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瓦罗兰传说 > 第九十九章 风之极尽

第九十九章 风之极尽

  辛吉德的府邸大厅内,一个头戴军帽的中年男子坐在正座上。他看着门口的锐雯,淡漠地说道:“你来找我所为何事?”

  锐雯眼眸深处闪过一丝寒光,她现在很担心叶风的处境,害怕辛吉德虐待叶风。

  忍!锐雯收敛气息,放低姿态,道:“辛吉德大人,您昨天说我弟弟在您这,只是我担心他的安危,能否让我见上他一面?”

  辛吉德端起桌上的热茶,右手慢悠悠地揭开杯盖,轻轻地碰了几下杯壁,小酌一口。然后将茶杯放于桌上,他才道:“会有你们见面的时候。”

  “辛吉德大人!”门外突然传来士兵的喊声。

  “你看,这不来了?”辛吉德微微一笑,仿佛一切都在他的计划之中。

  只见一个诺克萨斯士兵跌跌撞撞撞开大门,闯了进来,神色慌张地跪在地上。

  辛吉德眉头一挑,只怕这次劫持叶风的事出了意外。

  “叶……叶风,辛吉德大人您指定的那个人,因为曾得罪过德莱文大人,昨天被德莱文大人在郊外强行带走了,小的骑马用了一天一夜才赶回来!”跪在地上的士兵语无伦次地说道,此时的他很是担心被辛吉德责罚。

  “你没说叶风是我要带走的人?”辛吉德气的直接捏碎了茶杯。

  “说了,可是德莱文大人……”见茶杯碎了一地,那个士兵直接吓得说不出话来。

  辛吉德紧张地看向锐雯,没想到自己这个蠢货属下竟然当着锐雯的面把叶风的事全说了出来,这下麻烦大了。

  此时,锐雯气的全身颤抖,她狠狠地瞪着辛吉德。不过她知道此时并不是和辛吉德算账的时候,她这几个月在诺克萨斯生活,自然对那个德莱文是什么样的人一清二楚。如果此刻不及时前去诺克萨斯东部小镇,恐怕她的小风弟弟将被德莱文以那种变态的行刑手段杀害。

  现在,她必须立刻动身,不能有丝毫犹豫。最后看了眼辛吉德,锐雯瞬息消失在了原地。

  旁边的士兵看到眼前一个活人凭空消失,吓得一愣一愣的。

  辛吉德看着锐雯消失的身影,戏谑地笑了几声。在他看来,锐雯这是做了一个愚蠢的决定。

  就在刚才与锐雯对话的过程中,辛吉德悄无声息地将他新研制的药剂放出。那药剂无色无味,一旦吸入,任你有再大的本事,都会在药效发作时四肢无力,形同废人。

  辛吉德双手合十,发出低沉的笑声。这次,你不仅会失去你的弟弟,还会失去你自己的自由,锐雯,哈哈哈哈……

  沉重急促的喘息声不断从锐雯的口中发出,此时的她以一种极尽的风之力助自己前行。脚步的频率快到无法辨析声音,如同浮于空中一般。实则锐雯正以常人难以理解的速度飞奔着。

  极尽的风之力,汇聚着锐雯毕生所学,化为轻盈的风,使得她的速度还在不停提升。

  锐雯一直朝着一条直线奔跑,这样免不了撞到一些遮挡物。可锐雯如同风一般,无视了任何阻挡在面前的物体,穿透一切。

  仿佛锐雯就是风之化身,渗透入物体内,再从对立面穿透而出。这恐怖的能力恐怕必须要对风之力的领悟达到常人无法企及的高度才能做到的吧?虽不是半神,但这个能力却是一般半神无法达到的。想来,就算打不赢半神,凭借锐雯对风之剑意的理解,也能安然脱身。

  就是不知,锐雯以这样的速度能否赶在叶风行刑前解救叶风。

  锐雯专心飞奔向小镇,在快出城时,却是无意间感知到了一股强烈的剑意,似和她的剑意相似。不过她并没有因此停留,现在她不能分心于其他人或事。

  而城门口的旅店内,亚索握着酒杯的手稍微停滞了下。他感受着刚才一闪而过的风之力,喃喃自语道:“越来越期待与你一战了呢。”

  这样的速度还不够……还不够!锐雯的额头不断渗出汗水,背后的衣襟早已浸湿。她大口吐息着,想尽一切办法将自己的速度提到极限。

  德莱文……你死定了!

  “呼”!林子内,一些树枝因抵挡不住愈加强劲的风之力而折损,发出吱呀的声音。

  小风,等我……

  阴暗冰冷的封闭空间,叶风躺在石地板上。微弱的光线从高墙上被铁杠封闭的窗口透进来,没有一丝的暖意。

  叶风感受到有人在踢打着自己,不情愿地从睡梦中醒来。右手袖子擦了擦眼睛,才看清来人竟然是德莱文。

  自己最近的经历真可谓一波三折,先是被什么辛吉德派人来抓,这次又落到了在战争学院的对头德莱文的手里。叶风在心底自嘲着自己,看来自己离开菲奥娜还真是寸步难行。

  德莱文见叶风醒来,阴森地笑道:“小子,走了,快中午了,行刑时间到了!”

  “行刑?我又没犯法,你凭什么……”

  “凭什么?法律?这个世界本就是弱肉强食,规则那是弱者的东西,而我就是可以凌驾于此之上的存在!”德莱文不屑地啐了声。

  话还未说完,德莱文不管叶风反应,直接拎着叶风朝地牢外走去。

  叶风很想反抗,却发现自己体力早已消耗殆尽,什么也做不了。

  可恶,必须得做点什么,不能坐以待毙!叶风的脑海飞速运转,不断地思考着如何逃跑。

  直到德莱文将叶风重重地扔在街道中央,叶风还是没想出逃跑的方法。

  叶风环顾街道两旁,发现聚集了好多围观群众。这让他很是不解,这与其说是行刑现场,不如说更像是一群人在围观人表演稀奇的魔术。

  德莱文虽然面容凶恶,此时却是面带笑容,朝街道两旁围观的群众招了招手,又是弯腰致敬,像极了即将演出的演员。

  “各位在场的先生们、女士们,欢迎来到即将到来的死亡时刻演出,接下来将由我和这位小兄弟为各位表演一场惊心动魄的追逐表演,依旧是老规矩,我会给这位少年十分钟的逃跑时间,十分钟后他如果能躲掉我的飞斧,我就放了他。”德莱文倾情地说唱着,将游戏规则说了一遍。

  顿了片刻,德莱文继续说道:“那么,游戏现在开始,跑吧,小兄弟!”

  紧接着现场如同被引爆了一般,各种欢呼声不绝于耳。甚至一些群众大声地呼喊着德莱文的名字,为他加油。

  叶风此时顾不得其他,疯狂地朝着远离德莱文的方向狂奔着。叶风不时回头,看着德莱文消失在身后,他还是不敢有丝毫的松懈。

  在战争学院时,他便见识了德莱文飞斧的厉害,他知晓必须和德莱文拉开足够大的距离才行。

  就这样,十分钟很快过去了。德莱文在原地甩了甩脖子,发出骨骼碰撞的咯咯声。他的眼里露出兴奋的光芒,他很期待叶风的表现,会否像之前其他罪犯一样死在他的飞斧之下。

  德莱文双手向前一甩,两把飞斧高速旋转着,沿着叶风逃离的轨迹不断蜿蜒追赶着,眨眼便追上了叶风。

  而此刻,锐雯已是无限接近小镇边境。必须得感知到小风具体的位置!他的气息在哪?锐雯双眼被迷雾包裹住,一股无形的风先于她,散入小镇内。

  那股微弱的风飞速找寻着叶风气息,可毕竟过于弱小,不能瞬息找到叶风。

  过了一段时间,正在狂奔的锐雯眼神一凌。在那!透过先前探出的微风,锐雯清晰看到叶风正在被两把飞斧追赶。

  可恶,这个距离,等我赶到起码还要半小时以上!锐雯面目因为焦急与愤怒而扭曲,狰狞得可怕。

  就在锐雯不知如何是好时,两把飞斧直击叶风的双膝,鲜红的血液疯狂外流,使得叶风再也无力逃命。不仅如此,两把飞斧再次回旋,想要直接在叶风的上身击穿一个窟窿。

  不!锐雯大喝一声,手中断裂的符文之剑渐渐凝聚成实体。她一边狂奔,一边双手凝聚狂乱的风之剑意。

  斩!锐雯全身萦绕着凛冽的杀气,狂息不止的风刃汇于剑尖。那散布着杀气的风刃穿透空间,朝德莱文斩去。

  下一刻,她又挥动着符文之剑,风刃穿越空间的界限来到了叶风的身前,将两把飞斧斩成两半。

  与此同时,先前的风刃已是穿透了在地牢外静等飞斧消息的德莱文的身体。

  至死,德莱文都不知道自己是被什么杀死的。

  锐雯长吁一口气,浑身潮湿的汗水令她很是难受。由于远超负荷的施展风之剑意,她的身体早已精疲力竭,支撑她到现在的是她那想救叶风的心。

  锐雯悬着的心总算能放一放了。她的身影摇晃不止,欣慰地笑了笑,便倒在了地上。

  而刚从死亡阴影走出的叶风感受着身边消散的风刃气息,那熟悉的气息不是他的姐姐又会是谁?

  “姐姐!”

  情绪愈发得激动,叶风追寻着风刃的气息疯狂地朝锐雯昏迷的方向跑去。

  ……

  :。:

看过《瓦罗兰传说》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