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瓦罗兰传说 > 第六十五章 女神之泪

第六十五章 女神之泪

  昏黄的火光,幽暗的石砖通道,叶风与菲奥娜已于此昏迷了一天一夜。两人身上的伤势已然完全恢复,而菲奥娜也在此时恢复了意识。她微微动弹身体,感觉有什么东西压在自己身上,喘不过气来。

  菲奥娜伸出软弱无力的小手揉了揉眼睛,这才看清楚压在自己身上的竟然是叶风!

  这让她的脸唰的一下红了起来,如熟透了的番茄,水嫩诱人。转眼,她便散去了小女人姿态,面若寒霜的她恼怒地使力推开叶风。不过她虽然伤势痊愈了,但还是和之前一样使不出力来,根本推不动叶风。

  无计可施的菲奥娜只好放弃,大喘一口气,独自看向一边生闷气。

  “嗯……这样不太好吧……”叶风呢喃的声音传入菲奥娜的耳中。

  菲奥娜以为叶风醒了,便喊道:“你快起来,压得我喘不过气了!”

  叶风好似没听到菲奥娜的话,继续自顾自地说道:“这个……那个……怪不好意思的……”

  菲奥娜看叶风还在自言自语,看出来叶风其实是在说梦话。不过这梦话怎么那么羞涩?难道他在做春梦?

  想到这,菲奥娜连忙拍了几下自己的脸颊。她低语道:“男人果然都是一个样,就是不知道他梦中的那个人是谁。”菲奥娜抱着一探究竟的精神,打算仔细倾听叶风的梦话。

  而叶风此时继续呓语:“真的可以吗?我……我怕……”

  菲奥娜听到这,脸蛋早已红透了,不过她还是继续听着。就让我看看你梦到的是哪个女人!菲奥娜心中低语着。

  “这可是你说的,不会告诉别人我们今天做的事,金克丝!”

  菲奥娜听到金克丝三个字后,眼里像是有熊熊烈火在燃烧般。好啊,你个叶风,连未成年的小妹妹你都要祸害,看我恢复后不好好整你!

  “那就这么定了,我们两个合伙骗菲奥娜出来,然后假装消失,让她一路被设计跌入陷阱里,然后被倒挂在树上,下来后以为没事了,结果掉到湖里,哈哈,就是这样,笑死我了,让她平时那么盛气凌人,也该好好教她做人了,太嚣张可是要吃亏的,我们也是用心良苦啊,哈哈哈哈!”说到这,叶风越笑越开心,越笑越大声,就这样笑醒了!

  而此时,被他压在身下的菲奥娜早已是怒火中烧。虽然叶风的梦和菲奥娜猜的春梦南辕北辙,但是这种在梦中都不忘整她的想法着实气坏了她。

  现在的菲奥娜并没有教训叶风的力气,她只好动用女人的万能利器——嘴。想到这,菲奥娜狠狠地咬住叶风的肩膀,痛得叶风直喊疼。

  过了好一会,菲奥娜才解气地松开了嘴,冷冷地说道:“你很想让我屈服于你,是吗?”

  叶风直到菲奥娜松口,脑袋都是空白的,他并不明白自己哪又惹到这位大小姐了。他放低姿态,迎合道:“我的大小姐,你想多了,我怎么会有这种想法呢!”

  说话的同时,他已从菲奥娜的身上移开,并小心地扶起了菲奥娜。

  菲奥娜看到叶风扶起自己,又想到自己刚才咬的貌似很用力,心里有点过意不去,便没再追究叶风梦话的事了。

  她沉吟了片刻,看着通道尽头的石门,说道:“你知道在这之前我们发生了什么吗?我一点印象也没有。”

  听到菲奥娜没有继续追究自己,叶风心里不由松了口气。他回答道:“我们昏迷了多久我是没印象了,不过昏迷前的事我却是印象深刻,你还记得你在失去意识前看到的那个紫色漩涡吗?”

  菲奥娜点头回应,表示略微有点印象,她的确是看到紫色漩涡后就没了记忆,隐约间好像有什么东西占据了她的身体。

  叶风继续说道:“你被那东西占据了身体,它利用你的身体和我战斗,本来你是无法使用剑气的,但在它的控制下,你却可以使用,我无奈之下只能迎战,最后一起重伤昏了过去。”

  菲奥娜听着叶风的描述,心里颇为震撼。没想到自己差点杀了叶风,幸好自己当时是虚弱状态,不然真的会酿成大错。不过这突然多出来的石门是怎么回事?

  菲奥娜站起身,朝石门走去,并用手示意叶风跟上。两人缓步前行,小心谨慎,深怕碰到什么奇怪的东西。

  突然,菲奥娜像是踩到了什么东西一样,她下意识地缩回了脚,看向地面,一把紫晶钥匙出现在她的面前。菲奥娜低下身子,拾起了这把钥匙,自顾自地说道:“你说这把钥匙会不会是那个紫色漩涡凝聚而成的?”

  叶风轻笑一声,表示不可能。他说道:“怎么可能,你一定是还没睡醒。”

  菲奥娜也不反驳叶风的嘲笑,她继续说道:“你仔细想想,既然我们都是重伤昏迷,为什么我们醒来后伤又不见了?我感觉那是一场试炼,测试我们是否有资格进入那石门后面的世界。”说到这,菲奥娜更加坚定了自己的猜测。她一反刚才的谨慎,大步冲到了石门面前,叶风也随即跟上。

  两人认真地观察石门上的雕纹,发现正中间有一个钥匙形状的凹槽。菲奥娜见此,立即把紫晶钥匙放在了上面。

  这时,一道紫色的光柱照在了两人的身上,犹如夜空中的星光,为迷失的人们指引前进的方向。两人如坠入浩瀚的星空一般。眼前、身后、头顶、脚下遍布着星河。广阔无垠的星空让他们感觉到自身无比地渺小。

  下一刻,星空图变幻成了一个小小的石砖密室,密室的正中间的石桌上摆放着一个刻满星图的匣子。匣子并没有上锁,它自己缓缓打开,一颗如同眼泪般的蓝色珠宝从匣子中漂浮而起,并停在了半空中。

  这个形似眼泪的不明晶体宝石,像是承载了无尽的忧伤一样,令看到的人心中不由自主地微微酸楚,好似它真的是一个人的眼泪一般。

  神之泣,魂之歌,女神泪,润万物……

  这滴如眼泪般的宝石使得叶风与菲奥娜完全沉浸在了悲伤之中。

  菲奥娜看到了自己的父亲,父亲在被驱逐出德玛西亚时的无奈与悲痛。她看到了自己,自己在父亲的阴影下,被同龄人所不认同的愤恨。她又看到了叶风,叶风在一个被乌云笼罩的岛屿上缓缓下坠。叶风的下方是无尽的黑暗漩涡,吞噬着一切。她自己眼睁睁地看着叶风掉进黑暗漩涡之中,却无法拯救叶风的痛苦。

  这就是结局吗?这就是我所必定会经历的悲伤吗?我注定要一个人孤独终老?

  ……

  荒凉、枯寂,大地的尽头看不到一丝阳光。血月高高地悬挂在空中,一具具尸体横躺在贫瘠的土地上。鲜血染红了大地,与高空中不变的猩红血月遥相辉映。叶风独自走在这毫无生机的土地上,好似这天地只剩他一人。恶魔死了,人类死了,万物都陷入了寂静,但唯独他还在。叶风不知道自己有何存在的意义。他绝望地挥剑自刎,也许这样他才能解脱。

  ……

  叶风与菲奥娜从深深的悲伤之中苏醒过来,他们相互对视,发现对方都还在。两人不由自主地抱在了一起,像是找到了最珍视的东西。

  良久,两人才缓过神来,尴尬地松开了对方。这时,一道清脆悦耳、洗涤人心的声音在密室中响起:“恭喜你们,两位年轻人,通过了我的考验。”

  叶风和菲奥娜抬头看向悬在半空中的眼泪宝石,一个奇异的景象出现在了他们面前。宝石投影出蓝色的光芒,光芒中逐渐走出一道倩影。

  女子婀娜的身姿被神圣的云霞所环绕,看不清面容。她的每一步都是那么得摄人心魄,但却又让人不敢心生亵渎之意。她犹如圣洁的仙子般,举手投足间令人心怀敬畏之感。她声音的每一个音符就如炎炎夏日里的一汪甘泉,滋润着人们的心田。

  叶风两人看着眼前突然出现的神秘女子,心中却升不起戒备之意,潜意识里无条件地选择相信这个第一次见面的女人。

  菲奥娜犹豫了下,开口问道:“请问您就是艾卡西亚女神吗?”

  女子微微点头,温声道:“你们不必过于紧张,现在的我只是当年留在这女神之泪中的魂力罢了,而我的真身早已坠入了无尽轮回之中。”

  女神之泪?这蓝色宝石就是艾卡西亚女神的眼泪所化?轮回又是什么?四骑士又说艾卡西亚女神就是艾欧尼亚的索拉卡,难道这就是轮回?叶风此时心中有着无数的疑问,可他又不知道如何开口询问。

  叶风下意识地偷偷瞟了眼艾卡西亚女神。虽然他看不清云霞之内艾卡西亚女神的面容,但是他却感觉得到她在对他微笑!

  艾卡西亚女神开口道:“我知道你们心中有很多疑问,但我却无法为你们一一解答,我只是一道魂力,留存于这世间的执念罢了,你们既然通过了我的考验,这女神之泪,你们就带走吧,我最后的残魂也将于女神之泪的封印被解开而消散。”她的声音依旧如甘泉般,好似在诉说着他人的命运,并不在乎自己是否消散。

  叶风和菲奥娜听到艾卡西亚女神要消亡的消息,心中不知为何隐隐作痛,好似失去了挚友。

  叶风不甘心地问道:“难道没有什么方法让您活下去吗?”

  云霞内的艾卡西亚女神摇头说道:“我早就死了,酒醉人迷,我也该醒了。”

  叶风还不死心,他想继续问艾卡西亚女神是不是叫索拉卡,不过他被菲奥娜制止住了。既然菲奥娜不让他问,肯定有她的理由。即使叶风此刻心里憋着难受,也得憋着。

  艾卡西亚女神的声音渐渐模糊起来,她叹息了一声,问道:“年轻人,外面过去多久了?”

  叶风恭敬地回答道:“艾卡西亚已经灭亡万年了。”

  “是吗?一梦万年,那他们一定过得很不好吧,如果你们能见到他们,帮我说声对不起。”女神再次叹息。

  他们?难道是四骑士?叶风点头,示意一定会传达她的心声给四骑士。

  “对了,纳什男爵呢?这里封印着纳什男爵,你们想进来的话一定会被他发现的。”

  叶风和菲奥娜对视了眼,不知如何开口。菲奥娜见叶风哑语,只好自己来。她说道:“纳什男爵他破除了封印,我们是为了再次封印他才来的。”

  “这万年过去了,封印的确是到了松动的时候,当初我希望他能好好反省,救赎他罪恶的一生,所以我选择了宽恕他,并没有杀死他,而是封印他一万年,也骗了他们我永远地封印了纳什男爵,听你们的口气,它应该只是破除了一半的封印,而且戾气很重,充满了怨恨。”女神言语中带着一丝自责。

  叶风和菲奥娜不知说什么好,只能静静地听艾卡西亚女神的诉说。

  “时间差不多了,年轻人,这女神之泪蕴含着我的力量,希望它能帮助你们度过这次难关……”艾卡西亚女神的声音越发得微弱,直至跟着它的身影一起完全消散于这个世界。

  ……

  :。:

看过《瓦罗兰传说》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