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瓦罗兰传说 > 第十四章 妖狐阿狸

第十四章 妖狐阿狸

  自从知晓父亲决斗投毒,回到红枫林后菲奥娜更加刻苦地修炼剑术。不仅对自己要求严格,在和叶风对剑时也比以前认真多了。

  即使叶风给她使眼神放放水,菲奥娜也会视而不见,在陪叶风对剑的同时更好地掌握她自己的剑道。

  她逐渐开始封闭自己,愈加得沉迷剑道。为了更快地领悟剑意,她放弃了和叶风去小镇放松的时间,独自一人刻苦地练习剑术。

  年复一年,菲奥娜三年的大部分时间就在勤学剑术的过程中度过,转眼就到了叶风要离开红枫林的一天。

  由于太过沉浸剑道,菲奥娜并没有意识到今天叶风就要离开。她像往常一样早早地起来修炼剑道,而叶风今天则是一反常态早早地在菲奥娜平时练剑的地方等候着。

  菲奥娜在看到等候的叶风,先是一惊,随后开口道:“你今天怎么这么早?”

  叶风耸了耸肩,笑道:“看来你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了。”

  微微蹙眉,菲奥娜在脑海想了片刻,还是没想出来今天是什么日子。

  想不透叶风是不是在捣鬼,菲奥娜索性不再多想。她举起手中的长剑,淡淡道:“既然起这么早,就多陪我练一会儿。”

  眼见菲奥娜就要出手,叶风噌得站起身,忙摆手阻止道:“停停停……今天我就要离开红枫林了!”

  此话一出,菲奥娜收起长剑,蹙眉道:“为何?”

  “我也不想走的,可是姐姐她硬要我去艾欧尼亚。”叶风一脸无奈,他很想留下来的,奈何他姐姐要他离开。早知会是这种结果,叶风当初就不偷跑出去玩了。

  听了这话,菲奥娜才想起来三年前她和叶风出去偷玩被锐雯姐姐逮住,顶嘴的叶风被他姐姐罚三年后离开红枫林。

  不过这件事这么久远,而且锐雯那么疼叶风,应该不会真和叶风计较的。想到这,菲奥娜说出自己的猜测:“或许锐雯姐早忘了,你也不必太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叶风一听,好像还真是这么回事,他的姐姐这三年都没提离开的惩罚。

  还未来得及高兴,叶风就被一句话浇了冷水:“谁说的,我可是记得清清楚楚。”

  这声音的主人叶风一听就知道是他的姐姐锐雯。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也被锐雯掐灭,叶风耷拉着脑袋,无精打采。

  望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十九年容貌未变的锐雯缓缓朝两人走来。

  在看到叶风和菲奥娜后,锐雯微笑道:“刚好你们两个都在,我们就来说说小风去艾欧尼亚一事。”

  听锐雯的话,看来她是铁了心要赶叶风走了。菲奥娜还是不太想和叶风分开,她替叶风说情道:“锐雯姐,叶风他是你弟弟,你还是让他留下吧,这三年他可是一次都没偷跑出去,他已经知道错了。”

  锐雯摇了摇头,道:“不是我要赶小风走,而是小风已经十九岁了,他也该独立,这次让他去艾欧尼亚,也算是对他的一种历练,而且我也有事要处理,一年半载恐怕是回不来的,所以我才打算让小风离开。”

  没想到锐雯也要走,菲奥娜不禁考虑起自己在两人走后的路。是回家族还是和叶风一起?

  叶风还想做最后的挣扎,他争取道:“姐姐你要做什么事?弟弟和你一起去,做完再一起去艾欧尼亚!”

  锐雯经叶风这么一说,心头一动。可是一想到自己要做的事的危险程度,锐雯还是压下了冲动的想法。她坚决道:“姐姐这件事可是很危险的,现在的你太弱了,只会拖我后腿,你还是老老实实去艾欧尼亚等我。”

  听着锐雯不容置疑的语气,叶风不情不愿地“哦”了声。虽然他向往外面的世界,但跟和姐姐在一起比起来,远没有那么大的诱惑。叶风就是这么一个特别依赖锐雯的小屁孩,心智还远未成熟。

  锐雯见叶风不再纠缠这个问题,她便将目光转向菲奥娜:“我过会儿就动身离开,菲奥娜你呢?”

  菲奥娜蹙着眉头,“嗯”了半天才道:“我想现在就先回趟劳伦特家族,至于要不要陪叶风去艾欧尼亚……还是让我考虑考虑吧……”说到后面,菲奥娜的眼神不由瞟了叶风一眼。

  叶风抓狂地挠了挠头,这么说他真的要一个人去艾欧尼亚?

  望着叶风抓狂的神情,锐雯微微一笑:“小风,你打算什么时候离开?”

  叶风皱着眉头,一想到要离开,他突然对这生活了十九年的红枫林有了一丝不舍。思索了会儿,他还是决定在这待一个上午再离开。

  想罢,叶风如实道:“我还是决定在这多待会儿,你和菲奥娜先走吧。”

  锐雯点了点头,道:“可以,姐姐我还有很重要的事要去弗雷尔卓德,先走了,你一个人要小心点。”

  认真地听着姐姐离开前最后的叮嘱,叶风重重地点着头。马上就要离开了,他也收敛起了他贪玩调皮的性格。

  锐雯还是有点放心不下叶风,她又陆陆续续地叮嘱了叶风一些事,才运起风之剑意朝北边离去。而叶风则盯着锐雯远去的背影,久久未回过神。

  菲奥娜蠕动着嘴唇,轻声安慰道:“叶风,等你到了艾欧尼亚,自然会和锐雯姐重逢。”

  叶风收回目光,重重地点着头,他一定不会辜负姐姐的期望,安全抵达艾欧尼亚。

  菲奥娜见叶风重新振作起来,欣慰地露出难得的笑意,可是一想到自己也要走了,她脸上的笑意瞬间化为了伤感。

  抿了抿嘴,菲奥娜决定处理完劳伦特家族的事务就和叶风一起去艾欧尼亚,她是真放心不下叶风。

  她忸怩作态道:“我也要回家族了,如果可以,你先别着急走,在德玛西亚皇城劳伦特家族府邸那条街道的旅店等我,我陪你一起去艾欧尼亚。”

  叶风先是愣了下,随即兴奋地抓住菲奥娜的双手。他以为菲奥娜不会和他一起去艾欧尼亚,没想到菲奥娜竟然这么说。

  他可是听姐姐说过,艾欧尼亚是在大海之上,要穿过广阔的大陆,再坐船才能抵达。这么漫长的旅程如果有菲奥娜陪伴,应该不至于多无聊吧?

  被叶风突然抓住双手,菲奥娜的脸颊浮上淡淡的红晕。为了防止叶风发现她脸红,她忙抽开手低着头。一双眼睛闪烁着慌乱的神色,她小声道:“叶风,把你的吊坠给我。”

  “吊坠?”叶风疑惑地拿出系在脖子上的吊坠,不解地看向菲奥娜。

  菲奥娜喘了口气,收拾起复杂的小心思,正色道:“马上就要出去了,我可不想你一遇事就动用艾维娜姐姐的吊坠召唤她,想来你也知道艾维娜姐姐身为前任龙皇之女,如果因为你那点鸡毛蒜皮的小事被龙族的人发现会有大麻烦,还是把吊坠留在我这边安全点,等你变得更强了我再给你。”

  叶风也觉得菲奥娜说的在理,他耸了耸肩,取下吊坠交给了菲奥娜。

  待菲奥娜收好吊坠,叶风顽皮地笑道:“菲奥娜大小姐,还有什么吩咐呢?”

  “没了,哼,懒得理你……我也该走了,记得在皇城等我。”菲奥娜白了叶风一眼,不给叶风说话的机会就离开了。

  叶风无奈地耸了耸肩,反正两人以后有的是机会见面。他就不相信菲奥娜能忍住一直不和他说话!

  要是哪天菲奥娜对他言听计从会是怎样的画面?想到这,他不由地露出一丝坏笑。

  ……

  第二天早晨,叶风打着哈欠走出屋子。揉了揉眼圈,他轻啐道:“该死,竟然睡过头了,本来打算昨天下午就走的。”

  反正都睡过头了,天生乐天派的叶风随即便将不快抛诸脑后。他迈着轻快的步伐,慢悠悠地朝德玛西亚走去。

  在快要出红枫林时,一道雪白的身影以极快的速度从叶风身边掠过。这身影惊得还有些迷迷糊糊的叶风顿时警戒了起来,他迅速动用自己那蹩脚的剑气锁定雪白身影的气息。

  定眼一看,叶风才发现他白紧张了。刚才从他身边掠过的只是一只雪白的狐狸,并不是什么危险的人。

  还未来得及放下警惕,叶风又是听到一阵马蹄声从不远处传来,紧接着一支箭“咻”的一声掠过他,直接射向刚才那只狐狸。

  箭势过快,白狐根本跑不过,一只腿直接被牢牢地钉在地上。鲜红的血液从白狐的腿部顺着箭矢流出,而后方的人已经骑马赶到。

  “吁”!

  两匹马直接停在白狐旁边,两个身着铠甲的男人从马上跳下来。一个男的束了个长长的辫子,穿着棕色的制服,像极了总管,年岁大约四十。另一个男子则是和叶风年龄相仿,头戴桂冠,身披金色铠甲,整个人威严十足。

  “皇子,这次狩猎收获丰富,我们可以回去了。”说完那个像总管的男子捏住白狐的后颈把它抓到空中。

  “我们就在这里吃了吧,在外你我无需讲究礼节,一起分享这美味的狐肉。”皇子笑着接过白狐,在旁边找了些干木搭起架子,点上了火。

  “等一下,能不能别吃这只狐狸?”旁边叶风弱弱地问道,因为他感觉到这两个人都比他强。

  “咦?这里还有一位小兄弟啊,来,过来和我们一起吃吧。”皇子朝叶风笑道。在他看来,叶风也想吃狐肉,只是不好意思开口。

  “不了,你们能不能放过它?”叶风摇了摇头。

  “你还真是有善心,不过放了它我们吃什么呢?如果你能提供我们一些野味,我倒是可以做一次大善人。”皇子饶有兴趣地看着叶风。

  叶风一听,却是露出为难的神色,他哪来的什么野味啊。

  他想救它不仅仅是他心地善良,还因为他心里和小狐狸有种莫名的联系,让叶风不忍心看到它就这么死去。

  “我没有野味,你们能不能行行好放过它?我很喜欢小狐狸。”叶风双手作揖,真诚地请求道。

  皇子饶有兴趣地望着眼前的叶风,他觉得叶风是个很有意思的人。而且以他识人的眼光,自然看出叶风的表情不似作假。叶风那颗未蒙尘的善心让皇子生出了一丝结交之意。

  皇子豪爽地大笑几声,道:“可以,小兄弟不介意的话,交个朋友怎样,我是德玛西亚皇子嘉文四世,我旁边这位是德邦总管赵信,算作我叔叔也不为过。”说完皇子便将手里的白狐递给了叶风。

  原来这两个人是皇室的人,怪不得衣着这么华丽,叶风心里暗暗想道。

  “嗯,我叫叶风,一直居住在这片林子,今天准备出去见见世面。”叶风毫无心机地把自己的身世吐露出来,完全忘了昨天早上锐雯对他的叮嘱。

  “嗯,好,叶风是吧,从今天起你就是我朋友了,如果有人敢欺负你,你就报我的名字!”皇子豪爽地拍了拍叶风的肩膀,差点把叶风拍倒了。

  我去,要不要这么用力,叶风心里抱怨着。

  心里虽然有些抱怨,不过他也知道皇子对他并没有恶意。看了眼怀里白狐的腿部还在流血,叶风道:“好的,我先给这只白狐包扎伤口,等会再聊。”

  或许是有点疼,白狐低声呜呜着。叶风笑着抚摸白狐的头,毛茸茸的绒毛摸起来很是舒服。他开口安抚道:“没事的,包好了,过几天就可以走路了。”

  白狐仿佛有灵性,不哀嚎了,用头在叶风怀里蹭了蹭。

  “很久没看到这么单纯的人了。”一直沉默的赵信开口道。

  “哦?难得看到你欣赏其他人,我也觉得他可以一交。”皇子笑着说道。

  而在一边的叶风并没有听到他们的谈话,他正在专心地检查着白狐身上有没有其他伤。

  一边检查着身体,叶风一边道:“小狐狸啊,我们以后就是好朋友了,你还没有名字呢,就叫阿狸怎样?”

  白狐抬起头,萌萌的大眼睛望着叶风。“呜”的一声,她又用头蹭了蹭叶风的衣服,仿佛在表示它很喜欢这个名字。

  ……

  :。:

看过《瓦罗兰传说》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