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瓦罗兰传说 > 第五十六章 真正的强大

第五十六章 真正的强大

  艾瑞莉娅身子微微前倾,右脚蹬地,跃向空中,朝德莱厄斯而去,凌乱的长发狂乱地随着她的身形舞动,肃杀之气向周围蔓延开来。

  她右手往侧边一伸,心里低语着传世之剑。像是感召到了主人的召唤,这把有灵性的神剑自身发出一道金属颤音,飞回艾瑞莉娅的手中。

  艾瑞莉娅双手紧握剑柄劈向德莱厄斯。德莱厄斯眼里闪过一丝不屑,他右手挥舞巨斧迎上空中的艾瑞莉娅。

  巨斧与剑的碰撞,发出刺耳的鸣音,令人耳膜很是不适。双方就这样僵持着,持续了一段时间,谁也无法压倒对方。德莱厄斯很是震惊,没想到这个看起来弱不禁风的女子的力道竟然如此之大。

  就算是他们军中的卡特琳娜,虽然刺杀能力超绝,但在力量上却无法胜他。这还不止,他明明感觉到刚才艾瑞莉娅的体力便已枯竭,她怎么可能突然如回光返照般迸发出如此惊人的力量?

  “我的意志,是不会被击败的!”艾瑞莉娅大喝道,不再与德莱厄斯硬拼,她的剑锋一转,一股巨大的剑气能量从中涌出。

  在这股奇特的剑气下,德莱厄斯感觉自己的身体像是被禁锢一般,又如被人击中后脑勺,眩晕之感席卷全身。

  就是这么短暂的乏力,德莱厄斯感觉到了艾瑞莉娅的攻击再次袭来,一次比一次猛,好似她的每一击都在给她注入一点力量,让她越战越勇。而且他感觉自己的铠甲在艾瑞莉娅的攻击下,如同摆设一般,跟没穿没什么区别,刺痛之感如同切骨拨皮。

  乏力感结束后,德莱厄斯做出了撤退的决定,他现在只解开了五层封印,无法使用他的绝技断头台。而且艾瑞莉娅在解开第六层封印后,实力上升的不是一星半点,他根本不可能是她的对手。

  艾瑞莉娅察觉到了德莱厄斯的退意,她追击已经被她打到同样虚弱的德莱厄斯。

  在艾瑞莉娅的纠缠下,德莱厄斯逃跑只有死路一条。身为一个从平民爬上来的将军,德莱厄斯有自己的骄傲,他宁愿战死也不愿死于逃跑途中。德莱厄斯咬着牙挥动着他的斧头再次迎向艾瑞莉娅。

  ……

  画面拉回中路,阿卡丽和卡特琳娜不断地清着兵,两人的交手也很有限,都未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在这看似平静的战斗中,阿卡丽与卡特琳娜相继解开了第六层封印。阿卡丽的眼前浮现慎在上路蓝方野区清魔沼蛙的场景,在慎清完的那一刻,他也解开了第六层封印。

  阿卡丽吸了口气,青色面纱下的嘴唇微动,有种别样的诱惑。她眼前的画面从慎身上移开,变成了下路的画面。此时下路双方正在蓝方第二座外塔下展开激烈的战斗,除了只负责治疗的索拉卡,韦鲁斯和对面的两人状态都很差。索拉卡每给韦鲁斯回复一下状态,韦鲁斯便因为和德莱文的碰撞再次受到严重的伤。

  阿卡丽闭上眼,心里默念着慎的名字。她并没有通过召唤师峡谷里传音术进行传音,而是无任何媒介在心底呼唤。

  刚清完魔沼蛙的慎轻轻点了下头,阿卡丽则是轻轻一笑,运用特制的传送器感应到下路在敌方后面的己方小兵,开启传送。而慎也于此同时以状态很差的韦鲁斯为媒介,施展他的秘奥义——慈悲度魂落。

  下路,德莱文和蒙多听到了中路卡特琳娜的呼喊:“快走,阿卡丽来了!”

  就在他们听到时,已经晚了,巨大的光束包裹着他们后面的一个蓝方小兵。巨大的光束中传来了令他们心悸的能量波动,等到光束褪去,破开第六层封印的阿卡丽的身影出现在他们面前。两人自知后退无路,便把主意打到同样虚弱无比的韦鲁斯身上。蒙多和德莱文猛地冲向韦鲁斯,疯狂地进行攻击,可是他们却发现他们根本打不动韦鲁斯!一道紫色光圈包裹着韦鲁斯,随即慎的身影便挡在了韦鲁斯的前面。

  慎不给两人反应的机会,向前冲了一段距离,瞬息施展奥义——影缚,暂时禁锢住两人。

  随后,阿卡丽一闪而逝,出现在两人面前。还没看清她怎么出手的,两人就在一道亮光下化为虚影,破碎回召唤师平台等待读条复活。

  “你们真是默契,如果有你们两个,均衡教派一定会恢复往昔。”索拉卡说道。她看着阿卡丽和慎,赞赏之情溢于言表。

  阿卡丽和慎微微躬身,然后再次回到自己的位置去。而韦鲁斯却是一脸冷冰冰的,轻啐了声。

  索拉卡叹了口气,看向天空,说道:“如果有一天,你发现即使你拥有令人畏惧的力量却也无法守护你所珍视的人,你会怎样?”

  韦鲁斯心里微震,难道说索拉卡大人看出了我的想法?他不可思议地看向索拉卡。然而索拉卡依旧望着天际。

  “不是越邪恶的力量越强大,而是你的内心已被仇恨所占据,所以无法真正发挥你在神庙里所学的神圣箭术。”索拉卡幽幽道,像是回想起了什么。

  韦鲁斯现在并不想听这些说教,他对着索拉卡抱拳,然后启动了回城传送器,回去进行彻底的治疗。

  索拉卡摇了摇头,对韦鲁斯的表现很失望。她暗自低语道:“等你到了那一步,你就再也回不了头了。”

  ……

  滴答……滴答……

  还未风干的血液顺着传世之剑滑落,滴在地上。

  艾瑞莉娅歪着头,淡漠地看着倒在地上的德莱厄斯。为了能一个人安静地发泄怒火,艾瑞莉娅在把德莱厄斯打得无法动弹后,亲手拎着德莱厄斯扔在上路河道旁的草丛里。

  这之后,艾瑞莉娅便是用剑一次次地在德莱厄斯的身上划出伤口,任那血液从德莱厄斯身体各处流出,可谓极其可怕。

  艾瑞莉娅发现一件事,不管她在德莱厄斯身上割裂多少口子,德莱厄斯也只是咬牙不发出喊叫。这让艾瑞莉娅更是没来由的火大,在她看来诺克萨斯的人都是胆小如鼠、阴险狡诈之人。怎么可能会有这种无惧折磨的人?

  但这个疑惑并没有让艾瑞莉娅放弃对德莱厄斯的折磨,她现在内心完全被哥哥的死所支配,她只想让眼前之人体会下她哥哥所受的痛苦。

  一想到自己的哥哥,艾瑞莉娅就感觉自己的心在被刀割一样,割完缝好,割完缝好,就这样重复着。哥哥怎么会死?你不是说过会找到援军,然后回来看我的吗?

  想到这,艾瑞莉娅加快了对德莱厄斯的割裂速度,力度一次比一次大,状若疯狂。

  就在艾瑞莉娅快速在德莱厄斯身上又割裂了几道伤口时,她的脑海里突然浮现出她参军前和哥哥泽洛斯的对话。

  “莉娅,你为什么要参军?”泽洛斯背对着艾瑞莉娅说道。

  “为了成为一个强大的人!”艾瑞莉娅信心满满道。

  “在你心中,什么才是强大?”

  “就像哥哥你一样!”艾瑞莉娅两眼冒着星光,崇拜地看着泽洛斯。

  “唉,莉娅,可能现在的你无法理解我的话,但我还是要告诉你,一个人的强大与否并不在于他的力量有多强,而在于他的心。”说着说着泽洛斯转过身来,右手食指点了点自己的左胸口。

  艾瑞莉娅从回忆中回过神来,她低头不语,右手中的剑直接刺穿了德莱厄斯的身体。而德莱厄斯因此回到了红方召唤师平台等待复活。

  她也启动了回城传送器,抬起苍白的面容,对着天空,任凭眼泪在脸上滑出泪痕。她哽咽道:“哥哥,原来我一直都没有真正强大过。”

  :。:

看过《瓦罗兰传说》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