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瓦罗兰传说 > 第三十二章 韦鲁斯的记忆

第三十二章 韦鲁斯的记忆

  夜已深,叶风早早就到了,但是无心却带他来到了一处枯木成群的林子,林子不远处有一个墙壁上布满枯藤的屋子。

  吱呀!

  房门打开,因为过于破旧,门与地面之间摩擦出刺耳的声响,令人烦躁不舒服。

  屋内,一片漆黑,仿佛一个黑洞,诡异得可怕。两道幽绿的光芒从黑暗中射出,一个骨瘦如柴的人逐渐从屋子中走出。

  与其说是人,不如说是稻草人。他全身的躯干枯黄腐败,像是由枯木与杂草构成。他的脑袋呈油绿色,裂开的大嘴像是缝了针一样,空洞的双眼跳动着幽绿的火焰,像是来自地狱的冥火,幽冷而瘆人。

  微风吹过,一道人影出现在稻草人的面前,正是白天被艾瑞莉娅提着走的韦鲁斯。韦鲁斯疑惑地看着稻草人,说道:“你就是费德提克?找我有什么事?”

  稻草人嘿嘿地笑着,笑声尖锐而刺耳,令人耳膜发痒。过了会,他张开像是缝了针线的大嘴说道:“诺克萨斯的某人说学院来了个身上有恶魔气息的人,果然没有错,我找你来,是想吸干你!”稻草人的声音犹如地狱里的厉鬼,令人恶心胆颤。

  韦鲁斯此时手里的弓箭不由握得紧了,随时准备出手。

  林子里,叶风问道:“不去帮他吗?”

  无心摇头笑道:“先看看,那边草丛里的人恐怕此时已经随时准备救援了。”

  风轻轻吹动地上的枯叶,几片叶子随风而起,掠过对峙中的韦鲁斯与稻草人,像是在昭告,战斗,一触即发!

  韦鲁斯已经看出如果不动用从腐败深渊所获得的邪恶力量,他没有任何胜算。

  迅速和稻草人拉开距离,远处,他手中的弓弩拉开,呈满月状,散发着血红的光芒,刺人眼球。

  一道腥红的箭随即射出,与此同时,第二箭,第三箭……天空如同被人刺瞎了双眼,痛苦地流出血泪。

  稻草人静静地立于原地,任凭化成血雨的箭打在身上,他眼里幽绿的火焰突然跳动得更加旺盛,同时他枯黄的右手射出黑色的法弹,飞向不远处的韦鲁斯。

  不知为何,自从稻草人眼里的幽绿火焰比之前要旺盛后,韦鲁斯就突然站着不动,目光略显呆滞。黑色的魔法弹把韦鲁斯打得咳出血来,可他依旧没有还手。

  林子里,无心脸色无比凝重,他沉声说道:“那个玩弓的小子,估计陷入了无尽的幻术之中,外面发生什么他都无法察觉,除非他能从中走出。”

  就在无心说话的同时,稻草人已经来到了韦鲁斯的身旁。稻草人右手一翻,一道和他眼中一样的幽绿火焰出现在他的手中,只不过比他眼中的大好几倍。

  稻草人的手缓缓移到韦鲁斯的头顶,就在那道火焰快要打入韦鲁斯头颅时,一把银色剑身,剑柄处有着圆形图纹,上面镶嵌着红色的神秘宝珠的剑,以快稻草人无数倍的速度朝他直刺而来。

  如果他执意先杀陷入幻境中的韦鲁斯,他也会被这把剑击穿!稻草人往后一跃,躲过了这一击。

  他愤怒地对着剑飞来的方向吼道:“是谁!”

  不远处的灌木丛,一阵骚动,一只纤细的玉手拨开灌木,一道红色高挑的身影从中走出。由于夜色暗淡,看不真切这个身影的面容。一道铿锵有力,却又清脆悦耳的女声从她嘴中传出:“吾名艾瑞莉娅!”

  艾瑞莉娅声音悦耳清脆却也不失气势。她右手向前一伸,传世之剑瞬间飞回她的手中。

  艾瑞莉娅冷冷地看着稻草人,不带一丝感情地说道:“我不管你是谁,只要敢欺负艾欧尼亚人,我都不会手下留情!”

  稻草人大笑起来,笑声尖锐刺耳,他说道:“那就要看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了!”

  ……

  腥红的空间之中,韦鲁斯缓缓地从地上站起,他环顾四周,这里除了他,没有任何活物。

  韦鲁斯自语道:“我记得刚刚在和稻草人打斗,怎么出现在这里了?”

  就在这时,韦鲁斯的脚下变成了一处山崖,他往山崖下望去,一个小村庄浮现在他的眼前,不时有炊烟从村舍的烟囱冒出。

  韦鲁斯下意识地嗅了嗅,是饭菜的味道。

  韦鲁斯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他不敢相信地往后退了几步,喃喃道:“这里是神庙下的村庄?”

  韦鲁斯迟疑了下,还是回过头望去,一个他不能再熟悉的神庙出现在他的眼前,这是他之前一直镇守的神庙啊!

  每天早晨,韦鲁斯都会来到山崖上望向村庄,一片暇意。韦鲁斯不禁想道:难道之前的一切只是一个梦吗?现在的我才是真实的?

  为了印证猜想,韦鲁斯决定下山去村庄看看。

  没过多久,韦鲁斯就来到了村庄。一个头戴白色布巾的大叔站在他的肉包子铺前大声叫卖。当这位大叔看到韦鲁斯,他大声呼喊道:“韦鲁斯,今天也这么早啊,来,一个人看守神庙蛮累的,大叔请你吃包子!”

  韦鲁斯走到包子铺前,和大叔打了个招呼,就被硬塞了好几个用油纸包好的热乎乎的包子。韦鲁斯腼腆地道了声谢谢,便继续穿梭于村子里。

  村子里不管男女老少,看到韦鲁斯后,都会亲切地跟他打招呼,让韦鲁斯心里一阵暖意。韦鲁斯喃喃道:“看来那些事只是噩梦而已。”

  “大哥哥……大哥哥,你昨天答应要给我们讲你是怎么当上神庙守护者的!”一个穿着青色麻衣的小女孩拉着韦鲁斯的裤脚说道,声音脆脆的,惹人怜爱。

  韦鲁斯弯下身子,温和地笑道:“好啊,我……”

  突然,远处传来的马蹄声打断了韦鲁斯的话,一个个穿着诺克萨斯军装的士兵,出现在村口。

  韦鲁斯心里一阵凉意,难道之前的一切不是梦?

  一支弓箭向韦鲁斯旁边的小女孩射去,韦鲁斯右手一抓。当他握紧的时候,却发现那箭穿过了他的手,直接射穿了小女孩的左胸。

  怎么会这样?韦鲁斯内心呐喊道。身边的小女孩心脏处因中了一箭,她缓缓地倒了下去。韦鲁斯试图抱起女孩,带她去村子的医师那里进行治疗。可是无论韦鲁斯如何去抓,他的手总是穿过小女孩的身体,无法抓住,好像他并不属于这个世界一样。

  韦鲁斯眼睁睁地看着小女孩倒在地上,他的眼睛因为伤心而湿润起来。

  韦鲁斯愤怒地看着踏入村子的诺克萨斯士兵。他拿起手中的弓箭疯狂地朝那些肆虐的敌人射去,可是不管他射多少箭,都无法对敌人造成伤害。

  韦鲁斯仰天大吼:“啊!这是为什么?”他疯狂地跑出村子,跑上山去,看到一个男人站在神庙口。

  韦鲁斯先是一阵愕然,然后想明白了,自己只是一个旁观者,这个站在神庙口的韦鲁斯才是这个世界中的。

  神庙口的韦鲁斯穿着白色的丝制圣装,手握金色的弓弩,黑色的头发在阳光的照射下略显褐色。这个韦鲁斯犹如一个神圣的守护者一般,威严不可侵犯,就像真正的神的使者。此时他正皱着眉头,忧虑地说道:“诺克萨斯的军队已经入侵到这里了,我该不该下去救村民?可是万一有诺克萨斯的人趁此进入神庙,引出恶魔来怎么办?”

  旁观的韦鲁斯站在这个神圣的韦鲁斯面前疯狂地吼道:“你这白痴!快去救村民啊!你可是从小在村子里长大的,这什么破庙,管它干什么!”

  可是任凭旁观的韦鲁斯如何嘶吼,神圣的韦鲁斯什么也听不到。

  旁观的韦鲁斯忍受不了这一切,再次冲下山崖,来到村子里。此时的村子一片狼藉,本应充满人气的村子,现在如死一般寂静,三三两两的尸体倒在地上,鲜血染红了一切。

  韦鲁斯绝望地跪倒在地上,他周围开始弥漫起浓浓的血雾。

  韦鲁斯清澈的眼睛开始浑浊,直至一片白色,他的眼圈周围开始露出紫色的血线。韦鲁斯的呼吸开始加重,他的内心因为仇恨开始慢慢被恶魔所腐蚀。

  他黑色的头发瞬间花白,身上的白衣像是被灼烧了一般,以可见的速度焚毁,唯独领口的白衣没有被焚毁,染成了血色,露出他那健壮的上身。他的手臂上渐渐浮现狰狞的恶魔纹路,金色的弓弩也变成了血红色。他的下身开始被紫色的藤蔓所缠绕,令人不寒而栗。

  韦鲁斯朝天一吼,几道血光围绕着他,直射天际。大地开始颤抖,天空染成了血色。

  不一会,韦鲁斯周围的一切全部崩裂,他也跟着落入了无尽的深渊之中。

  ……

  :。:

看过《瓦罗兰传说》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