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瓦罗兰传说 > 第二百章 扭曲的皇子

第二百章 扭曲的皇子

  “哈啊……哈……哈啊……哈啊……”

  德玛西亚西部沿海一带,一个身着银白色软布甲,手持法杖的金女子背着一个穿着沉重铠甲的威武男子来到海边。

  神经紧绷的女子回头看了眼身后,确认无人后才将背上的男子轻轻放在沙滩上。

  “哥哥……”女子坐在沙滩上,腿伸直,才将深受重伤的男子的头靠在自己的腿上。

  男子似是听到了女子沉痛的呼唤,他挣扎着睁开沉重的眼皮,女子模糊的容颜缓缓映入他的眼帘。

  看到男子微眯的眼眸,女子露出欣喜的神情。她激动地双手托住男子的头颅往自己怀里靠。

  “哥哥,你醒了?”女子憔悴的花容既有欣喜,又有担忧,矛盾的心理在她的脸上尽显无疑。

  男子蠕动着白的嘴唇想说些什么,但他却剧烈地咳嗽了起来,嘴角溢出淡淡的血渍。

  “哥哥,你别说话,好好休息。”女子心疼地低下头,红唇轻点男子的额头,她眼角的泪水顺着脸颊滴在男子的脸上。

  脸上灼热的泪水,深深刺痛着男子的心灵,他瞪大双眼,用尽最后的气力怒目圆睁地看着女子,吃力地说道:“拉……拉……克丝……去……去艾欧尼亚……”

  听着自家哥哥的话语,拉克丝的心都在滴血。她鼻尖堵塞,抽泣道:“盖伦哥哥,你放心,拉克丝一定会带你去艾欧尼亚,求你别说了……呜呜呜……”

  听到拉克丝肯定的话,盖伦松了口气。

  没了气力的他再次昏倒在拉克丝的怀里,而就在此时拉克丝感应到了有几个亡灵士兵正在朝这边搜寻漏网之鱼的踪迹。

  拉克丝背上盖伦沉重的身躯找了个地方通过魔法掩藏起两人的气息,待这几个亡灵士兵离开后她才再次收起自己的魔法。

  一想到和盖伦的约定,拉克丝就感到头疼。德玛西亚在瓦罗兰大6的西部,而艾欧尼亚则在瓦罗兰的东北角上,中间还隔着茫茫的保卫者之海。

  况且她为了带重伤的盖伦逃脱卡莉斯塔手下的追捕,被逼到了征服者之海的海岸边。前往艾欧尼亚,也就意味着她要带着自己重伤的哥哥穿过已经遍布暗影岛恶魔和亡灵的德玛西亚。

  她现在唯一安全的逃离方案只剩弗雷尔卓德和宏伟屏障两条路线。看了眼背上昏迷的盖伦,拉克丝马上否定了弗雷尔卓德的路线。要是她真走弗雷尔卓德,重伤的盖伦多半会冻死在那里。

  眼下可行的只剩被誉为生命禁区的宏伟屏障,拉克丝深吸一口气,目光深邃地望向南方的天空。

  只要从宏伟屏障的外围绕过德玛西亚,应该不会遇到什么危险的事吧?拉克丝这样安慰着自己。

  又担忧地看了眼背上的盖伦,拉克丝眼神一凝,坚定地朝宏伟屏障的方向迈去。

  ……

  德玛西亚南部边境外接壤着少有人类踏足的宏伟屏障,这里不知埋葬了多少探险家的尸骨。

  而宏伟屏障外围和德玛西亚的边境隔了一片森林,平日里安详宁静的森林今日却格外得吵闹。

  烈焰焚烧,火光冲天。在接近德玛西亚地域的区域,一个身着烈焰铠甲的女子正在和几十个亡灵士兵纠缠。如果叶风在此,必定能认出此女是希瓦娜。

  在战场的不远处,德玛西亚的皇子嘉文四世正在包扎身上的伤口。

  而从希瓦娜和几十个亡灵士兵纠缠的战况来看,她在之前就受到了严重的创伤,以至于她无法挥半神的战力。

  眼看她就要被亡灵士兵擒住,她面色狰狞地施展出比之前强大数倍的熊熊烈焰。

  烈焰瞬间就灭杀了这几十个亡灵士兵,相应的希瓦娜也付出了惨痛的代价,她接下来半个月都无法使用魔法。

  虚弱地走到皇子的身边,脸上尽是汗珠的希瓦娜喘了几口粗气,才张口说话:“皇子殿下,接下来半个月我都无法使用魔法保护你了,这段时间我们得尽快赶去艾欧尼亚求援,不然沦陷的国家可能就不只是我们德玛西亚了。”

  “希瓦娜,你的意思是我们德玛西亚复仇还要靠外人?”皇子的声音阴沉沉的,就连他的脸色也一副阴郁,甚是难堪。

  希瓦娜丝毫没注意到皇子不同于以往的偏激态度,她眼神中透露着一丝歉意:“皇子殿下,暗影岛的力量不是单单一个国家就能抗衡的,瓦罗兰的人类国度必须互相联合才有机会战胜他们,不止艾欧尼亚,联合还需要诺克萨斯和其他国度的力量!”

  “给我住口!”皇子出野兽般的怒吼,他的眼前仿佛又看到了德玛西亚化为人间炼狱的场景,数不尽的亡灵和残垣断壁的城池,无一不在消磨着他的理性。

  不仅如此,皇子的脑海还回想起自己被斯维因用计擒住的画面,就连在诺克萨斯他被斯维因用言语羞辱的场面都映入了他的脑海。

  亡国的悲愤、自责、自负……

  各种负面情绪涌上他的心头。

  正如斯维因曾经所说,皇子一切的成就都建立在他拥有一个国王父亲、一个总管赵信、一个兄弟盖伦。

  离开这些人的援助,他只会一事无成!

  皇子极力地在心底否定自己的软弱,但他越是如此他的心理崩溃得越快。

  他面容抽搐,目光仇视地看着眼前担忧的希瓦娜:“是你……要不是你这么没用,连个恶魔都打不过,我们德玛西亚也不会被灭!”

  “皇子殿下,你冷静点!”希瓦娜眉头微蹙,她很反感皇子的自暴自弃。

  “你不是半神吗?你怎么没拯救这个国度?”皇子一举冲到希瓦娜的面前,双手按在虚弱的希瓦娜的肩头。

  “我已经尽力了,而且我现在很虚弱,皇子殿下你这样我很难恢复我的魔力。”本就虚弱的希瓦娜的双肩被皇子按得生疼,她挣扎了下想摆脱皇子的双手。

  “我不应该相信别人的力量!”皇子神经质地怒吼一声,松开希瓦娜的双肩走到一边自言自语。

  “只有我自己掌控力量,才是最真实的强大!”皇子双手放在胸前握了握。

  一旁的希瓦娜揉捏着自己的肩膀,对于皇子现在的状况她很是担忧。

  皇子一会摇头一会点头,在一声乱吼下他转身看向希瓦娜。

  皇子的眼神里像是透露出某种渴望,希瓦娜被看得浑身不舒服。她蹙眉道:“皇子殿下,你怎么了?”

  “希瓦娜,你刚才是不是说你半个月无法使用魔法?”皇子走到希瓦娜的面前,逼人的眼神直视希瓦娜的眼睛。

  希瓦娜以为皇子的精神正常了,她面色肃重地点头道:“没错,这段时间就拜托皇子殿下你了!”

  “扑哧”!

  在希瓦娜难以置信的目光下,皇子那把由龙骨炼制的长矛一举刺穿了她的左胸口。

  “皇子殿下,你……”话还未说完,本就虚弱的希瓦娜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当她再次醒来时,她现自己的手脚被锁链束缚在树身上。

  希瓦娜眼前的景象忽暗忽明,皇子模糊的身影渐渐清晰起来。她惊恐地看着眼前脸上有着扭曲笑容的皇子:“你……你想干什么?”

  皇子狰狞地笑道:“我曾经在一片遗迹现过转化巨龙血脉到人类身上的秘法。”

  希瓦娜心头一跳,她还抱有一丝希望:“你别继续错下去了,就算你拥有我的力量也无法战胜暗影岛的!”

  “闭嘴,你这****!”皇子一巴掌扇在希瓦娜的脸上,毫无怜香惜玉可言,他的心已被仇恨蒙蔽了双眼。

  冷酷地看着希瓦娜脸上的巴掌印,皇子不动声色地走到一旁念起了晦涩的秘法咒语。

  与此同时,希瓦娜感觉到自己体内的魔法本源像是被什么东西牵引住了,一丝丝淡淡的龙血魔力正在被剥离出她的体外。那仿佛能刺穿骨髓榨干她体内每一寸龙血魔力的力量使得希瓦娜出鬼哭狼嚎般的哀嚎。

  皇子施展的秘术是在强行抽干魔力,而瓦罗兰大6上的魔法除了失传的艾卡西亚的魔法,都是会引魔瘾的。一旦魔法师体内的魔力消耗殆尽,轻则变为废人,连普通人都不如;重则不治身亡。

  希瓦娜惊恐之情流露于她的脸上,她实在难以想象德玛西亚的皇子为了复仇竟然疯狂到这种地步,不惜牺牲她的性命!

  随着体内本源魔力的外露,希瓦娜承受着难以言喻的疼痛,那疼痛感折磨得她浑身被汗水浸湿。

  终于,希瓦娜再也承受不住这样的折磨,昏死了过去……

  ……

  (本章完)

  :。:

看过《瓦罗兰传说》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