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瓦罗兰传说 > 第一百零五章 背负罪责之人

第一百零五章 背负罪责之人

  “死亡如风,常伴吾身。”亚索冰冷的声音传入锐雯的耳中。

  然而锐雯并没有闲情去细想此话的含义,她右手握着符文之剑横扫而去,挡住了亚索的跳劈。

  顿时,两人周围的风愈加狂乱不堪,就连枫叶也被风刃切成碎片。

  这样纠缠下去并不是办法!锐雯面色狰狞地看着亚索,这个男人比她想象得还要强。

  哈啊!锐雯怒吼一声,瞬间力将亚索弹开,自己也跟着倒退了数米。

  暂时和亚索拉开距离的锐雯,觉得这里并不适合战斗,要是引来了其他诺克萨斯人,恐怕很难脱身。

  然而亚索却没有这样的想法,他如同一阵飘逸的清风,轻盈的步伐,瞬息来到锐雯近前。一记飘逸的回旋剑,横劈向锐雯。

  可恶,这亚索是死脑筋吗?锐雯在心底啐了声,并没有硬接这一剑,而是闪身到院墙上。

  锐雯的身法如同折翼的天使坠落凡尘,美丽而致命。

  “这里太引人耳目了,去郊外一战!”锐雯冷喝一声。

  亚索用剑指向锐雯,淡漠地说道:“那就从这打到郊外好了。”

  话音刚落,亚索再次如同一阵清风,带剑划过锐雯身边。

  “该死!”躲闪不及的锐雯左边脸颊直接被划出了一道剑痕,鲜红的血液从中流出。

  瞟了眼剑痕,形势突然微转,锐雯直冲向亚索,不再被动防守。无尽的风之剑意化为风刃聚集在断剑之上,朝亚索刺了过去。

  而在亚索看来,这一剑的威力还不足以伤到他。亚索眯着眼,右手将剑斜向上一挥,直接将锐雯的攻击全部斩得粉碎。

  可锐雯此刻却没有一丝慌张,根本不担心亚索会攻击一样。

  看着锐雯的笑容,亚索心中暗道不妙。刚欲行动,却现整个人被定在了原地。

  这是风之剑意的束缚之力!亚索没想到自己学习御风剑术,到头来却被风所束缚。

  亚索全身颤动着,很快就解开了束缚,再次冲向锐雯。这次,他彻底相信了锐雯的实力,确实有和他一战的资格。

  稍有不慎,可能就会被锐雯斩杀!亚索出剑也是越得谨慎,而锐雯也是如此。

  随着频繁的交手,剑影夹杂着杂乱的狂风,呼啸而过。两人的出剑度和闪身度也是乘风,愈来愈快。

  不知不觉中,两人已过了数千招。而随着两人战斗的移动,场景也从辛吉德府邸来到了诺克萨斯中心城市的西部郊外。

  “锐雯,你的剑和你的过去,哪个更沉重?”亚索剑锋一转,不再与锐雯纠缠。一剑弹开了锐雯的符文断剑,顺势刺向锐雯的心脏。

  锐雯顿时应接不暇,匆忙下右手向下斩去,斩在了亚索的左肩上。

  同时,她自己侧身,虽然心脏躲过了一劫,但左胸口的肋骨则被夹杂着风刃的剑尖刺穿。

  没时间过多停留,锐雯闪身到数米外的树上,喘着粗气。

  亚索接下来的行为更是出乎锐雯的预料,亚索的左肩明明被她斩伤,但亚索却没有选择稍作休息,而选择再次向她袭来。

  “不可久留于一处,身为刺客和将领的你,这十九年的安逸果然令你的剑与思维钝了!”

  亚索的身影呼啸而来,丝毫不给锐雯喘息的机会。锐雯瞳孔微缩,再次闪身到地面。

  “轰”!之前那颗树轰然栽倒在了地上。

  这个疯子!锐雯心有余悸地看向亚索,看来今天她和亚索只能活下来一个!

  亚索回头冷冷地看着锐雯,眼中无尽的杀意令锐雯心底一寒。两人之间的仇怨已经到了无法调和的地步。

  “我们都要面对自己的旧帐,锐雯!”话音刚落,亚索已是出现在了锐雯的身后,右手握着那把细长略微弯曲的剑。

  “滴答”!亚索淡漠地看着剑刃上的红色血渍,这血属于锐雯。

  剑比声音还快,这才是真正的风刃,风之剑意的至高境界!锐雯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面带笑意,大口喘气。

  然而站在锐雯身后的亚索,却是看不到锐雯的笑意。

  “我们都是背负罪责之人,锐雯,念你有悔过之心,我会给你留全尸。”亚索淡淡地说道。在他看来,此刻的锐雯已是极限。

  锐雯剧烈咳嗽了几声,左手迅一抹,将嘴角的血迹擦干,右手支撑着断剑摇晃地站起来。

  看着锐雯摇摇欲坠的身影,亚索不仅没有感到一丝柔弱之感,反而感觉到了强烈的剑气。

  锐雯如同一把尘封多年的宝剑,终于在此刻展现其锋利的一面。好似之前所受的伤对她来说,丝毫不会影响其战力。

  那把断剑!亚索瞳孔一缩,难以置信地看着巨大的符文之剑从断裂处散着幽绿色的光芒。

  能量化的巨剑,展现了其断裂前的样子。那一丝丝剑气将其锐雯围绕在其内,仿佛这把剑就是为锐雯而生,二者已经合为一体。

  “阅剑知其主!”锐雯的双眼,也闪烁着幽绿的火焰。

  “我已流浪如此之久。”看着手中因能量体恢复原状的符文之剑,锐雯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她相信,这把剑离不开她,而她也离不开这把剑。

  第一次被赋予这把剑时,锐雯体内的血液就曾激烈翻滚共鸣着,好似二者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诺克萨斯传承这么多年来,没有任何人能拿的起这把来历神秘的符文之剑。并不仅仅是其重量限制使用者,比锐雯力量大很多倍的人都没能拿起这把剑。

  那股血脉中的传承是不会有错,这把剑一直在等待它真正的主人,那就是锐雯。

  锐雯感受着符文之剑传来的力量,同时将剑意灌注入剑身之内。顿时整个树林刮起了强烈的劲风,树木在狂风的吹息下,随时有要拔地而起的可能。

  闻声,剑已至!亚索微眯起眼,强烈的危机感出现在他心头。下意识的,亚索右手凝聚起风刃,附于剑身之上,左手同时抓住右手,向前一挡。

  明明没有看见锐雯,可是剑刃上强大的冲击力却是真实的。当锐雯现身于亚索面前时,两人已是交手了数招。

  果然,声未达,剑已至!亚索内心惊骇万分。他凭着感觉判断着锐雯的出招,再次挡下了锐雯的致命一击,两人用剑对峙僵持着。

  不对,我还是低估了她!亚索眼神凌厉地看向锐雯原先站着的远处,那里也有一个锐雯。

  不过那个锐雯渐渐化为幻影,消失在了原地。

  残影!没想到这个女人的度已经彻底越了眼睛的感知,要不是自己也在几年前达到了这个境界,恐怕刚才自己就死了。

  越声音的度,风并不是普通人界定的样子有极限。相反当对风之剑意或者魔法达到一定境界,甚至能接触到空间,就算斩断过去的时间也不是不可能的。

  这就是御风剑术的迷人之处,以极限的突破来达到常人无法达到的境界。亚索眼神炽热地看着锐雯,很久没碰到在风这个领域与他有着相同造诣的人了。

  只可惜这个人,是他最大的敌人。亚索的眼神再次恢复冰冷,身影也消失在了锐雯眼前。

  是残影!锐雯心中暗道不好,看向斜上方,双脚弯曲,右脚蹬地,飞身直扑向空中。

  虽然看不见,但凭借着感知,她能清晰地感觉到亚索的存在。

  果然在她扑向空中的途中,亚索现身与她激战起来。

  两人的残影也是不断于空中、地面显现。

  不知不觉,夜幕已是降临。点点星光点缀着寂静的夜,在这肃杀之气弥漫的郊外树林中,别有一番韵味。

  剑与剑碰撞的金属声成了这夜唯一的曲调。而当明日的太阳浮现于天空之时,秋季将成过去,红枫也将埋入积雪之下。

  终于,在持续的交战中,两人的身影再次在空中僵持住。两人的面部或多或少地有些血痕,身上的衣物也已破烂不堪。

  “如果你只有这点实力,那么该结束了。”亚索突然闭上眼,平淡地说道。

  糟糕!锐雯从亚索身上感觉到更加强烈的剑意,那股剑意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一切都结束了,锐雯!”亚索怒吼道。

  随着吼声,亚索双手持剑硬生生地将锐雯压在身下,朝着地面急坠落。

  我的双手沾满了罪孽,是该结束了呢。锐雯内心有种前所未有的释然感,小风死了,她也了无牵挂了。

  往日的负担,就这样一起消散吧。锐雯闭上双眼,不再抵抗。能量化的剑锋在感受到主人意志消沉后,也跟着消散开来,再次变为断剑。

  “姐姐,姐姐!你又做噩梦啦?”

  “姐姐,你别哭,小风以后好好练剑,不惹你生气就是了!”

  “不要怕,等我长大了,我保护姐姐!”

  锐雯缓缓睁开双眼,刚才突然回忆起自己做噩梦时,还是孩子的叶风安慰自己的事。

  就这么死了,就这么逃避下去,真的是最正确的选择吗?而且菲奥娜说小风那孩子可是面对纳什男爵都能活下来,福大命大的他岂会被毒死?她的命应该留给她的弟弟小风!

  锐雯空洞的双眼再次清澈无比,她双手拼命握着断剑抵抗着亚索这必杀一剑。

  我的斗志还没有失去,我知道我想要什么了。至少在找到小风前我还不能死!锐雯面色狰狞得极度扭曲,牙齿也因为用力磨擦出声响。这都是为了尽最大可能减少亚索杀招的杀伤力,让自己存活下来。

  临死前的反扑?亚索愣了片刻,随即再次倾尽全力将锐雯朝地面击落下去。

  嘭!

  巨大的冲击力下,再加上锐雯与亚索风之剑意的纠缠,锐雯坠落的地方直接被击出一个巨大的深坑。

  尘土呈现蘑菇云状,向四周迅扩散。而在双方的狂风之刃绞杀下,这一片郊外的树木全部在一刹那化为了灰烬。

  由于尘土在附近过于浓厚,亚索很难看到巨坑中的锐雯到底是生是死。

  亚索闪身到外围,等待尘土消散后,再去确认锐雯的生死。他并不担心重伤的锐雯趁机逃跑,因为他的感知一直锁定着锐雯,且锐雯也确实在巨坑中,没有进行任何移动。

  尘土完全消散后,亚索迅来到巨坑边缘。当他看向巨坑中央时,一幅令他触目惊心的画面出现在他的眼前。

  一个浑身上下混杂着红色血液的人双腿弯曲着站在那里。这人不是锐雯又会是谁?她的手中握着断裂的符文之剑,残存的意志已是模糊不堪,分辨不清物体与方向。

  “亚索……接下来就让你见识一下符文之剑的真正威力吧!”锐雯虚弱地说道,她的声音借着风传入了亚索的耳中。

  与此同时,锐雯手中的断剑再次开始朝断裂前的形态恢复。

  不过这次不是幽绿色的能量体,而是真实的不明金属,和本体使用同样稀有金属的剑身。

  这才是真正的符文之剑!

  原来在离开红枫林时,锐雯跟叶风说去弗雷尔卓德有要事,是指恢复剑身一事。

  在真正的符文之剑加持下,锐雯身上的伤痕带来的疼痛也少了许多。两人都将以最强姿态,进行最后的碰撞。

  断剑重铸之威,究竟能否挡住亚索?这一切都还不得而知……

  (本章完)

  :。:

看过《瓦罗兰传说》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