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瓦罗兰传说 > 第一百章 不可逆转的命运

第一百章 不可逆转的命运

  “听说辛吉德大人已经抓到了那个曾经背叛诺克萨斯的女将军。”

  “就是十九年前离奇失踪的锐雯将军?”

  “什么失踪,辛吉德大人都说她是背叛!”

  “可我记得十九年前的判定是失踪啊!”

  “嘘……可别乱对别人说锐雯将军当时是失踪,不然辛吉德大人的手下听到你就死定了,这些都是统治阶级之间的博弈。”

  诺克萨斯中心城市的一处旅店一楼,叶风坐在一张无人的桌前听着周围人的议论。

  大多数人说的都是些他不关心的情报,只有刚才那两个平民说的事引起了他的关注。

  “看来姐姐大人是被那个什么辛吉德给抓走了……”叶风皱着眉头,神情忧虑。

  锐雯姐姐被擒多半和昨天救了他有关系,叶风自责地想道。

  为了姐姐,他必须去一趟辛吉德的府邸!

  ……

  瑰丽的花园内,朵朵黑玫瑰花瓣绽放着最炫目的光彩。

  在那黑玫瑰群芳之中,乐芙兰一袭高贵雍容的华服分外夺目,就连群芳此刻也因为她的美丽高贵气质而折服。

  乐芙兰明媚动人的眸子闪烁着奇异的光芒,似是在思索着什么。她蹲下身子,安静地看着花蕊中心。

  为了治好那个村子所有村民的病变,斯维因在没有我的援助下,定会寻那娑娜来相助。乐芙兰起身,看向西边的天空,阴暗的乌云遮蔽了一切。

  但你又岂会知道暗影岛中的某人已经盯上了娑娜?不管你怎么努力,都逃脱不了你那既定的命运。乐芙兰嘴角上扬,自信地笑了两声。

  不需要我出手,你也会被命运抹杀。那是你在选择背叛我时就已注定的结局。但我知道,就算是死,你也不会来求我帮你度过难关。

  乐芙兰淡漠地捻下一朵黑色花瓣,并轻轻吹上一口气。黑色的花瓣如同脱离人体过久的血,漆黑中透露点红,带着死气。

  在风的吹拂下,花瓣飘向远方。

  花瓣如同被诅咒了一般,无论她如何挣扎,离开了根与叶的她终将被世界遗弃,归于尘土。

  ……

  诺克萨斯西部边境,一小队军队正骑马缓步前行着。队伍最前方,娑娜正与金克丝通过心神交谈着什么。

  斯维因面色犹豫地看着两人,还是开口道:“这次还是多谢娑娜小姐愿意相助于我,不管最后结果如何,我都会倾全力相报。”

  娑娜朝斯维因微微一笑,传音道:“毕竟我是学习治愈魔法的人,前去斯维因先生的故乡救人,正好可以施展下我的才能,就是不知能否化解先生所说的那个病变。”

  “我相信娑娜小姐您的能力,等等……有敌人!”斯维因立刻下令所有人警戒起来,以娑娜与金克丝为首要保护对象。

  金克丝担忧地看着娑娜,道:“姐姐,看来有人不想你去救人。”

  娑娜抬起头,望向阴沉的天空,陷入了沉思。随后她朝金克丝传音道:“我感觉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

  “熟悉的气息?不会是叶风哥哥吧?”金克丝右手托着香腮,沉吟道。

  “不是,或许是那个同样也会安魂曲的人。”娑娜神情瞬间肃重起来,情况肯定比她想象的还要危机。

  “难道是姐姐你上次跟我说音乐会上弹奏拥有死气的安魂曲的人?如果是他,斯维因带的这些士兵绝对不是他的对手!”金克丝脸色焦急,上次要不是娑娜的安魂曲刚好抵消了他的安魂曲,恐怕毫无防备的战争学院已是被全歼。

  军队的正前方,传来了一道低沉幽冷的恶魔音,却不见其人。“我这次来,只想带走琴瑟仙女娑娜一人。”

  斯维因一听,脸色阴沉得可怕。娑娜可是他千辛万苦才请到的,怎能就这样陷娑娜于不义。

  “敢问阁下所为何事?娑娜小姐是我的朋友,也就是诺克萨斯的朋友,还望阁下不要让我为难。”

  “呵呵,你太高看自己了,凭你还懒不知我,而且……我只是单纯的想请娑娜小姐一叙。”恶魔般的声音不屑地说道。

  “我是不会让娑娜小姐被你带走的,阁下还请回!”斯维因态度坚决地说道。

  “看不出来这诺克萨斯的新统领还挺守承诺的,姐姐。”金克丝嘴唇贴着娑娜的耳畔说道。

  “我能读到他的内心,斯维因先生是个善良的人。”娑娜淡淡地朝金克丝传音道。

  “看来,只能硬来了呢,呵呵呵……”那道恶魔般的声音鬼魅地大笑着。

  顿时,阴冷的风从四周肆虐而来,暗黑的魔法能量与死气不知不觉已是将军队团团包围。

  死亡般的窒息感令在场所有人都匍匐在地上。斯维因强撑着站起身来,额头不断渗出汗水。这已经是他的极限了,没想到敌人强大到他无法想象的地步。

  娑娜抱着金克丝,在心底吟唱着咒语,一道绿色的护罩将两人环绕。虽然有着魔法护罩的保护,但是娑娜依旧感觉到疲惫。在来者强大的实力面前,就算是精通治愈之术的她,也只能照顾到她自己和金克丝。

  环顾四周,痛苦不堪的士兵以及斯维因的状况都让娑娜分外担忧。这种场面对于一个医者来说,太过于残忍。

  犹豫了片刻,娑娜向斯维因传音道:“斯维因大人,那个人不是你的军队能对抗的,他的实力至少达到半神,而且学习的还是这种阴暗的黑魔法,让我跟他走吧。”

  斯维因回头看了眼娑娜,刚欲说些什么,那个恶魔的声音直接在他和娑娜的心底响起:“娑娜小姐说的很对,你现在选择放手,还来得及。”

  娑娜不可置信地望向四周,那个恶魔竟然洞悉了她的传音。不过转念一想,那恶魔又会安魂曲,娑娜心底的震惊也就淡了许多。

  “娑娜小姐,对不起。”斯维因低着头,声音很是低沉。

  “该说对不起的是我,将你和金克丝,还有你的军队都卷了进来,我走了。”话音刚落,娑娜便闭上眼,并消失在死气环绕的魔法阵当中。

  就在娑娜消失的片刻后,那股窒息般的感觉便也消失了。金克丝看着娑娜消失的地方,怔怔出神,不知在想些什么。

  斯维因愧疚地说道:“金克丝小姐,对不起,没能保护好你的姐姐。”

  金克丝回过神来,哦了声,道:“你们先走吧,我想一个人安静的呆会。”

  斯维因张嘴还想说些什么,却还是被金克丝摇晃的右手止住了。

  “金克丝小姐,往东边再走段距离,就是诺克萨斯的边境村庄,我和我的部队就先回去了。”斯维因歉意的鞠了个躬,凝视金克丝片刻,便上马带着他的军队离开了。

  金克丝见斯维因走远后,瞬间身体瘫软,双手支撑着跪坐在地上。

  又只剩下自己一人了呢,金克丝露出自嘲的神情。为什么每当自己有了伴之后,他们总是会离我而去。

  金克丝眼神空洞地看向天空,滚滚酸楚的泪珠滑过脸颊。

  骤然间,金克丝的眸子渐渐微缩,粉色的瞳孔散发着妖异的奇光。

  破坏破坏破坏破坏破坏破坏!金克丝心底杀戮破坏的欲望开始疯狂地增长起来。

  金克丝鬼魅地大笑着,自我陶醉在杀戮破坏的快感之中。

  蔚!金克丝忽然间想起来什么,她瞳孔内的病态光彩又黯淡了下来。

  至少我还有蔚,不是吗?金克丝大口地喘息着,心底还有一丝慰藉。那个小时候陪自己在祖安相依为命的女孩,两人可是最佳搭档。

  “听说蔚去了皮尔特沃夫,也不知道她过的怎样,应该会像在祖安一样将那闹的天翻地覆吧。”金克丝低声喃喃道。

  不知不觉,回想起以前和蔚在一起的时光,金克丝不禁笑出声来。

  “蔚,期待与你再次相遇呢!”

  ……

  距离娑娜被掳走已过去三天,斯维因焦急地在统领府的大厅前来回踱步。

  这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大厅外传来。斯维因抬起头望向大厅,一个士兵已是跪在门外。

  士兵恭敬地说道:“大事不好了,斯维因统领,娑娜小姐被掳走一事已被整个大陆所知,各方认为我诺克萨斯是故意扣押娑娜小姐,尤其是德玛西亚和艾欧尼亚对此最为愤怒,甚至有出兵的可能。”

  斯维因深吸口气,挥手示意士兵先下去。士兵见此,也不便多待。斯维因坐在椅子上,陷入了沉思。

  自从自己上台后,先是自己所生长的村庄的村民感染了不明的病毒,后是请来的娑娜被掳走。这冥冥之中似有一张不可见的巨网将他困住,难道是乐芙兰那个女人设的局?斯维因转念一想,又摇了摇头。

  在他还是个平民时,被乐芙兰收入黑色玫瑰,对黑色玫瑰的做法以及乐芙兰的行为都有所了解。如果是乐芙兰所为,他恐怕早已死去。

  可为何未见乐芙兰派人来抹杀我这个叛徒?斯维因右手轻轻揉动太阳穴,他发现自己似乎陷入了盲区,思维已是混乱不堪。

  不管乐芙兰是否已经掺和进来,先解决眼下的麻烦才是。斯维因似是想通了什么,站起身朝大厅外走去。

  ……

  黑色玫瑰宫殿群的最深处,乐芙兰左手不断转动着水晶球,斯维因、德玛西亚、艾欧尼亚三方的行动都落在了她的眼里。

  她红润的嘴唇微微一笑,好似即将有一场好戏将发生。乐芙兰左手一握,水晶球便凭空消失了。她脸上的笑意渐渐消失,一双动人的眸子透出慑人的光芒。

  “战争学院的元老们,将病毒投入我诺克萨斯一事,等我处理完这一切,再和你们好好算算!”

  ……

  :。:

看过《瓦罗兰传说》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