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瓦罗兰传说 > 第八十六章 精神打击

第八十六章 精神打击

  秋风拂过诺克萨斯的一处庭院,枫叶自枝干上飘零。清脆的脚步声在庭院中响起,一个身着青黄相间华袍的男子在枫树下驻步。他低下身子拾起脚边的枫叶,不知在想些什么。

  “斯维因大人,今天是统领上位的日子,您该上路了。”一位女仆从庭院外走来,提醒道。

  斯维因回过头温和地笑了笑,道:“你先下去吧,我会去的。”

  ……

  “大小姐,属下无能,还是没能在上位之日前找到将军他人。”泰隆一脸愧疚地低着头,不敢看向卡特琳娜。

  “这不是你的错,泰隆,要怪就怪斯维因那个可恨之人!还有我说过多少次了?你我不必这么拘束,叫我的名字就好了。”卡特琳娜微笑的看着泰隆。

  “卡特……大小姐……”泰隆犹豫了下,还是没叫出口。

  “卡特?哼哼,也不错,其实琳娜也很好呢!”卡特琳娜偏头一甩,火红的秀发在风中舞动,如同火热的精灵一样美丽诱人。她知道泰隆刚才没叫出口,所幸简写自己的名,调侃了泰隆一番。

  在卡特琳娜看来,泰隆平时就是太拘束了,调戏下他让他出糗,也算是让他那紧绷的弦放松一下。

  有时卡特琳娜很好奇泰隆为何能一直保持这死板的表情,她出奇地想了解这个被自己父亲收服,并陪伴自己儿时记忆的大哥哥。

  卡特琳娜摇了摇头,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自己的父亲还不知是生是死,看来自己有时候也得学学泰隆,让自己看起来严肃一点。

  不过一想起父亲失踪,卡特琳娜就心烦意乱。虽然知道是斯维因做的手脚,可她并没有证据。这令她很憋屈,平时这些政事她只管撒手让自己的父亲去解决,而自己则是沉浸于刺杀之道的学习,执行任务。

  现在父亲不在了,卡特琳娜感觉自己像是失去了主心骨,不知该做些什么。看着身旁一直陪伴自己的泰隆,卡特琳娜更是感觉自己这些日子很是疲惫,想要找一个肩膀靠一靠。

  卡特琳娜有意无意地问道:“泰隆,我脾气这么火爆,就算以后父亲回来了,我也不好找人嫁了吧?”

  泰隆被卡特琳娜这个问题难倒了,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家的大小姐会问自己这种问题。他犹豫了会,说道:“大小姐你的脾气其实算不得火爆,尤其是最近,您成长了不少,比以前成熟多了,相信你会找到心仪之人。”

  “也不知道父亲去哪了,我的直觉告诉我他还活着。”卡特琳娜面露愁容,担忧之色不言而喻。

  “斯维因来了,大小姐,如果没有威望能与之匹敌的人出现,恐怕今日这统领之位便是他的了。”泰隆冷幽幽地说道。

  卡特琳娜在中心演武场的边缘地带,冷冷地看着斯维因在众人的簇拥下走上演武场中心。此刻,她心底的怒火正灼烧着她的忍耐极限,随时要冲上去揍这个害她父亲之人。

  一丝冰冷的凉意自卡特琳娜的手背传遍全身,她转头才发现自己的手不知何时被泰隆握住。而泰隆对着她摇了摇头,示意其不要冲动。

  卡特琳娜深吸口气,并没有对泰隆握住她手感觉到什么不妥。或许是对斯维因的怒火掩盖了她的理智,所以她才没对此有什么反感。

  现在卡特琳娜要忍,要像她父亲一样,学会如何去处理诺克萨斯的政务。同时她心头总有种预感,或许以后克卡奥家族的事务都将由她接手。虽然不愿承认,她还是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今日是诺克萨斯的统领上位之日,在下斯维因,受诸位诺克萨斯官员与子民的厚爱,才得以获得竞争此次统领之位的名额。”斯维因站在演武场中心,扫视了台下的人群,一脸正气地说道。

  “对于达克威尔将军的逝世,我深表遗憾,诺克萨斯在他老人家的带领下蒸蒸日上,他是我们诺克萨斯人的恩人,更是我们的骄傲,然而就是这么一位伟大的存在,却还是抵不住年华的侵蚀,安眠于地下,我的悲痛之情不亚于在场的各位。”斯维因顿了下,深深地鞠了个躬。

  “本来在这个关键之际,诺克萨斯急需一位新的领导人来带领大家走出困境,克卡奥将军却也失踪了,他本是诺克萨斯固国安帮的能手,立下赫赫战功,却于此刻失踪,想来是中了敌国的诡计,对此我十分得愤慨!”斯维因义正言辞地说道,面容慷慨激昂,愤懑之色显于表。

  “这个无耻之徒也好意思提我父亲!”演武场外围角落的卡特琳娜拳掌紧握,狠狠地砸向墙壁,手背划出了口子,墙壁上血迹斑斑。

  泰隆在一旁一言不发,冷冷地看着台上的斯维因。只不过他眼中那冰冷的寒意彻骨,似是要将斯维因活剥了一样。

  “不过就算克卡奥将军在此,我也自认自己不比他差,相反我觉得我更能胜任这统领之位,相信在场的各位都知道,我斯维因曾经是一介平民,能走到今天这一步,全是靠我有着一颗对诺克萨斯炽热的心,我立下的战功并不比克卡奥将军少,而且很多成功的战役都是我策划的,相对而言,一个合格的统领,不仅要有对诺克萨斯的功绩,还要有一颗管理的头脑,去经营这个国家,我相信诺克萨斯只要在我手上一天,我就会倾尽我的一切去使其更加辉煌!”

  “在我上位后,我会推行一套新的法令,这套法令是专门针对平民的,为了让平民能和贵族一样有机会成功,也是为了让平民和贵族的隔阂消除,共同维护我诺克萨斯的强大,在场的各个诺克萨斯贵族请放心,法令中并没有削弱贵族们的利益与权力,只是相对让平民也能拥有平等的机遇,我说的就这么多,如果各位都没意见,在下不才,便接下这统领职务。”

  斯维因一番演讲之后,淡然自信地微笑着,看着演武场周围的人群。看来今日,这统领之位非他莫属了。

  “等等,我有意见!”这时,人群中响起一道洪亮的声音。

  斯维因朝声音的方向望去,一个人影一闪过,掠向演武场中心,立于他的面前。

  斯维因眼中闪过一丝精光,冷声道:“德玛西亚的皇子,你有何事?”

  “我只是想看看这诺克萨斯所谓的新统领是否如外界传闻的一样,文武双全呢?”嘉文四世戏谑地看着斯维因,对于他的冷眼根本不在意。

  斯维因嘴角划过一个阴冷的弧度,道:“我会让你后悔来这捣乱的,德玛西亚的皇子!”

  斯维因话还没说完,就已拉开与嘉文四世的距离,紧接着他双手附咒,以嘉文为中心的演武场地面涌现出一只巨大的黑鸦之爪,想要直接将嘉文拿下。

  嘉文四世急忙向旁边闪身,几个翻滚,才躲过了那涌动着魔法能量的鸦爪。

  然而斯维因的嘴角微微上扬,阴冷的笑声很是瘮人。嘉文四世意识到自己中计了,刚才那个只是障眼法,而他现在已经被一个巨大的魔法光圈禁锢在原地。他暗道一声该死,眼睁睁地看着斯维因飞身向他掠去。

  就在斯维因又是释放出一个如同锁链的魔法能量条时,他的身后不知何时多出了一个战旗,而嘉文四世更是突破了他的禁锢,手中的长矛直刺斯维因。

  斯维因瞳孔赫然缩紧,一丝危机之感涌上他的心头。他飞身一跃,险险地躲过了这一穿刺一击。

  不过嘉文四世并没有停手,紧接着也是跃向空中,左手手心向内握住长矛,右手奋力一甩,这一记飞矛的速度已是肉眼无法看到的了。

  而演武场下的众人却是紧张地关注着这一战,他们中并不全是诺克萨斯人,混杂了其他国家的人。

  眼下德玛西亚和诺克萨斯的高层对决也是他们乐得见得,恨不得两人都受重伤,从中渔翁得利。

  诺克萨斯内部的人虽然表面已经接受了斯维因是新统领,可他们会不会完全听命于这位新上任的统领,那就耐人寻味了。

  在灯火昏暗的演武场外围的角落里,卡特琳娜看着战斗中的两人,喃喃道:“虽然斯维因这个死瘸子很讨厌,不过我还是希望他赢,诺克萨斯的尊严不允许外人践踏,尤其是德玛西亚人!”

  泰隆愕然地看着卡特琳娜,没想到她会这么想。

  视线拉回演武场中心,嘉文四世的长矛以异于常人的速度直刺向空中的斯维因。斯维因知道这次吃了大亏,这招是铁定躲不过去了,只能硬着头皮全力接下这一击。

  显然,血肉之躯的斯维因根本无法抗衡锋利的长矛,他的左手臂直接被长矛刺穿。长矛和斯维因也一同重重地坠落在演武场上,手臂被长矛刺穿的地方不断有鲜血流出,场面甚是骇人,引得在场的人一阵骚乱。

  “哦?还能站起来嘛,不过接下来你拿什么和我比呢?你已经半废了,斯维因!”嘉文四世看到斯维因还能爬起来,嘲讽道。

  斯维因踉跄地站起身来,将长矛直接从右手臂处拔出,“唰”的一下伤口处喷洒出一地的血,就连斯维因的脸上也布满了血迹。

  不愧是用龙骨炼制而成的长矛,威力堪比神器。斯维因暗叹一声。

  “嘉文四世,你可别忘了,你曾经可是被我俘虏过的,呵呵。”斯维因喘着粗气,艰难地说道。

  嘉文四世闻言色变,他又想起了曾经在战场上他所向披靡,斩敌无数,却被斯维因用计俘虏,那是他最屈辱的一件事。嘉文四世冷声道:“在真正强大的实力面前,一切计谋都是空谈!”

  斯维因听嘉文四世这一席话,直接摇头笑道:“果然是养尊处优,没见识过真正的绝境与困苦,没有经历过磨砺的你,还赢不了我!”

  话音刚落,斯维因放声大笑起来,一只只黑色的乌鸦出现在斯维因身边,一股惊人的死气向嘉文四世袭去。

  皇子此时直接没反应过来,连续被这些拥有血色瞳孔的乌鸦啄伤,他清楚地看到自己的皮肉被这些乌鸦吞入口中。

  “斯维因,来吧,让我看看你还有什么本事!”皇子怒吼一声,拾起长矛,跃向斯维因:“天崩地裂!”

  当即,整个演武场的地面如同崩裂的碎片,碎成无数的石块,而两人则深深地陷入碎裂的演武场内。如果从上空往下看,整个演武场已化成一个深深的巨坑。

  斯维因冷笑一声,犹如渡鸦邪神附体,猩红的眸子绽放出瘮人的光芒,好似看到了美味的猎物,他右手臂上的伤口以可见的速度迅速愈合。

  而释放了如此强大手段后的皇子已是精疲力尽,他倚住长矛,一脸震惊地看着完好无损的斯维因。

  “不可能,我怎么会输,你凭什么赢我!”皇子奋力拿起长矛,用尽剩下的体力冲向斯维因。

  而斯维因看似无碍,其实体力也是达到了极限,他已经无法继续施放魔法了。斯维因也是冲向皇子,直接将皇子手中的长矛夺走甩到场外,两人就在场上肉搏了起来。

  “你问我凭什么赢你?好,我就告诉你!”斯维因也是不顾一切地怒吼道,俨然和刚才彬彬有礼的台上演讲的风度形成反差。

  斯维因左手攥住皇子的右拳,身体因为疲惫而颤抖,他的右拳疯狂地击打着皇子的腹部。本就虚弱的皇子直接无力还手,怒视了斯维因半天才吐出一个你字。

  “你是德玛西亚的皇子,我是诺克萨斯的平民,如果按照正常的轨迹,你我是不可能有交集,可我心中有一个信念,有一个村子,我发誓要让我们村子的人摆脱困苦的生活,这也是我一直坚持到现在的原因。”

  斯维因像是疯了一样,将皇子当作发泄物,疯狂地击打皇子的腹部:“可后来我发现,如果不改变诺克萨斯的制度,会有更多的平民死于困苦之中,我改变了目标,我不仅要让自己的村子富裕起来,我还要让诺克萨斯的平民与贵族能够拥有同样的仕途机遇,这样努力奋斗的平民不至于饿死。”

  “你知道我为了走到今天这个地位付出了多大的努力吗?你知道吗?你不知道,你从一出生就是整个德玛西亚的希望,你接受最优秀的教育,穿金戴银,享受整个国家最好的资源,你根本就不知道一个底层平民要付出怎样的艰辛才能换来我在诺克萨斯今天的地位!”

  嘉文四世被斯维因的话说得大脑一片空白,不知如何是好。

  “你出门在外有你最好的兄弟盖伦陪在你身边,更有你父亲派出的赵信保护你,指引你,可我呢?我有什么?我只有我自己,我深知一个人无助的感觉,我不断地聚集自己的力量,同时还翻阅瓦罗兰大陆历史上大大小小的战役,去汲取经验,就连我现在的体魄也是在那种艰辛的环境下磨砺出来的!”

  “盖伦,德玛西亚战斗力最强的无畏先锋团的将军,其力大盖世;赵信,人称德邦总管,豪义万丈,可你呢?你只是个用蛮力的莽夫,浪费了你父亲的资源,你只不过是个头顶着‘德玛西亚皇子’光环的幸运儿罢了!”

  “你凭借你的资源走到现在这步,我毫无依靠却也走到这一步,你竟然还问我有什么资格赢你?信念,我有着你永远无法拥有的执着信念与不屈的意志,如果我能得到你的一半出身,我早就开始平定天下,不仅仅靠战斗能力,更是凭借智谋完全打败你的敌人——诺克萨斯!”

  “嘉文四世,离开了盖伦、赵信,还有你的父亲,你又算是什么?”说到最后,斯维因不再捶打皇子,他松开皇子,任其在一旁发傻。

  嘉文四世颓然地跪在原地,他懵了,已经忘了自己身在何处,所为何事。

  这次,他败得很彻底,虽然最后和斯维因的武力对决看似平局,却是他输了。他一直以来的优越感与信念完全被斯维因伶俐的语言所攻破,一点不剩。

  “皇子殿下,我们回去吧,下次在战场上讨回来。”赵信走到场上,伸出手,扶起皇子。

  赵信看着皇子苍白的脸上满是茫然之色,只能深深地摇头叹息。希望这次的失败能让皇子殿下成长一些,斯维因说的对,皇子殿下确实太缺少磨砺了。膨胀的自信便是傲慢,希望皇子殿下能懂得这个道理。

  赵信搀扶着皇子走下台,刚好看到盖伦和拉克丝也在,并投来了担忧之色。赵信点头:“这次失败对皇子殿下来说并不算是坏事,我先送殿下回德玛西亚了,你们两个小心点,那个斯维因很可怕。”

  演武场废墟之上,斯维因右手握拳放于嘴边,咳了几声,道:“刚才发疯的样子让在场的各位见笑了,不过相信各位对我担任统领一职不会再有意义了吧?”

  斯维因又是扫视了一遍全场,见无人反对,便道:“那么我宣布,从今天起我就是诺克萨斯的新统帅了,我一定会尽我最大的努力捍卫诺克萨斯的荣耀与尊严!”话音刚落,全场的大部分诺克萨斯人都随之欢呼了起来。看来刚才的战斗以及后来斯维因失控的画面,都深深地让在场的人折服了。

  演武场外围的角落里,卡特琳娜双手环抱,右脚弯曲,背靠着墙壁。由于光线过于阴暗,又加之长发掩面,看不到她的神色如何。

  不过想来,她低着头,神色也应该是十分阴沉。泰隆静静地站在她身边,看着前方热闹的场景,也是久久未语。

  “我很佩服你,斯维因,可是你为了上位不择手段害我父亲却是另一回事?,泰隆,我们走!”

  “是,大小姐!”

  ……

  黑色玫瑰的地底宫殿群内,一处布满黑玫瑰的庭院里,一个华贵妖娆的女子身着琉璃般耀眼的炫彩斗篷,性感的黑色抹胸,腹部裸露在外,修长的大腿踩着高跟鞋在斗篷下若隐若现,很是诱人。她在玫瑰群中捻动着花瓣,鼻尖凑到花心处,闭着眼深深地吸了口气,一脸享受满足的愉悦神情。她动人的薄唇微微上扬,似是倾泄心中对这花园中黑玫瑰的喜爱之情。

  “乐芙兰大人,斯维因成功上位了,只不过他背叛了我们。”一个女仆在庭院门口驻步,忐忑地说道。

  “夏尔,你知道为什么这里的玫瑰是黑色的吗?”乐芙兰毫不在意地问道,并用鼻尖去触碰花瓣,沁人心脾的花香刺激着她的感官。

  “大人,夏尔不知。”女仆如实回答道。

  “因为人血一干,便是乌黑的呀!”乐芙兰突然掩嘴笑道,笑声如银铃般悦耳。

  只不过这般美妙的笑声,却是令那个叫做夏尔的女仆吓得花容失色。她明白了,黑玫瑰的叛徒难逃一死!

  ……

  :。:

看过《瓦罗兰传说》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