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瓦罗兰传说 > 第一百零二章 自废

第一百零二章 自废

  夜色渐渐落下帷幕,月光悄然洒在池水之中。

  叶风躲在暗处,静静地看着不远处的一个士兵。他又有点不放心地打探了下四周,确认无其他人后他才悄悄朝那个士兵接近。

  眼看着就要接近士兵,叶风直接纵身扑了过去。左手捂住士兵的嘴,右手握住长剑放在士兵的喉咙处,叶风威胁道:“我警告你,你要是敢乱喊,我直接一剑割了你的喉咙!”

  其实叶风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心惊胆颤,他可是从来没杀过人。但士兵并不知道叶风没杀过人也不敢杀人,他惊恐地点了点头表示绝对不会乱喊。

  叶风见此,松开捂住士兵嘴的左手。他语气急促地问道:“说!锐雯被你们关在哪了?”

  士兵一听是来救锐雯的,就知道叶风是锐雯的弟弟。他装傻道:“我不知道什么锐雯!”

  叶风智商难得上线,鄙夷道:“别跟我装傻!你不知道你们会守备这么森严?”

  “这……”

  叶风厉声道:“快说,不然我可不保证我这把剑不会割破你的喉咙!”

  见叶风色厉内荏,士兵惶恐道:“我说……我说……别杀我……你姐姐被关在议事厅后面假山里的地下通道里!”

  叶风狐疑道:“真的?”

  “真的!”士兵不敢撒谎。

  叶风又看了眼士兵,才道:“议事厅该怎么走?”

  “议事厅在府邸的中部……”士兵的声音有些颤,他还真怕叶风手一抖把他给杀了。

  “哼!”叶风右手一翻,剑柄重重地落在士兵的后脑勺。

  将士兵击昏后,叶风拖着士兵的身躯进入附近的草堆。趁着夜色,他悄悄地朝议事厅的方向走去。

  一路上,叶风遇到了不下十个戒严的士兵。他小心谨慎地避过了这些士兵,终于是到了议事厅庭院的入口处。

  看着那仅能容纳两个人同时过的入口,叶风犹豫了。他怕那个入口有诈,会被人现。

  想了会儿,叶风还是决定翻墙进去。有了决定后,叶风贴着入口的墙壁,紧张地观察附近走动巡视的士兵。

  待他进入这些士兵的盲区后,叶风才一跃而起,跳入了议事厅的庭院内。

  刚一跳进庭院内,叶风就看到阴影中走出五个服装怪异不似士兵的人。

  该死!叶风心底轻啐了声,没想到还是被现了。

  其中一个人道:“身为辛吉德大人手下最得力的巫术师,果然抓锐雯的弟弟还是得靠我们!”

  “巫术师?”叶风惊疑道,他下意识地往后退了几步。

  其中一个巫术师鄙夷道:“真是没见识,巫术师是我们诺克萨斯特有的,和魔法师一样,只不过体内的能量介质不同罢了。”

  “我不管你们是巫术也好,魔法也好,我这次是来救我姐姐的,如果你们不让开的话,就别怪我手下不留情!”叶风嘁了声,他只想救姐姐。

  那个出来解释的巫术师被叶风气得咬牙切齿,他指着叶风,气得颤道:“竟然敢瞧不起我等,都给我上!”

  话音刚落,五位巫术师就将叶风团团围住。他们口中念着晦涩难懂的咒语,双手不断翻着掌印。

  一道法阵于他们脚下显现,蓝色的能量网从中射出,将叶风环绕,似是困兽的囚笼,要将叶风封死在里面。

  叶风警惕地盯着这些巫术师,他拔出腰间的长剑,作势就要一剑破碎法阵冲出去。

  然而就在叶风的剑斩在能量网上时,他的手顿时被反震之力震得虎口生疼。

  长剑自手中脱落,掉在地上,叶风面色隐沉地看着在外围施法的巫术师。

  之前那个巫术师讥讽道:“小子,看来是我们高看你了,本以为你身为锐雯的弟弟实力应该很强,没想到竟然这么弱,哈哈哈!”

  叶风不语,他刚才只是略微试探了下,并没有倾尽全力。这张能量网比他想象得还要牢固,不过叶风却是有自信打破。

  他拾起地上的长剑,脚底微微生风,一丝丝风之剑意逐渐萦绕上剑身。

  随后他右手持剑微微后退,随即单脚蹬地,朝之前那个嘲讽他的巫术师刺去。

  在巫术师惊骇的目光下,叶风的剑直接刺穿了能量网。

  五个巫术师如同看鬼怪一般看着叶风,他们落荒而逃并大喊道:“辛吉德大人,锐雯的弟弟破了我们的能量网!”

  一听是抓走姐姐的罪魁祸,叶风的眼眸闪过一丝寒光。但他还是有一丝理智的,不会盲目迎战。刚才用剑意破能量网就已经是他的极限了,他多半不是辛吉德的对手,当下还是迅去地下通道救姐姐要紧。

  想罢,叶风趁辛吉德还未到来迅没入议事厅后方的假山里。不出半刻,他便现了地下通道的大门。

  打开紧闭的大门,叶风确认没人跟上后就碰了下石壁旁的机关,关上了大门。

  神情紧绷地走在这昏黄阴暗的幽长通道里,叶风心里无时不刻不担忧着姐姐的安危。

  走到通道的尽头,叶风便看到一个身上束缚着枷锁的女子被绑在十字架上。

  这个女子不是他最亲的锐雯姐姐又会是谁?叶风赶忙跑到昏睡的锐雯身边,用剑斩断了锐雯身上的枷锁。

  又仔细检查了一遍锐雯的身体,确认没有伤痕他才放下心来。叶风轻轻摇晃着锐雯昏睡的身躯,并呼唤着“姐姐”两字。

  良久,锐雯才从昏睡的意识中醒过来。她虚弱地呢喃道:“小风?”

  见锐雯总算醒过来了,叶风惊喜道:“姐姐,你总算醒了!”

  意识还未完全恢复,锐雯揉了揉自己有些昏沉的额头,道:“我们这是在哪?”

  叶风回道:“辛吉德囚禁你的地下通道里。”

  锐雯一听,瞬间惊醒,她紧张的神情也落在了叶风的眼里。

  叶风以为锐雯是担心辛吉德会来,他笑道:“放心姐姐,他暂时还不知道我已经进这里了。”

  锐雯摇了摇头,紧张道:“小风……你不该来的,辛吉德他可比你想象得还要狡诈,我们得快点离开这里,他多半已经现了!”

  锐雯话音刚落,通道内就响起一个男子的奸笑:“还是你了解我啊,锐雯,如果你现在回头效忠于我,我会饶你一命!”

  叶风大惊,他进来后就没听到开门的声音,辛吉德难道一早就埋伏在这里?可是他进来后也没现人啊?

  叶风抱紧锐雯,忌惮道:“你什么时候进来的?”

  辛吉德那张因自己药剂被毁坏的脸露出瘆人的笑意:“我早就在这里蹲你了,只是你太弱了,无法破解我的隐身药剂。”

  躺在叶风怀里的锐雯暗恨辛吉德的阴险,她厉声道:“我警告你,辛吉德,你要是该动我弟弟,我一定会杀了你!”

  辛吉德不在意地笑了笑:“你现在武力尽废,又如何杀我?”

  辛吉德的话让叶风大惊,他看着锐雯关切道:“姐姐……你不能用剑了?”

  锐雯蠕动了下她苍白干裂的嘴唇,苦涩道:“嗯,姐姐我现在已是形同废人。”

  叶风一听,愤懑地盯着辛吉德:“你为什么要害我姐姐?”

  辛吉德笑道:“为什么?小子,只要你姐姐答应效忠我,我会还给她力量。”

  叶风有些心动,他可以让姐姐暂时假投辛吉德。想到这,叶风对着锐雯道:“姐姐,要不我们……”

  叶风话还未说完,作为姐姐的锐雯就知道叶风心底想的是什么。她直接一句话掐灭了叶风心中假投的想法:“你以为辛吉德不会防我假投吗?就算我效忠他,他为了防止我对他起二心,肯定会对我下药变成他专属的杀人傀儡,姐姐不想一生都受制于他!”

  辛吉德听了锐雯的话不仅不恼,反而拍手称好:“不愧是我曾经的部下,锐雯,你说的没错,我的确会下药将你和你的力量牢牢控制在我的手里。”

  说到后面辛吉德突然冷冷地笑:“而且,我一定要杀死你的弟弟,既然你恨我,我就让你对我更加痛恨,对我恨之入骨,然后却不得不乖乖屈服于我,成为我私人的杀人工具,我要榨取你身上所有的利用价值!”

  “你这个恶魔!”

  叶风再也忍受不了辛吉德对他姐姐的侮辱,他恼怒地一剑刺向辛吉德。

  在怒火中烧之下,叶风完全忘了他从来都没杀过人,而且还不敢杀人。他的心中此时只想替姐姐出口气,仅此而已。

  一剑斩在辛吉德的左臂上,叶风意想之中的手臂断裂并没有生,反而是他被辛吉德弹飞了出去。

  倒在地上,叶风的嘴角溢出一丝血渍。他的面容惊骇,辛吉德的反应完全出了他对人的认知。正常人,就算是强如他的姐姐锐雯被这斩,手臂必定会断裂,辛吉德怎么会毫无损,还将他弹飞了?

  虚弱的锐雯看到叶风倒飞出去,本来无法起身的她却是不知哪里蹦出来的气力,直接踉跄地跑到叶风的身边。她心疼道:“小风……你不该来的,现在的你还不是他的对手……”

  辛吉德阴冷地看着叶风,:“臭小子,我可是炼金术士,我的身体每一处都被药剂强化过数百次,你觉得你斗得过我吗?”

  “我跟你拼了!”叶风的脸色一沉,他决定和辛吉德死磕。

  “小风……你别乱来!”锐雯拉住就要作势冲出去的叶风,她再转身跪坐在地上,卑颜屈膝地乞求道:“求求你了……辛吉德大人,只要你肯放过小风,我愿意一生都效忠于你!”

  叶风从未见过锐雯会跪拜一个人,他忙阻止道:“姐姐,你不要求他!”

  啪!

  锐雯一掌扇在叶风脸上,扇得叶风瞬间懵了,不知所措。

  锐雯的眼角滑过泪水,她泣不成声道:“你说你好端端地来这送死干嘛?安心地去艾欧尼亚多好?姐姐为了你的事操碎了心,你给我闭嘴!”

  说完,锐雯又转过身,乞求道:“辛吉德大人,您能放过我弟弟吗?我可以为您做任何事!”

  辛吉德阴冷地笑了笑:“任何事?”

  “嗯!”锐雯忐忑地望着辛吉德。

  辛吉德露出可惜的的神情:“晚了,我给过你机会了,现在我已经没心情陪你姐弟俩玩了,就算不同意我也会用药剂强制控制你,你的弟弟我照杀不误!”

  “辛吉德……”锐雯的脸色逐渐阴沉了下来。

  辛吉德戏谑道:“怎么?”

  “既然你要杀我弟弟,我死也不会效忠于你!”

  话音刚落,锐雯在叶风和辛吉德震惊的注视下生生废了自己的剑道与剑心。为了不让自己沦为辛吉德的杀人工具,锐雯自废剑道。就算辛吉德解开药剂对锐雯力量的封印,锐雯也永远无法挥剑了。

  “姐姐……你……你……”叶风颤声地抱住锐雯,痛心疾,不知该说些什么。

  辛吉德被锐雯的举动气得全身颤,他设了这么多的计,结果竹篮打水一场空!

  “好……很好……很好……锐……雯……”辛吉德的右手食指颤巍巍地指着锐雯,狠毒道:“你已经没了利用价值,你就和你弟弟一起葬身在我新研制的微型生化弹幕里好了,而且你们的尸体还会被这药剂腐蚀得连灰都不剩!”

  说完,辛吉德从怀中拿出一小瓶装着绿色液体的药剂。将药剂摔碎,辛吉德朝出口快离去。

  毁坏了通道内的机关,辛吉德重重地锁死了大门。

  通道内,淡淡的暗绿色气体逐渐弥漫开来。叶风抱紧自废剑道的锐雯,哭泣道:“姐姐……你为什么要废掉自己的剑道,你平生最在意的不就是风之剑道吗?”

  锐雯欣慰地摇了摇头,虚弱道:“小风……姐姐我……我只是不想继续被辛吉德利用,而且……而且姐姐最在意的是你……最放心不下的也是你……可惜……姐姐没用,保护不了你,我们都得死在这里了……”

  “不……不会的……姐姐,我们不会死的……我这就带你出去!”叶风声音颤,他激动地抱住锐雯站起身,想要带锐雯离开。

  “姐姐我好累……好累的,小风……”锐雯的声音愈得微弱,说到后面她再也支撑不住,失去了意识。

  叶风痛心地将锐雯的脸埋在自己的胸口,尽量不让锐雯吸到一丝的毒气。

  深深地看了眼怀里的锐雯,叶风的眼底闪烁着对生的渴望。

  姐姐你放心,小风绝对不会让你死在这里!

  ……

  (本章完)

  :。:

看过《瓦罗兰传说》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