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瓦罗兰传说 > 第七十五章 终将相遇

第七十五章 终将相遇

  恕瑞玛沙漠的深处,埋藏于黄沙之下的巨型宫殿,其瑰丽的精致布局,如同一座巨大的皇城。

  宫殿的中央,是一座古老的祭坛。祭坛的中心,不断散发着磅礴的巨大能量,冲破地面的束缚,直刺云霄之外。

  伊泽瑞尔此时正位于祭坛旁,感受着那伟岸的无上星光之力。

  “这就是艾卡西亚女神的神器,艾卡西亚之光吗?”伊泽瑞尔的声音略微颤动着,空间的巨大魔法能量令他生畏。

  伊泽瑞尔感觉自己犹如那汪洋大海中的一滴水,在磅礴的力量下晃动着。不过很快,他便清醒过来,他来这里可不是站在这里感慨恐惧的,而是来取得神器,朝召唤师峡谷发动至强一击。

  他迈步来到光柱面前,那股强大的魔法能量瞬间令他匍匐在地。

  这?艾卡西亚之光,它只是一道光,我该如何获得它的力量呢?伊泽瑞尔跪倒在地上,抬起头,看着这道耀眼的光柱。

  就在伊泽瑞尔思索对策之时,一道可以净化一切的清音响起:“年轻人,你来这里所谓何事?”

  这声音?伊泽瑞尔四处张望着,希望能找到声音的来源。

  “我就在你面前,年轻人,艾卡西亚女神最后的化身——艾卡西亚之光。”那道清脆的声音再次响起,如一阵清风,拂过伊泽瑞尔的心底。眼前光柱对他的压制之力开始变得缓和。

  “您就是艾卡西亚女神大人?”伊泽瑞尔激动得口齿不清。

  他周游瓦罗兰各个古老的神秘之地,其中最让他向往的便是古籍中只言片语提到的艾卡西亚——失落的文明。

  “是,也不是,我是艾卡西亚女神用自己的精魄凝聚而成的神器,艾卡西亚之光,顾名思义,代表着艾卡西亚女神生前最神圣纯净的力量,讨伐世间诸邪。”

  那光柱中的声音停顿了片刻,便继续说道:“该你了,年轻人,你来这里所为何事?”

  伊泽瑞尔听了后,先是一愣,然后赶忙回答道:“女神大人,我在恕瑞玛沙漠的边缘发现这里有冲天的光柱散发而出,便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来寻找这里。”

  “这里的能量竟然泄漏到了地面之上?是不是发生了什么?”

  “刚开始我也不知道,直到我无意中闯入了另一位女神大人的沉眠之地,才有幸了解实情。”伊泽瑞尔回答道。

  “另一位?难道是雷克塞?她怎么会帮助人类?”艾卡西亚女神有些疑惑,自言自语起来。

  “雷克塞?是那位大人的名字吗?”伊泽瑞尔轻声问道。

  “她的事你不需要知道太多,你继续说。”

  伊泽瑞尔见艾卡西亚女神不愿回答,便继续说道:“那位大人说她会什么地听之术,还说召唤师峡谷被您封印的纳什男爵已经破除了封印,随时会冲破召唤师峡谷的结界,只有您的神器艾卡西亚之光才能再次封印纳什男爵,并给我指引来到这里的方向。”

  “如果是以前,艾卡西亚之光还有封印纳什男爵的力量,现在不行了。”艾卡西亚女神叹息的声音自光柱中传出。

  伊泽瑞尔一脸震惊地抬起头,他显然很难接受这样的事实。他好不容易才找到这里,怎么到头来却是一场空?

  他不甘心地问道:“女神大人,为什么现在不行?难道神器的能量也会泄漏?”

  “不,千年之前,有一个名叫阿兹尔的年轻人曾经来此,借用了一次神器的力量,艾卡西亚之光如果没有我亲自持有,它的力量只能使用两次,所以这次,它将无法完成封印。”

  艾卡西亚女神清幽的声音,回荡在脑袋一片空白的伊泽瑞尔的耳旁。

  伊泽瑞尔站起身来,双手抱住脑袋,深深吸了口气。他胡乱地搔挠着金色短发,陷入了沉思之中。

  突然,伊泽瑞尔像是想起了什么,他激动地跳了起来。然后,他又在原地打转,朝着光柱说道:“女神大人,那位指引我来找您的雷克塞大人会地听术,她应该知道千年前有人借用过艾卡西亚之光的事,即使这样,她依旧让我来找您,一定有她的理由!”

  光柱中并没有立刻传出艾卡西亚女神的声音,像是她正在思考着什么。

  不过很快,艾卡西亚女神开始自言自语起来:“他们四个还活着,没想到他们还活着……”她的声音听起来充满愧疚之感,好似一个犯错的孩子,带着点点的颤音。

  此情此景,伊泽瑞尔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

  虽然觉得此时说话不好,但他还是鼓起勇气,咽了口口水,嘿嘿笑道:“女神大人,那个……您还好吗?我们是不是……”

  话说到一半,伊泽瑞尔又打住了。他怕继续往下说会激怒眼前的女神,谁知道这女神是不是有什么怪癖啥的,还是闭嘴算了。

  一想到之前自己竟然胆大到打断艾卡西亚女神的话,伊泽瑞尔倒吸凉气,浑身打了个冷颤。

  “年轻人,你不必害怕,谢谢你提醒了我,现在,把你的手放入这光中,它需要以你的身体为媒介,才能发挥它的力量。”艾卡西亚女神善意地微笑着,其声音如清泉,滋润着伊泽瑞尔的心田。

  这声音,竟然还有让人心静的功效,不愧是艾卡西亚女神!伊泽瑞尔一边惊叹于艾卡西亚女神的能力,一边兴奋地将手放入了光柱之中。

  他感觉到一股纯净的神圣之力传遍他的身体,这种前所未有的酣畅之感令他的身心都跟着飘了起来。

  “以意念为刃,以群星为引,灌注星河之力,以诸天的名义,猎杀恶魔之魂!”

  还在沉醉于艾卡西亚之光的力量的伊泽瑞尔,在这威严的女神之音的呼唤下不由自主地动了起来。

  萦绕在他周围的艾卡西亚之光如同紫极光一样,绚烂无比。其缓缓在伊泽瑞尔的身前化为了法阵,如同泼洒在纸张上的紫墨画,银河与群星的光辉相映衬,其瑰丽如花,分不清是画中花,还是花中画。

  法阵之中像是有什么要从中显现而出,金属碰撞摩擦的声音铮铮响起。

  伊泽瑞尔已经无法用言语来表达他此刻的震撼,这些离奇的经历令人感觉自己像是在做梦。

  即使自己也会魔法,可他发誓他从来没见过这么强大的魔法力量,其纯净的无暇魔力,却没有那股致命的诱惑力。

  这种魔力不似其他魔法,任何魔法师学习的魔法都会令他们患上魔瘾,如果有一天他们体内的魔力枯竭,他们将会生不如死,连普通人都不如。

  伊泽瑞尔可以肯定,这股魔力,没有令他产生任何瘾症,甚至还有消除他体内对魔法的渴望之感。

  这就是艾卡西亚文明的缔造者的魔力吗?伊泽瑞尔颤抖地将手伸入魔法阵中,再用力一抓,一把闪耀着紫光的水晶锁链被他拔出。

  “这个紫晶锁链就是艾卡西亚之光的力量所化,当你将其力量全部打向召唤师峡谷后,我赋予它的最后力量也会消失,它将化为金色的锁链。”艾卡西亚女神淡淡地说道。

  停顿片刻,她又道:“凭现在的你还无法驾驭这个锁链,这里有个护符,是那个阿兹尔在借用一半神器力量后感到愧疚留下来的,于我无用,刚好赠送于你,它能帮助现在的你驾驭失去我力量的这条锁链。”

  “这怎么可以,我用完就还给您,绝不贪图这神器!”伊泽瑞尔大声回应道。

  “艾卡西亚之光失去了我的力量,它便不再属于我,等会你将是它的下一任主人。”

  伊泽瑞尔还想说些什么,可是不待他回话,眼前的光柱迅速瓦解,消散于这空旷的宫殿群中。就好像,这里从来都没有过光柱一样。

  伊泽瑞尔感觉心底变得沉重了起来,他手中的紫晶锁链散发着巨大弧形能量,如同一道弯弓。

  他突然意识到现在不是伤感的时候,召唤师峡谷还等待着艾卡西亚之光。

  伊泽瑞尔右手控制着紫光能量,身子向后倾斜,将其体内所有的魔法能量用来发动这道紫色弧形能量。

  那道能量像是感觉到了什么,剧烈地颤动着,瞬息朝着召唤师峡谷的方向直奔而去……

  召唤师峡谷,索拉卡的身躯已经被纳什男爵的触手击穿了好几个窟窿。她无力地被纳什男爵的触手缠绕着,纳什男爵那颗巨大的脑袋对着她张开了腥臭的嘴巴。其泛黄的獠牙带着黏稠的唾液滴在索拉卡的身上。

  长裙多处裂开的口子,露出她那白皙的腿部,其上还有一些触手缠绕留下的红印。

  “真是个顽强的人类,不过我很感兴趣,为何你的魔法那么像星辰?”说着说着,纳什男爵的触手缠绕得更紧了。

  索拉卡感觉自己快喘不过气了,两靥渐渐泛起了红晕,却并没有选择屈服。她倔强地闭着嘴,直视纳什男爵的眼睛。

  “看你这么勇敢,我再给你一次机会,说,你的力量为何如此接近星空之力?你和她到底是什么关系!”

  由于纳什男爵勒得更紧了,索拉卡强行吸气,导致她不断地咳嗽着。

  “很好,那么你去死吧!”纳什男爵对于索拉卡的无声恼羞成怒,他伸出最大脑袋中的舌头包裹住索拉卡的脑袋,将她缓缓纳入口中。

  索拉卡身子微微一颤,潮湿灼热之感席卷全身,身上黏稠腥臭的唾液令她想呕吐。

  随后,她感觉到纳什男爵的舌头一松,失去力量的她就那样朝坠落在纳什男爵的口中。

  滚烫的唾液如同潮水般侵蚀着她的娇躯,她感觉自己像是要化掉一般。

  这一刻,索拉卡的脑海里回想起了很多。她在艾欧尼亚的成长,自出生到她十九岁,一切都是那么得顺利。

  十九岁的她,已然站在了半神的巅峰,只要再过几天,她便能成神。

  她本来将是瓦罗兰史书上记载的最年轻的神,可一切都因为一个人,她跌落了凡尘,遭受了诸神的诅咒。

  那个名为沃里克的诺克萨斯人,对她的家乡做出了不可饶恕的累累罪行。

  愤怒的她,忘记了自己正处于成神的关键时刻。

  她对沃里克种下诅咒,但由于真在向神蜕变的关键期,擅自动用力量到其他事物上的她也遭受了诅咒,被贬为了凡人。

  不仅如此,她的身躯开始变为暗紫色,头发也瞬间花白,额头的门心也长出了长长的犄角。

  即使她现在已经恢复了人身,可她依旧无法从那阴影中走出。

  沉浸于回忆中的索拉卡,感觉到有人将自己带离了纳什男爵的口中。她下意识地睁开双眼,奇娅娜模糊的身影落入了她的眼中。

  索拉卡苍白的面容硬是挤出了个笑容:“奇娅娜,放下我,我的魔力已经消耗殆尽,短时间无法恢复,法阵也无法进行了,你们快逃吧。”索拉卡说完后,又咳嗽了几声。

  “我们还没输,你还有力量,抬头看看,封印法阵还在运转,阿古斯他们还在尽力!”

  我还有力量吗?索拉卡有些迷茫地看着空中闪耀的法阵。

  突然,一道巨型的紫色弧形能量出现在召唤师峡谷外围不远处,它正在急速朝法阵这边冲刺而来。

  “吸收它,完成最后的仪式,索拉卡!”奇娅娜对着怀中的索拉卡吼道。

  那是星光凝聚而成的力量!索拉卡深深地吸了口气,她的身体像是一个无底黑洞一般,疯狂地吸收着紫弧的魔力。

  当她完全吸收完后,却发现奇娅娜早已不在身边。奇娅娜已经回到了法阵之中,和其他三位骑士一起施法,不让纳什男爵靠近索拉卡。

  索拉卡心神一颤,脑海中闪过一幅画面。

  那是一个充满了她不认识的怪物的世界,一个有些眼熟的女子在霞光的萦绕下斩杀着身边的怪物。

  “索拉卡,还愣着干嘛?还不快来进行最后的封印!”奇娅娜怒吼道。

  索拉卡甩了下头,冷静了下来。她冲到法阵的中央,和四骑士一起施法,那浩瀚的星光之力,再次化为锁链,试图将纳什男爵拉入深渊之中。

  这一次,无论纳什男爵如何挣扎,他都无法撼动这锁链,他就在不甘与怒吼中被再次拖入深渊。

  随着纳什男爵被再次封印,召唤师峡谷的空间结界不再透明化,它显现而出,如一个巨大的光球。封印剩下来的能量涌入结界之中,使其更加得稳固。

  阴暗的天空褪去灰色的眸子,正午的太阳是最烈的。

  其光辉照耀在断壁残垣的召唤师峡谷内,好似这里只是一座失落的古城,被杂草掩盖。

  风轻轻拂动着,又似在诉说这里刚刚经历的故事。

  ……

  “先生,看报吗?正义周刊,包罗瓦罗兰众多国家的一手资讯,一铜币一份哦!”一个脏兮兮的小男孩抱着一大堆报纸,对着一个十九岁左右的男子说道。

  男子抱歉一笑,说道:“对不起,我身上的钱刚用来买吃的了,买不了。”

  “先生,那这份送你好了,下次记得留钱看报,瓦罗兰的一手资讯,尽在正义周刊!”

  小男孩甜甜地笑着,也不管男子下次是否真会买报,就把一份报纸递给男子。

  男子接过报纸,朝男孩道了声谢,便看起了报来。

  入眼第一条便是琴瑟仙女娑娜将在战争学院以琴会友。男子摇了摇头,略过了这个头版头条,继续往下看。

  战争女神希维尔发出寻人启事,寻找一十九岁男子,疑似其男友?该男子已失踪十天,这都什么跟什么啊!我叶风还是清白的好吗?

  原来这个邋遢的男子就是自召唤师峡谷一役后失踪的叶风。

  诺克萨斯风云突起,最高统帅的选举日一再推迟,疑似暗中有其他国家参与其中。诺克萨斯吗?我貌似要去艾欧尼亚就得经过那里。

  叶风思索了片刻,便继续往下看。他想找到关于菲奥娜的消息,他亲眼看到菲奥娜死了,可是他却没有找到她的尸体。这让他心底燃起了菲奥娜还活着的希望。

  可是,他还是没在这报纸上找到关于菲奥娜的消息。他气愤地将报纸扔到地上,踩了几脚。

  无可奈何的他,如同失魂落魄的丧家之犬,在战争学院境内的街道上漫无目的的行走着。

  现在的叶风,才发现没有了菲奥娜,他什么也不是。

  菲奥娜虽然平时喜欢在他面前装冷酷,秀剑术,可那都是为了让他能独当一面,成长起来。

  一想到自己平时练剑时还有抵触情绪,故意闹别扭,叶风一巴掌扇在了自己的脸上。

  菲奥娜死了,可我连她的躯体都找不到,无法让她安眠于地下,我真是没用!

  叶风就这样自怨自艾着,跌跌撞撞地走在街上。

  突然,叶风感觉自己撞到了人。他赶忙低声道歉道:“对不起!”

  ……

  当我醒来的的时候,我已躺在了我在战争学院的宿舍里。

  那时候,我脑袋一片空白,尽是和他在召唤师峡谷度过的点点滴滴。

  当我听说他死的那一刻,我感觉到自己这十几年来从未动摇过的剑道之心动摇了。

  我在床上躺了整整三天,期间希维尔、凯特琳两人每天都守在我的屋子里。

  偶然间,我在和凯特琳独处的时候,听她提及希维尔的事。希维尔坚信他没死,就在正义周刊上刊登寻人启事,希望以此能找到他。

  出于一个女人的敏感,我大致猜出了她为何会这样。但我并没有说,凯特琳也是。

  现在,距离封印纳什男爵已过去十天。我也该从阴影中慢慢走出了,如果一直停滞不前,我的剑术也就止步于此。

  对于他,我只想将其深埋心底,以此激励自己去变得更加强大。

  我当初如果没选择去召唤师峡谷,或许他也不会死在那里。

  虽然所有人都在安慰我,那不是我的错,可我却无法原谅自己。

  我想试着让外面的阳光,令自己积极一点,带着他的那一份勇敢地活下去。

  可是,这并没有什么作用。我依旧沉浸于痛苦的回忆中,他被纳什男爵的触手刺穿的身体历历在目。

  我麻木地走在路上,撞到了一个人。但我并没有试着去道歉,或者说我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撞了人。

  直到那个熟悉的声音再次在我的耳边响起,我才意识到了什么。

  这声音,不会错的,是他的声音!我颤抖地抬起头,恰巧他也抬起了头。

  我们四目相对,难以置信,他还活着!我的眼眶滚动着热泪,我从来没想过我会再次遇见他。

  他愕然的表情令我有种想揍他的冲动。不过我知道,这次我下不了手。

  我用力地抱紧他,生怕他再次从我身边溜走,那温热的身躯便是他活着的最好证明。

  这一次,我不会放手了!

  ——菲奥娜·劳伦特

  :。:

看过《瓦罗兰传说》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