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瓦罗兰传说 > 第一百二十章 欺诈师

第一百二十章 欺诈师

  戴德村庄的废墟之上,乐芙兰的仆从夏尔正在石堆废墟中搜寻着村民们的尸体。

  身着黑色玫瑰的制服,她的胸前绣了四朵玫瑰。制服上的玫瑰数决定着该成员在黑色玫瑰的地位,四朵则是代表着地位仅次于乐芙兰的中坚力量。

  在外人看来,身为乐芙兰仆从的夏尔是最有可能继承乐芙兰的地位的。不过在夏尔看来,她宁愿不要这个位置。

  她曾经在黑色玫瑰的古籍藏书馆内看到了一个令她恐惧的信息。那上面记载着每代乐芙兰的仆从的名字,而最诡异的是,那些仆从都死于非命!

  夏尔因此想起了在八年前,上一代乐芙兰的仆从伊凡妮离奇消失的事件。但这本应惊动上下层的消息却被严密封杀,很快便被组织里的人淡忘。

  自从看了那本记载乐芙兰的仆从的书,夏尔每天都生活在不安与恐惧中,生怕哪天也会如那些仆从一样死于非命。

  想到这,夏尔越怀疑起乐芙兰派自己来这戴德村庄的真实目的。夏尔本以为乐芙兰给她的药可以解救这座村庄的村民,可当她偷偷将药放入所有村民的饮食中后,她却现这药根本没有消除尸变病毒。

  乐芙兰大人为何不让我亲自动手杀这些村民,并要求就算其他人杀了这些村民,也要留全尸?夏尔越想越是迷糊,脑袋里的思维很是混乱。

  不过当夏尔在前几天目睹斯维因的军队屠杀村民的时候,她还是有点胆寒了。虽然夏尔从乐芙兰的话中听出这些村民是必死的,但她对于斯维因的行为依旧十分愤怒。

  夏尔曾经也是个在诺克萨斯偏远村子生活的小女孩,在那个村子里有着她曾经的爱人。如果不是怕黑色玫瑰杀掉她村子里的亲人和爱人,恐怕她早就退出了黑色玫瑰,过那贫苦却无忧无虑的快乐日子。

  所以在看到这些人屠杀村民的时候,夏尔愤怒极了,要不是碍于乐芙兰的命令,她就会亲自阻止这场悲剧的生。

  夏尔心不在焉地重复着挖掘尸体的工作,只要再找到一具这个村庄里的村民的尸体,她就可以回黑色玫瑰向乐芙兰复命。

  “嗯?最后一个找到了!”夏尔眼前一亮,加快了挖掘的度。不过当夏尔见到尸体的一刹那,她懵了。

  这尸体并不是全尸!夏尔的脑海里瞬间响起乐芙兰的声音:“如果没有全尸,后果自负!”

  乐芙兰大人一定不会放过我的!

  ……

  一间酒馆内,叶风坐在大厅内的一个角落里。一想起之前那个叫莎拉的女人,叶风就有种心悸的感觉。

  叶风明明把那个女人甩得很远,可那个女人如同猎手盯住猎物一样,总能找到他。

  这次,叶风又是甩开了莎拉,而且到现在莎拉都没有追上来。想来这次应该是彻底甩掉了那个危险的女人,叶风暗自思忖道。

  拿起桌上在吧台叫的酒,叶风皱着眉头看着这杯不知叫啥的酒,一口气全喝了下去。酒入口的一刹那,没喝过酒的叶风就感觉到脑袋一嗡,微微的晕眩感使得他一时没缓过神来。

  “小子,真是让我好找呀,说吧,你是那该死的普朗克的什么人?”莎拉一进酒馆,就直奔角落里的叶风,一把拎起叶风的衣襟。

  缓过神来的叶风一看自己竟然被这个危险的女人找到了,暗恨刚才喝酒误事。不过既然这样了,叶风只好尴尬地笑道嘛:“莎拉小姐,您弄错了,我并不认识什么普朗克。”

  莎拉的眼睛如同锐利的刀锋一般,直勾勾地盯着叶风的眼睛,想从中看出什么。可惜,她并没有从叶风的眼里看到丝毫的恐慌与不安。这让她不由困惑了起来,难道叶风真的不是普朗克的人?

  “之前房间里的对话,你听了多少?”莎拉冷冷地扫视了下周围,开口问道。

  只要叶风一露出什么马脚,她就会毫不留情地杀掉叶风。

  感受着莎拉整个人透露出的杀意,叶风有些心虚地看了莎拉两眼。纠结了半天后,叶风才小声地说道:“我还以为你们是来诺克萨斯搞破坏的,才偷听的,没想到听到了你们的事,我誓,我是第一次听说比尔吉沃特这个地方!”

  莎拉放下叶风,又看了眼桌上的酒杯,似是在思考着什么。缓过气来的叶风见莎拉在想事,也是识趣地不说话。

  “希望你说的是真的,不然我会让你知道什么是痛苦!”实在想不出叶风的动机,再加之这里并不是比尔吉沃特,莎拉略有深意地盯了叶风一眼,然后转身离去。

  ……

  望着这最后一个村民不完整的尸体,夏尔完全不敢想象被乐芙兰知道的后果。一想到曾经在组织里看到的那些血腥残忍的惩罚手段,夏尔双手环肩,在这荒凉死寂的废墟上瑟瑟抖。

  我不能回去,回去一定会死!夏尔面色苍白地喘着粗气,她左手捂住胸口,右手支撑着地面,狼狈不堪的样子如同得了失心疯般。

  可是逃跑,我又能逃到哪里?夏尔尽量使自己冷静下来,在脑海里飞思索着对策。

  这几百年来,那些自己的前辈仆从,从来没有一个能逃出黑色玫瑰的魔爪。自己真的能逃走吗?夏尔眉头紧锁,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回想起乐芙兰给自己定下的要求,夏尔有了个大胆的猜测。也许,乐芙兰大人一开始就知道不可能有全尸,下这个决定只是为了像杀死以前的仆从一样杀死自己!

  乐芙兰大人不是半神,却能活这么久,难道就和这些死了的仆从们有关?夏尔再联想到曾经听说过有种邪恶的法术就是通过献祭他人的生命来使自己青春永驻,更是坚信了自己的猜测。

  根本就不存在什么不死的凡人,恐怕这就是乐芙兰大人长生不死之密的真正答案!夏尔喃喃自语道:“诡术妖姬……诡术妖姬……用艾卡西亚的语言解读,就是欺诈师。”

  欺诈师,乐芙兰大人的野心恐怕不只是诺克萨斯那么简单。蛰伏于地下,和暗影岛合作,让达克威尔将军上位。欺骗世人自己的死亡,然后慢慢将黑色玫瑰的眼线渗透入各国之中。夏尔倒吸了口凉气,不敢再往下去深思。

  她已经知道了乐芙兰的太多秘密,就算没有这次事件,自己也会在未来被乐芙兰大人以其他理由处死,就像那些前辈仆从们。

  最危险的地方或许并不是最危险的地方,甚至可能是最安全的地方。夏尔站起身来,环视这座死寂的荒村。

  从今天起,她将背叛黑色玫瑰,背叛乐芙兰,过起隐姓埋名的日子。接下来的这些天先在其他地方藏起来,过段时间等风头过了再回到这里,应该就不会被乐芙兰大人抓回去。

  如果这样还是不行,她只能选择接受自己死亡的命运。

  最后看了眼这个荒村,夏尔吐出一口热气,眼神决绝地离开了这里……

  黑色玫瑰深处的宫殿大殿内,冥火忽暗忽明,分外妖异。王座上,乐芙兰睁开她那迷蒙的睡眼,嘴角露出一道诡异的弧度。

  “你还是背叛我了呢,夏尔……”

  (本章完)

  :。:

看过《瓦罗兰传说》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