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瓦罗兰传说 > 第十三章 荣耀与耻辱

第十三章 荣耀与耻辱

  德玛西亚的北部小镇,叶风和菲奥娜两人在锐雯的允许下来采集一些生活必需品。

  一路上,由于菲奥娜还耿耿于怀几天前叶风耍她的事,她一句话也没说。

  为了讨好菲奥娜,叶风主动替菲奥娜提了所有东西。告别拥挤的集市,叶风抱着一堆东西摇摇晃晃地跟着菲奥娜。两人回到了他们在某个小旅店开的房间,打算休息一下午再回红枫林。

  房间里,叶风将身上一堆的东西丢到自己床上,然后瘫坐在床头。

  叶风那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引得菲奥娜心里一阵发笑,不过菲奥娜并没有表露出来。

  叶风擦了擦额头的汗水,望向坐在另一张床上的菲奥娜。

  察觉到叶风在看自己,菲奥娜假装没有注意到叶风的眼神。她闭上眼睛,假寐起来。

  叶风本想借此和菲奥娜多说几句,缓和下两人的关系。见菲奥娜好像很累的样子,他只好暂时打消这个念头。

  百无聊赖地伸了个懒腰,叶风起身走到窗边。打开窗子,他悠闲地趴在上面看下面街道热闹的景象。

  街道上的声音很是嘈杂,但其中两个中年男子的对话却是吸引了叶风的注意力。

  “你听说了吗,劳伦特家族的那件事?”

  “当然,听说劳伦特家族的族长与隐士剑客对决,投了毒才获胜的!”

  “是啊,这件事败露后,国王嘉文三世很是愤慨,下达了驱逐劳伦特家族族长的指令,永世不得踏入德玛西亚。”

  “这么严重?那他是不是已经离开德玛西亚了?”

  “应该还没,他今天早上倒是被押送的人带到了我们这,走的是另一条街道,据说是要将他流放到弗雷尔卓德。”

  “活该,我看啊,他以前那些不败的战绩都是靠投毒完成的,甚至劳伦特家族根本就是个靠投机取巧获得剑客名誉的家族。”

  听到这,叶风觉得有必要把这件事告诉菲奥娜。毕竟菲奥娜是那个人的女儿,她有权力知晓此事。

  叶风刚想转身,却是感觉到一股不同寻常的剑气从他身边掠过。还未回过神,叶风就看到菲奥娜出现在了旅店外。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叶风赶紧跟着从窗口跳了下去。

  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叶风看向菲奥娜。这一看可把叶风吓坏了,菲奥娜右手拎起刚才诋毁她家族名誉的中年男子,随时有出手的可能。

  菲奥娜面若寒霜:“你们这群只会落井下石的蠢货,你们亲眼见过劳伦特家族的族长投毒了?”她的语气极其冰冷,令人感到彻骨的寒意。说话的同时,菲奥娜还不忘将她那寒气逼人的目光投向旁边另一个中年男子。

  “没有……”被菲奥娜拎起的男子吓得说话都打哆嗦。

  “没有就别给我妄加推断,说不定是别人陷害的,而你们这些平民再一落井下石,可能会害死一个无辜的人,真是愚昧无知,哼!”

  菲奥娜冷哼一声,松开男子的领口,不再多言。她回头淡淡看了眼叶风,便闪身离去。

  叶风见状不禁暗道不妙,他一猜便知菲奥娜要去找她的父亲确认她父亲是不是真投毒了。

  他这十年和菲奥娜相处,听到菲奥娜说的最多的就是她的父亲。她很崇拜她父亲,她父亲就是她的剑道偶像。她立志要成为一个像她父亲一样光辉优秀的剑客,让劳伦特家族的荣耀延续下去。

  可就是这么一个备受菲奥娜敬仰的父亲,竟然出了决斗投毒的丑闻,这对菲奥娜的打击可想而知。她不相信自己敬仰的父亲会是那种人,她要去亲自确认。

  但如果她的父亲真投毒了,菲奥娜会怎么样?她会崩溃吗?越往这方面想叶风越觉得事态的严重性已经超过了他的预期了。

  不敢细想下去,叶风冲回旅店的房间,将所有买好的必需品全都包到一个大布袋里。做完这一切,他直接从窗户一跃而下,追赶菲奥娜的脚步。

  ……

  德玛西亚的北部边境边缘地带,菲奥娜的身影穿梭于此。在她全速的追赶下,终于追上了她被流放的父亲。

  远远地望着被两个押运人员跟着的父亲,菲奥娜心里很不是滋味。眼神一凝,菲奥娜施展出破空斩瞬息出现在她父亲的面前,将两个押运人员击晕。

  当父亲看到一身黑色连衣裙的菲奥娜时,先是一愣。随后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他无奈地叹了口气。

  这声叹息既像是叹他自己,又像是在叹他女儿的命运,意味深长。

  “菲奥娜,我的女儿……”

  菲奥娜有些心碎地望着眼前的父亲,她现在的实力可以将她父亲的实力看得一清二楚。想来是无假了,她的父亲多半投毒了。隐士剑客是修炼出剑意的存在,就连她都不是对手,更别说眼前这个能被她一眼看透实力的父亲了。

  菲奥娜张了张嘴,本想喊父亲,但却止住了。她顿了顿,轻声道:“你让我好失望……”

  菲奥娜的父亲并没有打算做过多的辩解,他欣慰地笑道:“不错,菲奥娜,看来你也可以掌握剑势了,不然不会看穿我此刻的实力。”

  见她的父亲竟然还有心思笑,她突然觉得她看不懂她的父亲。或者说,她的父亲一直就是个伪君子?

  一直以父亲为荣,一直以身为劳伦特家族一员为荣的菲奥娜此刻的心绪极其不稳定,她瞪大双眼质问道:“为什么要投毒?你不是一直就教导我,剑客是高傲的,为何你却要投毒?劳伦特家族的荣耀,你的荣耀都跑哪去了?难道你不知道你这样不仅是在给你自己抹黑,也是在给家族抹黑吗?”

  菲奥娜的父亲闭上双目,深深地吸了口气。再次睁开双目,他用他那平静得可怕的双眼望向菲奥娜:“至少保住了不败的荣耀,不是么?”

  被父亲这么一看,菲奥娜浑身一颤,不自觉地倒退了一步。她心中最后一丝父亲高大的形象也因父亲这一番卑劣的话语给打破了。

  她实在不敢相信,她的父亲竟然不以耻反以为荣。剑客的高傲与尊严都被她父亲给颠覆了!

  通过这种卑劣手段得来的荣耀,她宁愿不要。就算她父亲实力确实不济,她也会倾尽毕生的努力修炼出剑意,替劳伦特家族正名!

  她眸子微微一敛,缓了口气。啐了声,她愤懑道:“你真是个败类,你已经不配成为一个剑客,也不配成为劳伦特家族的剑客,更不配成为我的父亲!”

  “原来你也是这么想的……”心口一阵绞痛,但菲奥娜的父亲还是强忍着心中的痛楚微笑着。

  看着父亲脸上的笑意,菲奥娜就一阵恶寒。她也不顾自己正在气头上,大放厥词:“从今以后,我和你断绝父女关系,你是劳伦特家族的耻辱,也是我一生的耻辱,我会成为下一任家主,用我的一生洗刷你带给家族和我的耻辱!”

  不知为何,菲奥娜的父亲望向菲奥娜的眼睛透露着同情。他摇了摇头,感慨道:“简直一模一样……菲奥娜,父亲在走之前传你我自创的绝学前进喷泉。”

  菲奥娜暴怒地吼道:“滚,我才不会学你的剑术,就你那点实力,就算是你自创的,又会好到哪里去?”

  菲奥娜的父亲并没有生气,反而露出慈父般的微笑。不顾菲奥娜的反对,他将前进喷泉的修炼方法告诉了菲奥娜。他相信以他女儿的剑道天赋,只要肯学很快就会领悟。

  这招剑术配合劳伦特家族历代天才先祖自创的剑术,应该可以做到瞬息刺出五剑。可惜,他看不到自己女儿的成长了。

  “你走吧,最好冻死在弗雷尔卓德,我永远都不想再见到你!”菲奥娜挥了挥手,嘴上强硬地驱赶她的父亲。其实她心里很是难受,她真怕一会儿没忍住,在她父亲面前落泪。

  菲奥娜的父亲呼出一口浊气,看向开始西落的太阳。自知女儿不会原谅他,他心里的寒气比弗雷尔卓德的冬夜还要寒冷。

  “别走父亲的老路……”留下一句意味深长的话语,菲奥娜的父亲径直朝极冰之地弗雷尔卓德的方向走去。

  待菲奥娜的父亲走远,一直强忍着泪水的菲奥娜终于忍不住了。眼眶里的泪水滚烫地翻滚着,酸楚的鼻尖微微发红。

  而一直在追赶菲奥娜的叶风也在此时赶到了。当叶风看到平时高傲的菲奥娜蜷缩着身子无助地抽泣,他不由心头有种被刺痛的感觉。

  看样子菲奥娜多半和她父亲见过了,而且她的父亲确实投毒了。心中有了大致的猜测,叶风更是觉得此刻的菲奥娜很可怜。

  缓缓走到菲奥娜身边,放下布袋,叶风难得放下自己顽皮的性格。轻抚菲奥娜的后背,他无声地安抚着菲奥娜。

  “叶风?”抬起头,菲奥娜哭得梨花带雨的脸庞愕然地望着叶风。显然,她并没有想到叶风会追来。她更没有想到的是,叶风竟然还会安慰她。

  可是一想到自己和叶风还有点小矛盾,现在却让叶风看到自己脆弱的一面。拉不下脸的她偏过头,嘴唇倔强地蠕动着。

  “菲奥娜,想哭就哭吧。”叶风并没有菲奥娜想的那么多,他只是单纯地想让菲奥娜好受一点。毕竟两人也算是青梅竹马,他也很关心菲奥娜。虽说经常闹矛盾,但在他看来都是小打小闹,做个梦就忘了。

  叶风的话如同一根引线,引爆了菲奥娜心里最后一道堤坝。顿时,本就一触即发敏感的菲奥娜断断续续地抽泣了几声。她眼眶湿热的泪水翻滚着,委屈地望着叶风。

  又哽咽了几声,菲奥娜张了张说不出话来的嘴。她一举扑在叶风怀里,尽情地将她的苦痛与委屈全部释放而出。

  她的泪水如同止不住的堤坝洪水,顺着俏丽的脸颊而下,打在叶风胸前的衣物上。没一会儿,伴随着嚎啕的哭声,叶风胸前的衣物便被菲奥娜的泪水浸湿了一片。

  ……

  :。:

看过《瓦罗兰传说》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