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瓦罗兰传说 > 第一百零四章 枫叶之秋

第一百零四章 枫叶之秋

  锐雯猛地坐起身,喘着粗气。她的眼眸死死地睁得老大,瞳孔微缩。紧张与不安的情绪,充斥心间。

  “小风……”眼珠四处打转,还未完全从昏睡中回过神的锐雯好似突然想起了什么。

  她踉跄地从床上摔下,狼狈地爬起身环视这个陌生的房间。

  “旅店?”

  锐雯蠕动了下干裂的苍白薄唇,她微眯眼眸,思索着这一段时间生的事。

  叶风为救她冒死闯入辛吉德的府邸,两人双双被困在辛吉德释放了生化弹幕的地下通道里。她又是自废了剑道……

  自废剑道?锐雯心如刀绞,她看了眼房间内的圆桌,她的符文之剑静静地躺在桌上。

  心情起起伏伏,锐雯跌跌撞撞地来到桌前。拿起桌上的符文之剑,她还现剑下还压着一张泛黄的信纸。

  “小风没死……”心头一跳,锐雯忐忑地拿起信纸。双手不住颤抖,她缓缓打开折叠的信纸。

  看完信纸上的内容,锐雯的眼眶顿时水雾弥漫。这封信是叶风离开前写的,信上也是叶风的字迹。

  信上说,两人被困在地下通道等着化为尸水那天,叶风并没有放弃。为保护锐雯,叶风吸入了过量的毒气,全身都染上墨绿的毒素。他无意中打开了传送门将锐雯带出后,找了间旅店。可惜叶风体内的毒气已是浸入了五脏六腑,为了防止传染给锐雯,他独自一人离开了。

  锐雯泣不成声地将信纸揉成一团握于手心,心中满是悲凉与绝望。

  “辛吉德……”锐雯哽咽的声音满是沙哑之音,愤怒的情绪涌上心头。

  在她看来,叶风恐怕已是凶多吉少。她亲手杀死了叶风的父母,又是间接地害死了叶风。愈想,她心中愈是愧疚。

  愤怒之下,锐雯体内的剑气悄然外放。感受到体内的剑气,锐雯先是一惊,随后又是一喜。

  “没想到辛吉德的药剂与我自废的剑气互相抵消,反而让我恢复了实力……”

  锐雯轻轻抚摸着剑身,喃喃低语着。

  “辛吉德……我誓要杀你为我弟弟报仇!”

  ……

  叶既枯,随风零。枫红一叶,漂此生。

  亚索坐于枫树的树梢上,吹奏着笛子。笛声低沉悠扬、伴随着瑟瑟秋风,带着一丝凄凉之意。

  或许是衣服过于单薄,亚索紧了紧蓝色上衣。看向东方的天空,一缕淡金色的光芒微弱地浮现在他的眼前。

  这是他在外漂泊的第几个夜了?亚索吐出一口浊气,眼神平淡地看着太阳缓缓升起。

  “今天是秋季的最后一天,过了今天,可就看不到这红枫起舞的美景了呢,锐雯……”

  亚索收起笛子,看向树旁的院落内。这里是辛吉德的府邸,他有预感,锐雯今天会来找辛吉德。

  不过锐雯与辛吉德的宿怨对亚索来说,都无法影响他向锐雯复仇。他拿出笛子,又开始吹奏起凄凉的曲子。

  他静静享受着这最后一丝秋意,如果能等来那人,那就更美了……

  灿烂的金光,逐渐开始照射在整片大地上,驱散了黑夜的寒冷。不过在秋风的吹拂下,阳光与风互相缓和,带着凉爽之意涌入每个生物的身心。

  阳光透过红色的枫叶,落入枫树的光影下。这迷幻的美丽场景着实令人心醉其中。

  锐雯静静地站在辛吉德府邸大门外,一朵红枫从枝头飘落,落于她的肩上。

  这场景让她回忆起了和叶风在红枫林的日子,不免一丝温和的笑容出现在她脸上。

  不过眼下并不是回忆的时候,锐雯趁天还没亮就赶过来,可不是为了欣赏辛吉德家门口的风景。

  她可是来为弟弟报仇的!

  想到这,锐雯眼里闪过一丝寒光,右手取出了背于身后的符文之剑。

  虽然是断剑,但是杀辛吉德足以!

  刚一踏入门内,一道彻骨的寒意便向她袭来。锐雯面色疑惑地看向门外的枫树,可什么也没觉。

  应该是太紧张的错觉吧?锐雯不再追究刚才那寒意,朝着辛吉德的屋子方向走去。

  然而在锐雯离开前院后,亚索的身影便渐渐地浮现在树梢上。亚索斜靠在树干上,望着锐雯离去的方向陷入了沉思。

  在前往辛吉德居住的屋子的路上,不时有着诺克萨斯的士兵来回巡逻。但在锐雯这个曾经的刺客兼将领看来,简直脆弱不堪。她轻而易举地将所有士兵击昏后,丢到草丛里。

  之所以不杀他们,是因为锐雯不想再为自己增添更多罪孽了。因为和辛吉德的恩怨而让更多的人死去,这并不是她的本意。

  能做到不杀无辜之人,这便是她自己的救赎之路。虽然这和她之前的罪行比起来微不足道,但她也只能慢慢用这一生来偿还。

  不知不觉中,锐雯便来到了辛吉德的屋前,她能感觉到辛吉德的气息就在这间屋子里。

  这么多年,她终于等到了这新生的时刻……

  如果不是辛吉德,她也不会沦落到自我放逐,不断寻求救赎的道路。锐雯冷冷地看向那间屋子,心中杀意凌然。

  为了我心中纯粹的诺克萨斯理念……为了小风……也为了斩断过去的我……

  辛吉德……你必须死!

  ……

  “滴答滴答”!

  鲜红的血液还未干涸,自断裂的符文之剑上滴落。

  看着辛吉德的尸体,锐雯眼底闪过一丝复杂的情绪。这么多年来,她一直生活在对辛吉德的恐惧中,不是对其本身实力的恐惧,而是他的手段。

  这些年来,她一直在逃避着过去。直到今天,她不再逃避,用自己的方式与过去的自己说再见。

  锐雯长舒一口气,她感觉自己如同挣脱了枷锁的囚徒,逃离了樊笼的小鸟。从今天起,她可以活得更好。

  看向敞开的门外,美丽的枫树不断在风的吹拂下,出沙沙的声响。

  然而就在此时,红色的枫叶于此刻飘落,一阵若有若无的笛音被枫叶托着,来到了锐雯的身边。笛音如那杜鹃啼血,萧瑟凄凉,带着笛声主人的悲与伤,跨越时间与空间的界限,诉说着。

  闻着笛音,锐雯收拾起手刃辛吉德后的复杂心绪,刚松懈下来的心弦再次紧绷。

  羞愧的情绪不由自主地涌上锐雯的心头。

  锐雯看着沾满血迹的符文剑刃,不知为何,她仿佛看到了无数死于剑刃的鬼魂随着笛声从里面喷涌而出。全身沾满血污的人向她伸出干枯的手干,像是在召唤她前往地狱。

  锐雯甩了甩脑袋,她的眼神再次恢复如初,淡漠如秋风,带着一丝凉意。她缓缓走出屋子,望向枫树上正在奏笛的亚索。

  如果说有谁也同样修习风之剑意,而且对她很上心。那么除了十九年前被驱逐出艾欧尼亚的亚索,也没其他人了。

  看来他已经现了真相,知晓她才是那个陷害他之人。没想到她刚准备放下一切,又遇到了讨债之人。锐雯苦笑地摇着头。

  锐雯突然又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也许死在亚索的剑下,是对她而言最好的结局。不过她还是会拼尽全力,去领略这有着疾风剑豪之名的亚索的剑术,为了自己这一生所学的风之剑意。

  凝视了会,锐雯喃喃道:“亚索。”声音低得只有她自己能听到。

  可就是这么细微的声音,亚索像是有预感一般,缓缓睁开他那紧闭的双眼,斜视着锐雯。

  锐雯对上亚索的目光,抿嘴轻轻一笑。她迈开步子,大步走向亚索。头上的兜帽被掀开,连带着外衣往空中一挥,那外衣在空中随风狂动。

  风声渐渐大起,卷起地上的红枫与尘土。片片红枫于亚索与锐雯之间飘零,两人的丝也随风舞动。

  命运的相逢,同是站在风之绝巅的两人,究竟谁会笑到最后?

  ……

  (本章完)

  :。:

看过《瓦罗兰传说》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