嘛!”叶风拉着锐雯的衣角,激动地跳了起来。

  毕竟还是个孩子,本姐姐大人还制服不了你?锐雯心底早已乐开了花,她摆了摆手,道:“别摇了,姐姐教你就是了,不过既然决定学了,就没有回头路了哟!”

  锐雯一脸吃定了叶风的表情,看得叶风直发颤。叶风不禁怀疑了起来,难道自己被姐姐给骗了?

  “怎么,小风,现在想反悔了?”锐雯眯着眼睛,阴森森地笑道。那笑眯眯的表情,不知为何令叶风瘆的慌。

  “咳咳……姐姐……怎么会……你看那边是什么,姐姐!”叶风不断往后退,说到一半突然惊呼起来,满脸恐惧地看着锐雯的背后。

  锐雯被叶风一吓,顿时戒备起来,迅速回头望去,可是什么也没有。等她回过头来,这附近哪还有叶风的身影。

  “小风,很好,等会姐姐会好好地疼爱你的!”

  锐雯说话的同时,脸上的笑意也是愈发得甜蜜,看起来十分和蔼,却是令在一边的旁观的菲奥娜不寒而栗。

  ……

看过《瓦罗兰传说》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