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瓦罗兰传说 > 第六十二章 铠甲下的脆弱

第六十二章 铠甲下的脆弱

  召唤师峡谷外围的某处阴影下,一道微弱的光不时闪烁着。但很快,这道光便化为一个传送法阵烙印在地上。紧接着,法阵上散发出微微的能量波动,两道人影出现于法阵之上。这两人便是叶风和菲奥娜。

  叶风打量着眼前的的峡谷,像是有一道淡淡的能量屏障挡在眼前。透过能量屏障,隐约可以看到幽深的峡谷入口,漆黑一片。叶风看着菲奥娜问道:“你确定要进去?”

  菲奥娜斜视了眼叶风,便看向峡谷内。她说道:“你怕了就回去吧,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她的声音冰冷而无感情,仿佛叶风和她并无关系。

  叶风撇嘴,不服气地说:“谁说的,我只是担心你出事。”

  菲奥娜在叶风说出担心两字时,眼神闪动,随即又恢复平静,连带着她说话的声音也不再那么冰冷。她柔和地说道:“我剑术这么精湛,怎么会有事。”

  话音未落,菲奥娜便迈步朝屏障内走去。叶风也不多说,紧跟在她的身后。两人就这样没入召唤师峡谷之内。

  ……

  黑夜的浓雾渐渐散去,新月已经落幕。战争学院竞技场内,传送阵源源不断的能量波动很快就惊动了除元老院以外绝大多数学员与导师。他们齐聚在传送阵前,犹豫着是否要进去查看一下。

  这时,大法师瑞兹出现在传送阵前。他探出右手,一道蓝光直接射入传送阵内,像是在感应着什么。

  很快,瑞兹收回右手,环视周围的人,说道:“这个传送阵是通往召唤师峡谷外围的法阵,虽然不知道是何人所为,但是我还是想问有没有人愿意和我一起去探查召唤师峡谷?”

  此话一出,顿时全场哗然。对于之前在影像水晶出现的画面,众人心有余悸,这危险程度绝对可以和攻打暗影岛相提并论。因此,过了半天,始终无人站出来回应瑞兹。

  瑞兹望了望周围犹豫不决的人们,心中不住叹息。如果大劫将至,恐怕这些人会是第一批死在劫难当中的人。

  不再寄希望于在场的召唤师们,瑞兹转身踏入了传送阵去。?他决定亲自前往,探查召唤师峡谷地底的恶魔是不是真的破除了封印。

  瑞兹前往召唤师峡谷后,凯特琳和希维尔两人刚好赶到竞技场内。她们两人在竞技场内并没有发现瑞兹,一问其他人,才知道了瑞兹独自前往召唤师峡谷的事。

  这让两人尤为担心,她们也决定前往召唤师峡谷。可就在两人踏入传送阵时,传送法阵的能量波动直接消散,空余法阵的纹路刻在地上,没有一丝光亮。这让两人更为担心了,要是法阵是那纳什男爵设的陷阱怎么办?

  “这法阵只是能量用尽了,每隔一段时间就会进行充能,下一次开启要等到今天晚上。”一道爽朗的声音从竞技场门口传来。

  竞技场内的众人看向门口,一个蓝衣男子缓缓朝法阵走来。

  希维尔和凯特琳小嘴微张,颇为惊讶,这来人正是她们的熟人——无心。不过两人没看到叶风和菲奥娜跟来,也是感到疑惑。

  希维尔朝无心点头示意,问道:“无心,叶风他们怎么没来?”

  无心并没有直接回答希维尔,而是走到法阵面前,蹲下身子仔细地感受着什么。

  良久,他站起身,皱着眉头,说道:“这法阵残存着菲奥娜和叶风的气息,他们应该是提前去了召唤师峡谷,这下麻烦了!”

  希维尔和凯特琳两人的小手捂了捂嘴,对此很是震惊。瑞兹半神的能力都不一定自保,菲奥娜和叶风两人恐怕很危险!

  无心对此略显烦躁,他无奈地摊手道:“现在只能走一步看一步,等到晚上我们一起去了再说。”

  “等等,今晚我们能不能和你们一起去?”就在无心三人烦恼之时,一道铿锵却不失悦耳的声音传入他们的耳中。

  无心三人朝声音的方向望去,艾欧尼亚的五人不知何时来到了法阵前。

  “我们也想去看看,我们很担心索拉卡大人。”艾瑞莉娅认真地说道。她和她身后的三人用坚定的眼神看着无心三人。

  无心点了点头,虽然他没看比赛,但也多少从其他人口中听说了召唤师峡谷纳什男爵的封印可能解开了,而索拉卡更是牺牲自己,救了其他九人。

  可就是不知道传送阵的充能能否一次性支撑这么多人的传送。如果一天只能送三人的话,那么多出的人直接赶往召唤师峡谷更快。现在管不了那么多了,能多去一人就多一份希望。前提是这些人有一定的实力。

  艾瑞莉娅见无心同意后,躬身抱拳道:“既然如此,我们晚上见。”说完艾瑞莉娅朝其余三人使了个眼色,便转身离去。

  凯特琳喊住了离去的几人,对着艾瑞莉娅说道:“你叫艾瑞莉娅是吗?”

  艾瑞莉娅虽然很疑惑,还是点头道:“是,不知你有何事?”

  凯特琳挑眉一笑,左手拍着胸脯,右手腕打转,说道:“没事就不能找你吗?我想邀请你来我这作客,交个朋友。”

  艾瑞莉娅看了眼身边三人,想看看他们的看法。结果三人都耸下肩,表示艾瑞莉娅自己决定,不用考虑他们。

  艾瑞莉娅回过头来,望向凯特琳道:“能与闻名瓦罗兰的皮城女警结交,求之不得。”

  “你说笑了,我哪有那么出名,这边走,我有很多话要和你说。”凯特琳掩嘴笑道。说话的同时,她便领着艾瑞莉娅朝竞技场外走去。

  路上,两人很是沉默。直到竞技场消失在身后,凯特琳才开口道:“艾瑞莉娅,听说你比赛的时候和德莱厄斯发生了争论?”

  艾瑞莉娅闻言神色一颤,不过很快就被掩饰过去。她平静地说道:“没有的事,我只是不太喜欢对诺克萨斯的人太手软。”

  凯特琳斜视了眼艾瑞莉娅,自顾自地说道:“你可别小看警察的侦查能力,据我推断,他肯定说了你失踪的哥哥的事,你才会暴怒的吧?”

  艾瑞莉娅脸色略差,冷声回应道:“既然你知道,又何必多问,刺痛我?”

  凯特琳并没有因艾瑞莉娅的不悦而神色紧张,她还轻笑了几声。

  收敛起笑意,凯特琳道:“我想你是误会我了,我想德莱厄斯一定说你哥哥是他杀的或者他手下杀的吧?不然你不会那么愤怒从而暴走的,不过我想说德莱厄斯说的话是假的。”

  凯特琳的话让艾瑞莉娅浑身一颤。她的哥哥没死?

  凯特琳早已料到艾瑞莉娅会这样,她得意地说道:“你真的被骗了,据我们皮尔特沃夫的线报,你哥哥到达德玛西亚时,德莱厄斯和他的军队早已乘船开往艾欧尼亚,所以他那些什么激怒你的话只是为了和拿出全部实力的你战斗罢了,他天生就是个好斗的人。”

  艾瑞莉娅被这突如其来的消息给击蒙了,脑袋一片空白。良久,她才回过神来,她定眼往前一看,一个屋子已经出现在她的面前。

  这就是凯特琳的住所吧,她心想道。不过哥哥既然不是被德莱厄斯的人杀死,那他会去哪了?会不会遇到其他危险?想着想着,艾瑞莉娅又担忧了起来。

  凯特琳打断艾瑞莉娅的思绪,说道:“到了,不进去坐坐?”

  艾瑞莉娅感激地看向凯特琳,凯特琳带来的消息又燃起了她的希望。随后她便跟着凯特琳进了屋子,两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相谈甚欢,将一些以前发生的趣事互相分享,感情也更进了一步。

  “咚咚咚”外面传来敲门的声音,凯特琳欣喜地站起身来,说道:“这来的真巧,刚好你来我这玩,我喊人给我送来的好东西就到了,等会你一定要体验一下!”

  艾瑞莉娅对此很好奇,微微一笑,示意凯特琳先去开门。凯特琳也不多说,小跑到门口打开房门。

  门外,一个戴着鸭舌帽,穿着吊带工作牛仔服的男子手里拿着一个单子和一只钢笔。

  他见凯特琳出来后,问道:“是凯特琳小姐吗?这是您定的浴缸、热水器、喷头、海克斯太阳无限能电器,请签收一下。”

  凯特琳微微点头,接过单子和笔,潇洒地签了名。然后她看着男子身后穿着统一服装的三个男子说道:“你们把东西搬到浴室,顺便那个浴室里的木桶就交给你们处理掉吧。”

  这几个工作人员得令开始搬运摆在门外的各式电器,而凯特琳则回到艾瑞莉娅身边,继续她们的话题。

  艾瑞莉娅好奇地看着这些穿着奇怪服装的男子,问道:“凯特琳,你们刚才在说什么呀?什么签收什么电器?”

  凯特琳嘴角上扬,得意地说道:“这是我们皮尔特沃夫的科技产品,这些都是日常用具,和你们不太一样罢了,不过功能却很方便快捷,还很舒适哦!”

  艾瑞莉娅茫然地听着凯特琳的话,虽然她知道皮尔特沃夫和祖安是瓦罗兰最特别的地方,有很多稀奇古怪的玩意,但毕竟没有亲身体验过,所以还是难以理解。

  凯特琳也不嘲笑艾瑞莉娅的表情,温婉地说道:“等会我带你体验一番你就知道了。”

  就在凯特琳和艾瑞莉娅交谈之际,几个工作人员已经把所有东西都搬运完,并轻轻地带上了门,以免打扰她们的兴致。

  凯特琳拉着艾瑞莉娅的手,一起朝浴室走去。边走还边笑道:“你就在我这洗个澡好了,看你蛮疲惫的,来战争学院后应该没怎么好好休息过吧?”

  艾瑞莉娅推辞道:“这不太好吧,我的屋子里也有浴室的。”

  凯特琳不甚在意,继续笑着说道:“难得这一次,你就体验下我们皮尔特沃夫的浴室和你们的有什么不同吧!”

  她也不怕艾瑞莉娅不同意,拉着艾瑞莉娅的手就进了浴室。

  艾瑞莉娅一进浴室就傻眼了,眼前现代式的浴室令她感觉怪怪的。除了那个浴缸看起来和木桶差不多,喷头和海克斯太阳无限能电器她都不知道是干什么的。

  凯特琳将艾瑞莉娅的表情尽收眼底,她妩媚地笑道:“我给你讲解下这些东西怎么使用吧。”

  艾瑞莉娅嗯了声,看着眼前的浴室,竖起耳朵准备认真地学习下。凯特琳来到浴缸旁,右手撑住缸边,半坐在浴缸边。她甩下头部,将胸前的长发甩到身后,开口道:“这是浴缸,你只要按一下浴缸前的红色按钮,系统就会自动注入热水,旁边的绿色按钮是冷水,你可以根据需求调节水温。”

  凯特琳看着艾瑞莉娅一副好学生的样子,不由笑了声,然后继续说道:“浴缸中间的银色圆圈是水槽,当你泡完后可以直接揭开它,水会自动流入地下。”

  凯特琳停了会,看艾瑞莉娅没有其他疑问后,她又继续说道:“这是喷头,是进行淋浴的用具,调节水温依旧是红绿按钮;这是海克斯太阳无限能电器,白天可以自主从这个世界上转化阳光为电热能,为这个浴室的用具进行充能,一次充能可以用一年左右,当能量不够时,它会再次转化能量,所以你不必担心它会停止工作,好了,该说的都说了,你先自己洗个澡吧,我就在客厅等你。”说完凯特琳不待艾瑞莉娅反应,就退出浴室关上了门。

  艾瑞莉娅望着浴室的用具,脑海里回想着凯特琳的话。不由的,她叹息一声,坚毅的眼神也变得复杂了起来。或许真如凯特琳所说的那样,我真的累了,不如就在这好好放松一下,再去迎接晚上的挑战吧。

  就在艾瑞莉娅刚准备褪去盔甲时,浴室门外传来凯特琳的声音:“差点忘了,你洗澡后没衣服换,如果不嫌弃的话,暂时穿我的衣服好了。”凯特琳的声音细柔,很是悦耳。

  艾瑞莉娅这一听,才想起来自己没衣服换。她毫不犹豫地打开浴室门,将凯特琳的衣服拿了进来,放在衣服架子上。

  准备就绪后,艾瑞莉娅打开了浴缸热水,开始缓缓褪去她身上繁重的盔甲。

  ……

  艾瑞莉娅抬起右足轻点浴缸中的热水,一点波纹微微向四周扩散,直至再次平静。兴许是水温有点烫人,艾瑞莉娅的脚趾略微收缩,脚板向里弯曲,脚心处也因此形成了细微的褶皱。

  片刻后,艾瑞莉娅便不顾烫人的水温,右脚完全踏入了浴缸之中。她嘴里发出嘶的一声,左脚也踏入浴缸之中。她像是滑倒了一样,整个身子扑通一声,完全陷入了水中。一双粉嫩的玉足微微翘起,露出水面,放在浴缸的另一边,而她的脑袋则靠在身后的浴缸边沿,紧皱的眉头也跟着舒缓了开来。

  渐渐地,整个室内弥漫着水雾,艾瑞莉娅的额头也浮现了朦胧的水渍。带着水汽的睫毛微微颤动,然后缓缓睁开。不知是她自己流泪,还是浴室中的水汽浸入了她的眼睛,她的眼里泛着水花,不时反着灯光。

  如果熟知艾瑞莉娅的人看到这番画面,一定会惊愕万分。和平时截然相反的姿态,犹如那柔弱的女子,惹人怜爱。很快,一阵细小的抽泣声在浴室内响起,这下终于明白了她眼里的水光正是她哭泣的证明。

  艾瑞莉娅将双腿收回水中,微微坐起身来。她双手环膝,弯着身子,将头靠在膝盖上,眼圈的水雾更浓了。她强忍着哭泣的冲动,不让自己发出声来。她心中的思绪开始凌乱,回想起她和她哥哥小时候的时光。

  她不停地在脑海里命令自己不去想,可是她越是这么做,她那矛盾的心理愈发得让她陷入童年的回忆之中。艾瑞莉娅苦涩一笑,她这一笑既是在为童年的欢乐而笑,也是为她现在无处寻找哥哥下落的无奈而笑。

  这一笑,夹杂着幸福与痛苦,微甜微涩,让人又喜又恨。

  她抬起头,愣愣地看着天花板,又想起了哥哥走后她一个人手持传世之剑在普雷希典作战的情景。想着想着,她自语道:“那天的鼓舞是你远在千里之外对我的挂念吗,哥哥?”

  艾瑞莉娅用力甩了甩头,不想让自己沉浸在悲伤之中,可是收效甚微。她看着浴室的门,又想起了凯特琳对她说,借这次机会,要好好放松下。

  放松吗?可是我放松了,哥哥会怎么办?他此刻会不会正在某处受冻挨饿?想到这,艾瑞莉娅立刻站直了身子,浴缸也跟着溅起了巨大的水花,一些水也洒在了地上。由于浴室水雾缭绕,只能隐隐约约看到艾瑞莉娅的玉体在水雾的环绕下若隐若现。

  浴室内的声响惊动了一直站在浴室门外半靠着墙壁的凯特琳。她微微睁开眼眸,斜视了眼浴室门,然后一脸平静地看着前方。

  凯特琳悠悠道:“要是觉得放松不下来,冲冲淋浴吧,就是我跟你说的那个喷头,你自己用了就会了。”说完后她叹了口气,再次闭上眼眸,低头靠着墙休憩。

  艾瑞莉娅听到门外凯特琳的声音,暂时停止了对哥哥的思念。她走到被凯特琳叫做喷头的东西面前,按照凯特琳交给她的方法调节按钮,很快那个有着密集小孔的喷头就喷出了水来。

  水温刚刚好,艾瑞莉娅沐浴在喷头喷出的水下。一股奇特的感觉传遍了她的全身,她还从来没这样洗过澡。这种奇特的感觉就像是被雨淋了一样。

  不过和淋雨有点不同,淋雨时带来的是寒冷与痛心,而这淋浴却是温暖之感从头部开始,传遍全身。

  此时的她很想哭,她抬着头,脸颊面对着水的冲击,刺激得她大口喘息。终于,在水对她面部感官的冲击下,她内心最后一堵墙也被冲垮了。她大声地哭了起来,分不清是泪水还是淋浴的水,匆匆地从她脸上滑过,然后浇灌全身。

  艾瑞莉娅感觉到了她全身的压力也随着泪水与哭声,在淋浴之水的遮掩下,彻底释放了出来。这自她哥哥离去后就一直压着她的大山终于可以暂时放一放了。

  她低下身子,双腿弯曲,跪坐在地上,接受着水的洗礼。啜泣之声毫无掩饰地传到了浴室之外,她带着哭腔对着门外说道:“谢谢你,凯特琳。”

  然后艾瑞莉娅右手撑着地板,左手握住右手手腕,用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说道:“原来我从未强大过,哥哥。”

  一直站在门外墙边的凯特琳听着浴室内的哭泣声,她深深吸了口气,闭着眼眸自语道:“好好享受这短暂的宁静吧。”

  ……

  :。:

看过《瓦罗兰传说》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