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瓦罗兰传说 > 第一百八十六章 记忆错乱

第一百八十六章 记忆错乱

  “伊泽瑞尔,你在这片沙漠得到的机缘够多了,该回去了。”

  一道浑厚低沉的声音回荡在帝王陵墓遗迹的入口,震得伊泽瑞尔的脑袋一阵眩晕。他倚着旁边的石柱,神情紧绷地观察着周围,想要找到那说话之人。

  “不用找了,我的身躯并不在此地,伊泽瑞尔,帝王陵墓里封印着一个可怕的存在,如果你打开这里,他将会现世。”那道来自虚空的声音再次响起。

  这声音之中还蕴含着那人对伊泽瑞尔深深的警告之意,让他不得不戒备起来。伊泽瑞尔对着虚空中的声音说道:“你是什么人?”

  伊泽瑞尔这一问,虚空中的声音先是沉默了会儿,才道:“既然你去过那么多遗迹,应该知道玛尔扎哈吧?”

  “你就是和虚空行者卡萨丁一起镇守虚空之门的虚空先知玛尔扎哈?”伊泽瑞尔睁大双眼,一脸惊喜地说出自己的猜测。

  “不错,伊泽瑞尔,既然知道了我的名号,你也该回你的皮尔特沃夫了。”玛尔扎哈的声音透露着不容置疑的威严。

  伊泽瑞尔打了个哈哈,装作没听出玛尔扎哈的意思。他尴尬地咳嗽了两声:“那个,我想知道这帝王陵墓封印着什么怪物?就连你和卡萨丁联手都打不过吗?”

  虚空中的玛尔扎哈出一道沉重的喘息声:“一个毁灭了恕瑞玛帝国的恐怖存在。”

  伊泽瑞尔从玛尔扎哈的话语中,听出了玛尔扎哈对帝王陵墓下那个人深深的忌惮。连两个半神联手都感到忌惮的存在,那会是怎样一种力量?伊泽瑞尔不得不重新审视这个帝王陵墓。

  再三的考虑下,伊泽瑞尔还是听从了玛尔扎哈的意见。

  在离开前,他将这帝王陵墓的入口填满了沙子。

  确保很难被现后,伊泽瑞尔才离开了这里。

  不过他离开的方向并不是前往皮尔特沃夫,而是他下一站的探险之地。

  ……

  “希维尔……要不你开车送……”

  话还未说完,叶风就听到“嘭”的一声,门被希维尔重重地关上了。

  这一声吓得叶风身子颤了一下,小心脏还在急促地跳着。

  “想得美,你和奥莉安娜去听演唱会,还想要我当免费司机?见鬼去吧!”

  叶风紧锁眉头,闭着眼,听着别墅内希维尔的声音,他浑身被刺激得麻麻的,很是不适。

  “不去就不去!”叶风小声嘟囔了句,一个人走出了别墅。

  漆黑的夜晚,这片住宅区的街道上一个人影也没有,只能依稀看到那些别墅里闪烁着暗淡的灯光。

  看来皮尔特沃夫人晚上也不太喜欢出来走动,那个阿狸的演唱会不会没多少人?叶风双手放在脑后,仰望着夜空,慢悠悠地走着。

  “嘀嘀”!

  刺耳的鸣笛声打断了正在胡思乱想的叶风。他皱着眉头回过头,现身后不远处有辆车子正向他驶来。

  被亮眼的车灯刺得眼睛酸,叶风避到街道旁,让车子先走。

  那辆酷炫的蓝色跑车在叶风身旁停下,车窗被缓缓打开。里面坐着一个头很大的怪异小个子,他身上毛茸茸的,戴着红色圆框眼镜。

  那矮小的生物用尖细的声音对着叶风道:“下次小心点,我黑默丁格可不想撞死人,撞死人凯特琳就会抓我,抓我我就不好做科研了。”

  叶风刚想张嘴说些什么,那叫黑默丁格的矮小生物就开着跑车扬长而去。

  真是个奇怪的生物!叶风在心底腹诽了句,又接着上路了。

  走着走着,叶风突然听到前方拐角处传来阵阵若有若无的啜泣声。

  听声音应该是个女的在哭,叶风皱着眉头小心地朝拐角处走去。

  “酒……酒……酒……”随着叶风临近拐角,他还听到那啜泣的女人嘴里呢喃着“酒”字,声音含混不清。

  当叶风转过拐角后,他总算是看清这哭泣的是何人了。这个嘴里说着胡话,还时不时啜泣的是个只穿了一件单薄白布衣的女子。

  女子浑身上下散着难闻的酒气,叶风不禁在面前扇了扇风。见酒气一点没散,叶风放弃了扇风的动作。

  女子的头凌乱,遮住了面容。透过街边的路灯,依稀能看出这个女子脸上、裸露在外的臂膀、双腿,还有衣服上全是大大小小的黑色和土黄色泥印。整个人如同个大花猫,脏兮兮的。不仅如此,她的身上还有着大大小小的未痊愈的疤痕,看得叶风眼皮直跳。

  她蹲坐的周围全是些皮尔特沃夫和祖安早已没了的酒袋。这一细节让叶风不禁怀疑这个脏兮兮的女人是诺克萨斯或者德玛西亚的流浪汉。

  女子丝毫没注意到她的面前正站在叶风,自顾自地啜泣着,两只冻肿的手颤巍巍地从怀里拿出一个酒袋,一股脑地往嘴里灌。

  随着烈酒入体,一股股暖意让女人的身子不再感到那么寒冷,除了冻僵的双手外,她的其他部位还是依旧热乎。

  喝完酒后,她直接将酒袋随手往旁边一甩,蜷缩着身子呻吟了声,脑袋趴在双腿上就开始睡觉。

  叶风心底升起了一丝怜悯之意,虽然和这看不清长相的女子素未谋面,但叶风还是想尽自己一点绵薄之力。

  反正快到奥莉安娜家了,不如就把身上的黑色大衣送给这个可怜的女人好了。叶风脱下身上的大衣,蹲下身子,盖在女子的身上。

  刚欲起身走人,叶风现这个女人身后有一把剑。他趁女人没注意,好奇地将剑取出。

  在暗淡的灯光下,越是看这剑,叶风越是感到眼熟。细想之后,叶风的脑海浮现出三个字“流云剑”。

  这个现让叶风很是震惊,他有些不确定地看向面前这个脏兮兮、邋遢的女人。

  然而下一刻,这个女人就用实际行动印证了叶风心中所想。

  女子快若闪电地出现在叶风面前,一把抓住叶风的肩膀,眼神凌厉地看着叶风:“还给我!”

  这熟悉的声音,除了菲奥娜,又会有谁呢?这个身上脏兮兮、满是伤疤的女人就是劳伦特家族的菲奥娜。

  不过为何菲奥娜看他的眼神会这么陌生和敌视呢?叶风慌乱地甩开菲奥娜的手,开口道:“菲奥娜,我……”

  叶风本想告诉菲奥娜他是叶风,却不想菲奥娜再次闪身到他面前?一举将他踹飞。

  叶风赶忙在空中稳住身形,喊道:“等等,我们是不是误会了?”

  “我……叫……你……把……剑……还……我!”虽然样貌狼狈,但菲奥娜的眼神依旧那么锐利,刺得叶风不禁心里寒。

  看到菲奥娜再次不分青红皂白袭来,叶风有点冒火了。这一见面就打他,还真把他当软柿子了啊?

  “今天就让你看看,谁才是主,谁才是次!”叶风怒吼一声,拿着菲奥娜的流云剑就准备刺过去。

  还未真的出手,叶风就看到菲奥娜突然停手了。

  菲奥娜不但没有攻击叶风,而且还抱头蜷缩在地上,身子不住颤抖。

  先是要打他,后是像个无助的小女孩。这让叶风彻底看懵了,他不知道菲奥娜在演哪一出。

  叶风小心地走向菲奥娜,试探道:“那个……菲奥娜……你怎么了?”

  菲奥娜的眼神时不时地看向叶风,当她看到叶风朝她缓缓走来。她更是疯狂地摇晃着脑袋,身子靠着墙哭喊道:“你别过来……别过来……我知道错了……求你……求你别打我……别打我好不好?”

  听着菲奥娜这番话,叶风心里像是被什么东西刺痛了一般。菲奥娜都说到这里了,要是他还不懂生了什么他就真是个傻子了。

  叶风看向菲奥娜裸露在外的小脚,一串脚铐出现在他的眼前。刚才那个地方光线太暗,他并没有看到了一串锁链脚铐。

  再一次看向菲奥娜身上的疤痕还有泥印,叶风根本无法想象菲奥娜到底经历了什么。

  什么人会这么狠,不停地折磨着菲奥娜,践踏着她的尊严。尊严和荣耀对于菲奥娜来说就是生命,这种肆意的践踏比杀死她还难受。

  在这种摧残下,菲奥娜已然疯了。

  叶风摆了摆手,示意菲奥娜他没有恶意:“菲奥娜,我怎么会打你呢?你不记得了吗?我是叶风啊,那个一直被你欺负的人哪敢打你啊是不是?”

  “剑给你……我不要了……不要打我……求求你了……我什么都听你的……求你……别……别过来……”菲奥娜摇晃着脑袋,眼框里的一汪秋水都快溢出来了。她的眼中尽是恐惧与不安,生怕身上再添伤痕。

  菲奥娜这个样子让叶风有点难办,她根本就不想让他接近。无奈之下,叶风咬了咬牙,决定假扮那个伤害菲奥娜的人,从而让菲奥娜听他的。

  叶风咳嗽了声,随即怒斥菲奥娜:“再乱嚎我就打死你,还不给我住嘴?”

  叶风这一声怒吼吓坏了菲奥娜,她捂住嘴巴,面露恐惧之意,泪水一直在眼眶打转。

  我的天,我竟然在凶菲奥娜,希望她恢复后不会把我给撕了!一想到菲奥娜经常拿他练手的经历,叶风的头皮一阵麻。

  强忍着尴尬,叶风走到大气都不敢喘的菲奥娜身边。他扶起菲奥娜并将她搂入怀中,感受着怀中不住颤抖的娇躯,叶风很难想象那个人到底是怎么给菲奥娜留下这么可怕的阴影的。

  叶风轻抚菲奥娜的后背,安慰道:“放心,菲奥娜,我不会打你的,我是来救你的人,那个每天都在打你的人已经被我赶跑了。”

  菲奥娜鼻尖酸酸的,她接受着叶风的抚慰。不过她还是有点害怕:“你……你真的……真的是来救我的人吗?”

  “是啊……你看,我从刚才一直都没打你吧?那个打你的人会这样抱着你吗?”

  在叶风的安抚下,菲奥娜总算暂时相信了叶风。她顿时有种解脱的感觉,心中戒严的堤坝轰然倒塌。她所受的委屈,以及她一直以来的恐惧如同洪水般迸而出。

  眼眶里打转的泪水终是抵不住心中的悲痛,顺着她的脸颊滑落。

  “她……她……她一直打我……呜呜呜……我……我好怕……”

  “放心,从现在开始,不会有人打你了。”

  “真……真的吗?”

  “真的!”

  “你会保护……保护我的,对吗?”

  “嗯!”

  ……

  陌伊:之前出现的疯女人就是菲奥娜哦

  (本章完)

  :。:

看过《瓦罗兰传说》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