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瓦罗兰传说 > 第一百零一章 被软禁的姐姐

第一百零一章 被软禁的姐姐

  此刻的瓦罗兰大陆已是风云变幻,暗流涌动,一切的矛头都指向了瓦罗兰大陆的霸主之一诺克萨斯。

  德玛西亚皇宫内,德玛西亚的皇——嘉文三世紧急召见了盖伦。

  “你可知在战争学院学习技艺的娑娜遭诺克萨斯扣留一事?”嘉文三世坐于王座上,淡淡开口道。

  盖伦一听是此事,眉头微皱,犹豫片刻,道:“此事已是传遍了整个瓦罗兰,娑娜小姐的琴技可以算是全大陆都敬仰的存在。”

  “你觉得德玛西亚此刻派兵前往诺克萨斯是否合理呢?”嘉文三世意味深长地笑道。

  “娑娜小姐虽是艾欧尼亚人,但她的养母是我德玛西亚的贵族,娑娜小姐年幼便在德玛西亚生长,也算是我德玛西亚的贵族,且娑娜小姐名动瓦罗兰,于情于理,身为正义方的德玛西亚都该出兵讨伐诺克萨斯这种肮脏的行为,只是……”盖伦说到一半,面色犹豫,不知接下来的话该不该说。

  “继续说下去。”嘉文三世示意道。

  “只是属下怕此次娑娜小姐的事恐怕没有明面上那么简单,就怕在我方和诺克萨斯两败俱伤时,真正的黑手会伸向我德玛西亚。”盖伦如实回答道。

  “你还是太年轻了,盖伦,呵呵,这次事件肯定是有人设计陷害,明知这是个圈套,但我德玛西亚不得不钻,诺克萨斯此时内部已是混乱不堪,正是击溃他们的最好时机,我相信艾欧尼亚也会出兵,其他各方势力也会浑水摸鱼,击溃诺克萨斯不会伤筋动骨,我相信那背后的黑手还不至于跟整个大陆的势力作对。”嘉文三世从容地解释道。

  停顿了片刻,嘉文三世沉吟道:“盖伦你先和拉克丝前往诺克萨斯,而我德玛西亚的军队随后秘密前往,且只出动你的无畏先锋团,以防真有什么人打我德玛西亚的注意。”

  “是,陛下!”盖伦应声道,随后便快步离开了宫殿。

  嘉文三世也准备回寝宫休息时,大殿上传来了一个女子铿锵的声音:“烈阳族蕾欧娜和潘森打扰陛下了。”

  嘉文三世眼神微微眯成缝,没想到避世不出的烈阳族也来了,看来瓦罗兰的混乱之日不远了。

  ……

  艾欧尼亚普雷希典巨城之中,正在进行紧张的军备,为出征诺克萨斯做准备。

  艾瑞莉娅在一间医者之屋门口呆站着,面色复杂,似在做什么艰难的决定。

  “艾瑞莉娅,来了就进来吧。”屋内传出一道空灵到可洗涤人心的声音。

  艾瑞莉娅推开木门,看着一身淡雅着装的圣洁女子,说道:“索拉卡大人,您不和我们一起去吗?”

  “即使知道诺克萨斯是被人陷害的,你也要去吗?”索拉卡并没有正面回答艾瑞莉娅的问题,淡淡笑道。

  “是!”艾瑞莉娅坚决地说道。好不容易有亲自前去诺克萨斯打探哥哥泽洛斯消息的机会,她是不会放弃的,虽然这次的决策是卡尔玛下的。

  “去吧,切记不可意气用事。”索拉卡微笑道,并没有阻止艾瑞莉娅。

  “如果在战场上碰到沃里克,我会杀了他,为十九年前令您神堕付出代价。”艾瑞莉娅说完便起身告退。

  看着艾瑞莉娅离开的方向,索拉卡收起笑容,摇头叹息道:“诺克萨斯气数未尽……”

  ……

  辛吉德府邸,一处阴暗的地下通道口,辛吉德缓缓走入其中。

  轻轻触碰石壁上的机关,地下通道便被关闭。

  滴答……滴答……滴答……

  阴暗潮湿的地下通道内回荡着滴水声。

  辛吉德看了眼在烛火映衬下的昏黄通道,他缓步迈入深处。

  随着辛吉德一步步迈向深处,通道深处渐渐传出微弱的喘息。听着那疲惫又如苟延残喘的沉重喘息,辛吉德的嘴角露出一道阴冷的笑意。

  一道模糊的人影渐渐映入辛吉德那深色的瞳孔之中。那是一个被锁链捆绑在十字架的白发女子,女子垂着脑袋,似是还未睡醒。

  辛吉德将手下早已准备在女子身前的一桶水拿起,直接泼了女子一身。

  做完这一切,他静静地享受着女子猛然惊醒大口喘息的神情。

  辛吉德摇了摇头,咋舌道:“锐雯,看看你这狼狈的样子,哪还有以前拼杀战场时的英姿?”

  锐雯迷茫地看了眼这昏黄幽深的通道,她下意识地想动却发现自己的双手双脚都被束缚住了。

  定了定神,锐雯这才看到辛吉德正戏谑地看着她。眼底闪过一丝寒芒,锐雯此刻的心情跌落了谷底。她虽然不知自己是怎么被抓到这来的,但她却知道自己落在辛吉德的手里恐怕不会有好果子吃,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辛吉德无视了锐雯那要吃人的眼神,他不以为意道:“别这么瞪着我,没用的,锐雯,呵呵……我给你个效忠我的机会,如果你愿意再次效忠我,我可以解开你身上的枷锁。”

  锐雯“呸”了一声,讥讽道:“你就不怕没了枷锁的我杀了你?”

  辛吉德好似听到了个天大的笑话,他玩味道:“你运气看看,看能不能使用你的剑意与剑气?”

  被辛吉德这么一提醒,锐雯的眼眸微微放大。她尝试着动用体内的剑气,却是什么也没有变化,更别说更高深的剑意了。

  不用想她就知道是辛吉德捣的鬼,锐雯语气不善道:“为了对付我你可是下足了血本!”

  辛吉德得意地笑了两声:“那当然,我可不想被劈成两半。”

  “我一定会杀了你!”锐雯的嘴里传出唇齿摩擦的声音,可见她对辛吉德恨之入骨。

  辛吉德似乎很享受锐雯的神情,他笑道:“只要你答应效忠我,我会还给你力量。”

  “你做梦!”锐雯严词拒绝了辛吉德的笼络,她再也不想成为他的利用工具。

  辛吉德一副了如指掌的神情,道:“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呵呵……你先别着急拒绝,你就不想知道你弟弟的消息吗?”

  “小风……”锐雯倒吸一口凉气,她那杀意盎然的眼神渐渐变得柔和与柔弱起来。叶风正是她唯一的软肋!

  转瞬间,锐雯好似想起了什么,她紧张地望着辛吉德:“你把我弟弟怎么了?”

  “瞧你紧张的,别紧张嘛……你弟弟暂时不在我手上,只不过……”说到后面,辛吉德却不再往下说,而是发出桀桀的笑声。

  锐雯死死地盯着辛吉德,追问道:“只不过什么?”

  辛吉德阴冷地笑道:“只不过我派了我的两个手下乔装成平民,假装无意让你弟弟听到你被我抓住的消息,只要他敢来,我必定让他变成一具死尸。”

  一听此话,锐雯顿时大怒。她疯狂地想要挣脱枷锁揍辛吉德,却是无法挣脱。她喘气道:“你这混蛋,小风他是无辜的!”

  “无辜的?”

  辛吉德戏谑地看着锐雯,他走到锐雯的面前,对着锐雯的耳畔轻声道:“那当初那孩子的父母呢?你不是照样杀了吗,锐雯?”

  锐雯心头如同被针刺了一般,锥心的疼痛使她喘不过气来。

  辛吉德不依不饶道:“你这个刽子手,锐雯!”

  “我不是!”锐雯喘着粗气,她的精神被辛吉德刺激得有点紊乱。

  “杀人魔!”

  “我不是!”

  辛吉德露出奸计得逞的笑意:“你手上无辜的生命还少吗?”

  “我……”锐雯哑口无言,愧疚至极。

  “你在这好好考虑吧,我也该出去准备一下,不然你弟弟可是会嫌我辛吉德招待不周的,哈哈哈……”说完,辛吉德大笑着转身离去。

  锐雯的眼神四处乱晃,慌乱得不知如何是好。她哀求地望着辛吉德的背影:“求求你……别伤害他,他还只是个不懂事的孩子!”

  “求求你……看在一个姐姐的份上!”

  “辛吉德大人……我错了,求你放过他吧!”

  “辛吉德大人……辛吉德大人……辛吉德大人……”

  无论锐雯如何呼喊,辛吉德依旧头也不回地朝地下通道的出口走去。

  嘭!

  回应锐雯的,唯有冰冷的金属制大门重重关上的声响。

  听着那似是在宣判叶风死刑的关门声,锐雯面如死灰地昏厥了过去……

  ……

  在不断的问询下,叶风总算找到了辛吉德的府邸。躲在暗处,叶风忌惮地望着这充满诺克萨斯风格的府邸。

  如果那两个平民的消息没错,他的姐姐锐雯就被辛吉德关押在他的府邸内。

  一想到自己的姐姐正在里面受苦,叶风心里是既愧疚又担忧。他绕了辛吉德的府邸一圈,在一处看护不是很严的围墙外跳了进去。

  刚一落地,叶风就看到不远处有一个辛吉德的手下朝这边走来。

  面色一变,叶风赶紧蹲下身子躲在一颗大树后面。随着那名士兵的移动,叶风躲在大树后面的身躯也在缓缓移动。

  待那名士兵远去,叶风才从大树身后走出。呼出一口气,叶风刚才紧绷的心弦总算可以放松了会儿。

  这府邸内的守备未免也太严了吧?叶风不禁皱起眉头,他上次去劳伦特家族也没见守备这么严过。

  由此可见,这府邸内绝对关押了重要的人物。这让叶风更加确定他的姐姐真如那两个平民所说,被关押于这府邸内的某处。

  叶风眉头难以舒展,这府邸太大了,要想一个个房间找出他的姐姐简直比登天还难!

  不如抓一个士兵来问问?叶风心里思忖道。刚生出这个想法,他又瞬间掐灭。这个方法太危险了,要是府邸内的人发现少个士兵,那么他的行踪肯定会很快暴露。

  可是不这么做他怎么找姐姐?叶风此刻心里纠结万分,不知如何是好。

  左思右想之后,叶风还是决定用抓士兵问人的这个下下策去找他的姐姐。

  即便要冒着暴露的危险,他也要这么做!

  因为那个他要救的人,

  是他最亲的锐雯姐姐!

  ……

  :。:

看过《瓦罗兰传说》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