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瓦罗兰传说 > 第一百五十章 约会

第一百五十章 约会

  五杀乐队的基地外,李青在这站了很久。

  落雪纷飞,祖安的街道也是被染上了一层厚厚的纯白色。

  冬季骤降的冰冷气温,就连习惯于赤着上身的李青也裹上了一件厚重的黑色夹袄。

  呼啸的风,拍打在李青的脸上,微微有些生疼。

  望着废弃工厂旁一个紧闭的小门,李青不知道该不该去敲。

  自从亲身体验到昨晚那么多灵魂被五杀乐队夺走,他开始感觉自己曾经对娑娜的认知是否有错。

  其实说来也很可笑,自己和娑娜的关系也不像叶风他们想象的那么深。

  娑娜每开一次以琴会友的音乐会,他都会第一个到达现场。

  一个人站在会场的最后面,默默地倾听娑娜弹奏的琴音。

  那一缕缕摄人心魄的琴音,每每都能让他陶醉于其中。

  两人之间从来没有过对话。

  他虽然看不见,但他却能感觉到。每当他第一个到场,最后一个退场,娑娜总会对他露出一丝浅浅的微笑。

  那微笑一定很美吧?李青也说不清自己的心境。他到底是单纯的欣赏娑娜的琴技,还是抱着一丝难言的情愫去听她的琴音?也许两者都有吧?

  “吱呀”!披着一件淡棕色大衣的红娑娜从基地旁的小门中走出。

  外面的风很大,娑娜蹙着柳眉,用手将长撩到身后。

  不经意间,她才现门口正站着等待已久的李青。

  娑娜眉头一挑,有些奇怪李青会出现在这里。

  “李青,你怎么会在这里?”娑娜走上前拍了拍李青的肩膀。

  一直在胡思乱想的李青这才现娑娜已经出来了,他有些慌乱地答道:“我刚好路过。”

  娑娜嘴角上扬,她才不信李青是路过呢!

  抱着调戏李青的心态,娑娜将右手食指放在下唇上,轻轻一抿道:“真巧呢,那就陪我去喝咖啡好了,祖安西城区有个不错的咖啡厅!”

  李青不懂娑娜口中只有皮城和祖安才有的咖啡,但想来娑娜应该不会害他。他点头道:“好的,我也突然想起点事要和你说。”

  狐狸尾巴露出来了吧,想泡我直说嘛!娑娜眼珠一转,嗤嗤一笑,拉住李青的手。

  “娑娜小姐,这样不好!”李青被娑娜这么突然一拉吓坏了,说完他就作势要收手。

  好啊,还要跟本小姐装纯!娑娜眼底闪过一丝狡黠,道:“哎呀,在我们皮城和祖安,男人和女人牵手是很正常的事情,好朋友都可以这样的,你不要拿你们艾欧尼亚那一套用在祖安呀,你们艾欧尼亚不是有句话叫入乡随俗嘛?”

  娑娜又是对着李青眨了眨下眼睛,让他放开点。

  李青狐疑地盯着娑娜,道:“好吧。”

  “这才对嘛!”说着,娑娜就拉着李青朝咖啡厅的方向走去。

  在两人离开后,换上厚实大衣的叶风和菲奥娜才从拐角中走出。李青和娑娜的对话他们是听得一清二楚。

  菲奥娜偷偷瞟了眼身旁的叶风,自己和叶风青梅竹马,小时候倒是牵过手。可是长大后,两人就没再牵过手了。

  青梅竹马,应该比朋友亲近吧?入乡随俗,也不知道叶风会不会介意自己牵他的手?菲奥娜在心底腹诽了几句,难得有点忸怩的神态。

  “是这样吗?嘻嘻,既然要入乡随俗,我和叶风牵牵手应该没什么吧?”

  身着大衣的希维尔不知从哪窜出来,一把握住叶风的手,嘚瑟地看向菲奥娜。

  叶风有些懵,自己竟然被希维尔给调戏了?

  而一旁的菲奥娜看到后心里已是气炸。

  “希维尔,你还真是脸皮厚!”穿着军大衣的凯特琳从旁边小屋的天台上跳下,耸了耸肩,满脸的无奈。

  跟在凯特琳身旁一身黑色西装的崔斯特默不作声,他知道此刻要是说错话,可能会有很严重的后果。

  叶风右手捂住脸,哀嚎了句:“你们怎么都来了?”

  “还不是来看李青大师和娑娜小姐约会的!”希维尔俏皮地笑道。

  此话一出,叶风几人互相对视了几眼,看来大家都是抱着同样想法来跟踪李青的。

  想到这,除了希维尔,几人都是尴尬地咳嗽了几声。

  菲奥娜皱着眉头看向希维尔,道:“你要牵到什么时候?”

  “怎么,菲奥娜,你这是嫉妒了呀?”希维尔娇笑道。

  菲奥娜哼了声,便别过头,不再看希维尔。

  “这就受不了了呀,我和小土帽还亲过呢!”希维尔看着菲奥娜生气的样子,觉得很好玩,打算再逗菲奥娜会。

  “亲……亲……亲……”菲奥娜瞪大双眼,指着希维尔,气得说不出话来。

  “是呀,哦,差点忘了,上次气的是你在劳伦特家族的好姐妹!”希维尔假装记错了人,不好意思道。

  凯特琳头疼地看着希维尔和菲奥娜,摆手道:“好了,你们再闹下去,我们就要跟丢了!”

  被凯特琳一提醒,希维尔放开叶风的手,边追娑娜和李青边道:“我还想多学点约会的经验呢!”

  ……

  看到娑娜和李青停下脚步,叶风几人也是蹲在拐角以免被现。

  叶风几人相继探出小脑袋,那脸上的表情比娑娜和李青还要急。

  “怎么不说话呀?”希维尔趴在叶风的身上,疑惑地问道。

  叶风有些憋屈地抬头看了眼希维尔,埋怨道:“别压我啊,你好重!”

  “这不能怪我,要怪就怪崔斯特不减肥!”

  崔斯特一阵无言,这也不能怪他呀,他身上还有两个人呢!

  菲奥娜有意无意地使力往下压,假装并不知情的样子,道:“有点看不清呢!”

  凯特琳两只手肘放在菲奥娜的背上,手掌托着下颚,嘴里叼着不知从哪摘的小草。她悠闲地看着不远处的娑娜和李青,道:“你们别吵,我都快听不清他们在说啥了,还有呀,别晃,我会摔下来的!”

  众人齐齐对着最上方的凯特琳做了个鄙视的眼神,便不再说话,静静观察李青和娑娜的一举一动。

  “怎么突然不走了,李青?”娑娜俏皮地眨了眨眼,奇怪地看着李青。

  “娑娜小姐,我想现在就把事情告诉你。”李青郑重地说道。

  李青郑重其事的样子,让娑娜一愣。不过娑娜随即笑道:“反正现在还早呢,陪我玩会再说吧?”

  李青犹豫了下,点了点头,不再坚持。

  “李青大师人挺不错,就是不懂情调啊,这要是一上来就和娑娜说清她不是五杀乐队的人,娑娜怎么会信?”希维尔叹息道。

  “是呀,我倒挺喜欢李青大师和娑娜这一对的,要是两人在一起我双手赞成!”最上方的凯特琳举起手,结果因为动作太大,下方的人也跟着摇晃起来。

  “你们稳点啊,啊……我要摔下去了!”

  “让你不要乱动!”

  “趴在最上面的能不要那么浪嘛!”

  几人试图维持住平衡,但越是急于维持,越是摇晃的厉害。

  “噗通”!叶风五人全部摔倒在地上,所幸积雪够厚,都没受到什么伤。

  在最下方的叶风可谓是最倒霉,每个摔下来的人都要砸他一下。他感觉自己的头晕乎乎,但他还是轻抚脑袋看向刚才娑娜和李青所在的位置。

  这一看,叶风呆住了,这哪还有李青和娑娜的影子。

  “不好了,他们走了!”叶风怪叫道。

  众人这才反应过来玩过火了,竟然跟丢了!

  “都给我起来,快追!”罪魁祸的凯特琳心虚地说了声,就第一个冲了出去。

  其他几人也紧跟其后,生怕看不到娑娜和李青接下来的约会。

  ……

  叶风五人来到西城区的一处咖啡厅,他们自从跟丢后就没再看到过娑娜和李青。

  叶风对着走在最前面的凯特琳说道:“这下好了,彻底跟丢了。”

  其他几人也是埋怨地看着凯特琳,好不容易升起的八卦心就这样没了。

  凯特琳透过咖啡厅的透明玻璃窗看向咖啡厅的里面,刚好看到李青和娑娜正坐在靠窗的双人座。

  她欣喜地对着叶风几人招手:“快看,娑娜和李青大师就坐在那里。”

  顺着凯特琳的手指,叶风几人也看到了李青和娑娜。

  果然皇天不负有心人啊!几人在心底感慨了声。

  凯特琳领着叶风几人找了个离娑娜和李青不是很远的多人座位坐下,不过坐在这里却是听不到李青和娑娜在谈论什么。

  希维尔嘟着小嘴,道:“这样根本听不到嘛!”

  凯特琳从军大衣的内包掏出一个指甲盖大小的黑色小方块放在桌子上,得意道:“这是海克斯科技的窃听器,刚才我已经放出纳米窃听器到他们那,只要娑娜和李青说话,都会从这黑色匣子内传出。”

  “叶风,你的鼻梁怎么了?”菲奥娜盯着叶风的鼻梁,这才现那里有着一道新生的血痕,在缓缓地流血。

  在菲奥娜的提醒下,众人也跟着看向叶风。

  “刚才被你们砸的呗!”叶风摊着手道,他也有些感慨自己的霉运。

  菲奥娜有些心疼地伸出手想帮叶风擦掉血迹,但刚伸出手就被坐在对面的希维尔抓住。

  菲奥娜不悦地盯着希维尔道:“你想干嘛?”

  希维尔从怀里拿出一张心形印花的创可贴,亲自贴在叶风的鼻梁上。她才解释道:“这种小伤用皮城和祖安的创可贴处理最方便,明天早上撕掉就可以了。”

  既然希维尔也没用阴阳怪气的语气气她,她菲奥娜也不想再和希维尔理论什么。想到这,菲奥娜闭目,坐在叶风身旁养神。

  不远处,李青和娑娜丝毫没现自己被人偷窥了。

  娑娜脱掉大衣放在身旁,露出她穿在里面亮丽的米黄色连衣短裙。

  光滑圆润的大腿裸露在外面,小腿下半截没入灰白的长筒棉靴内,很是诱惑。

  可惜的是,李青看不到这一切。

  娑娜趴在桌子上,明媚的眼眸闪烁着奇异的神采。她有些出神地盯着面前的李青,道:“李青,谢谢你来陪我,以前我都是一个人来这喝咖啡,总是感觉很孤单。”

  李青缓和地笑道:“这没什么,要是你不嫌弃的话,我可以继续陪你来这。”

  哼哼,果然想泡本小姐!娑娜狡黠地笑了笑。

  话又说回来,这李青虽然不帅,但确实挺耐看的。想到这,娑娜又是细细打量李青的脸。

  不过想到自己想问些自己以前的事,娑娜暂时把之前杂乱的思绪抛在脑后。

  娑娜盯着李青,好奇地问道:“以前的我是什么样的呢?”

  李青皱着眉头,他也不知道娑娜具体的性格,毕竟两人连话都没说过。

  不过娑娜既然问了,李青只好将自己印象中的娑娜告诉她:“很安静,以前的你是个很安静的女孩,遇到任何人都会抱以真挚的微笑。”

  娑娜不再趴着,坐起身来,一副惊讶的表情。

  她用手指玩弄着自己的秀,道:“哎,不会吧!以前的我这么无趣和无聊?是个闷葫芦呀?”

  李青这一听,神色肃穆。他郑重地说道:“我觉得并不无趣!”

  看到李青严肃的表情,娑娜摆了摆手,俏皮地说道:“没想到以前的我在你心目中这么重要呀,不过我挺喜欢我现在的样子的,嘻嘻!”

  “我们以前不会是男女朋友吧?要不你怎么这么维护我?”娑娜探出身子,凑近李青,吐气如兰道,神色很是暧昧。

  李青不语,娑娜扫兴地坐回原位。娑娜心思一转,打算再逗逗李青,道:“你是个瞎子,别告诉我我以前也是瞎子哦!”

  李青抬起头直勾勾地盯着娑娜,这么凝重的表情,看得娑娜浑身不舒服。

  “你天生失声……”李青缓缓说道。

  娑娜听了后,立马站起身来,没来由地火道:“我?天生失声?你的意思我以前是个哑巴?怎么可能!”

  李青知道娑娜听了后肯定无法接受这个事实,但他还是要告诉娑娜真相。

  娑娜双手捂住耳朵,重重地坐回座位。她喃喃自语道:“怎么可能,我这么活泼,这么阳光,怎么会是哑巴呢?”

  不过心底为何却有一个声音告诉自己李青说的是对的呢?娑娜痛苦地摇晃着脑袋,她的脑海内隐约有着一个抚着古琴的女子。

  娑娜猛的站起身,额头满是冷汗,怒目圆睁地盯着李青道:“一定是你骗我的,我要回去……我要回去问我导师!”

  娑娜气喘吁吁地抚着颤巍巍的胸口,脸色绯红。她最后瞪了眼李青,蹬脚狂奔出咖啡厅。

  娑娜现在只想快点回到基地,找到自己的导师问个清楚。

  她希望卡尔萨斯告诉她李青所说的都是假的。

  她才不会是个闷葫芦,她才不要那么安静,她才不要当个哑巴!

  ……

  (本章完)

  :。:

看过《瓦罗兰传说》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