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瓦罗兰传说 > 第二十五章 无心

第二十五章 无心

  静谧的红枫林,枫叶随风飘落,光调皮地穿梭于枫叶之间,零星的光点洒在地上。

  这几天,红枫林出现了一个女客人,她每天都要对着阿狸的墓碑站半天才离去。

  今天,白衣女子依旧来到阿狸的墓前,看着眼前平平的土坟,她伸出纤细的右手抚摸着阿狸的木制碑名。她背对着墓前的风景,声音柔和地说道:“我也该走了。”

  ……

  卡拉沼泽中央地带,叶风和菲奥娜缓步前行着,生怕陷入沼泽地。

  “咦?”叶风停住脚步,后面的菲奥娜直接撞在叶风的背上。

  “你故意的吧!”菲奥娜不满道。

  “你看前面,那里貌似有个人昏倒了,我们去看看吧!”叶风说道,并没有注意到他惹菲奥娜不高兴了。

  “我的直觉告诉我绕过他,那个人不简单。”菲奥娜此时也看到了那个躺在地上的人,但她并没有像叶风一样想着去救那人,卡拉沼泽莫名出现一个昏迷的人,着实让她奇怪。

  “嘁,真没同情心。”叶风鄙夷地看了两眼菲奥娜,然后朝那个人走去。菲奥娜心里暗骂了一句白痴,也跟了上去,免得叶风出事。

  这是一个大约十九岁左右的男子,蓝衣出尘,一头黑色长发,紧闭着双眼。他整个人有着难以言喻的气质,吸引着别人的注意,仿佛他在任何地方都是主角一样。

  男子的左手边,静静地躺着一把剑,通体如蓝玉般的材质,独特的剑意从中散发而出围绕着男子,像是若有人对男子不利,它会立刻护主。

  “这是个剑意领悟极高的剑客,我觉得我们还是别管他为好。”菲奥娜总觉得这个男子不简单,如果让他苏醒过来,或许会造成一场灾难。

  叶风白了一眼菲奥娜,蹲下身子,刚准备扶起男子,却又停住了。因为这个男子睁开了眼,直直地看着叶风。

  “我这是在哪?”男子看着叶风问道。

  “这里是卡拉沼泽啊!你忘了自己怎么来的了吗?”叶风奇怪地看着这个男子。

  “卡拉沼泽?原来这次被传送到这了。”男子站起身来自言自语道。

  “看你这样子挺虚弱的,和我们一路吧,再往前不远就是卡拉曼达了。”叶风好心地邀请道。

  “喂!你干嘛要……”菲奥娜被叶风的行为气到了,这个男的来历不明实力强大,说不定是什么坏人。而叶风却一点防备都没有,叶风的蠢再次让菲奥娜气结。

  “好了!走吧,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我叫叶风,身边这位是菲奥娜。”叶风瞪了一眼菲奥娜,打断了她的话。菲奥娜第一次见到叶风瞪她,一时间没反应过来。等她想找叶风理论时,却发现叶风早已和那男子走远了。

  “这个白痴,等会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菲奥娜咬了咬牙跟了上去。

  “我名无心,这把剑名‘蓝玉’,菲奥娜小姐好像对我有偏见?”无心看到菲奥娜跟上来后,询问道。

  “呵,我只是奇怪这偌大的卡拉沼泽为什么你偏偏躺在我们的必经之路上而已,别告诉我是巧合!”菲奥娜看都不看无心一眼,直视着前方。

  “也是,毕竟任谁在无人烟的地方碰到昏迷的陌生人都会心生警惕。”无心笑了笑,并没有因为菲奥娜质疑的语气而生气。

  “哼,别说好听的!我菲奥娜可不吃这一套,想我认可你,做梦!”菲奥娜依旧看着前方,眼睛始终没看那个男子。

  “看你手上的佩剑,想必也是修剑之人,如果我打败你,你就放下心中的芥蒂,如何?”无心看着菲奥娜,认真地说道。

  “好,不过别让我失望!”菲奥娜爽快地答应道。

  “喂,你们别打了,免得伤了和气。”叶风出来打圆场,希望能缓和下两人的关系。

  “放心,我会点到为止的,我们只是切磋下。”无心笑着说道。

  “点到为止?呵呵,希望你的剑术和你的嘴巴一样凌厉。”菲奥娜听到无心的话,十分地生气。

  这个男子竟然不把她当一回事,虽然她感觉到无心修有强大的剑意,但她并不认为无心能远远超过她。顶多打个平手,菲奥娜对自己的剑术天赋还是很自傲的,同龄人当中很少有能与她匹敌的剑术天才。再者无心总给她一种不安的感觉,为了安全,她想打败无心后,以此为理由让他离开她和叶风。

  菲奥娜蓄势,右手紧握着流云,随时准备出手。而反观无心,他却丝毫没有戒备的意思,仿佛他并没有把这场比试当回事,又或许是过于自信使然。

  菲奥娜看到无心这副淡定从容的样子心里就火,从来都是她在别人面前高傲,何时有人在她的面前敢如此托大?

  “破空斩!”菲奥娜单脚向后一蹬,迅速施展出劳伦特家族的绝学,刺向无心。

  无心惊咦了一声,险险地躲开了这一击,他没想到菲奥娜竟然这么强。

  在他还没准备好防备时,菲奥娜的身影再次在他的面前闪现。无心下意识地偏过头,然后快速做出反应向旁边一闪,但菲奥娜的剑太快了,还是削断了他的一缕长发。

  无心笑了笑,他手中的剑终于是出动了。他单手用蓝玉挡住了菲奥娜的剑,又是一甩,菲奥娜因此倒退了几步。

  这是个有价值的对手!菲奥娜心里的战意澎湃,她再次向前突去,竖起一斩,带着强劲的剑芒直压无心。

  无心从容地笑了笑,右手用剑挡住了菲奥娜这气势强劲的一剑,再快速地持剑而上,进行反击。看着暂时无法招架的菲奥娜,无心已经感觉胜券在握了。

  可是奇怪的事情发生了,无心不知为何倒飞了出去,这一击不仅落空,而且还受了伤。

  无心擦了擦嘴角的血渍说道:“有意思,刚才那无形的剑刃叫什么?”

  “劳伦特心眼刀!”菲奥娜不带一丝表情地回答道。在心眼刀的拖延下,菲奥娜成功喘过气来,破空斩再次斩出!

  菲奥娜优雅的身姿轻盈地向前跃进,这一刺,比之以往都要锐利。剑身周围被迷雾般的气劲所围绕,如果被这凝聚了菲奥娜的剑意的剑刺中,弱点的人可能会当场毙命。菲奥娜相信无心能挡住这一剑,就算挡不住也不至于会死,所以毫无保留地在这一剑上倾注了自己的剑意。

  “比拼剑意的理解吗?”无心深深地吸了口气,他右手中的蓝玉此刻像是活了一般,无心的剑意正在呈几何的增长速度。

  菲奥娜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不退反进,她越来越想知道这个和他同修剑的年轻男子到底有多强。

  因为两人的剑意肆虐,周围的气场开始紊乱,叶风远远地关注着这次碰撞,这一击过后,菲奥娜和无心之间的胜负也应该出来了。

  两把剑交织在一起,紧接着,流云剑身周围的云雾散开。无心手持蓝玉继续刺去,想一击结束这场比试。

  输了吗?菲奥娜苦笑着,她的身形如断线的风筝倒飞出去。连绝招都没来得及使出就输了,怎么和那人再次决战?

  菲奥娜这时想起了她父亲。小时候她的父亲总是手把手地教她练剑,菲奥娜十分向往她的父亲。

  直到那一天,正在家族演武场练剑的菲奥娜听到了她父亲因决斗作假的事被抓的消息,她无论如何都无法相信这个事实。那么强大的父亲,怎么会作假投毒?

  菲奥娜在父亲被流放前去质问她心中的神话。在父亲口承认作假后,菲奥娜心中最后的一丝希望也断绝了。

  菲奥娜的父亲在走之前对她说道:“你的优点是攻势凌厉,缺点却是持久力太差,我走之后,你好好研究下我自创的前进喷泉,它会使你接近完美。”

  菲奥娜一直对父亲的作假耿耿于怀,虽然偶尔看看父亲留下来的剑技,却从来没有用于施展。在她看来一个一生只知道作假的人,怎么可能真的懂剑?

  “娜娜,父亲以后可能教不了你了。”菲奥娜又想起一天雨夜,父亲满身伤痕地走回家,那时的菲奥娜才开始接触剑术。她的父亲在回屋前对她认真地叮嘱道:“千万别学禁忌剑决里的第一页剑决!”

  菲奥娜像是突然明白了什么,她自语道:“我错怪你了,父亲,前进喷泉!”菲奥娜涣散的眼神再次变得锐利起来,她用剑轻轻点地,反身跃起,再次和无心交锋起来。菲奥娜的速度越来越快,仅仅瞬息间就连续刺出了五剑!

  即使在菲奥娜这种凌厉凶狠的攻势下,无心依旧没有落入下风。反而随着菲奥娜的变强而变强,好像他的实力永无止境一般。

  菲奥娜在使出前进喷泉后,整个人虚弱的身体像是会自动治愈一般,渐渐地恢复了体力。

  无心喃喃自语道:“竟然能在战斗中顿悟,天赋很高,不过还是太年轻了,也该结束了。”无心右手的蓝玉发出蓝色的剑芒围绕着无心。菲奥娜在接近无心时感觉到皮肤像是被剑划过一样刺痛,这样下去根本接近不了无心,趁现在还有余力使出那一招吧!

  菲奥娜轻喝一声:“利刃华尔兹!”她的手刚抬起,还没来得及施展,手上的剑就被无心用剑背击落。

  这一战,终于是有了胜负!

  菲奥娜无力地跪倒在地上,从小到大第一次在剑术上完全败给同龄人,这对高傲的菲奥娜是无法想象的,她一直喃喃自语:“我输了。”

  “不,你没有输,我可是比你大几百岁呢,虽然我看着比较年轻。”无心走到菲奥娜身前说道,同时伸出了他的右手以示友好。

  菲奥娜神色依旧黯然,她低着头说道:“输了就是输了。”

  “如果这就是你的高傲,你就继续跪在这里吧!”叶风走过来,看了看菲奥娜丧气的样子,对着无心说道,“我们走吧,让她一个人跪下去,高傲可不是她这样,迎难而上,即使战败依旧高昂着头继续前行,斩断所有阻碍!”

  无心叹了口气跟着叶风离开了。沉浸于失败的菲奥娜听到叶风渐远的声音:“我认识的菲奥娜怎么会轻易认输?看来是我看错她了!”

  是了,我菲奥娜怎会因为一次失败而低下自己高傲的头?就是因为有比我更强的人,我才更应该高昂着头迎击一个又一个强大的对手,来提高我的剑术!我的座右铭不就是我渴望有价值的对手吗?可笑我竟然还被叶风这个不学无术的人教训了。不行,我得跟上找回场子,让他明白谁才是最大的!几天不见连我都敢教训了!菲奥娜想通后,拿起躺在地上的流云剑,再次上路。

  ……

  :。:

看过《瓦罗兰传说》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