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瓦罗兰传说 > 第八十九章 黑白双生

第八十九章 黑白双生

  “象由心生,一切迷幻之影皆由心魇而来,斯维因。”乐芙兰在庭院里摘下一朵黑玫瑰,捻住花枝,轻柔地放于后脑。

  “乐芙兰大人,您什么时候下令铲除斯维因这个叛徒?”小丑从阴影中走出,恭敬地问道。

  乐芙兰偏过头来,愣愣地看了眼小丑,才笑道:“原来是萨科回来了。”

  她收起赏玩黑玫瑰的心情,摇头道:“斯维因的事我自会处理,你无须多虑。”

  萨科犹豫了下,道:“那个拿走玩偶的人我找到了,的确不是半神,所以没对伊莉丝下达精神控制。”

  乐芙兰低头喃喃自语了几句,眉头微蹙,道:“那个人,我看不透他,你下去吧,别去找他的麻烦,虽然他很特别,但不足以影响我的大计。”

  “是!”

  ……

  “菲奥娜……菲奥娜!”叶风重重地敲击菲奥娜的房门。

  这都中午了,自己都起来了,菲奥娜怎么还没起来?叶风看着紧闭的房门一直未开,不禁担心起来。迟疑了片刻,叶风还是推开了菲奥娜的房门。

  没关?叶风走进屋内,发现房间里并没有菲奥娜的身影,而且窗门大开。这让叶风不由回想起菲奥娜在战争学院经常翻窗拽他起床的场景。难道菲奥娜自己出门也是不走正门直接翻窗?

  等等,床头好像有个黑色的东西!叶风快步来到菲奥娜的床前,从枕边取出了一根黑色的鸦羽和一张纸条。叶风的心头不由生起了不好的念头,他想起那个差点杀死菲奥娜的神秘人。

  带着忐忑的心情,叶风翻开纸条,鲜红的血书刺激着他的神经。这情况比他想象的还糟糕,叶风认定他们之间多半有误会,不想他们中任何一人受伤。

  不过话说回来,这血字的字迹怎么那么熟悉?叶风生疑地看着这个字体。他一定在什么地方看到过。

  “东南郊外的旷野,希望我现在去还来得及!”叶风担心地说道。

  ……

  叶风所在旅店的东南郊外,是一片空旷的野地。偶尔能看到零星的树在野地上,只不过这些树大多只剩树干树枝。或许是缺少人的裁剪,它们如同瘦骨嶙峋的老人,长着各式怪异的形状。厚重的落叶堆积在地上,秋风瑟瑟,时而吹起落叶。

  一个略显单薄的身影孤独地立于这无人的旷野之中,他的背影在风中摇动,黑色的长袍和兜帽,消瘦的样子形似女子。

  菲奥娜在刚踏入这旷野后,便在远处捕捉到了黑袍人的身影。

  不知为何,在看到那人单薄孤独的身影时,菲奥娜心底略受触动,夹杂着一丝愧疚之情。

  身着银白色软甲的菲奥娜下意识地紧了紧手中的流云,缓步朝黑袍人走去。

  或许是附近的落叶堆积过深,菲奥娜的每一步都带有落叶被碾压的嘈杂声。这声音也不出意外地传入了黑袍人的耳中。

  “你来了。”黑袍人用他那尖锐刺耳的声音缓缓说道,不过他依旧背对着菲奥娜。

  菲奥娜脸色嘲弄地看了眼他,嘁了声:“这里就只有你我,没必要掩饰自己的声音。”

  黑袍人的身影颤抖了片刻,他侧着身子,偏头看向菲奥娜。同时一股无形的气场散发而出,他那隐于兜帽下的眼睛闪烁着猩红的血色。

  这次,她没有掩饰自己的声音,一道冷厉的女声脱口而出:“如你所愿!”

  话音未落,黑袍女子一闪身,便来到了菲奥娜的面前。一道漆黑的能量化为无数的乌鸦,朝菲奥娜的胸口袭去。

  菲奥娜眉头凝重,不敢大意,直接凝聚剑意,淡淡的迷雾将她环绕在其中,她的身形也是越渐迷糊了起来。而之前那群鸦的能量则顷刻间被迷雾驱散。

  抓住时机的菲奥娜心中默念破空斩,单脚蹬地,以肉眼无法察觉的速度直突向黑袍女子。

  黑袍女子没想到菲奥娜不仅没受伤,而且还发起了攻击。情急之下的她侧身一跃,险险地躲过了这凌厉的一剑。

  “还没完呢!”菲奥娜大喝一声,她可不想给黑袍女子喘息的机会。

  “够了!”黑袍女子怒吼道,飞身跃向菲奥娜,直接探出右手。

  难道她想徒手硬憾汇聚着我的剑意的流云剑?菲奥娜脸色阴沉,看来自己还是被小看了!这样也好,早点结束战斗。

  随即菲奥娜又是侧空一翻,手中凝聚的剑意更甚之前,这一剑斩下,就连周围的空间都有些扭曲了。

  不过当流云快接触到黑袍女子的掌心时,菲奥娜心底生起了一股不安。而接下来黑袍女子瞬间收手并闪身到菲奥娜身后,又是打出一道漆黑的群鸦能量,印证了菲奥娜心底的不安。

  这次,黑袍女子的能量实实在在地打在了菲奥娜的后背上,直接将菲奥娜击飞。就在黑袍女子心里得意之际,她的胸口一阵翻滚,身体向前一倾,一口鲜血直接吐了出来。

  短暂的交手,两人并没有讨到什么好处,相反都因为对方的心计受了点轻伤。

  “劳伦特心眼刀!”黑袍女子抹了抹嘴角的鲜血,冷冷地说道。随后她双手翻动掌印,一群有着猩红眸子的血鸦嗜血地狂叫着。在这群血鸦看到菲奥娜后,眼里的红芒更盛之前,迫不及待地扑向菲奥娜。

  又是这招!菲奥娜想起了上次差点丧命于此招上,不过现在的她在拿到流云剑后实力大涨,已是不惧这一招。

  菲奥娜轻蔑一笑,原本还在原地的她却是瞬息出现在黑袍女子身后。她凌空翻滚,狂暴的剑意如同刺骨的北风一样狂烈,暴虐的杀意充斥在周围。

  “结束了!”菲奥娜右手向后一曲,随后径直刺出。这散落在周围的狂乱剑意瞬息凝聚于流云剑的剑尖,无尽的杀意将黑袍女子包裹在其中。

  黑袍女子瞪大眼睛,猩红的瞳孔紧紧一缩。这剑如果刺下,她必死无疑!

  眼看菲奥娜这一剑就要刺穿黑袍女子的心脏,这时“咣当”一声,金属碰撞的声音响起,刺耳分明。

  只见此刻,黑袍女子的右手中不知何时握着一把漆黑的剑。这把剑直接挡住了菲奥娜的流云剑,流云剑可是神剑,想来这把漆黑的宝剑也绝非凡品。

  宝剑漆黑的剑身散发着幽暗的能量,将黑袍女子包裹在其中。这类似的功效和流云剑的流云剑意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来吧,让我看看你的剑法有没有进步!”菲奥娜好似并不惊讶黑袍女子突然拿出剑,相反她还继续突向黑袍女子。

  黑袍女子身形微微向右,右手用剑背反手一挡,同时身体前倾,紧贴菲奥娜的身边,瞬息刺出了五剑!

  招架不及的菲奥娜想尽快摆脱纠缠,可怎么也甩不开。情急之下,菲奥娜索性不再躲避,而是硬憾,也是同时刺出了五剑。

  两人的身影纠缠在一起,剑影飞舞,碰撞的声音不绝于耳。

  漆黑与纯白的剑影交织在一起,如同在进行一场追逐的游戏,谁先黯淡下来,谁就会失去先机而倒下。

  随着时间的推移,战况愈加得激烈,两人的身体都受到了重创。就连脸部都无法幸免,也有少许的剑痕。

  有破绽!菲奥娜脸色一沉,咬牙道:“利刃华尔兹!”

  只见菲奥娜的身形欲渐模糊起来,直至消失。黑袍女子警惕地看着周围,虽然菲奥娜不见了,可那无形的剑意一直压在黑袍女子的心头。

  第一斩!菲奥娜的身影显现于黑袍女子的上方,一击刺下。这一剑的剑气超越了之前所有剑气,不带丝毫的犹豫,决绝地斩下!这是菲奥娜最引以为傲的五剑,也是劳伦特家族的镇族剑法。而这些年来也只有她一人修成,可谓劳伦特家族的剑术奇才。

  这鬼魅的剑法如同动人的舞姿般华美而优雅,却又如同利刃般致命而锐利,因此得名利刃华尔兹。在劳伦特第一任家主创出此剑法后,便广邀四方的剑客,无一败绩。曾经侥幸从这招中存活的剑客都留下了一生的阴影,每当想起那一幕时,他们都有种与死亡共舞的幻觉。

  很显然,这一次的斩击比之前一次菲奥娜在得到神剑前要锐利得多,黑袍女子当场咳血倒在地上。

  第二斩!

  第三斩!

  第四斩!

  第五斩!

  菲奥娜如同鬼魅一般,来无影去无踪,每次出现都带着致命的杀意袭杀黑袍女子。

  黑袍女子的长袍也开始被鲜血所浸染,浓重的血腥味散发而出,而她则更像一名鬼修罗。她踉跄地站起身来,喉咙因为重伤而不停地咳嗽着。

  然而黑袍女子受了这么重的伤,她却依旧直身跃起,和先前菲奥娜一样消散在周围。随即她也如同菲奥娜一样,连续自阴影中斩出五剑。

  此时的菲奥娜不见得比黑袍女子好到哪去,银白的软质战甲布满了血色。她用剑搀扶着走向黑袍女子,看来是打算死战到底了。

  “你输了,你除了劳伦特家族的祖传剑术,你什么也不会,而我还剩最后一式!”黑袍女子猩红的眸子冰冷地看着菲奥娜。

  骤然间,黑袍女子的气息陡然剧增,渐渐压过了菲奥娜。

  与此同时,菲奥娜感觉到自己全身上下都疲软到了极点!

  黑袍女子手中的剑凝聚出漆黑的剑气,那淡淡的剑气慢慢实质化,随后化为无数的血鸦。这些血鸦是由剑意与剑气所化,比之前凌厉百倍。

  而就在黑袍女子准备刺出这最后一击杀死菲奥娜时,她看到菲奥娜身后的不远处叶风正在狂奔而来。慌乱之下,黑袍女子之前所凝聚的血鸦剑气顷刻间消散殆尽。

  菲奥娜虽然不知为何黑袍女子突然剑气涣散,但她却知道这是一次机会!菲奥娜将最后的剑意全部加注在流云剑上,狂乱的剑气凝聚,疯狂地涌向黑袍女子。

  当凌厉的剑气来到黑袍女子面前时,她才缓过神来。如果中了这剑,她肯定会彻底倒下并死去。由于情况紧急,黑袍女子虽然向旁边纵身一跃,脸部还是被剑气划过。

  这剑气生生地将黑袍女子的兜帽撕裂得粉碎,而她的面容也是显露了出来。她的左半脸因为刚才的剑气,被划出一道伤痕。淡淡的血痕流出一丝鲜血,滑落到树叶堆积的地上。

  而刚赶到的叶风,在见到黑袍女子的真容后,不禁一愣,难以置信地喊道:“菲……菲奥娜?”

  ……

  :。:

看过《瓦罗兰传说》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