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瓦罗兰传说 > 第七十六章 血月的秘密

第七十六章 血月的秘密

  遥远的西边,征服者大海的左上角,一座常年笼罩于阴影之下的岛屿,其名暗影岛。

  岛上的植被与树木,在无光的情况之下依旧生长。它们吸食着动物与不慎上岛的人类的尸体,以此汲取养分。

  暗影岛上还生活着人类记载的恶魔,一切都显得那么阴森诡异。

  即使是这样一座充斥着亡灵和恶魔的岛屿,其上也有一些破损房屋的遗迹。想来,在很久以前,这座岛屿应该是充满了生机。

  只是不知为何会变成现在这个斑驳的面目,想想就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这里一定经历了不可想象的灾难。

  岛屿深处,坐落着一座中世纪风格的三层城堡。这城堡外围的墙壁缝隙间偶尔覆盖着苔藓,显然已经很久没有人为其打扫了。

  城堡内,鬼火稀稀拉拉地照耀着前行的方向。

  进入城堡内,第一层的大厅里,模糊地出现了两道身影,他们好似在交谈着什么。

  将视线完全拉进大厅中,略微可以看清有个女子正坐在石制圆桌旁,翘着性感的大腿,不断抖动着。

  只是鬼火的光线过于阴暗,看不清她真正的相貌。

  她的身旁站着一个人,看体型应该是个男人。,

  那高大的人影压抑着声线,低沉地问道:“伊莉丝,我们真要放弃与战争学院里那个虚空来客合作?”

  坐在圆桌旁的女子抬起头看了眼看不清面貌的男子,道:“他太危险了,上次你我不是已经去看过了吗?”

  男子沉吟了声,点头道:“说得也是,我能感觉到他正在逐步榨取那些召唤师的魔力,如果和他合作等于是与虎谋皮!”

  说着说着,男子又开始在脑海思索着什么。良久,他才对着女子道:“诺克萨斯的那个女人如何?她这几百年都和我们有来往,而且还有意无意暗示我等她对血月也十分感兴趣。”

  女子微微弯起猩红的嘴角,不答反问道:“只有我等才能进的血池她都进了,你觉得呢?”

  听得女子的话语,男子沉默了。他的双眼直射出幽绿的冥火之光,像是在思索女子话语的可行性。

  倏地,他眼中跳动的冥火之光愈发得通亮。男子开口道:“可以一试!”

  一直坐在石桌旁的女子对男子这么谨慎的态度感到好笑,她不禁噗嗤一声,笑着道:“那个女人如果参与进来,会使我们更加强大,至于她是不是真心坠入黑暗,我想你应该和我想的一样,又何必多虑呢?”

  “血月计划容不得半点闪失,伊莉丝,这关乎到我们是否能拥有神的实力,既然你这么说了,我也相信,那个女人将会是我们的得力援手与盟友!”

  女子似乎丝毫不在意男子的话语,她微微张开嘴,打了个哈欠,又慵懒地伸了个懒腰。

  她右手支撑着下颚,靠在圆桌上,左手慢悠悠地从圆桌上的水果盆里捻起一颗樱桃,塞入红唇之中。

  虽然看不清她的面貌,却也可以看出她的妖媚。

  女子细嚼慢咽着,樱桃鲜嫩的汁水自她的口中溢出了一丝,顺着嘴角滑落而出。

  “比起这个,我更关心的是,她一个人类,虽说实力无限接近半神,但终究还是凡人,为何她能活这么久?我很好奇!”女子不经意地说道。

  说话的同时,她的左手又捻起一颗樱桃甩向男子。

  男子接过樱桃,并没有急着吃。他略有深意地说道:“正如血月的秘密,诡术妖姬的长生之谜也是常人无法理解的,不过很快……等血月降临之时,一切谜语都将揭开!”

  ……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还未透过窗子,菲奥娜便已洗漱完毕,走出了屋子。

  和叶风的再次重逢已经是几天前的事了,之前压抑的心情也烟消云散。

  今天她已经和叶风约好,一起去看娑娜表演琴技。

  叶风说好要来接她,可是人影都没看到。肯定是在睡懒觉,这个叶风,今天休息好了,也是时候好好锻炼下他了,不严厉点,他根本不知道好好练剑!菲奥娜心里暗恨道。

  就在菲奥娜决定亲自去把叶风揪下床时,一道黑色的劲风划过她的脸颊,留下了淡淡的血痕。

  菲奥娜瞬间眼神一凝,望向劲风划过的方向。仔细一看,那并不是什么黑色的劲风,而是一道鸦羽。

  是他!菲奥娜走到屋子旁边,从墙上将鸦羽取下。她很快就发现鸦羽之中还夹杂着一张小纸条,这让她神色更加得凝重了。

  菲奥娜打开纸条,看完了上面的字,心情无比沉重。此时的她已经失去了看娑娜琴技的兴致,纸条上的内容令她不得不去考虑些事情。

  菲奥娜刚准备收起纸条和鸦羽时,叶风的身影便映入了她的眼帘。

  叶风奇怪地看着菲奥娜,说道:“你怎么了,菲奥娜?哎,你手里是不是拿着什么东西?”

  “没,没什么,你看错了!”菲奥娜不想叶风担心,匆忙地将鸦羽和纸条收入衣袖中,尴尬地回应道。

  叶风看着菲奥娜脸上淡淡的血痕,追问道:“那你的脸是怎么了?怎么在流血?”

  菲奥娜临时胡扯了个理由,心虚道:“不小心自己划到的。”

  叶风还想问些什么,他总感觉菲奥娜哪里有点奇怪。不过话到口中,却又不知从何说起,叶风想了想,还是算了。

  “看什么看?走走走,再不走,就要错过娑娜的表演了!”菲奥娜推着叶风的后背,催促他去看表演,想以此掩饰刚才发生的事。

  本就大条的叶风,果然没再去想刚才的事,兴奋地想着等会会有怎样的精彩表演。

  ……

  诺克萨斯的一处酒吧内,身着兔女郎制服的锐雯依旧一个人在空荡荡的酒吧里,擦拭着盘子。

  擦着擦着,她似有所感,停下了手的活。她对着后门笑着说道:“有消息了吗?”

  “嗯,弗拉基米尔的老巢在暴风平原与诺克萨斯之间的一座寺庙里。”

  “很好……弗拉基米尔,敢动我弟弟,那么就做好死的觉悟吧!”锐雯放下手中的盘子,缓缓朝酒吧后门的帷幕走去。

  刹那,走动缓慢的锐雯却是突然消失在了酒吧内,就好像这里从来都没有来过人一样。

  ……

  :。:

看过《瓦罗兰传说》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