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瓦罗兰传说 > 第十二章 锐雯的心结

第十二章 锐雯的心结

  夕阳橘红色的余晖落在山头上,给锐雯白色的短发添上淡淡的颜色。

  坐在山崖边,望向小山下的红枫林和她做的简陋木屋,她的眸子无比柔和,脑海也不由闪过一段段叶风成长的画面。

  不知不觉,曾经还只是婴儿的叶风,在她的照顾下已成长为一个青涩的少年。虽然叶风贪玩喜欢偷懒,但叶风的本性并不坏。他有着积极乐观的生活态度,一颗善良纯真的心。

  陷入深深的回忆之中,锐雯的脸颊洋溢着幸福的笑意。可是很快,笑意便被愧疚、担忧与恐惧所取代。

  愧疚是因为她杀了他的父母,担忧是因为她怕学艺未精的叶风以后一个人会被欺负,恐惧是因为她害怕叶风知道真相……

  愈想锐雯的心结愈深,她害怕面对知道真相后的叶风。如果叶风知道养育他长大,传授他风之剑道,教育他为人处世的姐姐不仅是个手上沾满鲜血的人,还是他的父母仇人,他会如何?

  尽管她倾注心血培养叶风成人,但她还是怕面对这件事。思前想后,锐雯还是决定让叶风去一趟艾欧尼亚,让叶风自己去发现真相。

  待他了解真相后,如果他想杀了她,她不会挣扎。其实她也活得很累,几乎每天都沉浸在自己的罪孽之中。

  有时,锐雯还会产生幻觉,那些无数倒在她剑下的亡魂向她索命。甚至是做噩梦……

  死对现在的她来说也许是种解脱,如果死在她弟弟的手里,也未免不算是对她最好的结局。

  只是她的心里有一个牵挂,那就是叶风——她最疼爱的弟弟。这十几年的相处,锐雯可是很清楚她这个弟弟对她有很强的依赖性。如果她不在了,她的弟弟怎么办?他会照顾好自己么?他会按时吃三餐,勤学剑术吗?他会给她立一块墓碑吗?他会在她每年的忌日来看她吗?他会……

  锐雯揉了揉有些湿润的眼眶,她对叶风离开她后的担忧太多了。但人终究是要长大的,叶风就算不知道真相也得学会自立,不可能一辈子跟着她过日子。

  想到这,锐雯的眼眸露出坚定决绝的眼神。再过三年,她就让叶风独自一人去艾欧尼亚。

  到时候,她将在那里和叶风有一个了结。

  擤了擤鼻子,锐雯收拾起复杂的心绪。她起身望向红枫林的南边,刚好看到叶风和菲奥娜两人回来的身影。

  望着两人的身影,锐雯不禁想到她刚好可以将叶风偷跑出去这一事作为借口,让对她依赖成性的叶风离开她。

  微风轻轻吹拂着,她一跃而下,折翼之舞随心所欲。

  不一会儿,锐雯便轻盈地落在了红枫林中。倚靠在一棵枫树树身上,她静静地等待着两人的到来。

  很快,锐雯就听到了一道急促的脚步声。闻着这声音,锐雯就猜出来了是菲奥娜。

  “奇怪……小风呢?刚刚我明明看到了……”锐雯低着头,左手食指和拇指揉捏着她的下巴。

  快步赶回来的菲奥娜在见到前方出现了锐雯的身影后,她立刻停下了奔跑的脚步。

  菲奥娜有些心虚地望着倚靠在枫树下闭目小憩的锐雯,她有点不敢面对锐雯。

  她今天可是未经锐雯的同意就和叶风偷偷跑出去玩。这下好了,在回来的路上被锐雯撞上了,她和叶风死定了。

  更让菲奥娜担心的是,她怕锐雯还知道这些年她经常和叶风偷跑出去玩的事。锐雯可是那么相信她,将叶风交给她带着练剑,而她却辜负了锐雯的期望。

  越想心里越愧疚,菲奥娜忐忑地张了张嘴,却是不知该说些什么。

  良久,菲奥娜才道:“锐雯姐,对不起……”此刻,菲奥娜恨不得将头埋在地下。

  锐雯睁开眸子,摆了摆手示意菲奥娜不必紧张。她微笑道:“菲奥娜,你没必要道歉,而且这次来我不是为了追究你和叶风偷跑出去玩的事,而是有更重要的事要通知你们。”

  菲奥娜一听,顿时松了口气。可是一想到接下来有重要的事,菲奥娜不由好奇道:“什么事?”

  锐雯摇了摇头,道:“等小风到了,我再和你们说,话说小风他人呢?我刚才明明看到他在你后面进的红枫林。”

  被锐雯这么一问,菲奥娜的脸瞬间涨红。她有点难以启齿道:“叶风……叶风他……”

  在一旁忸怩了半响,菲奥娜还是没好意思说出来,看来叶风迟迟不到和她脱不了干系。

  做叶风的姐姐十六年,锐雯学会了善解人意。她关心道:“看你眼睛红肿了一片,肯定是哭出来的,小风他又惹你生气了吧?没事的,不必害怕,他就是欠收拾,只要不死随你怎么带他。”

  见锐雯不仅没责怪自己,还那么理解自己,菲奥娜心里很是感动。她揉了揉眼睛,委屈的泪水再次浸满了眼眶。在锐雯的安抚下,菲奥娜断断续续地抽泣着,释放自己的委屈。

  ……

  “哈啾……哈啾……哈啾!”叶风打完喷嚏后猛吸一口气,皱着眉头抱怨道:“嘶……这菲奥娜也真狠的,莫名其妙就动手,明知道我打不过她。”

  双手揉了揉酸疼的胳膊,刚才他可是被揍得太惨了。菲奥娜边揍他还边说他欺骗她感情,听得叶风很是无语。他根本就不知道哪里又惹到菲奥娜,菲奥娜的火气竟然那么大。

  即使不知道自己是哪惹到了菲奥娜,叶风还是本着让菲奥娜消气的心理亲自道歉。结果就是因为这道歉,他反而被菲奥娜以为是他在嘲讽戏弄她。早知道会这样,他才懒得去触霉头呢!

  眼见天色愈来愈暗淡,叶风突然意识到要是被自家姐姐发现自己偷跑出去玩肯定会被虐死的!

  真是想什么就出现什么,叶风还没走多远就看到了锐雯和菲奥娜。

  浑身一个激灵,叶风暗道不妙。看情况菲奥娜好像是被锐雯逮住了,本来他还想着菲奥娜早点回去没被逮到,而他如果被逮到还可以靠菲奥娜为他辩解下。

  这下惨了,两个人都被逮到了,身为主谋的他肯定没好果子吃。嘴唇蠕动,叶风咽了口口水,润了下喉咙。他苦着一张脸默默地走向锐雯,而锐雯正面若寒霜地盯着他。

  “姐姐……”叶风心虚地低下头,大气不敢喘。

  锐雯板着一张脸,俨然一副身为叶风姐姐要好好教育叶风的样子。她语气带有愠色道:“小风,你是翅膀硬了啊,背着姐姐偷跑出去玩,还带坏菲奥娜!”

  被抓了个正着,叶风可不敢耍滑头。他小声道:“小风知道错了……”

  锐雯的双目紧紧地逼视着叶风的眼睛:“你胆子是越来越肥了,从你记事起我就和你说我们在躲仇家,在没我的允许下你不能私自出红枫林,不然被仇家寻到,我们平静的日子就要没了,你倒好,将姐姐的话当耳旁风!”

  “嘁,偷偷跑出去玩这么次,也没见什么仇家……”叶风心里有些不服气,他小声地嘀咕着。

  锐雯被叶风气得胸脯起伏不定,她怒道:“你小子倒是长本事了,都学会和姐姐顶嘴了,你那点小心思以为姐姐我不知道?不就是去小镇买糖吃吗?嫌弃姐姐我把你锁在这山林里,瞧你那点出息,姐姐我只是一直装作不知道,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既然你这么不服气,好,我就成全你!”

  “姐姐……”叶风惊恐地望着锐雯,生怕他的姐姐大人生气时乱来。

  菲奥娜也被锐雯的气势吓到了,她赶忙替叶风求情道:“锐雯姐,这件事我也有份,你连我一起罚吧!”

  锐雯轻抚胸口,平息了些许怒火,道:“姐姐成全你,既然你那么想去外面的世界,你明天就走吧,刚好你艾欧尼亚的父母十几年没见过你了,你也大了,该回你真正的家了。”

  “姐姐……”叶风突然有种想哭的冲动,他的姐姐在赶他走。

  锐雯也有点心酸,但她还是强硬道:“哭什么哭,你不是经常偷跑出去吗?现在我给你自由!”

  叶风倔强道:“我要和姐姐在一起,我从小就和姐姐在一起,是姐姐把我拉扯大的,我不能忘恩负义,这是姐姐教我的……”

  锐雯呼出一口气,平静道:“那你记不记得姐姐和你说过,犯错了就要承担这个错误的代价?”

  叶风的眸子微微一敛,皱眉道:“嗯。”

  “你偷偷跑出去玩不是一次两次了,姐姐我一而再,再而三地原谅你的错误,但你却还和姐姐我顶嘴,是不是错上加错?”

  “可是……”叶风有点急了,他想辩解却又不知如何辩解。

  锐雯叹息道:“姐姐再原谅你一次,不过你也不能一辈子跟着姐姐过日子,再学三年的剑术,你就走吧,去外面的世界好好历练,顺便看看你艾欧尼亚的父母。”

  叶风急声道:“那姐姐你呢?”

  “到时候我会先你一步赶往艾欧尼亚。”锐雯平静道。

  “姐姐,小风知道错了,到时候你和我一起去艾欧尼亚好不好?”叶风对锐雯很是依赖,他不想自己一个人去。

  锐雯神色一肃:“犯了错就要学会承担,听姐姐的话,这件事就这么定了,只有这样你才能记住教训。”

  见事情没有反转的余地,叶风不甘心地点了点头。

  锐雯见叶风服软,总算松了口气。身为叶风的姐姐,她可不能一昧地宠他,也要有严厉的一面。正是因为这样,叶风的性格才不至于因贪玩过于顽劣而走歪路。

  对于教育叶风这个弟弟,锐雯可是有着自己独到的心得。想到这,她的嘴角不经意间划过浅浅的微笑。

  不过一想起三年后,她培养了十几年的弟弟就会离她而去,她又不免有些伤感……

  :。:

看过《瓦罗兰传说》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