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瓦罗兰传说 > 第四十二章 琴音

第四十二章 琴音

  “你们为什么不让我进去,我哥哥叶风在这个学院里!”一个穿着服务生制服的少女站在战争学院大门口,气呼呼地对着门卫喊着。

  少女留着一头蓝发,粉红色的瞳孔,煞是可爱。

  最近因为神秘黑影的事件,战争学院分派了门卫,严加探查所来之人,不让身份不明的人进入学院。

  门卫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少女双手环肩,昂着稚嫩的小脸道:“金克丝。”

  可能是金克丝人畜无害的外表,门卫心软了,他翻出一只笔和一个本子,递到金克丝面前。

  金克丝急躁地接过本子和笔,在上面写了自己的名字,不耐烦地说道:“大叔,这样可以了吧?”

  门卫点了点头,挥挥手,示意金克丝快点消失在他的视线内。金克丝调皮地对着门卫做了个鬼脸,便踏入了战争学院内。

  ……

  距离叶风苏醒过来已过去七天,早在三天前,叶风便已完全康复,然后他跟着菲奥娜去看望了希维尔和阿狸,回来后又开始了上午陪菲奥娜比剑,下午练习无心所教的仲裁之力的日常。

  这七天内,召唤师被袭击的事件越来越频繁,战争学院内人心惶惶。不过自从叶风苏醒后,再也没被神秘黑影袭击。对此,叶风、无心和菲奥娜一致认为那个黑影喜欢召唤师的灵魂,上次袭击叶风纯属意外。

  看着渐渐暗淡的天空,叶风深吸口气,不知今晚又有多少召唤师会死在梦中,亦或是因此疯癫。

  不过想这么多也没用,这并不是他应该关心事,以他的能力并不能对侦破这件事起到多大作用。

  该回去睡觉了,叶风朝无心挥了挥手,又看了看每天都会坐在旁边看他修炼的韦鲁斯,便转身离去。

  然而叶风并不知道,就在他转身的那一刻,一道黑影从他身边擦肩而过。而无心却把这个细节看在眼里,但无心并没有采取动作。他假装并没有察觉到黑影,暗中却在用神念注视着黑影的一举一动。

  没过多久,韦鲁斯也离开了,而这时无心发现黑影悄悄地潜入地下,悄悄地跟着韦鲁斯。

  “这次你逃不掉了!”无心注视着黑影与韦鲁斯离开的方向喃喃道。

  ……

  “哥哥!”叶风被身后甜甜的声音所吸引,他回过头一看,这不就是上次在小巷里认的妹妹金克丝吗?

  叶风笑着走到金克丝面前,问道:“妹妹,你怎么来了?”

  金克丝挽着叶风的手往自己胸前靠,虽然还没完全发育,但叶风还是能感觉到一点触感。金克丝撒娇道:“没事就不能来看哥哥了吗?不过这次真有事,我听娑娜姐姐说你们学院最近好多召唤师都死在了梦中,就算醒过来也是疯疯癫癫的,是不是真的?”

  叶风疑惑地看着金克丝,问道:“是啊,不过你问这个干嘛?”

  金克丝突然双手松开,摆在身后,一脸正经地说道:“如果是的话,那么那个黑影就是永恒的梦魇魔腾了,以人类的梦境为食,而且他不仅仅只是吞噬召唤师的梦境,他还喜欢在梦境中吞噬具有强大力量的人,现在他正处于虚弱期,只能吞噬召唤师和普通人的灵魂,相比普通人,召唤师的灵魂力更能迅速让他变强。”

  叶风听了后,一阵骇然,这魔腾的能力远比他想的恐怖,他看着金克丝问道:“那你知道他的巅峰状态有多强吗?还有你是怎么知道这一切的?”

  金克丝回答道:“半神,而且他还会继续变强,总之我过来是为了让你和娑娜姐姐小心点的,哥哥,你别告诉别人这些是我告诉你的好吗?”说到最后,金克丝两眼泪汪汪地看着叶风,身体有意无意地蹭了蹭叶风。

  叶风暗吞了口口水,心里默念我不是萝莉控,我只把她当妹妹,然后说道:“你放心,你没什么自保能力,哥哥是不会说是你说的。”

  金克丝听了后,在叶风面前转了一圈,然后高兴地笑道,笑声如黄鹂鸣叫般清脆动人。

  等等!刚才好像有个黑影从我身边一闪而过,难道是?糟糕了,他不会找无心,肯定是找韦鲁斯去了!叶风歉意地看着金克丝,说道:“我的朋友被梦魇盯上了,我得去救他,你就在这,别乱跑。”

  金克丝不满道:“我也要去,我就站得远远的,不妨碍你,再说这么多天了,魔腾肯定恢复了不少实力,你打不过他的。”

  ……

  一个女子盘坐在住宅区的湖畔旁,淡薄如水的蓝色宫装,细如柳枝的腰身,下身隐于宫装内,白皙的面容,殷红的嘴唇,明丽中又似透露出一汪秋水的眼睛,惹人怜爱。青色的柔顺发丝被发簪盘起,束成两个小辫子,落于身后。

  如果叶风在此,一定会认出这个气质出尘的女子正是娑娜。娑娜的身前摆着一张古琴,她眼神柔和地看着古琴,轻轻地拨弄着,像是在试音。光是看她有规律的拨弄,就能看出她是一个玩琴高手。

  琴即是娑娜,娑娜即是琴。娑娜内心低语着。

  月光像是爱上了娑娜美丽的容颜,甘为陪衬,洒在娑娜与古琴上,使得本就气质出尘的娑娜,更显朦胧之意。

  今晚,没有噩梦。娑娜停止对琴弦的拨弄,担忧地望向夜空,然后闭上眼睛,沉浸下来。

  没过多久,娑娜睁开眼睛,她纤细的双手伸向古琴,一曲动人的弹奏即将开始。

  ……

  “就是这里吗?”金克丝小声地问道。

  “是的,我朋友就住这里,我现在就去敲门!”叶风刚站起身来就被金克丝拉住。

  金克丝说道:“既然你朋友被魔腾盯上,那么你敲门只会惊动在屋内的魔腾,我们要悄悄进去。”

  叶风听了后,也觉得有道理,可是他没有钥匙怎么进去?叶风焦急地说道:“我们没有钥匙啊,而且我又不会撬锁。”

  “交给金克丝吧!”金克丝得意地说道。她拍了拍胸脯,然后走到门前,一阵捣弄,门就被她悄无声息地打开了。

  做完这一切,金克丝期待地看着叶风,好像想叶风夸她。

  叶风没有看懂金克丝想表达的意思,他问道:“金克丝,你不会偷过东西吧?”

  “啊?怎么会!我这手艺是以前穷困时给开锁匠当学徒学来的,哥哥你怎么能这么说我!”

  金克丝虽然嘴上这么讲,但她通红的脸色却出卖了她。所幸夜色过暗,周围又没有灯光,叶风并没有看出来。

  叶风听了金克丝的解释后,讪笑道:“不好意思,我只是开玩笑的,走吧,我们进去看看!”

  金克丝摸了摸通红的脸,又偷偷瞄了眼叶风,才跟在叶风身后朝屋里走去。

  “你们来晚了,他已经陷入了无穷无尽的噩梦当中,真是美妙啊,我的杰作!”叶风和金克丝刚踏进屋内,一个黑影就飘在他们的面前陶醉地说着。

  “韦鲁斯才走出阴影,你又让他陷入噩梦之中,这是要逼他成魔啊,你就不怕他成魔后反噬你吗?”叶风手指着魔腾,愤怒地说道。

  “反噬?我的噩梦可不会出现这种情况,我可是梦境的主宰,他现在就是任我宰割的小羔羊,而你们,也将有幸成为我的食物!”黑影说着说着便冷笑起来,他周身的空间也开始动荡起来。

  与此同时,叶风感觉到自己陷入了若有若无的恐惧当中,而且恐惧感正在渐渐加重。

  叶风摇晃着脑袋,强迫自己保持清醒。他看向身旁的金克丝,金克丝正无助地瘫坐在地上。

  看来金克丝也一样,陷入了恐惧之中。叶风咬着牙,如果我也这样,还怎么当别人的哥哥!

  眼看叶风的意识就要被吞噬,这时一道洪亮的声音让他浑身一震:“叶风!”

  叶风也因此从恐惧之中清醒过来。他转头看向门外,一身蓝衣的男子站在外面,静静地看着这一切,仿佛眼前的一切并不能影响他的心境。

  “你觉得你能阻止得了我吗?”魔腾看着屋外的无心,嘲讽道。

  “不试试怎么知道呢?”无心淡然一笑,并没有把魔腾的话放在心上。

  魔腾眸子阴冷地看着无心:“别以为你有半神的实力就能拦下我,等我恢复实力,别说半神,就是成神也无法阻拦我!”

  无心闭上双眼,然后右手举起蓝玉,一股若有若无的剑气朝四周散了开来。待他再次睁开眼睛的同时,他的身形便消失在了叶风眼前。

  叶风看向魔腾,却发现魔腾也不知何时消失了。叶风疑惑地望着四周,正欲站起身来,却听到无心的声音从远处传来:“你身边那个女孩中了那黑影的恐惧之术,并非沉睡在噩梦之中,你好生看护她,过段时间她自然会醒过来。”

  叶风听了无心的话后,决定先在这照顾金克丝,毕竟他的能力并不能影响无心与魔腾的战局。

  看着瘫坐在地上、一脸无助的金克丝,叶风不由自主地也坐下来,让金克丝躺在他的怀里。这么点大的少女会有什么事让她如此恐惧呢?她的生活不应该是充满了欢笑与快乐吗?叶风看着怀里的金克丝,自己陷入了沉思之中。

  “不要丢下金克丝,金克丝不要一个人!”金克丝躺在叶风的怀里,喃喃自语着一些胡话,声音充满了恐惧与悲伤。

  “为什么周围的人都那么嫌弃金克丝?”

  “人家都有哥哥姐姐弟弟妹妹,还有父亲母亲,为什么金克丝却是一个人?”

  “为什么要打金克丝?金克丝只是太饿了,想吃点东西,呜呜呜!”

  “那个女孩的衣服好好看,金克丝也好想有身干净漂亮的衣服呀!”

  “叔叔,你不是说给金克丝买好吃的吗?为什么把我关到小黑屋里,金克丝好怕,呜呜呜!”

  “为什么你们最后都要离开金克丝?金克丝好想有个能一直注意到我,关心我的人……”

  叶风竖起耳朵,认真地听着金克丝于恐惧中说的每一句话,越听他越感觉金克丝的身世可怜。金克丝从记事起就没有亲人,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还要被人欺负。叶风觉得自己比起金克丝幸福多了,虽然无父无母,但是从小就有个疼爱自己的姐姐维护自己,还有菲奥娜陪自己玩耍,可以说童年充满了欢乐。

  叶风深深地看了一眼金克丝,缓缓说道:“放心,你既然认了我做你哥哥,我自然会保护你,让你做个快乐的妹妹!”

  朦胧的月色下,无心与梦魇现身于学院内的一处空旷地上。

  不知何时无心手中的蓝玉已沾满了血迹,上面未干的血液顺着剑身滑落到地上,发出嘀嗒嘀嗒的声响。

  “你如果老老实实回去把韦鲁斯唤醒,我会考虑留你性命。”无心平静地看着魔腾。

  魔腾听了后大笑起来,好像听到了笑话一般,他放肆地说道:“你以为现在你可以杀我了?我告诉你吧,现在的我根本不需要出动真身,就可以把我梦境之力覆盖这个学院,也就是说现在在你面前的我只是一个分身而已,你就等着吧,等今晚一结束,吸收大量灵魂之力的我,将把你碾碎!”话音刚落,魔腾的身影便化为了光影,消失在了无心面前。

  无心皱着眉头,思索着接下来该如何。如果真像黑影说的那样,那他还真不是黑影的对手了。算了,先回去看看再说。

  ……

  “哥哥,真的吗?你是真心的吗?”金克丝在叶风怀里,微微睁开眼睛,认真地看着叶风。

  “啊?你什么时候醒的?”叶风听到金克丝突然说话,吓了一跳。

  “就是刚才,刚才……你……你说要保护我的时候,哥哥,你是不是真心的?在我昏沉的时候说的话……不会骗我吧?”金克丝可能是刚醒过来,身体有点虚弱,声音断断续续的。

  叶风先是啊的一声,然后挠了挠头,说道:“肯定啊,我说话算话,等我变强了,一定保护你!”

  金克丝听了叶风的话,反而不高兴了。她撅着嘴说道:“你的意思是你现在不强,就不保护我咯?”

  “怎么会?我从现在开始就保护你,谁欺负你,我就算打不过也要跟他拼命,你可是我的妹妹呀!”叶风赶忙解释道。

  听了叶风的解释后,金克丝的脸色才缓和了点。她虚弱地说道:“哥哥,你扶我起来……我……咦?琴音?娑娜姐姐?”

  “琴音?哪来的琴音?”叶风疑惑地问道。

  金克丝嘘了一声,说道:“轻点,这声音很轻,浮躁的心是不会注意到的。”

  叶风半信半疑地闭上嘴巴,他仔细聆听周围的动静,的确有一道若有若无的琴音从远处传来,如果不仔细听,还真听不出来。这琴音好舒服啊,听了后有种如沐春风的感觉,心灵被净化了一般。叶风沉浸于琴音当中,细细用感知去体会这琴音所带来的一切。

  “你们也听到琴音了?”无心的声音传入叶风与金克丝的耳中。叶风惊讶地看着无心:“这么快?那个魔腾呢?”

  “你说的是那个黑影吧?让他跑了,不过这琴音有点奇怪,我感觉到其中带有一点治愈之力。”无心耸了耸肩,说道。

  “治愈之力?我听了后感觉像是沐浴在春风下一般,很舒服。”叶风听了后,诧异地回答道。

  “娑娜姐姐的琴音的确有治愈能力,她进学院是因为她能把琴音化为攻击的手段,并没有展露她的治愈能力,不过这些她都跟我说过,姐姐的能力可不止这些呢,她还会把琴音转化为很多能力,哼哼!”金克丝得意洋洋地说道,好像在说她自己的优点一般。

  “你是在说那个琴音是你姐姐弹出来的?”无心问道。

  金克丝点了点头,回答道:“是的,娑娜姐姐可厉害了!”

  无心沉思了一会,说道:“既然如此,韦鲁斯应该马上醒过来了,我们进去卧室看看。”说完无心便率先朝卧室走去。

  ……

  黑色的夜幕下,学院的上空笼罩着看不见的精神织网。这一手自然引起了学院内不少高手的注意,不过他们也只是稍微关注下,便又沉浸于自己的事当中。因为他们并没有办法移除这不知名的手段,只能保证自己不会陷入噩梦之中。

  “唉,妄我对魔法研究这么久,却无法把这幕后黑手的手段移除,到底是把太多的精力放在了毁灭力强大的魔法上,而不是治愈与救赎的魔法。”一处院落旁,瑞兹仰望星空,喃喃自语道。

  瑞兹担忧地感应着那看不见的精神织网,不经意间发现一处地方断裂了开来。“这是?怎么断裂了?”瑞兹对此感到十分诧异,他这几天感应了很多次,织网是越来越大,直到覆盖整座学院,这断裂的情况还是第一次感应到。

  就在这时,一道轻柔的琴音传入瑞兹的耳中,随即他便一脸恍然大悟的样子。右手捋了捋胡须,瑞兹自顾自地说道:“没想到这女娃的琴音还有这种奇效,真是才女呀,老咯老咯,这终究将是他们年轻人的时代。”

  与此同时,琴音传遍整个学院,所过之处,凡是被噩梦缠绕的人,都从一脸痛苦的表情变为安详熟睡的表情,梦魇直接被在梦中驱散。

  ……

  一处黑暗的空间内,两道幽蓝的火焰突然燃起,在其中跳动。空间里回荡着诡异而愤怒的声音:“是谁,竟然敢破我魔腾的梦魇?我现在暂时不能出动,外面的那些半神估计都盯着我,如果轻举妄动可能会直接被绞杀,不过让我看看,到底是谁,竟然能破解我的能力!”说完,幽蓝的火焰穿透黑暗的空间,直接出现在学院内,追寻着琴音的来源。

  不一会,两道火焰便来到了一片林子里,它们把所见的一切显现于黑暗的空间。

  黑暗的空间内,魔腾透过火焰的投影,隐约间看见一头青丝的娑娜坐于林子深处的湖畔,双手灵动地弹奏着古琴。

  “让我再拉近一点看看!”黑暗的空间内,魔腾急切地用意念操控着林子里的火焰,想继续深入。

  随着幽蓝火焰的深入,娑娜的身影在黑暗空间里的投影逐渐清晰起来。可是就在快要看清面容时,投影直接崩碎,什么都看不到了。

  “以为这样我就找不到你了吗?宫装……青丝……古琴……女子,哼,先让你活一天,等明晚我再恢复点实力,就来亲自抹杀你!”魔腾阴冷而愤怒的声音在空间里一闪而逝,随后又陷入了沉寂之中。好似这里面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静得可怕。

  ……

  :。:

看过《瓦罗兰传说》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