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瓦罗兰传说 > 第一百八十三章 未曾读到的爱

第一百八十三章 未曾读到的爱

  “父……父期……”

  “不对,奥莉安娜……是父亲哦!”瑞菲克溺爱地抚摸着还在咿呀学语的奥莉安娜。

  “父期哦……”婴儿奥莉安娜躺在瑞菲克的怀里,眨巴着天真的大眼睛。

  “你这孩子……何时才能学会叫我父亲啊!”

  ……

  “父亲,我要吃那个店里的波板糖!”

  听着个子才到自己膝盖的女儿奥莉安娜奶声奶气的声音,年轻的瑞菲克无奈地摇了摇头,拉着奥莉安娜走进糖果店。

  ……

  “父亲,你送我去战争学院好不好?”少女奥莉安娜口里含着波板糖,动人的双眸绽放出期待的神采。看的出来,她真的很向往战争学院。

  已步入中年的瑞菲克露出一副不省心的神色,他推了下自己的镜框:“奥莉安娜,你要知道,那里面全都是些会魔法和剑术的人,你一个柔弱的女孩子去会被欺负的。”

  “可是……”

  “没有可是,这件事听父亲的!”

  ……

  瑞菲克眼中的血丝渐渐淡去,他的瞳孔也跟着出现在他的眸子中。

  往昔的记忆如同皮尔特沃夫快放的电影,快地在他脑海闪过。瑞菲克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笑意,他仰望着这漫天雪花的天空,心底有种前所未有的解脱感。

  他用残余的魔力意念操控,一根波板糖从他怀中浮到半空中,这是他女儿最爱吃的。瑞菲克趁自己还能施展魔法,将波板糖化为一道烟火射向天际,那道烟火在纷飞的雪花中绽放出波板糖的形状。

  当看到天空中那颗巨大的波板糖烟火,瑞菲克又好似回到了过去——和女儿一起的快乐时光。

  耳边不时传来奥莉安娜痛苦的哭喊声,瑞菲克轻轻一叹,便永远地闭上了双眼。

  奥莉安娜在叶风的搀扶下来到瑞菲克的尸体旁,她无助地伏着身子,在瑞菲克的身躯上抽泣着。

  叶风拍了拍奥莉安娜的后背,张了张嘴想劝劝她,可话到嘴边还是被他咽了回去。

  奥莉安娜伸出手,颤巍巍地抚摸着瑞菲克左胸口的窟窿,哽咽道:“呜呜呜……我杀了自己的父亲……”

  “奥莉安娜,你并不是有意的,是你父亲自己往上面撞……”

  叶风话还未说完,就被奥莉安娜打断道:“让我一个人静会儿,好吗?”

  “可是……”

  “求你了……”奥莉安娜低着头,声音沙哑,不敢回头看叶风。

  叶风伸出手还想说些什么,犹豫了会,他还是叹了口气走到一旁。

  “父亲……”奥莉安娜压抑着情绪轻声啜泣,她开始有点恨自己不能早点理解父亲的一片苦心。

  如果她能早点领悟感情,也许父亲就不会送她去战争学院。不送她去战争学院,她就不会经历这一切。不经历这一切,她就不会错手杀了自己的父亲。

  越想,奥莉安娜越是觉得这一切都是她一个人的责任。前所未有的压迫感化为一股热流涌上她的左胸口,她的左胸口又开始隐隐作痛。那里像是有什么东西,要冲破她的身体跑到体外。

  奥莉安娜很不喜欢这种压抑的感觉,她趴在瑞菲克的尸体上尽情地哭喊着,想要通过这种方式缓解那种令人不安的不适感。

  然而这种方式不仅没有帮助她宣泄身上的不适,反而使得她左胸口那里胀痛得更剧烈了。

  紧接着,一丝丝从未有过的寒意侵袭入身着白色短裙的奥莉安娜的体内。她下意识地蜷缩着身子,浑身打颤。

  与此同时,奥莉安娜感觉到她的左胸口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剧烈地跳动着。

  而旁边的叶风一直在注意奥莉安娜的一举一动,当叶风现奥莉安娜蜷缩得似病猫的身子,他开始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出于安全考虑,叶风担心地问道:“奥莉安娜,你怎么了?”

  “叶风……我突然好怕……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左胸口像是有什么东西在跳动,撞击着我的身体,还有我的身躯一直不受我控制在颤抖。”奥莉安娜的喉咙着颤音,嘴里不时传出牙齿碰撞摩擦的声音。

  闻言,叶风立刻来到奥莉安娜的身边,一把握住奥莉安娜的左手臂。

  刚握住的一刹那,叶风有些愣住了。一股凉意从奥莉安娜的手臂窜入叶风的手心,而且叶风还感到了只在人类身上才能感觉到的柔软。

  随着这个意外的现,叶风的眼眸逐渐放大。他深深地吸了口气,又吐出一口浊气,脸上洋溢着不可掩饰的兴奋。

  “叶风,我被你握住的地方感觉好怪,有什么东西从你的手心流入了我的体内,麻麻的感觉,很舒服。”奥莉安娜右手擦了擦自己眼里的泪水,依旧在抽噎着。

  “那是暖意,奥莉安娜!”说话的同时叶风牵引着奥莉安娜的左手摸向她自己的左胸口。

  “哈啊!”奥莉安娜猛地缩回手,她两眼空洞地看向自己的左胸口,小嘴微张,时不时出难以置信的惊疑声。

  叶风有些不解奥莉安娜为何会露出如此惊悚的神情,他担心地问道:“怎么了?”

  “我的左胸口好软,而且那里还有东西在乱跳,我从没有过这种情况。”奥莉安娜心有余悸地抖动着身子,眼里闪烁着不安的因素。

  原来奥莉安娜是害怕这个。叶风摇了摇头,神色微缓。他轻声安抚道:“别害怕,因为你已经成为了真正的人类。”

  刚说完这句话叶风就在心底“嘁”了声,嫌弃自己刚才竟然会安抚人了,而且还摆出那么肉麻的表情。这种事,应该是锐雯姐姐来做才对。这十几年,他一直都是被姐姐安抚与照顾的对象。

  叶风浑身一个激灵,强忍着这种尴尬,为了让奥莉安娜认识到她已经是人类,他拼了!

  “那就是心跳?”奥莉安娜眼里的恐惧散去,取而代之的是一丝茫然。

  “不信你摸我这看看!”叶风实在没办法,只好拉着奥莉安娜的手摸他的心口处。

  通过触摸,感受叶风心脏的跳动,奥莉安娜眼中的茫然也跟着消散而去。她抽泣了声,右手放于自己的胸口,激动地浑身颤动。

  “我成为人类了……咳……咳咳咳……我真的是人类了……”檀口微张,似雾般的灼热气息从她的嘴里吐出。

  还未来得及高兴太久,奥莉安娜凝眉,咬着牙出“嘶”的一声。她哆嗦着身子,低下头看向自己有些通红,又有些紫的双手。

  叶风也跟随着奥莉安娜的目光看向奥莉安娜的双手,那里已经被这冰冷的气温冻得紫。

  糟糕,我怎么忘了奥莉安娜化人后穿的还是她那套白色连衣短裙。右手用力地拍击了下自己的额头,叶风在心里腹诽了几句。

  “奥莉安娜,你现在是人类了,在你的魔力达到一定高度前是不能在这么冷的气温下穿这么少的,快换身冬天穿的衣物!”

  原来这一丝丝诡异的气体就是人类口中所谓的寒气。奥莉安娜不再多想,她从怀中取出一个小口袋,并从口袋中取出冬季服装:白色圆领长袖、高领毛衣、天蓝羊绒大衣、灰黑色的保暖紧身长筒袜、天蓝长筒棉靴。

  刚欲脱下身上的连衣短裙,奥莉安娜这才注意到叶风正看着她。她以前不是人类就已经拥有了情感,现在已经完全成为人类的她更是觉得在叶风面前换衣服会很难为情。

  奥莉安娜神情忸怩,眼眸微微拉长,左顾右盼道:“那个……叶风……我准备换衣服了,你能不能转过去?”

  “啊……哈哈,瞧我这记性,哈哈,我转过去了,换好了叫我。”叶风尴尬地打了个哈哈,赶忙转过身。

  一直在一旁平淡地看着这一切的戴安娜此刻突然动了,转瞬间便出现在瑞菲克的尸体旁。

  在一番探查后,戴安娜眼睛微眯,她细细地盯着瑞菲克左胸口的大窟窿。沉吟片刻,她又在瑞菲克尸体附近逛了会儿,像是在找什么东西。

  可惜,戴安娜并没有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她又转过身看向瑞菲克的尸体,思索了会儿,戴安娜的脑海中闪过一丝灵光。

  她有些不太确定地看向刚换好衣服的奥莉安娜,眼神时不时在奥莉安娜和瑞菲克两人之间游离。

  眨了下眼眸,戴安娜的眼中闪过一丝精光。她起身快步走向叶风,并问道:“叶风,你是不是将冰霜之心的精魄之气注入了奥莉安娜的体内?”

  “咯噔”一声,叶风身子微微一颤。他的心中有些愧疚,因为戴安娜辛辛苦苦凝聚出的冰霜之心的精魄之气被伊莉丝给毁了。心思一转,叶风马上想到了既然奥莉安娜都变成人类了,不如就骗戴安娜一次,这样也好让她的一片苦心没有白费。要是让戴安娜知道精魄之气被伊莉丝毁了,指不定要出什么幺蛾子。

  想罢,叶风掩饰着自己的心虚,笑道:“嗯,是的。”

  戴安娜眼眸微敛,平静地盯着叶风的眼睛。良久,她才移开目光并看向奥莉安娜,略带深意道:“将你的父亲安葬好,你的心脏本该属于我。”

  话音刚落,戴安娜就闪身朝着西南方向离去。

  看着戴安娜离去的方向,奥莉安娜疑惑道:“叶风,冰霜之心的精魄之气是什么?”

  “咳咳……那是个可以让你成为人类的关键之物,刚才那个女人叫戴安娜,是她凝聚出来让你拥有人心的。”尴尬地咳嗽了声,既然已经撒谎了,叶风只好将这个慌圆下去。

  “原来是你们让我成为人类的?”奥莉安娜眼眸放大,兴奋地看着叶风。

  “那个……算是吧,最重要的是你有一颗向往成为人类的心。”叶风尴尬地笑了笑。

  “叶风……帮我一起将我父亲埋葬在冰雪之中吧……”奥莉安娜丝毫没注意到叶风尴尬的神情,她不再想此事,而是朝她父亲的尸体走去。

  望着奥莉安娜有些落寞的背影,叶风长叹一声跟了上去。他现在能做的就是陪在奥莉安娜身边,防止刚成为人类的她做什么傻事。

  等安葬完奥莉安娜的父亲,他就带奥莉安娜离开这个伤心的地方。

  ……

  凛冽的寒风从西边吹来。上身穿着厚重的天蓝羊绒大衣,下身穿着灰黑色的保暖紧身长筒袜,脚着天蓝长筒棉靴的奥莉安娜神色有点黯淡。

  她捋了下随风飞舞的凌乱金,但这反而将她脸上的疲惫之色完全露了出来。

  刚刚同叶风一起安葬完自己的父亲,奥莉安娜又哭了一场。直到现在,她的心绪依旧无法平息。

  叶风走上前,伸出手想说些什么。但话到一半,叶风又语塞了,他有些郁闷地踢了踢脚下厚厚的积雪。

  今天的风有些喧嚣呢。奥莉安娜眼神迷离地看向远方的天空,不知在想些什么。

  远处,一个可爱的小女孩穿着厚重的棉袄朝叶风和奥莉安娜跑来。

  小女孩很可爱,让奥莉安娜想起了小时候的自己。

  父亲……奥莉安娜在心底情不自已地呼唤了声,儿时欢笑的记忆涌入她的脑海。

  小女孩跑到奥莉安娜的面前,红扑扑的小脸鼓着气,用她那稚嫩的声音问道:“大姐姐,你是奥莉安娜姐姐吗?”

  奥莉安娜亲和地微笑道:“是呀,小妹妹你找我有事吗?”

  “嗯……你等等,大姐姐!”小女孩挠了挠头,从棉袄的内包里掏出一封信和一张照片。

  小女孩对着照片盯着奥莉安娜看了片刻,兴奋地笑道:“果然是大姐姐你,嘻嘻,你没骗我就好!”

  小女孩对照片的动作自然落入了奥莉安娜的眼里,那张照片上就是奥莉安娜自己。她有点好奇,这个小女孩怎么会有她以前的照片。

  小女孩“喏”了声,肥嘟嘟的小手将信递出,甜甜地笑道:“大姐姐,一个叫做科林·瑞菲克的大叔叔让我今天来这把信交给你的!”

  奥莉安娜身躯一颤,她的内心激动不已,但她还是克制住了自己。

  她摸了摸小女孩的萌萌的小脑袋,温和地笑道:“谢谢你,小妹妹,这是姐姐最喜欢的糖果,送你吃。”

  奥莉安娜从怀中拿出一支波板糖递到小女孩的手中,小女孩开心地接过波板糖并向奥莉安娜说了声谢谢。

  待小女孩再次消失在远方,奥莉安娜才收回目光。她深吸一口气,握住信的双手不断抖动。

  叶风见奥莉安娜憔悴的样子有些心疼,他轻声安慰道:“要不,我帮你打开?”

  奥莉安娜坚决地摇了摇头,她的手虽然抖,但还是将信纸从信封中取出。

  可当将信纸展开,奥莉安娜却害怕了。她闭上信纸的内容,脸上满是挣扎与犹豫的神色。

  她有点不敢去看信上的内容,刚捋顺的长再一次在狂风下凌乱。

  就在奥莉安娜内心疯狂纠结与挣扎之时,她的手一松,信纸飞出了她手中。

  在喧嚣的风的吹拂下,信纸越飘越高。良久,奥莉安娜才反应过来。

  看着不断向东飘的信纸,奥莉安娜再也抑制不住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她的眼眶渐渐湿润了。

  奥莉安娜彻底哭了,她疯狂地追赶着信纸。而在一旁的叶风担心异常,也跟了上去,以防情绪失控的奥莉安娜出意外。

  狂风呼啸,可是现在的奥莉安娜已经疯狂到不顾自己的形象,任由丝在风中凌乱狂舞。

  她的眼中只有那越飞越高,越飞越远的信纸。

  奥莉安娜多次跌倒在积雪中,可她依旧不肯放弃追赶那信纸。跟在身后的叶风也多次试图去扶起奥莉安娜,但回应他的却是奥莉安娜冷漠的甩手。

  奥莉安娜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对此,叶风只能无奈地继续跟着她。这样的奥莉安娜更让他担心。

  在喧嚣的风的助力下,信纸和奥莉安娜之间的距离越拉越远,直到完全消失在奥莉安娜的视线之中。

  奥莉安娜神色木然,瘫倒在雪地中。她的眼睛呆呆地盯着澈蓝的天空,却无法开心得起来。

  她将右手放在左胸口,那里有着一颗跳动炽热的心脏。她能清晰地感觉到那里的剧痛,那种传遍全身的疼痛感却使得她的思想愈加麻木。

  两行清泪,在奥莉安娜的放任下,不断滑过她精致的脸颊。

  叶风有些心疼地走到躺在雪地上的奥莉安娜的身边,他跪坐在奥莉安娜身边,用手背为奥莉安娜轻轻地擦拭她的泪水。

  “咳咳咳……”奥莉安娜极力忍住,不让自己哭出声来。她无助地看向叶风,带着哭腔说道:“叶风,父亲他走了……他再也回不来了……”

  叶风点了点头,扶起奥莉安娜,轻轻地拍了拍她的后背,轻声安慰道:“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奥莉安娜。”

  奥莉安娜“呜哇”一声,再也控制不住,抱住叶风大哭起来,哭得叶风衣领都湿了。

  而那奥莉安娜没有看到内容并飘向东方的信纸,在喧嚣的风的吹拂下飘落在大6的东海岸保卫者之海的海边。

  海浪不断拍打着海滩,信纸也在多次海浪的浪潮下浸入海水之中。

  拉近视角,仔细盯着海水中的信纸,上面的内容还未被抹除。

  这是一封父亲写给女儿的信,是奥莉安娜未曾读到的父爱。

  ……

  我亲爱的女儿:

  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证明你还活着,而我应该算是彻底地死去了。

  你可能会疑惑为什么我在祖安会经常打骂你。但我想告诉你,那并非我所愿。

  我也不奢望你会不会原谅我,只是想将真相告诉你而已。

  当你在战争学院再见到我的那一刻,我就已经死了。

  记得那是一年半前,我送你去战争学院后并没有回皮尔特沃夫,而是前往弗雷尔卓德。

  传说,在弗雷尔卓德的深处藏着一个名为冰霜之心的神器。它有着诸多神奇的功效,其中一个功效就是让任何非生命体化为真正的生命体。

  为了让你成为真正的人类,我愿意付出一切!

  带着这样的信念,我第一次踏上弗雷尔卓德的土地。途经不少当地的部族,穿过嚎哭深渊,并成功从一个额头有月纹的女子手上偷走了冰霜之心。

  然而我剩余的体力已经无法支撑我走出弗雷尔卓德。

  就在我快要倒下去时,她出现在了我的灵魂深处。

  那是个浑身散着冰寒之气的女恶魔,本该死去的我在她的蛊惑下产生了恶念。

  恶念将我的灵魂一分为二,逐渐将我真正的意识驱赶到灵魂的角落。

  在恶念占据主导后,我化为了一个不死的怨灵。真正的我一直沉睡在灵魂深处,偶尔才会出现。

  虽然我经常沉睡,但我能感知外界生的一切。

  那个女恶魔想利用我吞噬掉五杀乐队那几个恶魔的灵魂,化身半神,从而为她慢慢侵蚀皮尔特沃夫和祖安的两个城邦国度。

  而你则是化为怨灵后的我的心魔,她想要彻底毁了你。

  但她却未曾料到,真正的我苏醒后不仅暂时压制住了体内的恶念,而且陷入了时而疯癫时而正常的状态。

  在这种状态下,我根本无法完成她的设想,但我整个人却变得渴望杀戮。

  这就是我为何会打骂你并指使杀人的原因。

  可惜,我终究抵挡不住这个女恶魔的力量。眼看我灵魂深处的恶念就要再次占据主导位置,我趁我不疯癫的时候将维持我生机的冰霜之心移植到你的体内。

  在那之后,我疯狂地逃离那个屋子,希望自己能死在路上。但那个女恶魔并没有放过我的打算,她亲自出现在我面前,并在我的左胸口注入了诡异的能量,帮助恶念取得了我身体的控制权。

  她的第一个目标就是吸食五杀乐队中的三个恶魔的灵魂,第二个目标就是杀死你。

  我本以为我不会再次醒过来,没想到上天眷顾,我再次醒了过来。

  我想告诉你让你尽量远离我,可是我却无法使用怨灵的力量,找不到你。

  无奈之下,在恶念彻底复苏前,我写下了这封信。

  唉,也不知道你有没有收到这封信。

  但我坚信,你一定会看到这封信的吧?

  希望你不会因为自己是个机器人而自卑,而且冰霜之心已经移植到你体内,你迟早会成为真正的人类。其实经历了这么多,我已经看淡了,你并不是逝去的奥莉安娜的替代品。

  你就是你,就是个和奥莉安娜同名的我的另一个女儿。我不希望你抱着这样的包袱活下去,也希望我在祖安给你带来的阴影也能随着我的逝去烟消云散……

  爱你的父亲——科林·瑞菲克

  ……

  信纸上的字迹愈渐模糊,一丝丝黑墨从信纸上分离而出,浮在海面上。

  不一会儿,浸湿的信纸便再无一字。

  那随着黑墨流逝的不仅仅是那些话语,更是一位父亲对女儿最深沉的爱。

  ……

  (本章完)

  :。:

看过《瓦罗兰传说》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