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瓦罗兰传说 > 第五十七章 魔动

第五十七章 魔动

  竞技场的一处角落,两个身着黑袍之人静静地看着比赛。其中一个人看着影像水晶里索拉卡的动态,轻声道:“是她吗?”声音细腻轻柔,是个女子。

  另一个人回答道:“没错,是她,众星之子!”这是个男子的声音,带着一丝怒意。

  女子隐于黑袍下的眉头微微一皱,看起来不是很赞同男子的看法。她说道:“会不会是巧合?这个众星之子和艾卡西亚当年的众星之子只是恰巧名号相同?”

  男子的眼神透露出一丝怨毒,目不转睛地看着众星之子的一举一动。

  他深深吸了口气,平静地说道:“不会有错,她就算化成灰我都会记得,这面容也是如当年那样出尘,等你恢复前世记忆后你就会明白了。”

  女子摇了摇头,看起来不是很感兴趣,她说道:“就算恢复,我也对前世的恩怨没有感觉,我只在乎当下。”

  男子像是早就料到女子会这么说,他颇有深意地望向女子,说道:“就算你不会恢复,也是站在我们这边的,不是吗?”

  女子不想在这个话题继续嚼口舌,她不耐道:“别说这个了,这次我们来的主要目的可是要见那个家伙的。”

  “这次能确定众星之子已经转世,也算是意料之外的收获,不过还有个人让我感觉到可以培养。”说到这,男子便把目光投向了韦鲁斯。

  女子听了后,隐于黑袍下的嘴角也是扬起一个弧度,笑道:“或许很快,他就会成为我们之间的一员。”

  ……

  艾欧尼亚一连串猛烈的攻势,使得艾欧尼亚已从开局的弱势成功转变为压制诺克萨斯。不过这样的好景并不长,随着诺克萨斯的人相继解开第六层封印后,艾欧尼亚的三路接连被打爆,就连再次打野的艾瑞莉娅也是被萨科在野区击杀了好几次。

  渐渐地,整个战场的局势开始朝诺克萨斯一方倾斜。诺克萨斯为了不给艾欧尼亚喘息的机会,他们决定齐聚中路,直接贯穿外塔与水晶,快速解决战斗。

  此时,艾欧尼亚中路外围第二座塔下只有阿卡丽独自守卫,她看到诺克萨斯五人跟在小兵后面气势汹汹地杀了过来。阿卡丽第一时间就把这个消息传音给了其他四人,请求他们的支援。

  得到消息后,剩下的四人快速向中路赶去,并提醒阿卡丽不要冲动,在塔下小心点,等待他们的到来。

  阿卡丽自然不敢大意,现在的他们正处于劣势,如果她再被击杀几次,怕是诺克萨斯方解开封印的速度更快,这会加速己方的败亡。

  阿卡丽在塔下虽然极力争取时间,但在对方五人的强力攻势下,防御塔还是以可见的速度瓦解。只要再来一波进攻,就会瞬间倒塌。

  阿卡丽轻轻叹了口气,不得不放弃这座塔了,死守的话她也要搭进去,只会拉大双方的差距。

  就在阿卡丽准备撤离时,一道熟悉而又让她倍感亲切的紫色身影挡在了她的面前。这不是慎又会是谁呢?

  阿卡丽在慎的到来下又坚定了守住这座塔的信心。而慎则更是无所畏惧,他在塔下直接强顶在小兵和诺克萨斯五人面前,硬是接了一连套的攻击。虽然慎因此受了很重的伤,但至少暂时为其他人的支援争取了时间。

  阿卡丽刚想上去扶住略微虚弱的慎,却被慎阻止了。慎说道:“你现在也伤得不轻,你又没我的防御力,上来肯定会被集火瞬杀,这里就交给我好了。”慎的语气里带着一丝关切。

  阿卡丽张了张嘴,还想说些什么,但却在慎左右摇晃的食指下打消了念头。现在的她只能见机行事,听从这位师兄的安排。

  战场上的平静总是短暂的,在下一波小兵的到来下,诺克萨斯五人再次挺进。这次他们要直接强攻,毁掉防御塔。慎疯狂地对诺克萨斯五人进行拦截,可是他们根本不理慎,自顾自地对塔进行攻击。

  “慎,快退下!”阿卡丽眼看防御塔就要被摧毁,赶紧催促慎离开那里。但就在她话音刚落,防御塔就坍塌了,而诺克萨斯五人犹如看死人一般朝慎攻了过去。

  即使慎的防御力再强,在五个破除的封印都比他多的人的攻势下,也是瞬间被轰杀。阿卡丽站在己方中路外围最后一座塔下闭上眼睛,不忍看到这样的场景,即使这并不是真正的死亡。她就是不喜欢看到慎被杀的样子。

  卡特琳娜看着身影逐渐消散的慎冷冷一笑,这次比赛在她看来已经大局已定了。

  突然,卡特琳娜眼神一凝,身形往后爆退,同时吼道:“退后!”

  卡特琳娜抬头看向高高的丛林,那里直接伸出了一条如同藤蔓的金色触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瞬间来到她之前所站的位置。

  而诺克萨斯剩余四人因为撤离不及时,全部被这奇异的金色藤蔓缠住。

  卡特琳娜果断地拿着匕首回去,想砍断这藤蔓,解除几人的禁制。但当她刚接近时,就发现上当了。这藤蔓像是活了一样,瞬间缠住她的小腿,然后伸出更多的藤蔓,把她全身禁锢在原地。卡特琳娜不甘地蠕动着,却发现藤蔓越缠越紧。

  卡特琳娜只能将目光投入那草丛之中,随着她的目光,韦鲁斯的身影从中走出,并戏谑地看着他们。

  与此同时,索拉卡也跟了出来,及时地对阿卡丽进行治疗。韦鲁斯对诺克萨斯五人施放箭雨,只不过这箭雨和之前的有所不同,是金色的,犹如圣光。

  在韦鲁斯强大的群体控制与攻击下,诺克萨斯五人受了不小的伤,但很快禁锢他们的藤蔓就消失了。这不仅让他们感到愕然,就连韦鲁斯也没反应过来自己的绝招在召唤师峡谷竟然有时间限制!

  卡特琳娜和德莱厄斯首先反应过来,他们两人快速奔向韦鲁斯。德莱厄斯先是大斧头向前一勾,直接把韦鲁斯拉到身边。紧接着卡特琳娜施展瞬步,华丽地落在韦鲁斯身后,然后她手中的匕首犹如会跳舞一般,旋转着在韦鲁斯脖子处割出一道长长的口子。

  虽然索拉卡及时对韦鲁斯进行治疗,但也是杯水车薪。德莱厄斯直接高举斧头向下斩去,韦鲁斯的身影瞬间破碎,等待复活。

  阿卡丽冷哼一声,抓住他们攻击的间隙,又是一套神不知鬼不觉的攻击,带走了他们身后本就状态不佳的萨科。随即她丢了颗烟雾弹,准备撤离回塔下。

  但就在她快要回到塔下时,却被德莱厄斯盲拉了回来。接下来,诺克萨斯四人直接出手,想杀了她。

  这时,阿卡丽的身上多出了慎的护盾。没错,慎已经读条复活了!阿卡丽像是感觉到了什么,她不再慌乱,反而在人堆里对着德莱文就是一顿忍术,差点把德莱文杀了!

  不一会儿,慎便从护盾中出现在阿卡丽面前。两人在索拉卡的增益效果加成下,着实打乱了诺克萨斯四人的阵形,还成功送德莱文回去读条复活。

  看到慎用影缚配合阿卡丽杀死了德莱文,卡特琳娜嘴角微扬。像是感觉到了什么契机,她再次瞬步,来到阿卡丽的和慎的身边。然后,无数匕首以她为中心,向四周散射,全部飞向阿卡丽和慎。

  这一把把匕首,在卡特琳娜的演绎下,犹如绽放的死亡莲华,又如一道血色飓风,凄美血腥。阿卡丽和慎的身体在这美丽而又致命的攻势下伤势越来越重。

  眼看两人就要被击杀,一道靓丽而洒脱的身影不知从何处突兀地杀了进来。她转眼来到正在施放死亡莲华的卡特琳娜身边,虽然这无数的匕首也在她身上造成了严重的伤势。

  此人正是艾瑞莉娅,她眉头轻挑,传世之剑向上一挥,巨大的剑气瞬息将卡特琳娜短暂地击晕,打断了她的绝招。

  片刻后,卡特琳娜清醒过来,由于施展了绝技体力过于透支,她边和艾瑞莉娅短兵相接,边狰狞地吼道:“德莱厄斯你去杀了那两人,蒙多你快回复并使用毒刃拖住这女人!”

  德莱厄斯咧嘴一笑,连续跳起挥舞两次大斧头,干净利落地带走了慎和阿卡丽,但他也遭受了两人的疯狂反击,状态极其不佳。

  反观艾瑞莉娅,本就只是受了点非致命伤,在开启飞天姿态以及索拉卡的治疗下,却是越战越勇。

  蒙多刚要回复,却看到索拉卡伸出细腻的右手食指指着他,并说道:“禁!”声音如甘泉般,洗涤着人的心灵。

  但这天籁之音,却让蒙多无法施放任何绝招!艾瑞莉娅看到后,瞬间来到蒙多身边,剑锋直接刺穿他的心脏。

  在蒙多倒下后,艾瑞莉娅突向了前方的德莱厄斯,再次一剑击穿虚弱的德莱厄斯。

  而此时卡特琳娜自知虚弱的她无法力敌,只能朝己方防御塔撤去。

  艾瑞莉娅并没有追去,只是冷冷地看着卡特琳娜。她手中的传世之剑分裂成四把灵魂锋刃,悬浮在艾瑞莉娅身边,透露着至尊舍我其谁的气息。

  艾瑞莉娅右手举起,轻轻一挥,四把锋刃直接朝卡特琳娜射去。锋刃很快就追上并击杀了虚弱的卡特琳娜。

  艾瑞莉娅正准备启动回城传送器,却发现胸口不知何时被插了一把匕首。她咬着牙支撑着身体,在身体消散前,恨恨道:“卡特琳娜!”

  虽然诺克萨斯五人团灭,但是艾欧尼亚也没讨到什么好处。而唯一存活的索拉卡根本不需要击杀来破解什么封印,更是不会进行战斗,只负责治疗。

  所以总体上讲这一次的四换五对艾欧尼亚并没有多大的改变。硬要说受益的话,也只有连杀三人的艾瑞莉娅连破两层封印,进而破除的封印达到了十个,其他三人的封印则在九个。

  诺克萨斯四人因为之前的优势,破除的封印在十一个,而最高的则是卡特琳娜,她已经破除了十二层封印。

  在接下来的战斗中,诺克萨斯数次和中路的小兵一起攻打艾欧尼亚高地外的防御塔,可是都没有成功,对塔造成的损伤也是微乎其微。

  所幸,在一次次的推进中,诺克萨斯五人虽然没有摧毁防御塔,但是杀死韦鲁斯多次,加快了他们破除封印的速度。

  韦鲁斯在一次次的死亡下,渐渐对自己的力量产生了怀疑。神圣的箭术在战斗中屡屡被压制,我学习这个又有什么用?

  韦鲁斯的表情都落在了索拉卡的眼里。索拉卡眼神闪烁,不知在想些什么,只见她突然说道:“不是你的箭术差,而是你内心的仇恨蒙蔽了你,让你无法发挥它真正的力量,不要太过执着于报仇,你只需要在战场上和诺克萨斯大军交战,而不是嫉恨所有诺克萨斯人。”

  韦鲁斯点了点头,却并没有听进去。在他看来,诺克萨斯人都该死,是无法被宽恕的。他却不知这个想法会直接决定他今后的命运。

  他体内原本被无心封印住的恶魔本源,借助这个破绽,再次在他的心底萌芽生根,等待完全吞噬韦鲁斯的那一天。

  韦鲁斯又一次在交战中受了重伤,好在索拉卡的及时治疗,他才没有死亡。

  这时,他有点想动用从腐败深渊里获得的力量了。他迫切地想通过那邪恶的腐蚀能力让对手重伤,从而欣赏他们那痛苦的表情。

  韦鲁斯手臂上的恶魔纹路时而泛着紫色光晕,像是只要韦鲁斯愿意,它就会提供无穷的邪恶本源,灌注进韦鲁斯的弓箭之中。

  咬了咬牙,韦鲁斯还是决定动用恶魔的力量。

  弓箭上那隐隐闪烁的神圣之光正在以可见的速度被侵袭。眨眼间,便灌注进了魔性的紫色能量。

  ……

  :。:

看过《瓦罗兰传说》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