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瓦罗兰传说 > 第一百二十七章 黑玫瑰

第一百二十七章 黑玫瑰

  旅店内,锐雯皱起眉头看着眼前像个犯了错的小孩的叶风。

  这五天,叶风总是一个人偷偷跑出去,每次出去都很晚才回来,甚至还问她拿金币去买一些用来敷伤口的药。

  出于谨慎,锐雯好多次问叶风去干嘛,叶风都不说。今天,她亲自偷偷跟在叶风身后,才现他是拿药救一个腹部受伤的女子。

  对于那个女子,锐雯能清晰感应到她的魔法箭比起自己的符文之剑,也不会有丝毫的逊色。

  这么一个强大而危险的人物,身为叶风的姐姐的她,自然要过问这个女子的来历,以免叶风被骗。

  “小风,你今天又去哪里了?”锐雯像往常一样询问道。

  叶风挠了挠头,嘿嘿笑道:“就是出去逛逛,没去哪。”

  “今天姐姐我出去一趟,看到个戴着红色护目镜的女子。”锐雯很随意地说了句话。

  叶风一听后,不自觉地惊呼道:“薇恩!”

  刚出口,叶风就后悔了,他已经从锐雯的脸上看到了严重的不满。

  锐雯双手环肩,盯着叶风说道:“哼哼……小风呀,你现在胆子越来越大了,什么事都瞒着姐姐。”

  很显然,锐雯对叶风隐瞒不报的行为十分不满。叶风隐瞒着,害得她这个姐姐这些天没少担心他。

  “姐姐,薇恩是德玛西亚人,她全家被乐芙兰灭族,这次她找乐芙兰报仇,差点被杀死,我现她的时候,她就已经受了重伤,弟弟我这不是怕你担心嘛,所以才不敢告诉你。”

  乐芙兰大人,这个薇恩还真不知天高地厚,找她报仇。锐雯眼珠一转,盯着叶风,紧张地问道:“小风,这次袭击乐芙兰大人,你没参与吧?”

  要是叶风也参与进去,锐雯就得不顾外界对诺克萨斯的封锁,立即带叶风离开诺克萨斯。

  对于乐芙兰的强大,身为从小就听着她传说长大的锐雯再清楚不过了。

  虽然乐芙兰不是半神,但却拥有着一般半神无法拥有的强大力量!

  叶风觉得锐雯太大惊小怪了,吐舌道:“姐姐你放心,弟弟我绝对没参与进去!”

  “那就好,我估计那个薇恩好了之后肯定还要去找乐芙兰大人,你可不能和她一起胡来!”锐雯神情肃重地叮嘱道。

  叶风耸了耸肩,表示他不会的。锐雯见此,也不便多说,毕竟叶风这么大了,有些事她也只能说说他。

  而叶风此时却想着,如何劝薇恩先别着急去报仇。现在的她肯定不会是乐芙兰的对手,等她变得更强后去才有把握啊!

  然而叶风却不知道他的想法,间接地让他也迈上了对抗乐芙兰的道路。

  ……

  坑坑洼洼的魔法余波造成的坑道遍布在这片森林内,地上成千具士兵尸体的腐烂自然引来了秃鹫。

  这些秃鹫兴奋地撕咬着死尸上腐烂的肉块,欢愉的罪恶叫声回荡在这片死寂的森林之中。

  然而就在这时,秃鹫们感觉到附近的地面好像有什么东西要破土而出。

  不安的情绪使得它们愈得躁动,最终在恐惧的驱使下,它们放弃了美味的腐肉,全都飞离了这片森林。

  随着它们的离去,这片森林又陷入了死寂。

  不知过了多久,一具死尸像是被什么东西操控了一样不断蠕动。

  “嘭”的一声,那具死尸直接炸裂开来,碎裂的尸块飞溅向周围。

  而原先尸体所在的地面也碎裂了开,一只沾满鲜血的右手从中窜出。

  紧接着,一个浑身沾满血迹的男子从地面下爬出。男子正是先前被拉克丝确认死亡的斯维因。

  斯维因吐了口气,要不是他在巨光爆裂前将一具死尸放在自己身上,而自己则趴在地上,恐怕那道巨光就直接要了他的命。

  不过在那剧烈的冲击下,他还是被掩埋在了地下五天。而且他还感觉到自己的伤势已经无法治愈了,很快就会死去。

  冰冷的寒风渐渐侵袭入斯维因愈渐虚弱的身体,在死亡来临前他渐渐陷入了往昔的回忆之中。

  他的眼前浮现出他日思夜想的伊凡妮,那个已经死去的女子。

  他好似听到了伊凡妮呼唤他斯维因大人,那个曾经宣誓追随他的年轻女孩。她并没有因为凯伦而背叛他,她还是回到了他的身边……

  如果可以,他们会一起推翻贵族的统治,让平民也能有自己的权益。

  这曾经是斯维因心中最美好的梦,可都因为那个叫凯伦的男人毁了。

  为何伊凡妮会选择那个毫无理想抱负的男人?至今,斯维因都无法理解,他和她明明才是最合适的一对!

  她来接我了……

  斯维因嘴角溢出一丝鲜血,生命的气息微弱到了极点。

  “伊凡妮……”

  斯维因神色柔和地呼唤道。

  “斯维因大人……”斯维因的脑海里回响起伊凡妮的声音,这令临死前的他不由一怔。

  好似想起了什么,斯维因脑海飞运转,回想起伊凡妮死的那天。

  那天,乐芙兰大人也是这么呼唤自己的名字!

  这让斯维因一下子豁然开朗了,原来他一开始就错了。

  伊凡妮根本就没有死!

  死的是乐芙兰大人才对!斯维因苦笑了声。没想到自以为是的他竟然是被自己心爱的女人所杀。

  其实乐芙兰大人也没死,她的记忆和魔力应该在那道华丽三羽冠内。一想到这,斯维因不禁又惊又怒。

  原来所谓的长生不死都是虚幻的假象,哪会有什么不死的凡人。

  虽然她们的外表不会有变化,但当每代的乐芙兰老去,她们都必须有一个继承者。

  这一代的乐芙兰继承者就是伊凡妮吧,所以上代乐芙兰才会安排自己去杀了伊凡妮在农村里的情侣凯伦!

  没想到我堂堂斯维因的人生,都是在他人的算计之中度过!斯维因右拳紧握,用力敲击了下地面。

  乐芙兰,你真是狠啊!

  不顾右拳传来的剧烈疼痛感,斯维因继续思索着。即使是死,他也一定要把乐芙兰的秘密理清楚。

  诡术妖姬,在艾卡西亚语中有着欺诈师的意义。

  欺诈师……欺诈师……欺诈师……第一代乐芙兰会否隐瞒着什么?

  暗影岛,对,暗影岛!斯维因还在黑色玫瑰时,在偶然间听闻了乐芙兰和暗影岛存在着什么秘密的交易。

  如果真是暗影岛的人,恐怕波及的就不仅仅是诺克萨斯了。再联想到娑娜的失踪和各国的过激反应,斯维因已经确定其中必然有暗影岛的影子。

  伊凡妮,对不起,在死前我要再做件对不起你的事了!

  斯维因阴沉着脸,显然下定了决心。

  为了瓦罗兰大6的人类着想,我想如果是成为乐芙兰前的你一定会原谅我这么做吧?

  斯维因从怀中取出一支笔和羊皮纸,将乐芙兰的长生之谜以及暗影岛的暗中关系全部写了上去。

  他在心底轻声呼唤道:“皮尔斯,快点回到我的身边。”

  等了整整一下午,皮尔斯才飞回斯维因的身边。斯维因将信交给皮尔斯,并嘱咐它将信带给它的新主人叶风。

  待皮尔斯飞走,斯维因终于再也坚持不下去了。

  他站起身子,踉跄地走向森林的深处。

  呵呵,乐芙兰大人,你的确掌控了我的命运。

  可你还是犯了个致命的错误,那就是选择伊凡妮成为你的继承人!

  可惜,我看不到结局了……

  ……

  冬风疯狂地吹拂着,乐芙兰依旧一袭华袍。拥有强大魔法的她在这凛冽的寒风下,感觉不到一丝寒冷。

  她正处于一个偏僻的荒野之上,她的面前有座没有刻字的墓碑。

  乐芙兰神色复杂地看了眼无字墓碑,然后右手凝聚出金色的链子在墓碑上刻下五个字——斯维因之墓。

  想了片刻,又在其右上角刻了朵玫瑰,乐芙兰这才收起自己的魔法。

  乐芙兰蹲下身子,轻轻一吻墓碑,才站起身来。

  “今天也是凯伦的祭日,你们两个都是伊凡妮最重要的人。”乐芙兰平静地说道。

  而在斯维因的墓碑旁,还有道墓碑。那上面刻着“凯伦之墓”,同样在其右上角有玫瑰。

  “抱歉,可惜我还不能来陪你们。”乐芙兰有些歉疚地看着这两道墓碑。

  “有个和我曾经很像的女孩,她叫夏尔,我放她离开了黑色玫瑰。”

  乐芙兰最后留恋地看了眼这两道墓碑,然后毅然决然地离去。

  她的长在凛冽的冬风下不断飞舞,看着她远去的背影,是那么得孤寂。

  一朵朵黑色的玫瑰花瓣飘落在她离去的路上,伴着冬风之声,如同是在为乐芙兰演奏最后的挽歌。

  就让乐芙兰世世代代的诅咒在我身上终结吧……

  (本章完)

  :。:

看过《瓦罗兰传说》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