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瓦罗兰传说 > 第一百三十二章 花葬

第一百三十二章 花葬

  “伊凡妮,你看,这朵花漂亮吗?”

  诺克萨斯的边境地带,一处村庄外,无尽的金色旷野上,两个穿着朴素土气的男女正斜躺在斜坡上。

  女子坐起身来,看着眼前鲜艳夺目的妖艳红花,脸颊悄然泛起了红晕。她支支吾吾了半天,嘴里鼓着气,兴奋地说道:“凯伦,这是什么花?好美啊!”看她傻傻的样子,真是一个清纯的乡间少女呢!

  凯伦也是傻傻地挠了下脑袋,嘿嘿笑道:“这叫玫瑰花,代表着爱意,是我上次去诺克萨斯的大城市特意给你买的!”

  “爱意?凯伦,没必要这样的,我们是情侣,但你也不能乱花钱买这么贵的东西呀!”伊凡妮责备道。

  “没事,伊凡妮,这个很便宜的,你喜欢就好!”凯伦毫不在意地解释道。

  说到这,凯伦轻轻地将伊凡妮搂入怀中。伊凡妮略作抵抗,便靠在凯伦的怀里。

  两人就这么静静地看向远方,一望无际的金色旷野,清静的村庄,这是他们的家。

  “伊凡妮,我有时候会害怕,害怕怀里的你会消失不见。”凯伦低声道。

  “你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想法?”伊凡妮抬起头,看向这个令她着迷的男人的脸庞。

  “还记得村里老人说的那些话吗?人最大的恐惧便是你怀里的人,在你眼前一点点消散,你却什么也做不了,那种空空的感觉,足以摧毁任何人的心智。”

  凯伦顿了一下,继续说道:“你那么美,而我……我怕……”

  伊凡妮直起身子,用她性感的嘴唇堵上了凯伦的嘴。轻轻地吻了片刻,她安慰道:“别瞎说,我们会一直在一起的。”

  ……

  伊凡妮坐到梳妆镜前,镜中的自己已不再是那个朴素土气的村姑,现在的她是诺克萨斯黑色玫瑰的成员之一。她身着黑色玫瑰的统一服饰,左胸前镶嵌着一朵黑玫瑰,全然一副上层社会的女子形象。

  她看向梳妆镜旁的一朵红玫瑰,低喃道:“你真是傻,玫瑰花要两个金币才能买到,那可是你当时一年的积蓄呀!”

  ……

  “咯咯,如果你想,我的位置迟早是你的,伊凡妮!”乐芙兰掩嘴,咯咯直笑,身姿笑得花枝乱颤。

  ……

  伊凡妮嘴里鼓着气,勇敢地说道:“斯维因大人,我能跟随你吗?”

  斯维因被伊凡妮这一问,有些愕然。他回过头,直直地盯着伊凡妮的眼睛。

  伊凡妮还以为斯维因是嫌弃她是个见习魔法师,紧张地说道:“我知道自己笨,一年了还是个见习魔法师,可我刚才真的被斯维因大人你的言论征服了,我想跟着你,一起去实现它!”

  斯维因心里有些好笑,不过他还是答应道:“你可是乐芙兰大人身边的红人,如果有你在我的阵营,说不定我的地位也会水涨船高,我怎么会嫌弃你跟随我呢?”

  “真的吗?太好了,斯维因大人!”伊凡妮被这突如其来的喜讯给高兴坏了。

  此刻,她的笑容是那么得纯净、天真烂漫……

  伊凡妮有些手足无措地看着脚下的尸体,颤抖地跪在了地上。

  这个死在她面前的人曾经是斯维因追随的贵族,然而他现在却死在了斯维因的手上。

  “伊凡妮,你怎么了?”斯维因走上前,关切地问道。

  伊凡妮哆嗦着身子,不断往后退,显然受了惊吓。

  “你还是我认识的斯维因大人吗?”伊凡妮恐惧地问道。

  斯维因低下头,吐了口气,道:“你要知道,他是个贵族,而贵族没一个好东西,我如果不杀了他,他就会让我和你一起替他顶罪,到时候,你我都得死,为了我们,他必须死!”

  ……

  “不……凯伦,你听我说,我和斯维因大人真的没什么!”

  ……

  “斯维因大人,你的腿?”

  伊凡妮眼圈红肿地看着为自己挡下一击的斯维因的大腿,膝盖处不断流出鲜血,这让她既羞愧又心疼。

  斯维因像个没事人样,笑道:“只是以后走路会有颠簸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

  ……

  “对不起,斯维因大人,我以后不能再跟随你了。”伊凡妮愧疚地说道。她低着头,不敢看斯维因的脸。

  “是为了那个男人?”斯维因面无表情地问道。

  “还请斯维因大人最后帮我一次,现在只有您才能让我逃出黑色玫瑰!”

  ……

  “现在你就是乐芙兰了……”乐芙兰摘下头上的三羽冠,将其戴在伊凡妮的头上。

  伊凡妮闭着眼,跪坐在黑玫瑰群花中央,默默地接受乐芙兰的传承。

  当三羽冠落在伊凡妮的头上时,她的样貌与身材逐渐开始扭曲。在乐芙兰的魔力灌注下,伊凡妮的容貌与身材不再是她自己,她正在朝乐芙兰变幻着。

  数息过后,伊凡妮已完全转变成乐芙兰的样子。而在伊凡妮生变化的同时,乐芙兰也在失去三羽冠后迅老化,成为一个满脸皱纹的老婆婆。

  望着眼前和自己曾经一模一样的人儿,乐芙兰的眼神有些恍惚。她抚摸着伊凡妮的脸颊,呓语道:“真不可思议,就像在照镜子一样。”

  下一刻,伊凡妮睁开双眼,右手凝聚出金色的锁链,直接洞穿了乐芙兰的身体。

  伊凡妮的眼中,闪烁着复仇的烈焰。这个将力量传给自己的女人,指使斯维因杀死了自己的挚爱——凯伦。

  她的死,罪有应得!即使她将力量传给自己,自己也不会让她就这么安逸地老死!伊凡妮在心底想道。

  身体被洞穿的乐芙兰却是微微一笑,她那挤满皱纹的脸是笑得那么得安详。

  “你是一个合格的乐芙兰,我很欣慰……”说完,乐芙兰便永远地睡了下去。

  为什么她被我杀了,还能这么笑!伊凡妮心中的怒火并没有随着乐芙兰的死而停息,相反,她的怒火在乐芙兰死前的笑容下又滋生了不少。

  然而下一秒,伊凡妮就想通了为何乐芙兰死前还会笑。

  一股股属于历代乐芙兰的记忆如同潮水般,涌入她的脑海。

  原来……她只是在重复历代乐芙兰必做的事罢了……

  这个死在她手上的乐芙兰,和她一样,也有着凄惨的故事。

  一想到这,伊凡妮再也忍不住心中的委屈与悲痛,抱起乐芙兰冰冷的尸体痛哭起来。

  ……

  一段段属于伊凡妮的记忆碎片从乐芙兰脑海闪过,这些都是她不愿忆起的事。

  但在见到凯伦的那一刻,那些往昔作为伊凡妮的记忆不断冲击着她的神经。

  “果然是你呢,伊凡妮。”

  是的,即使她已经成为了乐芙兰,但在凯伦的面前,她还是无法再像以前一样压抑着自己的心绪。

  这个男人虽然土气,却也是唯一能拨动她心弦的人。

  乐芙兰的眼睛,完全被凯伦的身影占据。

  她的眼圈布满了水雾,激动、委屈、亦或是喜悦?乐芙兰自己也无法说清此时此刻的复杂心情,或许都有点吧。

  可是她现在已经是乐芙兰了,他会接受自己现在这样吗?乐芙兰有些彷徨和恐惧,她害怕真相,也不敢去猜。

  “我……”乐芙兰瞪大双眼,看着凯伦冲上前将她抱住,并吻上了她的唇。凯伦用他的实际行动告诉她,不论她变成什么样,他的心都不变。

  她的心跳得更快了!

  “嗯……”乐芙兰只感觉自己的身子顿时松软得使不出力,脸颊逐渐绯红的她手一松,法杖落在了地上。她的双手在凯伦的背上抚摸着,幸福地闭上双眼。

  这久违的长吻,是那么得让她情深得不能自已,一行喜悦的清泪自她紧闭的眼眸滑出。

  她爱着他,他也依旧爱着她,这便足矣。现在的她,是伊凡妮也好,乐芙兰也罢,这都变得无足轻重了……

  而在一旁看着乐芙兰和凯伦激吻的叶风感觉到自己本就虚弱的身体更虚弱了。他啧啧地偏过头,不再去看两人。

  “我感觉我受了巨大的精神伤害……”叶风开始学着菲奥娜不开心时的泄手段,在地上不断画圈。

  长吻了很久,两人才有些不舍地分开。哭花脸的乐芙兰破涕为笑,就像个小女孩一样。

  感受着凯伦的指尖滑过她的脸颊,乐芙兰低声道:“凯伦,你活着太好了。”

  凯伦一听,神色中闪过一丝黯然。他勉强地笑道:“今天过后,我就不能继续陪你了。”

  “为什么?”乐芙兰有些接受不了,他们好不容易又在一起了,为何凯伦要这么说?

  “我想不用我说,你也知道我为什么没死吧?”凯伦平静地笑道,对于能再次见到伊凡妮,他真的很开心。

  乐芙兰一愣,马上就想到了斯维因。精明过人的她知道,多半是斯维因背着上代乐芙兰,放过了凯伦。对此,她心里由衷地感激斯维因。

  “虽然斯维因放过了我,可是乐芙兰她还是防了一手,找到了我,并对我施加了诅咒,只要我再和你见面,我就会死亡。”凯伦看着乐芙兰,解释道。

  “不……不会的……不是这样的!”乐芙兰从凯伦的怀中起来,不断往后退去,她不愿接受这个事实。

  怎么会……乐芙兰栽倒在黑玫瑰之中,精神失常地怪叫着。

  而与此同时,她的脑海一阵剧痛,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她的脑海中被解封了一样。

  那是被上代乐芙兰封印的记忆!她清晰地忆起上代乐芙兰对凯伦下达诅咒的画面。

  “嘭”!凯伦的身体瞬间栽倒在群花中,他身体在刚才那一刻如同被抽空了一样,毫无气力。

  叶风被这动静一惊,刚打算上前扶起凯伦,却被乐芙兰抢先了。

  叶风犹豫了下,还是继续在旁边站着,他应该把这最后的时间交给这对苦命的恋人。

  乐芙兰跪坐在花上,紧紧抱住凯伦不断颤抖的身躯。她直感觉鼻梁一酸,泪水再次不争气地从眼眸流出。

  “凯伦……你不会有事的……我们才相逢,还没好好温存……我……”

  “伊凡妮……”凯伦伸出右手,轻轻摸了下乐芙兰的脸颊,便重重地落下,再也没气力提手了。

  “没想到比我想象的要快呢,伊凡妮,我又食言了……”凯伦艰难地说道。

  “别说了,你需要休息!”乐芙兰的眼圈都哭红了,周围都是血丝。

  “我……我……我……”凯伦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完,他的身躯就开始变得虚幻起来。

  虽然乐芙兰听不到凯伦的话,但她依旧能从凯伦的口型中辨出“我爱你”三个字。

  “不……凯伦……我不要连你的尸体都留不住!”乐芙兰撕心裂肺地喊道。

  她已经经历太多了,她只想好好的带着凯伦的身体回到他们的故乡,将他安葬在那。

  可是,任凭乐芙兰如何地去把握,去抓,去抱,她都无法阻止凯伦身体逐渐虚化并消散的结果。

  “我不当乐芙兰了!”

  “我不当了!”

  “凯伦……你回来啊!”

  “你回来啊……你回来啊!”

  “回来……回来……”

  “呜呜呜……呜啊……呜呜呜……”

  “没了……没了,我什么都没了……都没了……”

  乐芙兰失魂落魄地坐在黑玫瑰花丛中,她的身边还聚集着一些凯伦消散形成的星点。她的心空空的,脑海的思绪也是一片空白。

  这时,她的脑海中闪过一句凯伦送她玫瑰时说的话:“人最大的恐惧便是你怀里的人,在你眼前一点点消散,你却什么也做不了,那种空空的感觉,足以摧毁任何人的心智。”

  原来,这种感觉是这样的。只不过体会到这种痛苦的不是凯伦,而是她。乐芙兰有些嘲弄地哼了声。

  她面无表情地看向花丛外的叶风,道:“你确定你做的是正确的?”

  叶风有些愧疚,他也没想到事情会演变到这个地步。但这一切都是为了破坏乐芙兰和暗影岛的合作,他又硬朗了起来。

  叶风点头道:“嗯。”

  乐芙兰深吸口气,像是下了什么决定。她面色凝重地盯着叶风说道:“我可以信任你么?”

  叶风有些疑惑乐芙兰为什么这么说,难道是担心即使她放弃,自己也不会放过她?

  “放心,我不会骗你!”叶风想了想,回答道。

  乐芙兰释然地笑了,她右手一点,一朵黑玫瑰的花瓣飞入叶风的体内。

  “你刚才做了什么?”叶风惊恐地问道。

  “我已经输了,我答应你放弃一切,也希望你记住你对我的承诺。”乐芙兰微微笑道,示意叶风她并没有恶意。

  而就在叶风想接着问些什么时,一道暗黑的箭羽自花园外射了进来。

  在看到箭羽的那一刻,叶风第一反应就是薇恩来了。

  这代乐芙兰是伊凡妮,而上代乐芙兰才是杀害薇恩一家的人。况且乐芙兰已经放弃了,薇恩不能杀她才对!

  情急之下,叶风本能地追向那箭羽,想拦下来。

  可惜,那箭太快了,当即射穿了乐芙兰的胸口。

  刹那间,一缕殷红的血液自乐芙兰的左胸溅出,血溅于黑玫瑰花丛之中。

  乐芙兰刚才并没有施法抵抗,以她现在的实力应该能轻松抵挡这一箭才对。

  薇恩走入花园中,叶风当即跑上前跟薇恩说她杀错人了。

  可是薇恩却是淡淡地扫了他一眼,冷淡地说道:“既然她选择继承了乐芙兰的力量,就该为乐芙兰的力量付出代价。”

  不顾叶风不满的眼光,薇恩气势汹汹的冲到乐芙兰面前,冷冷说道:“你刚才为何不躲?”

  “谢谢你,这下……我能和凯伦在一起了。”乐芙兰朝薇恩微微笑道,根本看不出来她是一个将死之人。

  “你……你你你,很好,哼!”薇恩被乐芙兰的笑容气得身体不住打颤。

  她不理解,不理解一个手上沾满罪恶的人为何还会在死前这么安心。

  乐芙兰闭上眼,气得薇恩“啊”的一声逃离了这里。

  薇恩不想再见到这个女人了,反正乐芙兰死定了,她只想好好找一个地方静静,去思索今后的自己离开了仇恨,该为何而活。

  “以后就靠你了,叶风。”乐芙兰朝叶风笑道。

  话音未落,在叶风震撼的目光下,乐芙兰的身躯爆出鲜红的血阵。那血阵飘向天空,飞向血月之巅。

  当血月与血阵碰撞的一刹那,血月开始淡化,逐渐转变成正常的明月。

  而整个瓦罗兰的天空,也在血月消失之后,再次变为漆黑闪烁着星光的夜幕。

  这一场以乐芙兰为契机开启的血月之夜,也由她亲自解除。

  在完成这一切之后,乐芙兰释然地笑了两声,对着叶风柔和地说道:“最后,能让我好好地静静吗?”

  叶风点了点头,乐芙兰已经放弃了,他也该让乐芙兰独自静静了。叶风朝乐芙兰深深鞠了个躬,也在薇恩之后离开了。

  看着这片黑玫瑰花海,乐芙兰运起最后的魔力,吹起所有的黑玫瑰花瓣。

  乐芙兰就那么躺在花丛中央,一动不动。

  她要用这黑玫瑰花海给自己和凯伦办最后的葬礼,也同时是他们的婚礼。虽然少了凯伦,但她相信凯伦会看到这一幕。

  无数的黑玫瑰花瓣飘零在这园中,以乐芙兰为中心,慢慢将她的身躯掩埋。

  花葬……

  这是我们的葬礼,也是我们的婚礼……

  你会喜欢的吧,凯伦?

  ……

  (本章完)

  :。:

看过《瓦罗兰传说》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