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瓦罗兰传说 > 第一百四十一章 五杀乐队的诡异

第一百四十一章 五杀乐队的诡异

  德玛西亚穷凶极恶之人,都关押在皇城的地底牢狱中。然而现在,这座牢狱已变为暗影岛恶魔关押人类的地牢。

  菲奥娜·劳伦特,德玛西亚劳伦特贵族的家主,如今也沦为了卡莉斯塔软禁的囚犯之一。

  躺在囚牢的冰冷地板上,菲奥娜睁开她那倍感疲惫的眼眸,曾经明丽的光彩早已化为死灰融入她的眼眸深处。

  她的自信,她引以为傲的劳伦特剑术都在今天早晨化为乌有。

  虽然在菲奥娜目前的认知中,还没有比纳什男爵更强的存在,但那个名为卡莉斯塔的女恶魔却用极其可怕而又凌厉的手段侮辱了她作为劳伦特家族成员的荣耀与信仰。

  像菲奥娜这种以自己剑术为傲的人,是最反感他人对她的否定。

  而一想起早上卡莉斯塔拿自己练手,菲奥娜就感到了深深的侮辱。

  “这就是劳伦特心眼刀?”

  “破空斩不过如此!”

  “前进喷泉?呵呵……”

  “这种不入流的剑术,太令我失望了……”

  回想起卡莉斯塔边拿自己练手边嘲讽自己的话语,菲奥娜的眼眸闪烁着愤怒的火焰。

  自她学习剑术以来,她还从来没受过这种侮辱。

  即使在有段时间内,自己父亲决斗舞弊的行为被揭露,自己也因而被质疑,但最后菲奥娜还是用自己的剑术证明了劳伦特家族的剑术并不是靠作弊得来的名号。

  她的家族是高傲的,如同剑一般孤傲尊贵。她,菲奥娜,也秉承着劳伦特家族的荣耀,更是以身为劳伦特家族的成员而自豪。

  她恨卡莉斯塔,恨卡莉斯塔将她引以为傲的荣耀击碎,恨那些恶魔与亡灵杀死了她的族人,更恨暗影岛对德玛西亚的侵蚀。

  德玛西亚就这样灭亡了?也不知道父亲被放逐到什么地方了,他过得还好么?

  叶风,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到艾欧尼亚,有没有见到他的亲生父母?我快死了,也不知道他会不会偶尔想起我?

  紧促的脚步声回荡在地牢内,菲奥娜收起杂乱的思绪,看向地牢出口的方向。

  这座地牢里关押着德玛西亚的各个官员以及一些有名望的人士,每天都会有人被带出去询问一些事。

  这些被带出去的人再也不会出现在地牢里。很多牢狱中的人认为他们只要说出对暗影岛的恶魔侵略瓦罗兰有用的信息,他们就可以和那些被带出去的人一样获得自由。

  在菲奥娜看来,这完全是不可能的事情。恶魔和亡灵可是巴不得所有人类灭绝,不论是否说出有价值的信息,他们都逃脱不了被恶魔杀死的命运。

  虽然早晨经历了卡莉斯塔的侮辱,但身为瓦罗兰大6的人类,德玛西亚人,劳伦特家族的家主,她都不会向暗影岛的恶魔低头。就是不知,今天被带走的人会是谁。

  “谁是菲奥娜·劳伦特?”一个丑陋的魔沼蛙在牢狱内嚷嚷着。他本来不是狱卒,只是临时被卡莉斯塔专门喊来传唤菲奥娜的,所以并不知道菲奥娜长啥样。

  菲奥娜捋了下凌乱的短,看了看自己身上破烂不堪的白色布衣和短裤,露出苦笑的神情,没想到她也有一天穿的这么破烂。

  “谁是菲奥娜·劳伦特,快给我回答!”闻着魔沼蛙的声音愈加不耐,菲奥娜知道她如果再不答应,恐怕就要连累其他人了。

  分析完个中利弊,菲奥娜站起身走到铁质牢门的边上,脚上的脚铐也因为移动出锁链碰撞的声音。她对着不远处的魔沼蛙说道:“我就是劳伦特。”

  魔沼蛙上下打量着眼前穿着破烂的菲奥娜,他有些怀疑这个瘦弱的女子就是卡莉斯塔让他带的菲奥娜。

  菲奥娜自然看出魔沼蛙的怀疑,她冷哼一声,露出一丝剑意。

  光是这一丝剑意就吓得魔沼蛙摔倒在地上。等魔沼蛙再次站起来,菲奥娜已经收回了她的剑意。

  魔沼蛙和菲奥娜拉开一段距离,警告道:“卡莉斯塔大人要见你,虽然你很强,但你最好老实点。”

  “带路!”菲奥娜看也不看魔沼蛙一眼,只吐了两个字。

  “跟我走!”魔沼蛙也不想和菲奥娜斗嘴,只想快点把这瘟神带到卡莉斯塔的面前。

  很快,菲奥娜就在魔沼蛙的带领下进了皇族宫殿内。

  大殿之上,卡莉斯塔一直盯着入口处,不知在想些什么。

  看到菲奥娜在魔沼蛙的带领下进了大殿,卡莉斯塔对着魔沼蛙招了招手。魔沼蛙会意,恭敬地离开了大殿。

  菲奥娜见卡莉斯塔一直在打量自己,有些不悦道:“这次喊我来不会又是让我给你表演劳伦特家族的剑术吧?我是不会再受你的侮辱的!”

  卡莉斯塔面色阴冷地盯着菲奥娜,说道:“你想多了,这次喊你过来,是想招你入我麾下,你可愿意?”

  “做梦,我是不会和恶魔为伍的!”菲奥娜眼神坚决地看着卡莉斯塔,她可不想做瓦罗兰的罪人。

  暗影岛的入侵不单单是德玛西亚的事,更是整个瓦罗兰的事。

  “只要你肯帮我,我可以让劳伦特家族继续存在。”

  卡莉斯塔走下王座,右手抬起菲奥娜的下颚,闪烁着死寂冥火的双目直勾勾地盯着菲奥娜的眼睛。

  菲奥娜厌恶地瞪了眼,回绝道:“你别妄想了!”

  “别着急拒绝我,我会给你考虑的时间,菲奥娜。”卡莉斯塔放下自己的右手,不顾菲奥娜的挣扎,拉着菲奥娜朝她刚改造的刑房走去。

  ……

  一身黑色皮甲劲装的菲奥娜不断用她的右脚碾动蒙多被刺穿的右手。对于蒙多,她是不会有丝毫的同情,更何况叶风还中了蒙多的毒,她对蒙多只有更多的厌恶之情。

  “你到底交不交解药?别跟我装死人!”

  被菲奥娜踩着的蒙多不甘心就这样被抓住,他将左手悄悄伸向自己的药箱,想拿出一些药剂来让自己脱身。

  可菲奥娜哪会给他这种机会,直接又是用墨羽剑将蒙多的左手刺穿钉在地上。

  “啊,你这疯女人!”蒙多被刺得大声嚎叫,如同杀猪一般的惨痛。

  菲奥娜的眼眸渐渐拉长,她对于蒙多的耐心愈得少了。要不是为了解药,她早杀了这嘴臭的蒙多。

  “我说,我说,解药在我的药箱里!”蒙多终于松了口,求饶道。

  鉴于蒙多的狡诈,菲奥娜亲自拿起药箱,不想给蒙多打开药箱的机会。

  由于救叶风心切,菲奥娜没去深想自己打开药箱会不会也中了蒙多的奸计。

  刚打开药箱的一刹那,一阵墨绿色的毒雾就从其中散而出。其度之快,连给菲奥娜反应的机会都没有。

  “咳咳咳……混蛋!”菲奥娜左手捂住口鼻,一把将药箱关起来并

  甩向一边。

  而早就预料到此景的蒙多忍着剧痛抓住药箱,熟练地取出一支药剂并喝下去。做完这一切后,他便以惊人的度逃离了这里。

  当菲奥娜回过神来,哪还有蒙多的踪影。该死的!菲奥娜盯着蒙多消失的方向,脸色彻底黑了。

  菲奥娜走回无法动弹的叶风身边,刚想和叶风说声抱歉,却现叶风不知何时已是昏厥了过去。

  这让她有些犯难了,她本想叮嘱叶风几句,就立即去追赶蒙多的踪迹。眼下叶风的情况,容不得她去追蒙多了。

  思前想后,菲奥娜还是搀扶起叶风往别墅内走去。

  “站住,你是谁?”一道充满敌意的声音在菲奥娜身后响起。她回头一看,两个身着警服的女子驮着两个昏迷的男子走进了别墅的庭院内。

  这四个人菲奥娜只知名字并不认识,但她暗地里跟着叶风也是知道这四人是叶风的朋友。

  希维尔看到菲奥娜回过头,她的眉头不由微蹙。菲奥娜不是回劳伦特家族了吗?

  不过希维尔又仔细看了菲奥娜的着装和神情,便推断出来这个菲奥娜并不是她认识的菲奥娜,很可能是她之前猜测的另一个和叶风一起长大的菲奥娜。

  “你不是劳伦特家族里的菲奥娜,你才是和叶风一起长大的菲奥娜吧?”希维尔盯着菲奥娜的眼睛,开口道。

  菲奥娜一听,面色一变,冰冷地回应道:“叶风都跟你说了?”

  希维尔耸了耸肩,与凯特琳一起扛着李青和崔斯特走进别墅内。她有些心疼地看着被蒙多撞烂的大门,说道:“叶风的房间在二楼楼梯口的那间房间,这是我猜的,不过你和劳伦特家的那个一样是个傲娇呢!”

  “哼!”菲奥娜冷冷地扫了眼希维尔,带着叶风上楼去了。

  希维尔无奈地摇了摇头,看着凯特琳说道:“明天记得让人来换个大门,等会叫上那个菲奥娜,我们得谈谈关于五杀乐队的事。”

  ……

  别墅的一楼大厅内,希维尔三女坐在沙上准备讨论最近生的事。

  希维尔瞟了眼默不吭声的菲奥娜,在心底吐槽了下菲奥娜真高冷。

  “菲奥娜,这两天我和凯特琳一直在外面,你知道叶风他们昏迷是怎么回事吗?”希维尔打破沉默道。

  菲奥娜抬起头,看向一边说道:“他们都中了祖安狂人的毒药,七日之内没有解药就会死亡。”

  “这么严重?”一旁的凯特琳捂着小嘴,惊讶地问道。

  希维尔面色略显凝重,这可不是个好消息,这两天她和凯特琳好不容易现了五杀乐队的消息,又要面对这种事,真是坏事连连。

  “你知道蒙多的踪迹吗?”希维尔看向菲奥娜问道。

  菲奥娜摇了摇头道:“让他逃跑了,我担心叶风出事,就没深追。”

  “这样……目前看来只有一个人可以救叶风他们了。”希维尔沉吟了声,喃喃道。

  “谁?”菲奥娜和凯特琳异口同声道。

  “娑娜!”希维尔说道。

  听到娑娜的名字,凯特琳豁然开朗。她们刚现五杀乐队的踪迹,只要能让娑娜出手,肯定能救治叶风三人。

  “我们两天前的晚上碰到了奥拉夫,他也是五杀乐队的一员,只是他和娑娜一样都没有以前的记忆,我担心没有以前记忆的娑娜可能不会帮忙。”凯特琳又有些担忧,对这次找娑娜并不抱希望。

  “五杀乐队?”菲奥娜疑惑地问道。虽然她一直跟在暗处,但她对叶风几人具体生的事并不是特别了解。毕竟为了不被现,她只是远远地跟着叶风。

  凯特琳见菲奥娜不解,解释道:“娑娜在诺克萨斯失踪的事相信你也有所耳闻,就在最近我们现了她的踪迹,不过她对以前的记忆一无所知,只知道自己是五杀乐队的成员,性格也变得和原来完全不一样;而前几天我和希维尔碰到了弗雷尔卓德的奥拉夫,他和娑娜的情况一模一样,我们也借此了解到他也加入了五杀乐队,并追查到他们的藏身之处。”

  菲奥娜点了点头,算是大致了解了这些事情。

  “如果真像你们这么说,娑娜恐怕不会帮助我们的。”菲奥娜理了理思路,她也不太看好希维尔的想法。

  希维尔神秘地笑了笑,说道:“如果是李青大师去求助,可能就不一样了!”

  (本章完)

  :。:

看过《瓦罗兰传说》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