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瓦罗兰传说 > 第二十章 无双剑姬

第二十章 无双剑姬

  卡拉曼达矿石山脉群,位于德玛西亚的东部,主要开采权在德玛西亚,其他大陆上的国家加起来的开采量都比不上德玛西亚。

  卡拉曼达的某个矿脉地底,此时正在剧烈地震动,震动带来的冲击席卷了整个卡拉曼达。震动与爆裂的巨响更是震耳欲聋。

  而爆炸的中心则形成了一个巨型的晶体“水晶之痕”。矿脉区的各个国家的矿工死伤严重,幸存下来的矿工则给各自的国家传送消息。

  诺克萨斯最高将领指挥府,一个诺克萨斯士兵正在给最高统帅伯纳姆·达克威尔将军汇报刚才从卡拉曼达发来的电报。

  达克威尔听了后,狂笑道:“传我指令,三天后让卡特琳娜带领军队入驻卡拉曼达,理由嘛……德玛西亚挖掘过度导致卡拉曼达的原住民被爆炸波及,诺克萨斯深感德玛西亚无法安全地保护卡拉曼达,特出兵入驻!”

  “是!”士兵恭敬地离开将军府,开始传达达克威尔的命令。

  ……

  德玛西亚皇宫大殿上,嘉文三世对着身边的德邦总管说道:“传我令,让盖伦率军火速前往卡拉曼达进行救援,如果诺克萨斯派兵入驻,那就战吧!”

  “是,陛下!”

  ……

  劳伦特家族府邸,菲奥娜缓缓从禁地中走出。她手上拿着一把通体雪白,环绕着迷雾的剑,赫然是那把曾经插在黑色能量块上的宝剑流云!

  在流云的加持下,菲奥娜整个人的气质更显高贵和优雅,犹如一个剑姬。无形中散发着若有若无的剑意,想来菲奥娜在拔出剑后又突破了。

  “我需要一场决斗来巩固下自己对剑意的理解。”菲奥娜自语道。想了片刻后,菲奥娜决定向曾经和她父亲决斗未果的那个人进行挑战。她喊来下人去安排好决斗的事,时间就定在第二天早晨,地点:德玛西亚竞技场。

  菲奥娜吩咐完后便走去看看叶风,上次因为心情不好吼了他几声,心里多少有点愧疚。

  来到叶风门前,菲奥娜轻扣了几下门。没见人开门,她就推开门,却发现叶风并不在。

  叶风在那个中年大叔走后,也无心继续逛,便回来了。一回来,他就看到菲奥娜在他的屋前。

  抱着戏弄菲奥娜的心态,叶风猛地拍了下菲奥娜的肩膀,嘿嘿道:“菲奥娜,找我呀?”

  菲奥娜回头看了看叶风,不紧不慢地说道:“是的,听下人说你要准备走了,所以来看看。”

  “嗯,明天我就走了,我要去艾欧尼亚。”叶风有些不舍地说道。看样子,菲奥娜是不会和他一起走了。

  菲奥娜漫不经心地捋了下耳廓的秀发,道:“哦,明天早上我有场决斗,要不你看了再走?”

  “嗯,我会去的。”叶风爽快地答应道。他可是从没见过决斗,这次他可要好好地见一次世面。

  菲奥娜平淡地“嗯”了声:“我先回去休息了,你也早点休息吧。”

  说完,菲奥娜便匆忙地离开了。

  望着菲奥娜匆忙的身影,叶风并没有想太多。他只是归咎于劳伦特家族事务太多,需要菲奥娜处理。

  打了个哈欠,叶风走进屋子,趴倒在舒适的床上。一想到以后就睡不到这么舒适的床了,叶风就感觉很是遗憾。

  贵族家里的床就是不一样,舒服极了!叶风感慨地翻过身子,躺在床上。

  刚欲倒头就睡,他却是感觉有什么东西跳到了他的怀里,还来回乱窜,蹭得他痒痒。

  睁眼一看,原来是阿狸。阿狸看到叶风在看自己,便睁着萌萌的大眼睛凑到叶风的脸前。

  阿狸好似有灵性,不停地用舌尖舔叶风的脸颊,引得叶风一阵发笑。

  “阿狸,别闹了。”

  阿狸听话地停下舌尖的动作,乖巧地蜷缩在叶风的怀里,安详地闭上了动人的双眸。

  见阿狸停息,叶风的困意也是袭上了脑海。他困倦地打了个哈欠,满足地抱着阿狸毛茸茸的身躯,逐渐进入了梦乡。

  ……

  第二天早晨,德玛西亚竞技场此时已是人满为患。因为即将上演一场高水平的决斗,德玛西亚远近闻名的隐士剑客和劳伦特家族的菲奥娜。

  因为三年前菲奥娜父亲投毒事件,主办方便引进了联盟的决斗方式,赛前进行例行检查。

  观众席上各种吵闹声与议论。“哈,这菲奥娜不做任何小动作就敢上来决斗,我看她和她父亲一样没有作弊就是个垃圾。”

  “是啊!我看他们的家族分明就是靠投毒才有的名声,名不副实!”

  “劳伦特家族不该继续享有贵族的名誉!”

  “剑客,打倒她!”

  叶风坐在观众席上默默地听着周围的言论,看起来菲奥娜非常在意这场决斗。如果赢了,就可以洗刷他们家族的污点。可是,如果输了呢?

  “劳伦特家族的后辈,我先让你三招吧。”隐士剑客嘲讽道。

  “哼,你不动手你会后悔的!”菲奥娜冷哼道。瞬间,菲奥娜和她的流云散发出强劲的剑气,她用剑指向隐士剑客:“你确定还会让我三招?”

  “看来,你和你父亲不一样,有点真本事。那我们开始吧!”隐士剑客表情凝重了起来。那些平民可能看不出来,但常年与剑相伴的他看出了菲奥娜修出了剑意。

  剑意不是每个剑客都会修成的,想他也是几年前才修出一丝剑意。而他面前的菲奥娜才十九岁,就有如此强大的剑意,是他在德玛西亚看到过最有天赋的剑客。

  “劳伦特家族果然名不虚传,今天就让我见识下吧!”说完隐士剑客就冲了上去,每一剑都蕴含了剑意,气势强劲。

  不愧是德玛西亚德高望重的隐士剑客,如果是几天前没拔出流云的我绝对不是他的对手,菲奥娜内心想道。

  菲奥娜眼里流露出战意,她渴望有价值的对手!眼前的隐士剑客刚好是检验她剑术强弱与否的垫脚石。

  菲奥娜身形飘逸地躲过隐士剑客的每一剑,从她的表情看到的只有自信。

  观众席上的人都看呆了,没想到菲奥娜竟然这么强,他们这是在见证一个新的剑客崛起吗?不对,应该是剑姬!

  破空斩!菲奥娜在心底默念。

  她转守为攻,拿着流云躲过一剑后迅速向前突进。

  隐士剑客面露惊容,险险地躲过这一剑,刚要反击,却看到菲奥娜又是一击破空斩!躲闪不及的他,左脸被划出了血来。

  “两段特有的突进,那是劳伦特家族的破空斩!”观众席上一个面容苍老的人惊道,他年轻的时候曾看到过菲奥娜的爷爷和别人决斗时使用过那招。

  “如果你技止于次,那你就输了!”菲奥娜又是持剑向隐士剑客攻去。因为破空斩短时间只能使用两次,需要再次蓄力才能使用,所以这次攻击比之之前少了灵动。

  隐士剑客抓住这次机会向前一斩,菲奥娜倒退出数米开外。

  但他并不给菲奥娜喘息的机会,快速向前突去,想给予菲奥娜最后一击。

  菲奥娜却丝毫不慌乱,她嘴角向上一扬,仿佛在嘲笑对手。

  “糟糕!”隐士剑客感觉到了不妙,但还是冲了上去。这一剑快要刺到菲奥娜的时候,发出了“铛”的金属碰撞的声音,隐士剑客直接倒飞出去,又是咳了几口血。

  “没想到你这么年轻就练成了劳伦特心眼刀!”隐士剑客不甘地说道。

  “你很强,可惜遇到了我!”菲奥娜高傲地举剑指向倒在地上爬不起来的隐士剑客。

  “我输了!”隐士剑客神色黯然地说道。

  看到隐士剑客认输后,菲奥娜收起流云,朝场外走去。

  观众席上的观众都炸开了锅,没想到菲奥娜竟然赢了,他们还见识到了劳伦特家族的两大绝学破空斩和劳伦特心眼刀!

  “太可怕了!我见证了一代剑术天才的崛起!”

  “她爷爷当年被称为奇才,也不过四十岁才领悟劳伦特心眼刀啊!”

  “剑术精准而优雅,无双剑姬!”

  叶风也默默地离开了竞技场,菲奥娜的决斗结束后,其他人的他也没兴趣看了。叶风听着和决斗前截然相反的两种话语,又进一步了解了这个复杂世界的人心。

  ……

  “菲奥娜!”叶风看到菲奥娜在劳伦特家族府邸的门口等着他。

  “嗯,你什么时候走?”菲奥娜并没有提刚才决斗的事。

  “嗯,走之前我得把阿狸带走。”叶风说道。

  “去吧,它在花园里睡觉。”菲奥娜面无表情地回答道。

  叶风走了会,回头认真地看着菲奥娜:“你不和我一起去艾欧尼亚吗?”

  “不了,你快走吧。”菲奥娜仿佛对此漠不关心,摇了摇头。

  “我会回来看你的!”叶风说完就朝花园跑去,再也没回头。

  菲奥娜看到叶风走后喊了个下人过来:“我打算出去游历下,今后劳伦特家族的事你们先管理着,等我回来。”

  “小姐,你要和……”

  那个下人还没说完就被菲奥娜打断道:“下去吧!”

  “是!”

  等叶风抱着阿狸来到门口时,菲奥娜已经不在了。或许是怕分别太伤感了吧!叶风叹了口气,离开了这个他待了几天的劳伦特家族。

  ……

  :。:

看过《瓦罗兰传说》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