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瓦罗兰传说 > 第二百二十七章 乖戾的哀伤终曲

第二百二十七章 乖戾的哀伤终曲

  “提莫!”

  菲奥娜揉动着泪汪汪的眼圈,撅着嘴生气地望着正在吃棒棒糖的提莫。

  “爱哭鬼,你……你要干嘛?不许欺负约德尔人哦!”心虚的提莫含着棒棒糖躲在沙后面,时不时探出萌萌的脑袋望着菲奥娜。

  “我的糖,你不能吃!”菲奥娜像个赌气的孩子,一把夺过提莫口中的棒棒糖扔到一边,还不忘用力地踩几脚。

  望着碎成一片的棒棒糖,提莫心疼不已。他屁颠屁颠地跑到碎掉的棒棒糖旁边,抱怨道:“爱哭鬼,那可是糖啊,你不吃也不要踩碎啊!”

  “我的我的我的,反正就是不给你吃!”说话的同时,菲奥娜拎着提莫坐到沙上,自己则是打开游戏机开始玩耍。

  上次那个恋爱养成游戏菲奥娜已经通关了,后来奥莉安娜又给她买了好多游戏的光盘。她现在打开的游戏是一款格斗类的角色扮演游戏。

  菲奥娜操纵着女剑客一路过关斩将,直到遇到和她角色模型一模一样的黑剑客她才落败。

  一看到自己输了,菲奥娜顿时来气了。她重新进入剧情,遇到黑衣女剑客拦路,菲奥娜操纵的白衣女剑客果断对话。两个角色一言不合,便再次打了起来。

  然而这次,菲奥娜的白衣女剑客又被黑衣女剑客给打败了。菲奥娜这算是彻底和黑衣女剑客杠上了,她又一连打了十几次。但无一例外,白衣女剑客总是被打败。

  将手柄重重地放在茶几上,心情不顺的菲奥娜喝了口水,才再次拿起手柄和黑衣女剑客战斗。

  一旁的提莫看不懂游戏,他打了个哈欠就睡着了。

  菲奥娜则专注地玩着游戏,这次她的状态非常好,她的白衣女剑客和黑衣女剑客打得难分难解。

  就在黑衣女剑客和菲奥娜的白衣女剑客都降为三分之一的血时,打斗的画面停住了。紧接着一个过场动画出现在屏幕里,和白衣女剑客一模一样的黑衣女剑客手持着黑色的剑,凝聚出黑色的剑气,无数的由剑意幻化而成的血色乌鸦弥漫在黑剑的剑身周围,那可怖的剑气惊得菲奥娜操纵的角色露出震惊的面容。

  眼看着那恐怖的剑气就要将菲奥娜操纵的角色刺穿,菲奥娜本能地站起身,用手关掉了电源,屏幕上的画面瞬间黑掉。

  菲奥娜此时的精神有点错乱,她神经兮兮地左看右看,瞪大的双眼满是迷茫。

  “是那招!”菲奥娜现有的人格开始扭曲,一股股不同于现在的人格在她的脑海中翻滚,冲击着她的理性。

  那久违的人格犹如经历了漫长的沉睡,菲奥娜的眸子开始变得高傲和锐利起来。

  眼看着大口喘息的菲奥娜就要恢复,一阵敲门声惊扰了正在蜕变的她,将她原有的人格再次拉回脑海的深处。

  “菲奥娜,你在里面吗?别闹别扭了,我们回家吧!”

  叶风焦急且担忧的声音传入菲奥娜的耳边,不想被叶风现的菲奥娜慌乱地将游戏机的电源关了,并把游戏光盘放在了旁边。

  做完这个,她不顾提莫还在睡觉,就抱着提莫往楼上跑去。跑进自己住的房间,菲奥娜抱紧提莫躲进了衣柜里。

  透过衣柜的缝隙,菲奥娜小心地观察着外面的动静。

  门外的叶风见没人回应,没钥匙的他绕着房子走了一圈,现一楼厨房的窗户是开着的。他顺着窗户翻进了别墅,刚走入客厅他就看到奥莉安娜为菲奥娜买的游戏机和光盘。

  拿起最上面的光盘,叶风读道:“黑白双生,制作人奥莉安娜。”

  这个游戏光盘是奥莉安娜做的?叶风皱着眉头翻看光盘背面,制作日期竟然是他们被绿光带到弗雷尔卓德的前一个晚上。

  怪不得奥莉安娜在没治好菲奥娜的情况下还会跟艾尼维亚走,原来是早就做好了关于菲奥娜的游戏光盘。记得上次,奥莉安娜就跟他说过菲奥娜将自己的经历当成别人的故事讲给奥莉安娜听。

  这里面装的应该是他给菲奥娜讲了两个菲奥娜后的故事,不然奥莉安娜不会取名黑白双生。叶风将光盘放下,走向二楼。

  走到一半,叶风差点脚一滑

  摔倒。他看向自己的脚下,现竟然有一根碎掉的棒棒糖。

  叶风脸色一喜,菲奥娜多半就在奥莉安娜家里。他赶紧上楼,进了最左边的一个房间。这个房间是奥莉安娜的房间,也是菲奥娜这几天睡的房间。

  衣柜里的菲奥娜听到门被打开,心里吓坏了。她捂着不知生什么的提莫的嘴巴,呼吸随着叶风的脚步愈急促。

  “这么多糖,菲奥娜肯定在这个房间。”

  叶风望着空荡荡的房间,总感觉有点不对劲,这里刚才应该是有人的,而且那个人多半都是贪吃贪玩性情顽劣的菲奥娜。

  嘴巴和鼻子一直被菲奥娜捂着,提莫都快喘不过气了。脸色越来越通红,提莫索性豁出去一口咬住菲奥娜的手。

  这一咬,疼得菲奥娜瞬间松开手。衣柜里的动静也惊动了叶风,他一打开衣柜,就看到了藏在里面的菲奥娜和提莫。

  不过菲奥娜的表情却是让叶风准备好的责备的措辞全忘光了。此时的菲奥娜,正捂着自己右手被咬的地方,委屈地举在胸前。她眼眶里的泪水不停地打转,随时有落下的危险。

  叶风托着菲奥娜的右手,轻轻地摸了摸上面的牙印,问道:“菲奥娜,你的手怎么了?”

  听到叶风关心的声音,菲奥娜眼眶里的泪水瞬间如洪水落下,一不可收拾。她扑到叶风怀里,颤声道:“提……提莫咬的……呜呜呜……”

  看着叶风投来的不怀好意的眼神,提莫紧张道:“你别乱来啊,是她捂住我的嘴不让我呼吸声,怕你找到她。”

  叶风也不是不明事理的人,菲奥娜被咬是她自己的错。他轻轻地拍打着菲奥娜的后背,安慰道:“乖,别哭了,我刚才看了,只是留了个牙印,并没有出血和破皮,一会就好了。?”

  “可是……疼……”菲奥娜抬起头望着叶风,眼神委屈极了。

  “唉,我帮你揉揉好了。”叶风无奈地叹息了声,这样的菲奥娜他真不忍心责怪她。等她手不疼了,再好好训她一顿好了。

  “叶风……叶风!”一道模糊且熟悉的声音传入叶风的耳中。这声音让叶风想起了希维尔。

  叶风环顾四周,并没有看到叫希维尔。他一边揉着菲奥娜被咬的右手,一边自语道:“奇怪,我怎么听到希维尔的声音?”

  “叶风,你聋了吗?接电话!”

  “接电话”三个字让叶风浑身一个激灵,他立马松开菲奥娜柔软的手,拿出电话放在耳边:“希维尔,我没按接听,你怎么打进来的?”

  电话那头的希维尔蹙眉道:“这个你别管,你现在不教训下菲奥娜,她以后只会更加顽劣!”

  菲奥娜一听是希维尔的声音,气愤地扑到叶风怀里,大声道:“哼,坏女人,大哥哥喜欢我,才不会打我骂我呢!”

  叶风为难道:“这个……菲奥娜她手被咬了,我看还是下次吧?”

  一听到叶风下次要教训她,菲奥娜捂着基本不疼了的手委屈道:“我的手好疼……呜呜呜……大哥哥,你再帮我揉揉嘛!”

  “你看这……”

  叶风话还没说完,希维尔就打断道:“得了吧,就一个牙印,皮外伤都不算,她肯定是装的,你这么惯她,她都学会撒谎了,你不舍得,我舍得,把电话给菲奥娜,让我来!”

  脑袋一根筋的叶风想不通为何今天希维尔脾气这么暴躁,他小声问道:“希维尔,你以前脾气没这么凶的,怎么今天突然……”

  希维尔懒得和叶风这个傻瓜解释:“快点,别那么多废话!”

  希维尔这话把叶风给吓到了,他赶紧把对讲机递给了菲奥娜。

  接过对讲机的菲奥娜不仅没有害怕,反而怒气冲冲道:“你这坏女人,不许你凶我的大哥哥!”

  完了……完了……叶风在心底这么默念道。他坐在床边,完全不敢参与进去。

  希维尔捋了捋自己的披肩长,深吸一口气:“菲奥娜是吧?我懒得和你斗嘴,我只是想告诉你个事,就算你傻了,智商和小孩子差不多,也别以为别人就会永远宠着你!”

  停了下,希维尔完全不给菲奥娜说话的机会,又道:“你知道吗?你这几天离家出走叶风有多担心吗?他不吃不喝,顶着两天的大雨在外面找你,而你呢?你却在这里大吃大喝玩游戏,挺享受的哈?”

  “谁叫他不带我出去的!”菲奥娜撅着嘴,完全没将希维尔的话听进去。

  希维尔被菲奥娜的话气得差点把对讲机砸烂。她抚平心绪,才道:“你是不是喜欢你的大哥哥?”

  菲奥娜拼命地点头:“当然!”

  希维尔接着道:“喜欢一个人是不是不能做对不起他的事?”

  “当然!”

  “大哥哥对你好吗?”希维尔的语气渐渐缓和,没先前那么生气了。

  “好,大姐姐的糖他从来都不跟我抢!”

  希维尔长吁一口气:“既然你都知道,为何还要离家出走?你的大哥哥平时那么让着你宠着你,你就不能听一次他的话?”

  “我……我……我……我就是不喜欢他不带我出去嘛!”菲奥娜开始觉得自己错了,但她乖戾的脾气让她不愿意去承认。

  希维尔不紧不慢道:“那你知道你的大哥哥生病了吗?”

  “怎么会……大哥哥怎么病了?”菲奥娜紧张地看向躺在床上捂住耳朵的叶风。

  “还不是因为你!”希维尔平淡的语调突然拔高,斥责道。

  希维尔突然转变的话锋吓得菲奥娜差点没握住对讲机。菲奥娜摇了摇头:“你骗人,我怎么会让大哥哥生病!”

  “我骗人?你忘了是谁离家出走了吗?你忘了叶风为了找你两天两夜没吃没喝没睡觉了吗?你难道就没听到外面那连续两天的大雨声吗?我隔着电话都能听到!他找你淋了两天的雨,现在还是冬季,温度那么低,你说他会不会生病?”

  菲奥娜吓得弱弱地回答道:“会生病……”

  希维尔继续质问道:“你说是不是你害的?”

  “是……”菲奥娜揉了揉眼睛,抽泣道。

  希维尔放缓气势逼人的语气,缓缓道:“你知道错了吗?”

  “知道了……”菲奥娜哽咽道,她的眼圈都哭肿了。

  希维尔再次严厉斥责道:“那你还傻站着干嘛?还不去认个错!”

  “嗯……我这就去……”

  被希维尔说得泣不成声的菲奥娜走到叶风面前,扯开叶风捂住耳朵的手。她擤了擤微红的鼻子,才道:“大哥哥,对不起,你对我那么好,我不该离家出走的,我以后会听话的……”

  说着说着,菲奥娜扑倒在叶风的怀里,嚎啕大哭起来。

  叶风先是一愣,随即露出欣慰的笑容。他轻轻地抚摸着菲奥娜的后背,用言语低声安抚着她。

  远在艾欧尼亚的希维尔,隔着电话默默听着菲奥娜的哭声和叶风安慰的话语。她眼神复杂地看着对讲机屏幕上的“风”字,心里的思绪久久不能平息。

  微风轻轻拂过她满是愁绪的脸颊,希维尔幽幽一叹,摁下了挂断的按键……

  陌伊:还望小伙伴们多多宣传,让更多人看到!

  (本章完)

  :。:

看过《瓦罗兰传说》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