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瓦罗兰传说 > 第十九章 宿命之风

第十九章 宿命之风

  弗雷尔卓德的深处,身着白色熊皮大衣的锐雯缓缓从一处幽深的洞口走出。她手中断裂的符文之剑不知何时重新铸造而成,散发着强劲的符文之力。

  感受着剑刃的重生,锐雯的气息也是瞬息疯涨。如果叶风在此,一定会震惊锐雯的恐怖实力。那无形中的剑气与幽绿的符文之力交错纵横,狂暴的剑气波动似是能撕裂空间。

  微微敛起眸子,锐雯的目光散发着凌厉的杀气,望向东南方向。穿透无尽的大山与云层,她的脑海不禁浮现出十九年前辛吉德的面容。

  一想起那张丑陋的嘴脸,锐雯浑身的杀意更胜之前。

  “小风现在应该还在德玛西亚,在远处看他一眼,安全的话我就直接回诺克萨斯了断一些事情。”锐雯最后望了眼身后的冰川,便飘然离去了。

  ……

  轻轻打开劳伦特家族禁地的大门,菲奥娜面无表情地走入禁地内。

  心理上的巨大压力压得菲奥娜喘不过气来,她每走一步都感觉无比沉重。

  现在这个家族没了她的父亲,她必须承担起光耀家族的重任。昨日被那神秘人打伤后,菲奥娜备受打击。

  为了变得更强,菲奥娜迫切地想要拔出禁地内的白色利剑。

  来到这把剑的跟前,菲奥娜的额头更是紧张得渗出汗水,一丝丝油腻的汗渍逐渐遍布她俏丽的脸颊。

  这把剑相传是劳伦特家族祖先在某个遗迹中得到的,拥有着无与伦比的力量,可以激发出使用者的潜力。

  但自从那位祖先逝世后,劳伦特家族再无人能拔出此剑。

  因为这把剑通体雪白,又给人一种云里雾里的感觉,所以得名“流云”。这名字其实并不是劳伦特家族祖先取的,而是当初那个遗迹里刻着“流云墨羽”四个字。

  流云剑的传说压得菲奥娜喘不过气来,她怕自己会和历代先祖一样,不如第一代先祖惊才绝艳,拔不出这把流云剑。

  身为劳伦特家族有史以来的第一天才,菲奥娜才不会因为单单一个传说就紧张。她是高傲的,她相信她比第一代先祖的天赋还要强。就连家族里的所有人都这么认为,菲奥娜可是家族历史上第一个六岁就领悟劳伦特心眼刀的天才。

  身为天才的她当然尝试过拔出流云剑,可是却怎么也拔不出。

  这已经不是菲奥娜第一次拔流云剑了,她害怕这次会又以失败而告终。

  要是这次又失败,她还怎么向那个神秘黑袍人洗刷耻辱?

  越想菲奥娜的心境越乱,身为一个剑客最忌讳的就是不必要的杂念。一旦杂念化为执念,就会引发心魔,导致一个剑术天才一辈子无法精进。

  试着平息心中那些杂乱的思想,菲奥娜深深地吸了口气。

  良久,平息后的菲奥娜睁开双眼。她的双眼再次锐利如初,身为剑术天才的高傲与自信重新回到了她的身上。

  她相信,这次,她必将拔出流云剑!

  她也必将是劳伦特家族有史以来的第一天才,且唯一!

  ……

  叶风此时正在劳伦特家族周围的大街上乱逛,他看到街上的很多居民正围成一圈,像是在看什么。叶风疑惑地跑过去,想看看他们在看什么。

  由于站在最外面,人又太多,叶风什么也没看到。直到周围的人散了,叶风才看到一个大约三四十岁的中年大叔在收拾行囊准备走人。

  原来是卖艺的,不过姐姐不是说这是艾欧尼亚才会有的风俗吗?难道这个大叔是艾欧尼亚人?叶风心里这么想到。

  “咦?这位小哥,我们是不是在哪见过?”中年大叔看到叶风后,感觉十分得熟悉。

  “大叔,我们怎么可能会认识,我这十几年都是在山里住的。”叶风笑着说道,想来这位大叔是认错人了。

  “你很像一个人,我的一个故人。”中年大叔自顾自地说道,像是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之中。

  “你是不是艾欧尼亚人?”中年大叔问道。

  “我算是吧,但是我长在德玛西亚。”叶风如实回答道。

  “原来如此,孩子,我已经确认你是我故人之子了。”中年大叔激动地抓住叶风的手说道。

  “大叔,我真的和你那个故人很像吗?”叶风也激动了起来,刚才的对话可以看出这个人真的有可能认识他父母。

  “是的,孩子,这些年谁和你一起过的?”中年大叔问道。

  叶风这刚从山里出来,涉世未深的傻小子,完全忘了锐雯姐姐对他的教诲,轻信了中年男子的话。

  他毫无心机地回道:“我一直和我姐姐住在一起,她还经常教我剑术,她对我……”

  话还未说完,叶风就感觉到一股若有若无的剑气扰乱着周围的空间。那淡淡的剑气让叶风不由想起了他姐姐的风之剑意。

  隐藏无形的剑气下,还有着男子深深的杀意,只是叶风未曾察觉。就算察觉也无事,这男子的杀意并不是针对他,而是他姐姐的。

  中年大叔也是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他收敛起剑气,温和道:“你那个姐姐教你的剑法应该和风有关吧?就像我刚才那样,还有她除了教你剑法,有没有跟你说你父母的事?”

  “没有,姐姐只是说我父母把我托付给她。”叶风摇了摇头。

  听着叶风的话语,中年男子的眸子微微敛起,道:“你父母还好,你现在带我去见见你姐姐,我要好好感谢下她对你这些年的照顾!”

  “我现在也不知道姐姐去哪了,她让我出来历练,她则去了其他地方。”叶风懊恼地说道。

  叶风是真的很依赖锐雯,中年男子的话令他很想他的姐姐。

  想又有什么办法?反正现在见不到,不如邀请这大叔去菲奥娜那坐坐。

  想到这,叶风邀请道:“大叔,你要不要跟我去劳伦特家族休息下?我有个朋友在那里。”

  “不了,我习惯了漂泊,等和你姐相见之时,也是我落叶归根之时。”中年大叔落寞地看着天边,像是想起了什么伤心事。

  “能见到你还好好的,我也算是安心了,记得有空去艾欧尼亚看看,那是你的根。”当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中年大叔语气分外得落寞与孤独。

  “我该继续我的流浪了,走之前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中年大叔期待地看着叶风。

  “叶风!”叶风回答道,刚准备再问点父母的问题,可是之前那个中年大叔已经消失在了原地。

  而中年男子原先所在的位置,多了几片泛黄的落叶,随风飘落……

  :。:

看过《瓦罗兰传说》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