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瓦罗兰传说 > 第九十五章 分身魅影

第九十五章 分身魅影

  诺克萨斯的地下世界,叶风拉着兰弗儿的手臂疯狂地逃避诺克萨斯士兵的追捕。

  刚才,他和兰弗儿身陷诺克萨斯士兵的包围。灵机一动的叶风并没有选择和这么多士兵死磕,而是纵身一跃,翻过墙壁逃入了另一条街道。

  虽然暂时甩开了诺克萨斯士兵的追捕,但很快他们又被诺克萨斯士兵给追上了。

  在诺克萨斯士兵的追捕下,叶风开始出现了一丝疲态。身边还有个什么也不会的柔弱少女兰弗儿,他根本不可能跑得快。再加上辛吉德手下的严密封锁与搜捕,他很难带着兰弗儿逃出这个他第一次来的地下世界。

  兰弗儿微红的俏脸透露出她的体力已经开始不支了,身为普通人的她终究是没叶风体力那么好。

  她时不时地回过头,看向身后紧追不舍的诺克萨斯士兵,心里紧张到了极点。她可不想被诺克萨斯士兵给抓住,刚才那个肥胖士兵的无礼举动吓坏她了。

  抬起头,兰弗儿小心翼翼地望着叶风,小声道:“谢谢你,你救了我,但还没告诉我你的名字呢!”

  正在飞速狂奔的叶风先是愣了下,随后边跑边道:“我叫叶风,兰弗儿。”

  兰弗儿重重地点了点头,语气肃重道:“嗯,叶风,我记住了,等我回去,我让我哥哥好好谢谢你!”

  叶风正欲回话,却是听到前方传来一道声音:“嘿嘿,我看你们这下往哪里跑!”

  之前那个丑陋的士兵不知何时已经带着几个士兵拦住了他和兰弗儿的去路,而他们的身后也是被诺克萨斯士兵截住。

  这里是个宽阔的地带,没有多余的墙壁给他翻,叶风要想逃走的可能顿时缩小了。

  “给我上,先抓住那个兰弗儿,再抓那男的!”丑陋的士兵也不废话,直接下令。听他的声音就能听出他很反感叶风。

  兰弗儿紧紧地靠在叶风背后,她瑟瑟发抖的身躯连叶风都感觉得到。

  叶风示意兰弗儿安心,他会保护好她的。安抚好兰弗儿后,叶风就拔出腰间的长剑,随时准备迎敌。

  就在叶风要动用剑意的一刹那,他脑海深处的灵魂像是突然被什么不知名的东西给叮咬了一般。钻心的刺痛让他踉跄地倒在地上捂着额头,根本无暇顾及其他事。

  兰弗儿见叶风突然发生这种事,也是慌了。她刚想扶起叶风却是被丑陋的士兵拽到一旁,那丑陋的士兵正用恶狠狠的眼睛瞪着她。

  虽然不知道叶风为何倒地,但丑陋的士兵还是坏笑道:“兰弗儿别挣扎,现在没有人能救你,为了杀你废了我这么大的劲,你可得好好补偿下我……嘎嘎嘎!”

  听着丑陋士兵恶心的笑声,兰弗儿一脸惊悚,她挣扎道:“你想干嘛?”

  “当然是上你啊!”丑陋士兵发出桀桀的恶心笑声,引得兰弗儿一阵恶寒。

  之前被踹下体的肥胖士兵眼馋道:“老哥,我能不能……”

  肥胖士兵话还未说完,正在撕扯兰弗儿身上衣物的丑陋士兵就道:“放心,等我享受好,你们都可以好好玩一玩!”

  “啊……你们这些牲畜……混蛋!”

  而就在一旁的叶风却是听不到这一切,他的精神此刻正在承受着极大的折磨。

  精神上的那股刺痛,就像是被毒蜘蛛叮咬了一般,钻心得疼。叶风的身上不由渗出一丝丝汗渍,他喘着粗气,意识模糊。

  不知过了多久,叶风才从刺痛中醒过来,他这才意识到他和兰弗儿被诺克萨斯士兵给包围了。

  噌的一声,叶风忍着精神上还未完全退却的刺痛站起身。当他环视四周,却并没有发现兰弗儿和诺克萨斯士兵的踪迹。

  眼底透露出一丝茫然,叶风很是困惑。难道兰弗儿已经被那些士兵抓走了?

  越想越觉得有这种可能,叶风就决定再去四周找找。可是他刚生出这个想法,他的脑海又一次感受到了那如同被蜘蛛叮咬的刺痛。

  那刺痛的感觉让他渐渐失去了知觉,意识也愈渐模糊,直到他化为一个没有思想的躯壳。

  失去意识的叶风的瞳孔渐渐转化为灰色,面色木然。

  他的脑海里开始回荡着一个声音:“回教堂……”

  ……

  锐雯低下身子,右手轻轻一抹地面,鲜红的血渍沾满了她的手心。血迹还未干涸,应该是才留下不久的。

  明明在这个每时每刻都可能会死人的地下世界看到鲜血很正常,可锐雯却感觉这和她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就在锐雯欲起身时,她又感受到了刚才在酒吧外那个吹笛男子的气息。锐雯眉头紧锁,她现在还不想和这个神秘男子硬碰硬,还是先离开为妙。

  想罢,锐雯几个闪身,便远离了这里。

  在锐雯离开没多久,亚索循着兰弗儿的气息追至此处。看着地上的鲜血,兰弗儿熟悉的脸庞浮现在亚索心头。亚索双手颤抖地抚摸着地面,心头微微作痛。

  兰弗儿可以说是亚索看着长大的,他看着兰弗儿从一个胆小懦弱的孤儿成长为坚强乐观的女孩。兰弗儿对于亚索来说,就像他的亲妹妹一样。

  可就是这么一个亲人,却是说死就死了!为什么?为什么老天你要这么对我?先是让我被驱逐出家乡,又是让我亲手错杀我的兄弟,现在我唯一的牵绊也走了!亚索面目狰狞地仰望天空,悲怆之情溢于言表。

  还有股气息!亚索用心感受着周围的气息,锐雯的气息萦绕在他心头。这让本就悲伤的亚索更是怒火中烧。

  又是你,锐雯!亚索愤怒地在心底咆哮道。你一次次夺走我的一切,这次你休想再逃!

  ……

  黑色玫瑰的地底宫殿内,乐芙兰右手挥舞着法杖,一个本该被辛吉德手下杀死的兰弗儿却是出现在她的面前。

  兰弗儿一脸手足无措地望着乐芙兰。她记得她刚才正在被丑陋的士兵撕扯身上的衣物,怎么一转眼就到了这里?

  还未理清思绪,兰弗儿却是瞳孔微缩,难以置信地望着前方。

  她的身前,那些追捕她和叶风的士兵全部被乐芙兰给变了出来。

  乐芙兰在兰弗儿和诺克萨斯士兵们茫然的注视下,她的左手指尖萦绕着淡淡的黑玫瑰花瓣能量。

  那淡淡的魔法能量随着她的轻轻一挥,便射出密集的黑玫瑰尖刺。

  那些尖刺瞬息扎进所有诺克萨斯士兵的身上,士兵们身上一个个密密麻麻的小孔看得兰弗儿心惊胆颤。

  看着看着,兰弗儿更是生出了幻觉。那些密密麻麻的小孔在她的眼中无限放大,如同扎在她身上一般,恐怖至极。

  乐芙兰的嘴角微微上扬:“连我的分身都敢染指,真是找死呢……夏尔,将这些士兵带走,趁他们的血液未干用来浇灌花园里的黑玫瑰!”

  话音刚落,在兰弗儿惊疑的目光下,一个身着黑玫瑰制服的女子出现在她的面前。想来这人就是乐芙兰口中的夏尔。

  夏尔恭敬地说了声是,就用魔力带着这些尸体消失在原地。

  待夏尔离开后,乐芙兰缓缓蹲下身子,右手食指微微弯曲,并抬起兰弗儿的下颚。

  “咯咯,兰弗儿,你忘了吗?你本就是我的分身,当初我看上了那个落魄艾欧尼亚人的御风剑术,才将你幻化成九岁孤儿的样子,去接近他。”

  “不,不是这样的……我不是你的分身,我就是我!”兰弗儿痛苦地摇晃着脑袋,脑部的记忆不断涌出,令她痛苦不堪。

  乐芙兰像是很享受兰弗儿的表情,继续自顾自地说道:“本来我打算过几年彻底吸收御风剑术的剑意,可是没想到斯维因手下的辛吉德竟然想借亚索之手除掉锐雯,辛吉德这个蠢货既然想死,我就成全他!”

  微微伸了个猫腰,乐芙兰继续道:“御风剑术我可以不要,那只是我十年前突然感兴趣才让你幻化的。”

  就在乐芙兰说话的这段时间,兰弗儿的面容渐渐朝乐芙兰的模样变化着,直到两人的面容一模一样。现在的她已经回想起了一切,她就是乐芙兰,乐芙兰也是她。

  不经意间,兰弗儿朝乐芙兰微笑着点头,这场面甚是诡异。

  乐芙兰满意地看向兰弗儿,也是露出一道诡异的笑意:“兰弗儿,不,现在该称呼你为乐芙兰了……”

  ……

  :。:

看过《瓦罗兰传说》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