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瓦罗兰传说 > 第八十三章 活下去的信念

第八十三章 活下去的信念

  一缕微弱的阳光自窗外照射进屋子来,光中的细小颗粒不断起舞,犹如好动的小精灵。

  叶风睁开沉重的眼睛,刚欲起身,却发现自己的脖子生疼。可能是昨晚没睡好,竟然落枕了。叶风轻啐一声,缓缓直起身子,走下床。

  昨天也不知怎么的,刚答应做伊莉丝的信徒,却突然睡过去,着实令人尴尬。叶风无奈地叹了口气,看着外面的天空。

  此时的诺克萨斯天空,布满了阴霾,灰色的云朵遮蔽了一切,就连之前的那一缕射入屋内的阳光也被掩埋在了灰云之中。

  不知为何,叶风看到天空突然呈现出血红色的圆月,随后又以极快的速度消失。这一细节引起了叶风的关注,他能感觉出来那可能就是月亮。

  可一轮美月,又为何会被染成红色?这其中会不会隐藏着什么秘密?亦或是刚才眼花看错了?叶风嘴唇发出啧啧的声音,脑海中思考着刚才所看到的血月是否真预示了什么。

  实在得不出结论,叶风不由想起了伊莉丝,也许伊莉丝知道这件事。其实叶风并不知道,每当他有疑问时,心底总有个声音将他推向伊莉丝。这种感觉说不清,道不明。总之,他觉得告诉伊莉丝是正确的。

  自从昨天昏睡过去后,他心中那个声音更强烈了,似乎对伊莉丝已经到了知无不言的地步。然而叶风本人却并不知道,自己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被伊莉丝所影响。

  依旧是一袭黑色的晚礼服,伊莉丝在门外轻叩几声。叶风见状便开门请伊莉丝进屋坐,顺便将刚才的疑问告诉了伊莉丝。

  “噢?你说你看到了一轮血月?”伊莉丝讶然,眼中闪过一丝异色。

  “没错,不知这是否预示了什么?”叶风拱手,求教道。

  伊莉丝眼珠一转,略微思索了片刻,肃然道:“暂时没有可以考究的证据证明血月的存在,不过艾欧尼亚一直有一个传说,但凡即将发生不详的事情,总会有一轮猩红的血月悬挂于空中,恐怕这次诺克萨斯的命运将决定整个大陆以后的格局。”

  “伊莉丝小姐,我家乐芙兰大人有请您去叙叙旧。”屋外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想来便是乐芙兰的女仆。

  叶风还想问些什么,却又觉得不是时候。他想了片刻,道:“既然有人找你,那你先去吧,我自己在教堂附近转转。”

  伊莉丝从位子上起身,微微欠身,抱歉道:“实在不好意思,我还得去一趟黑色玫瑰,回来后顺便和你说说这诺克萨斯的地下王者,诺克萨斯之所以最近内乱平平,这背后都有黑玫瑰的影子。”说完,伊莉丝便转身离开。

  黑色玫瑰?管他干什么,反正等我找到菲奥娜,我就坐船去艾欧尼亚。叶风不以为然,在他看来,诺克萨斯谁当领袖都与他无关。

  叶风正欲出门熟悉下这座城市,这时从阴影中窜出一个人影。这人迅速向叶风袭来,带着强烈的杀意。叶风本能地向后闪身,胸口还是被划出一道深深的口子。

  “人偶呢?”那人喝问道。

  人偶?难道说?叶风心里隐隐有了一个猜测,可却不确定。他抬起头看向眼前那人,定眼一看,这人竟然是个小丑装扮的男子,模样滑稽,不过那邪意的笑容甚是骇人。

  细看后,叶风却发现这个男子是曾经参加过艾欧尼亚与诺克萨斯比赛的萨科!

  这下麻烦了,遇到个变态!叶风内心苦笑,随时准备找机会逃跑。

  “不说?看来是真被毁了,看来只能杀你灭口了。”萨科阴森地笑道,随即他便遁入了阴影之中。

  当萨科再次出现时,他已经将一把弯刀伸向了叶风的胸口。

  眼看弯刀就要刺进叶风的体内,这时一道模糊的身影突显而出,直接一剑斩断了弯刀。

  萨科情急之下,并没有反应过来,被击退到数米之外。而叶风在见到来人时,露出了欣喜的面容。救他的并不是别人,正是之前失散的菲奥娜。

  “这仇,算是结下了!”萨科在见识到菲奥娜的剑法后,阴冷一笑,然后消失在阴影之中。

  “他走了?”叶风戒备地看着周围,说道。

  菲奥娜扫了眼叶风,冷冷道:“走了,总算是找到你了,果然我猜的没错,一离开我你就要出事。”

  叶风食指摸了下鼻尖,尴尬地笑了两声,问道:“你怎么找到我的?”

  “是薇恩告诉我的,先离开这里要紧,皇子殿下和赵信总管也都来了。”菲奥娜催促道。

  “可是我还没和伊莉丝说,就走不好吧?”叶风迟疑道。

  “嗯哼……叶风,伊莉丝是谁?不管怎样,现在就得走!”菲奥娜刚欲追问伊莉丝的事,却突然想起了什么,必须得现在就走。

  叶风无奈地耸了耸肩,菲奥娜的脾气他是知道的,看来只好下次再来和伊莉丝解释了。想通后,叶风便跟随菲奥娜离开了这里。

  ……

  叶风在菲奥娜的带领下,辗转来到了一家旅店。这家旅店和一般的旅店并无区别,两层式的房屋,二楼提供房间,一楼有前台和各个木桌,供人点菜。

  菲奥娜风风火火地冲到前台,掏出一个瓦罗兰金币,对着前台的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人说道:“老板,给我身后这位朋友准备一个房间,这金币够住一段时间了吧?”说话的同时,她用手指了指身后的叶风。

  老板见到金币,一脸欣喜,恨不得腆着脸亲菲奥娜几口。他已经很久没见到出手这么豪气的顾客了。

  老板连连点头,笑眯眯地说道:“两位这边请,我这就亲自送你们上去。”

  说着说着老板就从前台走出,准备送菲奥娜两人上楼。可没想到,菲奥娜直接一把将老板按在柜台上,一脸厌恶的神情。她冷冷地说道:“不用了,我记得我旁边就有个空房,我直接带他上去就行。”

  “是是是,两位大人慢走……”老板被菲奥娜吓得直点头,生怕惹到这主。

  菲奥娜松开老板,对叶风点了点头,便带着叶风上了二楼。

  叶风跟在菲奥娜的身后,走了会,便到了自己房间的门口。菲奥娜对着叶风说道:“这就是你的房间,左边是我的,你先别急着休息,皇子殿下刚好想见见你。”

  叶风想都没想,就和菲奥娜前去嘉文四世的房间。刚一进门,叶风就发现,皇子、赵信、薇恩三人正围着桌子讨论着什么。

  三人注意到来人是菲奥娜和叶风后,都微笑点头示意。

  皇子开口道:“叶风,你来了,菲奥娜你们两人也坐过来,刚好我们谈论到了诺克萨斯的神秘地下组织。”

  叶风和菲奥娜坐下后,叶风开口问道:“神秘地下组织?皇子殿下此次来诺克萨斯就是为了这个吗?”

  皇子略微沉吟,看了薇恩一眼,见薇恩一脸平静,便道:“这地下组织是薇恩查到的,我此次来这只是为了找机会打击诺克萨斯,现在诺克萨斯鱼龙混杂,各个国家的势力都想趁这次机会打压诺克萨斯。”

  叶风一个从小在山里跟随锐雯长大的孩子,并不懂政治,也无法理解大陆上各个国家为何充满了争斗。在他看来,大家都友好点不是挺好的吗?他知道自己经历的不多,这个想法也很天真。

  这时,叶风不由想起了自己的姐姐锐雯。她正是觉得叶风不够成熟,才让他一个人在大陆上磨砺一番。也许自己真的很幼稚吧?想到这,叶风的脸色不禁有些黯然,他有点想姐姐了。

  菲奥娜见叶风脸色忧郁,不由担心道:“叶风,你没事吧?”

  叶风愣了会神,发现其他人都看着自己。他尴尬地说道:“皇子殿下,您继续说,我没事的。”

  嘉文四世盯着叶风看了会,点头道:“说起那地下组织,如果薇恩没出错的话,那个组织就是黑色玫瑰,其首领就是在达克威尔上位前的统治者诡术妖姬——乐芙兰!”

  说到这,皇子的脸色格外凝重,想来这个乐芙兰肯定是个极其恐怖的人。皇子深吸口气,继续说道:“这个诡术妖姬不知从何时起就开始统治着诺克萨斯,久远到没有她的具体记载,其所成立的以贵族为核心的组织黑色玫瑰,曾经一度是这个国家的统治阶级,她则隐于幕后,而最近百年来,黑色玫瑰却突然销声匿迹,达克威尔也因此上位,看来此次达克威尔的死跟黑色玫瑰脱不了干系,难道他们想重新统治诺克萨斯?”

  “皇子殿下,我有个疑问,您说诡术妖姬起码几百年前就成立了黑色玫瑰,可是她怎么会活这么久?难道她是半神?又或者诡术妖姬早已死了,只是她曾经建立的组织黑色玫瑰打着她的旗号想统治诺克萨斯,这样不就可以说通达克威尔为何上位了,也间接证明达克威尔确实是老死的。”菲奥娜在听了皇子的介绍后,对这个神秘的诡术妖姬很感兴趣,同时也略微分析了下达克威尔和黑色玫瑰的关系。

  皇子笑了笑,感叹道:“菲奥娜你分析的挺不错的,刚开始我和赵信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薇恩告诉我们她确实还活着!”

  “哦?薇恩小姐,你为何如此确信那个几百年前的人还活着?”菲奥娜好奇地问道。

  “我曾经在家族的书籍中看到过对诡术妖姬的记载,而我也亲眼见证了这一切,她并没有死!”薇恩冰冷地说道,到说到死时,她的声音充满了恨意,好似有着无边的仇恨,在她的心中燃烧。

  菲奥娜捂住嘴,满脸的难以置信,惊呼道:“难道是她做的?”

  “是她!”薇恩冷冷地说道。这两字中蕴含着滔天的杀意,那彻骨的寒意刺激得叶风不由地打了个颤。

  “好了,今天就到此为止,都回各自的房间休息吧。”皇子见状,知道薇恩的情绪不稳定,再讨论下去也没有意义,还不如就此打住。

  皇子吩咐完后,叶风几人也识趣地离开。而菲奥娜则跟着叶风来到了他的房间坐下。

  菲奥娜对着叶风叹息道:“刚才薇恩的样子一定吓到你了吧?她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她年幼的时候目睹了自己的家族被一个人屠戮,那个人实力很强,仅凭一己之力便灭了当时在德玛西亚显赫一时的肖娜家族。”念及此处,菲奥娜不由得为薇恩的经历感到同情。

  叶风听了薇恩的凄惨身世,一阵唏嘘,没想到那个实力如此强大的女人竟有这样的不堪往事。怪不得上次在阿狸死后,她会和自己说那些话。原来自己所经历的跟她的比起来,根本不值一提。

  “没想到,这么多年来薇恩一直在调查当年的惨案,更没想到的是,那个杀了薇恩全家的女人竟然是只在古籍中提过只言片语的诡术妖姬乐芙兰,想来是薇恩家族的古籍记载了乐芙兰的秘密,才会被灭亡。”

  菲奥娜盯着桌上的茶杯,眼神微眯起来,缓缓道:“那个女人就是薇恩活下去的信念……”

  ……

  :。:

看过《瓦罗兰传说》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