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瓦罗兰传说 > 第二百三十八章 渴望

第二百三十八章 渴望

  迦娜一边倒腾着桌子上的仪器,一边问道:“我想你应该还不知道金克丝在祖安的过去吧?”

  坐在沙不停切换电视频道的叶风点了点头:“我是在战争学院的时候认识她的。”

  放下手中的试管,迦娜顶了下镜框,看向叶风道:“这个解药我之前已经完成大部分流程了,不过还是要等上一段时间,这段时间我就和你说说我调查的金克丝的过去。”

  ……

  写字楼的街区内,炽热的高温还未散去,一波又一波地烘烤着这片区域。前两栋大楼的火势在高温下,迅蔓延向街道,并爬上剩下的五栋大楼。

  第七栋大楼的第七层,金克丝蜷缩在阴暗的角落里,独自啜泣着。

  她的嘴一直没闭过,在那自言自语:“为什么都要来伤害金克丝……呜呜呜……金克丝只是想有人陪我玩……只是想有人陪我说会儿话……只是想有人关心……只是个有幻想的孩子……”

  眼中的粉光时而隐没时而闪烁,无形中影响着金克丝的心智。金克丝站起身,缓缓走到落地窗旁。

  望着已经被火焰焚烧得面目全非的街区,金克丝眼中的粉光刺激着她的感官,让她陷入了前所未有的罪恶快感之中。

  可是转眼,金克丝的粉色的瞳孔闪过一丝失落。她突然有点想念蔚了,也有点想念她的娑娜姐姐。最让她执着的是叶风,因为她一直记得叶风说过要保护她的话。

  幻想着自己被叶风保护的画面,金克丝的双眸不禁微微颤动,陶醉在其中。

  七座大楼陷入火海,就连这一片街区都化为了火海。本想离开去皮城其他地方捣乱的金克丝却因为她的幻想停止了那种想法。

  她有点期待被叶风保护的感觉,愈想金克丝的心理愈扭曲。她的脑海更是浮现了一个疯狂的想法,那就是在这里等待叶风来救她。

  疯癫下的金克丝两靥泛花,她眼中的粉光让她又陷入了病态的妄想之中。以至于她根本就没考虑要是叶风还没到,她就被火烧死怎么办。

  她只想着让她的哥哥来保护她,心中对被保护的渴望蚕食了她理智。

  ……

  望着防护罩内已然蔓延至各个角落的火势,凯特琳阴沉的眸子里映射着燃烧的火光。她没想到在她安置好受伤的蔚和伊泽瑞尔后,防护罩里的街区就被烧成了这样。

  这让她不得不重新考虑自己是否要进去找金克丝的决定。她的直觉告诉她也许金克丝已经疯笑着扬长而去,伺机寻找下一个袭击点。

  越是思索凯特琳越是觉得金克丝离去的可能性较大。但金克丝如果离开,周围的海克斯部队应该会向她通知这个消息才对。

  要想从防护罩中走出,必然会遇到她召集来的海克斯部队。怎么会一点动静也没有?

  凯特琳摇了摇头,她现自己陷入了一个误区。那就是她在以一个正常犯人的思维去思考金克丝的行为方式。而金克丝是个心理极度扭曲病态的犯人,不能以常理揣度。

  一想到这,凯特琳立刻排除了金克丝已经离开的可能。她很想现在就进去找金克丝,但那蔓延的火势冲天,她进去找一定会充满危机。

  思前想后,凯特琳还是决定让消防队来一趟。虽然金克丝很可能动手杀了这些普通的消防员,但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无奈之举。

  刚想掏出对讲机,凯特琳就听到后方传来叶风的声音:“凯特琳警官!”

  凯特琳有些诧异地回过头,问道:“叶风你怎么来了?”

  看着外围戒严的海克斯部队,着实把叶风吓坏了。他还真怕凯特琳带着这些人去抓金克丝。

  防护罩内火光冲天,不时冒出点点火星。叶风更加担忧金克丝的状况了。他开口道:“我是来找金克丝的,凯特琳警官,金克丝还在里面?”

  凯特琳挑眉,道:“应该是的,不过现在的状况不是你能掺和的,里面弥漫着黑烟与火焰,我会想办法抓住金克丝并严惩她这次的罪行!”

  叶风尴尬地陪笑道:“这个……等等,凯特琳警官,你看能不能通融一下,让我进去找金克丝?”

  凯特琳坚决地摇了摇头:“不行!”

  叶风放低姿态,恳求道:“我这次来找金克丝,带了专门治好金克丝病态眼球的解药,只要她服下,她一定会主动自的!”

  凯特琳淡淡地看了叶风,又看了眼防护罩内的火光。良久,她才叹息道:“就算她醒悟,但这次她对皮城造成的损失过于巨大,我也无法从轻处罚她,你确定还要带你的解药去找她?”

  叶风坚定地点了点头,他才不管什么处罚不处罚,金克丝好了他就带她去艾欧尼亚,将金克丝交给娑娜带。

  凯特琳自然看出叶风的想法,不过她并没有点破。有的时候,她也会徇私。如果叶风真能带金克丝逃离并不回皮尔特沃夫,她就当卖希维尔一个人情好了。

  想到这,凯特琳缓缓开口道:“那你进去吧,可别死在里面了,到时候希维尔可是会恨死我的!”

  由于心中想着解救金克丝,叶风并没有去细思凯特琳的后半句话。他快地奔入防护罩内,消失在了火海之中。

  就在叶风前脚踏入防护罩内,后脚菲奥娜就跟了上来。

  站在高楼上眺望防护罩内黑烟与烈焰弥漫的街区,菲奥娜的神色略显不耐。她语气烦躁道:“提莫,你到底有没有跟对叶风的气息?我们绕了一个大圈又回来了?”

  听她的语气,她对提莫的表现很是不满。

  提莫眯着眼,想缓解下紧张的气氛。他迎合着笑了笑:“这次一定对,叶风应该是刚进去!”

  “希望如此!”冷冷地扫了眼怀里的提莫,菲奥娜冷哼一声也没入了火海之中。

  ……

  金克丝此时如同一个胆怯无助的柔弱女孩,她心中对被保护的渴望让她陷入了自己的幻想与表演之中。如果不是熟知她罪行的人,或许真会以为金克丝是个胆怯瘦小渴望被呵护的小女孩。

  其实金克丝的性格在粉色瞳孔影响下有两面,这一面也可以算作她真实的一面。

  她的内心就是个长不大的小女孩,渴望被呵护,渴望有人陪她,渴望一切她的脆弱。

  祖安给她的阴影,是她一生都无法释怀的。人情的冷漠与大人的罪恶一次次地祸害着她幼小的身心,以至于十四岁的她心理如此扭曲。

  蔚被凯特琳救赎了,但金克丝却没有。她的脸颊流露出病态的红光,在扭曲中渴望被叶风救赎。

  “哥哥……你怎么还不来?大火都弥漫到金克丝的脚下了……呜呜呜……金克丝好害怕……”

  金克丝病态的心理让她倔强地蜷缩在第七栋楼的第七层,因为这是叶风喜欢的数字。她渴望在这里被叶风保护,被叶风关心。

  火焰模糊了金克丝的视线,炙热的温度将她烘烤得浑身湿热。不知不觉间,因为心中的妄想,金克丝已经把自己逼入了绝境。

  往墙角退去,金克丝的眼中既有恐惧又有病态的笑意,矛盾至极。

  “金克丝,你在这里吗?”

  一道熟悉的声音令金克丝浑身一颤。她张了张嘴,神情抑制不住心中的惊喜。她陶醉地抚摸着自己的脸颊,喃喃自语道:“是哥哥……哥哥来救我了……他来保护金克丝了……”

  “金克丝,你是不是在这里,我来带你走了,我们一起离开皮城好不好?”

  叶风呼喊声再次响起,金克丝这才从陶醉中醒过来。她站起身隔着大火挥了挥手:“哥哥,我被困在这里了,出不去!”

  话音刚落,金克丝又陷入了对被保护的妄想。喔!哥哥你一定有办法保护我的对不对?

  听到金克丝的回话从一片大火的另一端传来,叶风眉头紧锁。金克丝怎么会让自己陷入这种绝境之中?

  想了半天没想出个所以然,叶风索性不想了。救人要紧,他运起风之剑意一跃而起掠过火焰上方来到金克丝所处的墙角。

  刚一落地,叶风本想将准备好的说服金克丝的措辞说给金克丝听,却不想金克丝直接扑入了她的怀里。

  金克丝这番举动让叶风有些手足无措,他都还没反应过来。

  不知为何,叶风有了种错觉。金克丝就像个小孩子一样,被大火困在这里,她害怕极了。

  胸前的衣物被金克丝痛哭流涕的泪水浸湿,叶风心一软,抱着金克丝,轻抚她的后背。

  “哥哥,你果然来救我了……呜呜呜……金克丝……金克丝好感动……”金克丝哽咽道。

  她紧紧地靠在叶风的怀里,眼中的泪水开始干涸,病态的兴奋快感刺激着她的神经。

  叶风并没有察觉到金克丝的异常,他还以为金克丝后悔她这么闹了。

  心里稍许有点安慰,叶风安慰道:“嗯,金克丝,以后你可别这么乱来了,我们从上方的大楼顶逃出去,这样就不会被凯特琳她们抓住了。”

  “逃?”金克丝语调突然抬高,她还没玩够呢!

  “金克丝,你看哥哥我给你带什么来了?”叶风忐忑地挥了挥手中看似糖果的解药,害怕金克丝看出什么。

  然而金克丝对叶风是最没有防备的,她真的以为这是糖果。金克丝笑嘻嘻地接过解药吞了下去,刚一咽下去她就后悔了。

  身体的燥热和神经的刺痛让金克丝的脸色唰的一下变得煞白。她痛苦地倒在地上,虚弱地声道:“哥哥,你欺骗我?”

  叶风将金克丝的身躯抱入怀中,低声道:“我这是为了你好,你病了金克丝,这个解药可以治好你的粉色瞳孔的副作用,过一会儿你就会没事了。”

  金克丝不想听叶风的解释,叶风就是欺骗了她!她现在只感觉自己的精神虚弱到了极点,连说话都力气都没有。

  直到最后,她连睁开眼皮的力气都丧失了。

  交错的过去在她脑海快闪过,她就那么昏沉沉地睡在了叶风的怀里……

  (本章完)

  :。:

看过《瓦罗兰传说》的书友还喜欢