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瓦罗兰传说 > 第三十五章 梦魇

第三十五章 梦魇

  希维尔在凯特琳的指引下,一路开车,来到了一处荒郊。

  凯特琳迅速下车,小跑了一段路停了下来,她的面前有着一个男性尸体。希维尔跟上后,问道:“这次有线索了?”

  凯特琳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希维尔不解道:“到底怎么回事?快说吧。”

  凯特琳脸色凝重,深吸一口气,说道:“的确有线索,但这个线索却无法和之前的杀人手段相吻合,准确的说这是两个不同的犯人。”

  希维尔一脸震惊,问道:“继续说。”

  “之前的几次案件,死者身上都会有枪伤,而这一次,死者身上却没有任何伤痕,像是在睡梦中死去的,我怀疑这次的犯人可能会精神类的魔法或者巫术。”凯特琳平静地说道。

  “那你有没有办法抓住这两个人?”希维尔问道。

  凯特琳微微一笑,说道:“没有我抓不到的犯人,给我点时间,最近之前那个持枪犯人毫无动静,而且他过于狡猾,我至今都无法找到他的蛛丝马迹,只能等他下次犯罪了,这几天晚上我们最好在战争学院境内进行巡查,至于这个新的犯人,我的直觉告诉我,他最近还会有频繁的动作。”

  希维尔眉头微皱,说道:“那也只能这样了,我们回去吧。”

  凯特琳右手抬起,示意先等一会。希维尔虽然不知道凯特琳想干什么,但还是一起等待。

  不一会,一个蓝色皮肤的光头老人出现在两人面前,他问道:“凯特琳,你这么晚喊我到这里干嘛?”

  凯特琳眼神凝重,说道:“请瑞兹老师看看这个男人,他身上没有任何伤痕,我怀疑他是被精神类的魔法或巫术杀死的。”

  瑞兹轻咦一声,蹲下身子,在男子身上摸了摸,然后站起身来,欲语又止。

  希维尔焦急地问道:“老师,你倒是说啊!”

  凯特琳也用急切的眼神看着瑞兹。瑞兹叹了口气:“很奇怪,他是死于梦里的,很自然,很安详,如果真是魔法或者巫术的话,应该不属于瓦罗兰。”

  瑞兹一脸忧愁,他仰望星空,喃喃道:“看来瓦罗兰是和平太久了!”

  ……

  叶风在金克丝与娑娜的陪同下,回到了学院,而娑娜和金克丝则在回酒吧的路上。

  娑娜的声音在金克丝心底响起:“你不要继续杀人了,最近皮城的凯特琳来了,你应该知道的,正因为有她在,皮城才会成为全大陆犯罪率最低的地方。”

  金克丝双手托着后脑,毫不在意,笑着说道:“娑娜姐,你要知道,是他们来骚扰我的,我也没办法。”

  “总之,你要改改你的性格,把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上……”

  金克丝打断了娑娜的传音,冷淡地说道:“这些内心丑陋的人,死得越多越好,哼!”

  娑娜轻轻叹息,看着皎洁的月光,然后传音道:“那个叶风,你别去害他。”

  金克丝俏皮一笑,话锋一转:“姐姐你不会看上那个叶风了吧?才第一次见,就护着他。”

  娑娜听了后,一阵愕然。她摇头道:“怎么可能,我能读到人的心,他的心很纯净。”

  金克丝跃到娑娜身前,转了一圈,说道:“放心,我知道了,不会杀他的,他可是我哥哥了。”

  娑娜会心一笑,传音道:“这样才对。”

  ……

  寂静的夜里,大部分人都已入睡,一道黑影迅速没入战争学院内,然后进入召唤师的休息区域,消失不见。

  与此同时,一个召唤师正在做着噩梦,他的全身不断冒出冷汗,不一会便没了气息。紧接着,又有两个召唤师也做了噩梦,但他们并没有因此死去,从梦中惊醒。

  他们都不约而同地打开窗子,望向夜空,本是无云的圆月,渐渐地隐入云层之间,更给这个夜增添了诡异的气氛。

  ……

  第二天早晨,前一天晚上召唤师离奇死亡的事件迅速在学院里传开,为了避免不必要的恐慌,消息并没有传到外面。

  学院高层元老进行了紧急会议,然后做出决定:由瑞兹召集在学院的学员与另两名受害未死的召唤师,进行调查。

  此时,瑞兹站在学院中央广场的高台上,看着下方已经聚集的成员,开口道:“昨天晚上,学院内的召唤师休息区发生了离奇的死亡事件,三名召唤师做了诡异的噩梦,如果是一般的噩梦也就算了,但这个噩梦却可以杀死梦中的召唤师,很不幸,一位召唤师因此死去,这次召集大家来是为了调查此事,请昨晚两位受害召唤师叙述下当时的情况。”

  其中一名召唤师心有余悸地说道:“在梦中,我看到一个模糊的黑影,他一直追着我,我在梦中感觉到了真实的疼痛。”

  另一名召唤师接着说道:“我和他的梦也是相同的,那个黑影还使出了一个独特的招数在我身上,我所走过的路会形成黑色的轨迹,那个黑影在轨迹上,会加快追我的步伐。”

  台下的学员们听了后,一阵哗然。

  叶风、菲奥娜和无心站在一起,无心问道:“叶风,昨天下午你怎么没来学剑?”

  呵,还真和你的维姐吃饭去了呀!菲奥娜不猜便知,她恼怒地用力踩了叶风一脚,疼得叶风一脸痛苦的表情。

  不待叶风回话,菲奥娜接过话:“他昨天下午和他的维姐去约会吃饭了!”

  无心同情地看着叶风,然后说道:“原来是约会,哈哈,年轻人感情更重要,练剑什么的可以暂时放一边。”

  叶风害怕继续被菲奥娜虐,转移话题道:“你们怎么看那两个召唤师的话?”

  菲奥娜略微沉吟,说道:“这种死法,应该是精神类的魔法。”

  无心也难得正经,说道:“我觉得这次的事件肯定不是偶然,还会有更多的人会这样死去,或许是这个学院里的某些能量,吸引了不该吸引的生物前来,在这个学院里我能隐隐感觉到阴森邪恶的能量波动。”

  叶风问道:“和那个稻草人有关吗?”

  无心摇了摇头,说道:“那只是一部分,这个学院深处有着更加邪恶诡异的能量波动,或许正在进行什么邪恶的召唤仪式,最好过段时间我们就离开这里,如果说大陆会不安定的话,这里将会成为混乱开始的源头。”

  叶风面露惊容,不敢相信地说道:“没这么严重吧?”

  “总之,你最好早点离开这里。”无心神色严肃。

  “嗯,我肯定会离开的,只是时间问题,我还要去艾欧尼亚。”叶风说道。

  “好了,大家安静下来,大致的情况,相信你们也听得很清楚了,希望你们最近警惕一点,如果有什么可疑的发现,请迅速把消息提供给希维尔还有凯特琳,她们俩专门负责这件事,都回去吧!”瑞兹说完便离开了中央广场。

  ……

  诺克萨斯克卡奥家族府邸内,卡特琳娜站在自己的屋前踱步,这时一道身影出现在她的面前。卡特琳娜紧张地问道:“泰隆,查到没?”

  泰隆恭敬地说道:“大小姐,我并没有发现克卡奥将军的任何线索,二小姐也不知所踪。”

  卡特琳娜右拳紧握,冷冷说道:“这件事佩娅就算没直接参与,也一定知情!”

  泰隆面不改色,说道:“我想我们暂时无法调查此事了,关于南三省,联盟那里已经发了最后通告,我们必须派人前去,其他国家也联手施压,不去的话,恐怕诺克萨斯将会成为众矢之的。”

  “哼,南三省在我们的统治下,发展迅速,怎么可能白白还给艾欧尼亚!”卡特琳娜顿了顿,继续说道:“在比赛到之前继续调查,比赛前三天我们再前去。”

  “是!”泰隆再次消失于府邸内。

  ……

  艾欧尼亚普雷希典的宫殿中,卡尔玛亲自搀扶着一个上身暴露,扎着小辫子的男人。男人全身都是被火灼烧的痕迹,眼睛处裹着一块红布。

  卡尔玛一脸感激,说道:“李青大师,没想到你竟然会为了我艾欧尼亚,用大火焚烧自己抗议诺克萨斯,艾欧尼亚会铭记你的恩德的。”

  李青声音中带着一丝浑厚:“我只是在赎罪而已,没想到还被你们救了。”

  卡尔玛感激道:“如果不能救了你,艾欧尼亚人都会永世不安的,你可是为我们争取了提前和诺克萨斯进行比赛的机会!”卡尔玛扶着李青慢慢朝休息区走去。

  ……

  普雷希典城内的一处木屋内,索拉卡正在闭目静坐。这时,一个女仆走进屋子,微微欠身,说道:“索拉卡大人,半个月后的比赛已经定下来了,但是人选还没定。”

  索拉卡微微一笑,说道:“已经有三个人选了,我还要去请最后两个。”

  女仆疑惑地问道:“我记得只有艾瑞莉娅和韦鲁斯去了战争学院,另一个是?”

  索拉卡神秘一笑,淡淡地开口道:“还有我……”

  她的声音如清泉般甘甜灵动,洗涤心灵。

  ……

  :。:

看过《瓦罗兰传说》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