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瓦罗兰传说 > 第一百六十九章 生擒奥拉夫

第一百六十九章 生擒奥拉夫

  上山的路上,凯特琳见菲奥娜一直走在最前面一言不,她不由眉头微蹙。

  在上山前,瑞兹老师就说过让他们四个互帮互助,不要单独行事。而瑞兹则因为担心五杀乐队又演奏诡异的乐曲夺人魂魄,留在了山下维持对铁脊山脉的封印。

  菲奥娜的状态让凯特琳有些担忧,她怕关键时刻菲奥娜会做出一些违背常理的事。

  关心则乱,明眼人都能看出菲奥娜对叶风安危的担忧。凯特琳无奈地摇晃着脑袋,不再去想这事。身为此次的带队,她只能在尽量保证大家的安全的前提下,再去想营救叶风的事。如果连他们四人的安危都无法保证,更别提营救叶风了。

  前方,菲奥娜突然停下脚步,眉头紧锁,静静倾听周围的动静。就在刚才,她听到了一道敲鼓的声音。

  仅仅是那一瞬,鼓声就戛然而止。如果她猜的没错,敲鼓之人应该是五杀乐队的奥拉夫。

  而后方的崔斯特见菲奥娜突然停下脚步?,刚想上前问怎么回事就被凯特琳给拦住。

  凯特琳右手捂住崔斯特的嘴巴,左手食指贴着自己的嘴唇做了个噤声的动作。虽然她也好奇菲奥娜为何突然停下,但她多年的经验告诉她,菲奥娜应该是现了什么。

  走在最后的李青通过声音知道了前方三人停下了脚步,他也跟着停了下来。

  菲奥娜微微释放自己的夜鸦剑意,朝周围四散开。在一番探查后,菲奥娜将目光投向西南方向,她清晰地察觉到那里有人在走动。

  这时,后方的凯特琳一眼便看成菲奥娜有所现。她走上前问道:“菲奥娜,是不是现了什么?”

  菲奥娜转过身,点头道:“西南方向疑似有一个五杀乐队的成员,至于是谁,我也不敢确定。”

  之所以不告诉凯特琳三人是奥拉夫,菲奥娜有自己的考虑。她想一个人先去抓住奥拉夫,独自逼问叶风的消息。

  她已经忍受不了了,要是再没有叶风安全的消息,她会疯的。

  凯特琳右手托着下颚,思索着对策。良久,她才道:“既然西南方向有一个疑似五杀乐队的成员,大家分散开缓慢前行,一旦现那个人的踪迹,就信号通知其他人。”

  在凯特琳的建议下,四人逐渐散开,成弧形朝前方前进。走了一段路,菲奥娜见其他三人不见了,才运起夜鸦剑意追踪奥拉夫的气息。

  在确认奥拉夫的具体位置后,菲奥娜施展出破空斩,快地朝奥拉夫所在的位置闪身而去。

  几个呼吸间,菲奥娜便以最快的度到达一处积雪的小山丘上。

  隐藏起自己的气息,菲奥娜躲在暗处观察奥拉夫的一举一动。

  出乎菲奥娜的预料,奥拉夫躺在他的鼓旁呼呼大睡。

  奥拉夫的鼾声很大,听的菲奥娜眉头微蹙,很是反感。

  既然你睡着了,就别怪我了!菲奥娜冷哼一声,悄然闪身到奥拉夫的身旁。

  菲奥娜的眼中闪过一丝冰冷的寒意,直射熟睡的奥拉夫。她手持墨羽剑,准备废了奥拉夫的武力,这样她才好逼问叶风的下落。

  眼神一凌,菲奥娜手中的墨羽剑直接斩下,想直接挑断奥拉夫的经脉。

  眼看菲奥娜就要废了奥拉夫,奥拉夫突然睁开他的眼睛。他右手挥舞着巨斧猛然起身,在菲奥娜毫无防备的状态下,将菲奥娜连带着她的墨羽剑一起击飞出去。

  “轰”!

  菲奥娜倒飞的身影撞在满是积雪石壁上,滚滚积雪被撞击的动静抖落。

  这巨大的声响立即引起了还在缓慢前进的凯特琳三人的注意力。凯特琳先是一愣,随即面色大变。

  她预想中的事还是生了,菲奥娜独自行动了!

  心底一沉,凯特琳立马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奔去。一边狂奔,凯特琳一边在心底祈祷菲奥娜千万别坏事。

  在身体撞在石壁上的一刹那,菲奥娜右手翻转,反手一剑刺在石壁上,借力反向再次袭向奥拉夫。

  她没想到奥拉夫明明在熟睡,竟然突然醒过来。刚才的动静多半引起了凯特琳三人的注意力,菲奥娜面色一沉。她目露寒光,必须在凯特琳三人到来前让奥拉夫说出叶风的下落。

  在她看来,五杀乐队的人不可能不知道叶风的下落,如果奥拉夫不说,她就只好送他下地狱了!

  奥拉夫也是一怒,他好好的觉被眼前的菲奥娜给搅了。看到被击飞的菲奥娜再次向他袭来,他也是手持两把斧子迎向菲奥娜。

  “咣当”!剑与斧撞击的声音响彻在这一片雪地。

  两人对峙的中心,也因为强力的冲击力而刮起一圈小型雪暴。

  积雪自两人的脚下四溅,漫天的雪花愈加喧嚣迷乱。

  菲奥娜这是第一次与奥拉夫交手,没想到奥拉夫竟然和她有一战的能力。

  再继续僵持下去,凯特琳三人就要赶到了。菲奥娜心中一沉,脸色一黑,她突然力将奥拉夫击退。

  紧接着,菲奥娜直接使出了上次对阵另一个她时因叶风没放出的剑术。

  她要一剑带走奥拉夫,这样才能用最快的方式找到叶风。

  菲奥娜的瞳孔渐渐转化为猩红的瞳色,有些邪气的夜鸦剑意彻底外放。她左脚弯曲,右脚向后一退。右手微微朝后弯曲,手中的墨羽剑不断凝聚狂暴血腥的剑意和凌厉的剑气。

  看着一只只由剑意而生的血色瞳孔的乌鸦疯狂地从剑尖生出,还有菲奥娜外放的那可怕的剑意与剑气,奥拉夫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压迫感。

  这股强大的剑意是他生平所见最强的剑意。他的直觉告诉他如果被这一剑斩中,他必死无疑!

  就在奥拉夫恍惚之间,菲奥娜终于动了!她手中的墨羽剑朝前一斩,由剑意所化的血鸦夹杂着狂暴凌厉的剑气,斩出一道巨大的漆黑剑芒。

  就连雪山之上的空间,都因这恐怖的剑意而战栗。

  数不尽的血鸦朝奥拉夫飞去,疯狂的鸣啼声让他头皮麻。

  他想要逃脱这一斩的范围时,他却现他的身体像是被什么定住了一般,无法动弹。

  他惊恐地将目光投向菲奥娜,他能想到的就只有菲奥娜有让他无法动弹的能力。回应他的,是菲奥娜那嗜血冰冷的双眸。

  菲奥娜借助夜鸦剑意立于高空,俯视着无法动弹的奥拉夫,露出一丝她自己都不曾意识到的兴奋神色。

  在施展这一招前,她由于太担心叶风的安危,完全忘了这招的恐怖和副作用。她现在完全忘了叶风的事,只想看着奥拉夫死在她的剑下。

  可想而知,等她回过神来,必定会后悔她现在的所作所为。

  在她的注视下,血鸦逐渐淹没了奥拉夫。当血鸦所化的剑芒消失,周围的山体跟着剧烈颤动了一下。

  而奥拉夫的身影早已消失,他先前所在的位置有着一个满是焦黑的巨坑。

  菲奥娜的身子也跟着坠落下来,她虚弱地用剑支撑着身子,不停地喘息。

  等她回过神来,她才有点意识到自己刚才所施展的剑术过于强大。菲奥娜有些痛苦地捂着额头,心急之下她竟然忘了奥拉夫是否可以承受她的那一击。

  这下,叶风的线索因为她的鲁莽断了。菲奥娜摇了摇脑袋,她平时不是这个样子的,怎么她刚才会那么莽撞!

  “关心则乱,菲奥娜你现在意识到自己错在哪了吧?焦急并不能帮你更快地找到叶风,是时候冷静下来了。”

  凯特琳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菲奥娜望去,却看到了一个不该看到的人跟在凯特琳身后。

  那个人就是奥拉夫!凯特琳竟然用手铐将奥拉夫拷住,用绳索拉着被五花大绑的奥拉夫朝她走来。菲奥娜张了张嘴,她有些难以置信。奥拉夫不是死在她的剑下了吗?

  凯特琳自信地笑道:“你肯定在想奥拉夫怎么会被我抓住吧?其实在你施放刚才的剑术时我就到了,在那一剑快要斩到奥拉夫时,我就动用了我母亲制造的海克斯空间禁锢转换器,被转换者如果不进行抵抗,那么他的能力同时会被禁锢,说来你那一剑还是帮了我大忙。”

  “谢谢你,要不是你,恐怕我会犯下大错。”菲奥娜淡漠地看着凯特琳,就连感谢都显得那么高傲。

  凯特琳微微一笑,毫不在意菲奥娜的态度。对于菲奥娜的性格她还是多少了解一点,菲奥娜能低下高傲的头颅道谢就已经很不错了。她也不奢望菲奥娜会因为她有所改变。

  如果菲奥娜真因为这件事态度大变,她倒不会再那么高看这个高傲的剑术天才。

  再说这一次能这么轻松生擒奥拉夫,还多亏了菲奥娜不是错误的错误。要不是菲奥娜的那一剑束缚了奥拉夫的能力,他们又得在抓捕奥拉夫的事上耽误不少时间。

  与其纠结菲奥娜说话的态度,不如把精力放在奥拉夫的身上,问出一些有关五杀乐队的情报。

  想到这,凯特琳的嘴角微微上扬,对于审问犯人,她可是最擅长了!

  奥拉夫呀奥拉夫……你可要好好回答本小姐的问题呀,不然我可不敢保证你的身上会生什么不详的事……

  咯咯咯……

  (本章完)

  :。:

看过《瓦罗兰传说》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