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瓦罗兰传说 > 第一百三十七章 奥拉夫

第一百三十七章 奥拉夫

  暗影岛上一座古老的城堡内,卡莉斯塔正坐在圆形石桌旁思索着一些事务。

  自从上次被乐芙兰算计,她就一直在这座城堡内静思。

  嗒!清脆的高跟鞋踱步的声音回荡在这漆黑闪烁着鬼火的城堡内。卡莉斯塔闪烁着冥火的幽冷目光盯着大厅的入口处,一个一袭黑色晚礼服的女子慢悠悠地走了进来。

  “伊莉丝,你的魔力恢复了?”盯着来人,卡莉斯塔缓缓开口道。

  伊莉丝妩媚一笑,坐在卡莉斯塔的对面。她的右手食指和大拇指捻起水晶水果盆内的一颗樱桃,就放入口中慢慢咀嚼。

  鲜艳夺目的红唇残留一丝樱桃的汁水,不过伊莉丝对此却丝毫不在意。她笑着说道:“我们前四魔的实力在你们后四魔之上,所以要比你们恢复的慢点,不过已经差不多了,也就比巅峰差那么一点。”

  解释完后,伊莉丝又眯上眼盯着卡莉斯塔说道:“不过,上次你去德玛西亚可有什么收获?”

  即使伊莉丝对着她笑,卡莉斯塔依旧一脸冷酷,不苟言笑。她冷冷地回答道:“上次去德玛西亚,我在快登6时现了烈阳族的传承者。”

  伊莉丝面色一怔,她的眼中闪过浓重的杀意。烈阳族的人在这个时候出世,绝对会影响暗影岛的计划,如果可以,她想现在就去杀了烈阳族的人。

  “烈阳族的传承者应该是才继承神器没多久,她的实力才刚刚到半神,在和我激战后不敌,她就和她的守护者一起逃了。”卡莉斯塔平静地述说着,好似和烈阳族传人战斗的并不是她。

  “钢铁烈阳、传世圣盾、天顶之刃这三件都是威力无比的神器,虽然我暗影岛并不畏惧半神,但为了血月计划,不能容许有任何的阻碍!”伊莉丝咬着呀,恨恨道。

  一想起被乐芙兰算计,伊莉丝就一肚子火。

  一个凡人算计了他们暗影岛八位半神恶魔,这简直是奇耻大辱。

  对此,卡莉斯塔的立场和伊莉丝一样。她沉吟一声道:“上次血月之夜本打算灭了德玛西亚,但因乐芙兰的算计被阻止了,这次我的实力恢复的差不多了。”

  伊莉丝眼前一亮,吟吟笑道:“你的意思是你要出兵了?”

  “没错,据我的亡灵情报员所知,德玛西亚现在除了烈阳族那位新晋半神蕾欧娜,还有一个新晋半神龙之女希瓦娜,这次我不仅要灭了德玛西亚,而且要让大6上其他国家的人对此一无所知!”

  说着说着,卡莉斯塔眼眸中的幽冷冥火燃烧得更猛烈了。

  对于德玛西亚,她势在必行!

  伊莉丝的嘴角微微上扬,她的脑中开始幻想着德玛西亚被毁灭后的废墟。

  毁灭德玛西亚只是暗影笼罩大6的开始,当血月再次降临之时,全大6的人类都将在暗影岛的阴影下战栗。

  ……

  祖安,叶风一行人的别墅内,凯特琳换了一身深蓝色的警局制服。她的上身制服包裹着她的****,紧紧地将她的腰身束住。下身的紧身皮质长裤没入厚低跟的咖啡色真皮长筒靴内,将其大腿修饰得无比修长。

  凯特琳头顶贝雷帽,戴着一副墨镜,左手拿着同样的靴子,右手拿着一套蓝色警局制服走进希维尔的房间。

  此时的希维尔早已入睡,丝毫没现凯特琳走入她的房间。而凯特琳打开房门旁的灯开关,就径直走到希维尔的床前。

  看着将被子裹成一团蜷缩着身子睡觉的希维尔,凯特琳差点没忍住笑出声来。没想到自己的好友睡觉时是这种奇怪的睡姿。

  不过转念一想自己的睡姿,凯特琳就笑不出来了。她和希维尔一样,在睡觉时都有怪癖。

  凯特琳尴尬地轻咳几声,她来找希维尔不是为了看希维尔睡姿的,而是为了让希维尔和自己一起去查案的。

  想到这,凯特琳不怀好意地盯着裹成团的希维尔。她将准备好的制服丢在希维尔的床头,然后右手一把抓住希维尔的被子,直接一拉,掀了开来。

  希维尔只穿了紫色抹胸和亵裤的身体随着被子的掀开,就在床上不断翻滚,直到滚落在地板上。

  “啊……谁!”希维尔被摔得生疼,她从地板上爬起来一看,凯特琳正站在床的另一边幸灾乐祸地看着她。

  希维尔双手叉腰,气愤地瞪了眼凯特琳,质问道:“你这胸大无脑的蠢货,半夜找我干嘛?”

  凯特琳忍住笑意,说道:“今晚和我一起去查案子,希维尔。”

  “我警告你,凯特琳,下次再趁我睡着时整我,我会让你明白为何你是胸大无脑!”说完,希维尔就准备去衣柜拿件衣服换上再出门。

  凯特琳看着希维尔走向衣柜,赶忙喊住:“别费时间去挑衣服了,今晚的事很紧急,你现在就穿上我给你放在床头的警服。”

  希维尔摇了摇她的头,波浪般的卷不断晃动,很是坚决地说道:“我才不穿警服呢!”

  凯特琳面色不善地说道:“你穿不穿?”

  “不穿,啦啦啦!”希维尔倒在床上,对着凯特琳做鬼脸。

  凯特琳见希维尔这么不配合,直接扑到床上,不停地挠希维尔的咯吱窝儿和小肚腩。

  猝不及防的希维尔被挠得哭笑着脸,奇痒难耐。然而凯特琳并没有打算就这么放过希维尔,继续挠痒痒。

  “你穿不穿!”

  “啊……哈哈哈……咳咳咳……呵呵哈哈……不……穿!”

  “穿不穿!”

  “不!”

  “到底穿不穿!”

  “呵呵……啊哈哈哈……我穿……我穿……但是大半夜戴墨镜就算了,人都是黑的!”

  ……

  漆黑的夜幕之下,祖安西城区,凯特琳和希维尔站在一处废弃工厂的天台上。

  希维尔百无聊赖地倚靠着生锈的围栏,而凯特琳则是手持望远镜不时观察附近的动静。

  天台上的风比起地面上刮得更大,饶是修习魔法的希维尔都感觉到一丝寒意入体。再看凯特琳像个没事人样在那专注地观察附近的动静,希维尔轻笑了声。

  对于凯特琳,希维尔很了解。平时蠢的要死,唯独在查案时智商才会上线。

  “凯特琳,你确定今晚瑞菲克博士会在这里出现?”希维尔撩了撩自己的卷,漫不经心地问道。

  被希维尔这么一问,凯特琳收起望远镜,转过身看向希维尔。她皱着眉头回答道:“我也不敢保证,根据我们现有的情报,瑞菲克博士每次作案的地点都不同,而这里的废弃工厂也是他没来过的地方之一。”

  “也就是说今晚可能会扑空咯?”希维尔有些沮丧,自己半夜被吵醒来抓人,而且还可能扑空,这让她有点无法接受。

  凯特琳并没有回答希维尔的问题,她再次拿起望远镜四处观望。而就在此时,凯特琳有些激动地说道:“现了,是瑞菲克博士!可是,怎么没有奥莉安娜?”

  希维尔一听,当即站起身来,兴奋地说道:“在哪?给我看看!”

  凯特琳将望远镜递给希维尔,并指向她刚才看的地方。她说道:“就是前面那个破巷子口。”

  顺着凯特琳手指的地方,希维尔从望远镜内的确现了瑞菲克博士的身影。

  瑞菲克博士身边一个人也没有,他独自一人朝希维尔两人所在的废弃工厂方向走来。

  “看到了没,看完了我们先藏起来。”凯特琳见希维尔一直拿着她的望远镜不放,焦急地问道。

  希维尔专心地盯着瑞菲克走动的姿势,她总感觉有些古怪。为什么一个普通的科学家会给她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这种感觉,就像是这个人并不是人,而是一具腐烂很久的死尸。

  “喂……希维尔,你有在听我说话?”凯特琳有些担心地看着一直不动的希维尔,从刚才希维尔就一直没和她说过一句话。

  凯特琳的直觉告诉她,希维尔可能是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想了会,凯特琳还是决定不打扰希维尔,自己在一旁保护希维尔,以免她出事。

  透过望远镜,希维尔看到瑞菲克突然停下了脚步。瑞菲克突然停下脚步,难道他现了我在看他?希维尔的心噗通一跳,紧张到了极点。

  望远镜内,瑞菲克的头如同提线的木偶慢慢抬起。此时的他在希维尔眼中就像个没有生命的个体,诡异至极。

  随着瑞菲克的头渐渐抬起,希维尔也得以看到了瑞菲克的整个面部。

  这只是个再平常不过的中年大叔的脸,一点凶神恶煞的样子都没有。希维尔由衷地喘了口气,继续观察瑞菲克的动静。看来我想多了呢!

  而就在希维尔松懈的那一刻,瑞菲克的目光直直地盯着希维尔所在的方向。

  希维尔的瞳孔逐渐微缩,她的心跳愈剧烈。在希维尔眼里,瑞菲克的眼睛逐渐变得充斥着血丝。那血丝再无限被希维尔放大,如同一张无形的血网将她整个人束缚在原地。

  希维尔感觉此刻的自己就如同误入蛛网的昆虫,无法动弹。现在的她呼吸与心跳愈急促,精神暴露在瑞菲克的凝视下。

  “快闪开,希维尔!”

  就在希维尔的精神防线即将全面崩溃之际,凯特琳的呵斥声将她拉回了现实。

  希维尔被凯特琳这么一吼,手里的望远镜掉落在地上,她整个人也瞬间瘫软,倒在地上。她有些无力地望向后方,一个手拿斧头的粗野男子正慢慢朝她走来。

  “奥拉夫,这里是祖安,并不是你们弗雷尔卓德,我以皮尔特沃夫的名义要求你现在离开这里,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凯特琳小跑到希维尔身边将希维尔扶起,她有些敌视地盯着奥拉夫。对于奥拉夫差点伤到自己好友的行为,凯特琳着实被惹火了。

  虽然不知道这个粗野的汉子为何会出现在这里,但想来也是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凯特琳在心底想道。

  好不容易现瑞菲克博士,凯特琳并不想在这个时候和奥拉夫战斗。如果双方打起来,必然会惊走朝这走来的瑞菲克。

  下次要想再现瑞菲克,可就更难了!

  ……

  (本章完)

  :。:

看过《瓦罗兰传说》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